APP刷榜黑幕调查

本文来源于: 2012年-第05期  2012-03-05出版  记者/孙飞飞/张淇人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2月2日,当人们还沉浸在龙年春节的余味里时,360公司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产品被全部下架,一时间舆论哗然;2月8日,360的产品又全部重新上架。对于此次下架的原因,360和苹果官方给出的一致说法是,360部分产品被刷票,出现异常的用户好评和差评。

编者按

2月2日,当人们还沉浸在龙年春节的余味里时,360公司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产品被全部下架,一时间舆论哗然;2月8日,360的产品又全部重新上架。对于此次下架的原因,360和苹果官方给出的一致说法是,360部分产品被刷票,出现异常的用户好评和差评。

虽然外界对此猜测不断,然而回顾这次360产品下架事件,最大的贡献,是让寄生在App Store产业生态中,以刷排名刷下载量为生的地下产业链曝光于公众视野。在这条地下产业链中,App开发者、刷榜服务商、网上支付、搜索排名等环节借助于苹果应用商店形成了一个互相依存,利益输送的紧密产业链,而这个链条的各环节又借助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不断壮大。

当《IT时代周刊》记者通过种种努力,走近产业链,试图探究每个环节,解析这个地下产业链时,却又发现链条上的每个人都已经陷入了刷榜风潮而无法自拔。

寄生在App开发产业中的刷榜产业链,就像一根毒草,时刻争夺着众多App开发者的阳光和营养。一群群怀揣着希



第一章  刷榜解密

在北京中关村某小区150平方米的民用住宅里,靠窗的两台苹果电脑前,分别坐着某iOS平台App开发团队的CEO吴枫(化名)和CTO王宇(化名)。刚刚接到的一个电话让二人顾不上手边热乎乎的汉堡和薯条,他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字。

一场App Store的地下刷榜行动即将开始。

原来排名可以这样做

2011年12月,这是一起App Store刷榜事件的前奏。此前,吴枫的App日均下载量只有60次左右,上线10天,仅积累了不到1000次的下载量。替他刷榜的 ”App推广“公司承诺,可在12个小时之内刷出6万-8万个下载。刚刚的电话就是”App推广“公司的客服打来的,他提醒吴枫,五分钟后刷榜行动开始。

吴枫看了下时间,11:55。在他的苹果后台开发者账号的页面上,他和王宇看到下载数900个,评论16条。二人无话,只有室内十多台计算机的散热风扇在运转着,发出轰轰声。

12:00一过,吴枫和王宇开始紧张起来。12:02,第一个下载出现了。12:04,增加了15个下载。12:10,40个下载,1条评论。到13:00,增加了1350个下载,10条评论。二人发现,刷榜刚开始时,下载量和评论数增长得很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单位时间内的下载和评论数增长得越来越快。15:30,坐在一旁拿着iPhone在App Store里查看效果的王宇兴奋地对吴枫说:”我们进Top100了。“两个人一直盯着疯涨的下载数和评论数,他们那股兴奋劲儿只在看世界杯时才有。狂热持续了6个小时,窗外已是华灯初上,吴枫的App所向披靡,成功挺进Top10。而桌上的汉堡包早已冷掉。

12个小时的刷榜对于互联网那头的”App推广“公司来说,只是一次日常工作。刷榜公司通过登陆不同的VPN(虚拟专用网络),同时利用它库存的上万个苹果iTunes账号刷下载量和评论。

”App推广“公司因人手不足,常年雇用兼职人员进行刷榜操作。由于刷榜没有技术难度,只需要大量人员同时在线,因此,雇用兼职人员成了业界普遍的操作模式。这一次给吴枫刷榜,”App推广“公司就动用了兼职军团中的150多人,近200人同时在线刷榜,冲击力相当大。

根据吴枫与”App推广“公司签署的协议,这次刷榜在零点结束。吴枫坐收战果,刷榜公司贡献的7万个下载、100条评论以及1万多个真实下载。吴枫的这款App终于进入了他梦寐以求的”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榜Top10“。

如果用户选择吴枫的这款游戏,会发现游戏界面右上角有一个衣服标识,里面展出了各种道具。用户需要先付费,才能从这里选走道具送给可爱的游戏主角。吴枫就是依靠出售道具来获得收入的。刷榜前,近1000个下载量中有50个付费行为,每款道具6元,能赚300元。依据这个比例,刷榜后的10000个真实下载中,就会有500个付费行为, 3000元进账。而第一天刷榜的费用是10000元,吴枫是赔的。不过,他不急在一时,他要的是品牌影响力,在Top10待上一段时间,通过口碑传播,被尽可能多的用户下载。这样,凭这款游戏的实力以及之后的升级,大的基数很容易转化成购买力。

目前,像吴枫这样的刷榜行为在App Store中国区已经很普遍。一个由应用程序开发商、提供服务的刷榜商、充当桥梁的互联网公司、一度猖獗的黑卡商共同构成的地下刷榜产业链条正在形成。这条地下产业链,App开发商是心知肚明,但外界对此知之甚少,360应用下架事件曝光后,这条产业链才浮出水面。

开发者的无奈

App刷榜产业链的快速形成,源于App开发者对刷榜的巨大需求。一方面,App Store中的竞争太激烈。去年年底,App Store的应用突破50万个,一款新应用不做推广就上架等于石沉大海。目前,中国iOS和Android平台上的开发者达20万,整个市场收入才15亿元人民币。为了使自己的App能快速地脱颖而出,开发者们选择了这条”捷径“;另一方面,刷榜带来的利润明显,应用被刷到榜单前面,下载量自然会因排名而激增,激增的下载量又会保证它的排名靠前,以此呈现出滚雪球式的增长。根据应用商店分析公司Distimo的数据,挤入美国区App Store免费榜前10名的应用程序日均下载量可达到8万次。

看到12个小时内一款无名App挤进总榜前十名,吴枫对王宇说,这个方法太有效了。根据协议,刷榜第二天将进入维护期。”App推广“公司需要刷5000个下载,50条评论,维持该款App排在前十位。

吴枫与王宇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在王宇看来,是良好的艺术修养和数学天赋让吴枫走到了今天。正如开发者都知道的,App Store是创业者的乐土,创业者漫无边际的创意又造就了今天的App Store。而那个有着白皙的皮肤、忧郁的眼神、细长的手指、散漫的天性,却总喜欢臆想连篇的吴枫是最适合来App Store这种地方创业的。

王宇接触App Store要比吴枫早,他玩手机游戏时就觉得不过瘾,琢磨着自己做一款游戏。吴枫从原单位辞职加入这个队伍后,该款游戏因吴枫注入的音乐和美术元素而一下子出色起来。王宇说:”我们的产品出来了,一进行内测,反响出奇地好。“

于是,产品提交给App Store官方进行审核。在正式发布前,吴枫在各大论坛、社区、微博、博客等进行上架前的推广,希望能够积累一些期待用户。然而,由于吴枫团队是新手,在业界没有一点品牌号召力,同时,他们也没钱去做宣传和推广,因此,收效甚微。

紧张的审核期历时七天,App终于上架了,吴枫却更加郁闷。App Store里的应用太多,吴枫的游戏投进去之后连点儿水花都没溅起来。靠着从论坛、社区等处转来的微薄流量在商店里不死不活地挂着,吴枫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对于这款游戏,他有信心,而且目标是千万下载量。他认为,拐点应该出现在100万上。从100万到1000万,这个过程相对容易。而从零到100万,这个过程则很难,每天几十个下载肯定不行,而高昂的广告费又是吴枫和他的团队所无法承受的。

拿移动广告公司Admob来说,它是按广告展示的点击量收费的。每个点击通常收取0.03美元。但从点击到下载的转化率来看,对于付费App可能只有不到1%,对于免费App通常也不会超过10%。这么算来,想要获得1万的下载量,起码需要付出2万元人民币。因此,刷榜成了吴枫们的”最佳“选择。

试水刷榜

一个偶然的机会,吴枫认识了刷榜商老姚。已中年发福的老姚自称在刷榜前也做过App开发,也把App挂到苹果商店里去卖过。那时,他自己给自己刷,他今天的刷榜经验都是从那时积累起来的。

因是熟人引见,老姚对待吴枫这个小客户比较用心。

吴枫想让自己的游戏挤进中国区免费排行榜前十位,并维持一年。老姚告诉他,这个目标,没有千万元人民币是拿不下来的。老姚在了解了吴枫的公司情况之后,给出了一个方案:刷1天,维护6天,评论每天最多刷100条就够了。先看效果,好的话再考虑继续合作。

老姚说:”之所以刷完1天还要再维护6天,是因为单日进Top10,一般只能保持半天左右。没两天排名就又掉下去了。“而按照包排名包周的套餐操作对吴枫比较有利,这远比按下载量走要划算得多。

在老姚公司的报价单上,吴枫看到,刷进App Store中国区”免费应用软件“Top50,报价4000元,刷进Top10的价钱是10000元,刷到Top1的价钱是50000元。维护费是刷榜费的一半。”全5星+好评“2元/条。如此算下来,吴枫这次刷榜共计需要付出41400元。因为熟人的关系,老姚又给吴枫打了个九折。

吴枫打算去老姚公司的网站上看看,却发现他们网站上刷进Top10的报价是25000元。”原来他们有两份报价单,看人下菜单,真黑。“吴枫跟王宇私底下交流时说。

俗话说,货比三家。吴枫想去看看其他家的报价。于是,他通过百度去搜了一下,发现有几家刷榜商已经拥有了独立域名。而其中一家网站从域名到页面设计,与老姚公司的网站都极其相似。对此,老姚说:”也许,那家也是我们的网站。“

一番比对之后,吴枫发现,老姚给出的方案性价比最高。现在,网上给出的下载单价都在0.5-1元之间,刷国外的更贵。下载单价通常与下载打包成套餐,没有哪个刷榜商愿意做几百个下载的生意。下载量越大,下载单价就越低。

吴枫决定接受这个方案,但他有点儿担心,”一天之内进到中国区免费榜前10名,这个靠谱吗?“”我们有库存800万个苹果账号,你说靠不靠谱?“老姚说。

吴枫还是不放心,”苹果会不会等我们结完账了才发现有问题,封了我的账号?“ 老姚告诉吴枫,”目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我们做了国内近200款软件,没有发生过一次意外。“

而老姚采取的支付方式则让吴枫彻底地放下心来,整个支付过程是通过支付宝来完成的。吴枫需先在对方操作下载之前付全款,等排名上去了之后,老姚那边再确认发货。如果发现预期没有达到,吴枫可以申请退货。

在接受老姚提供的一个星期的刷榜服务后,吴枫的游戏App累计达到了50多万的下载量,收入6万余元,而刷榜的直接费用只有3.8万元,利润还是很可观的。因此,吴枫决定,再做一个星期,争取在一个集中的时间段内把下载的量级提升到百万。

目前,在浩荡的开发者大军中,像吴枫这样有资金去做推广的还是少数。这得益于他两年来工资的积累、家人的支持以及合作伙伴的股本支持。而和吴枫有一样梦想的师弟周楠(化名)似乎就没这么幸运了,尽管他曾工作一年,也有着创业的梦想,却一直囿于资金的匮乏而无法组建自己的团队。目前,他又重返校园攻读研究生,并利用业余时间设计自己的App。周楠表示,等将来自己的产品出来了,并且资金允许的话,他也会选择刷榜服务的。

免费App应用一般都采用内置广告或收费道具的方式获利,而App排名靠前的应用才有可能产生更多的下载量,这个下载量是产生利润的前提。如何在50万个应用程序中脱颖而出?有一定资金实力的开发者首选刷榜,因为它能快速见效。

标签:APP
网站编辑:(袁刚)
声明:《IT时代周刊》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IT时代周刊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阅读本文,如果要了解更多的内容和相关报道(包括权威数据和图表),请阅读《IT时代周刊》。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得本刊:
1、直接向本刊发行部购买;电话:广州:(020)87761483 北京:(010)68023683 上海:(021)52385003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大石镇南浦桥南莱茵花园51号.
2、可以在当地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6-250;
3、可以在当地报亭、书店、酒店、机场购买;
4、可以直接在订阅中心订购。
相关新闻:
网友热议: 对于本文 APP刷榜黑幕调查的看法:
商业新闻

混合触摸屏笔记本受追捧 价格太贵成普

混合触摸屏笔记本受追捧 价格太贵成普及难点

在整个PC市场低迷的环境下,混合触摸屏笔记本正在快速成长,并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但消费者购买带触摸屏功能的笔记本电脑,考

博客精选

社交媒体不能套上“软公关”的皮

社交媒体不能套上“软公关”的皮
陈世鸿
  我一直是自媒体的悲观者。尽管坚持博客写作已经十年,但我一直不认为这该归为媒体工作。在我看来,媒体是具有看门人性质的公共传播,否则,内容再好也不是媒体。  我认为,媒体是公共环境

无处安放的自媒体情怀

无处安放的自媒体情怀
魏武挥
  近两年,自媒体开始大放异彩。如果寻根问底,就会发现这一新兴媒体形式可以从2005年算起。那一年,Web2.0在中国生根发芽。到今天,核心服务已从当初的博客、SNS迁移到微博以及微信。虽然载
专栏

互联网的“圈子”经济

互联网的“圈子”经济

(2013-09-27)

  互联网领域的新经济风起云涌,造就了许多资本传奇。这些冲击来得快,去得也快,我们甚至来不及提炼和总结。我发现,圈子是一个审视互联网经济的新维度。通过

田锋

李彦宏专注如钉

李彦宏专注如钉

(2013-09-10)

  李彦宏很帅,但不够浪漫。8月22日百度世界大会,一位媒体人如此评价。  在当天约半小时的主题发言中,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用了较长时间帮一款名叫e家洁的应用

张小平

大企业文化容不下“互联网疯子”

大企业文化容不下“互联网疯子”

(2013-08-23)

  大企业,谁冒险谁就是傻瓜,四平八稳才是长久之道。企业越大,就越难界定责任和贡献,事做成了不一定收入大涨,失败了则可能打包走人。  蓝海拓展宛如玩轮

田锋

马云变形

马云变形

(2013-08-12)

  站左,右边骂。靠右,左边怒。站中,两边骂。你讲啥不重要,别人如何解读你最关键,反正是错……7月16日,马云发了一条带有怨气的微博。截至7月27日下午4时

张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