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承包出去的生命和信仰,莆田系罪恶大起底

【IT时代网锐评】伴随“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除了百度,民营医疗机构“莆田系”也再次被推向舆论漩涡。

4月12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1岁学生魏则西因滑膜肉瘤病逝。他去世前在知乎网站撰写治疗经过时称,在百度上搜索出武警某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随后在该医院治疗后致病情耽误。此后了解到,该技术在美国已被淘汰。令人震惊的是,魏则西曾经就医的武警北京总队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其背景就是莆田系。

莆田系的罪恶在于,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其极,蔑视生命、蔑视道德,要掏空患者兜里每一分钱。

莆田系导演的悲剧,并不止这一例,在其发迹的历史中,有无数的人成为了其罪恶原始积累的受害者,甚至有人说,莆田系的壮大史就是患者的血泪史。

据网上某莆田系受害者说,自己是普通的尿道炎,在武警医院男科居然被诊断为淋病,幸亏协和医院的老医生,100元不到就治好了,但还是被武警医院男科骗了3000多。他十分愤怒地表示:有什么小毛病千万别去莆田系的医院看,好人进去,病人出来,病人进去,死人出来!富人进去,穷人出来!医院绝对不可以私营,害人不浅!

郎咸平也曾介绍过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前后经过。当时,《财经郎闲评》节目组不断接到患者对民营医院的投诉电话,控诉医院“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的恶形恶状。郎咸平告诉记者,“根据我们的调查显示,那些医院里面,所谓的性病,只有5%是真的,95%都是假的。”去年1月份, “财经郎闲评”曾播出一期关于福建莆田人詹国团兴办民营医院的节目,开播当晚便遭停禁,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导致该栏目停播。“他们搞定了多方官员,这是继厦门远华案后最大的腐败案。”“郎监管”一脸严峻。天花乱坠的广告,不规范的医疗行为,由莆田系导致的民营医院的“信任危机”已显得积重难返。

说起莆田系的发迹史,用投机、血腥作为注脚最合适不过。

当年,莆田人以赤脚医生起步,如今,莆田系已经主要形成四大家族:陈、詹、林、黄。曾有专人统计,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黄氏家族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图)

关于莆田系发展壮大的过程,大概分为这样几个阶段:

80年代,当初陈家带8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加“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也是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由来。他们行游全国,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风湿、狐臭无所不治。在电线杆上张贴各种小广告。把进价极低的药价格翻倍后再卖到患者手里,绝大多数药物,仅仅能缓解一下症状。用错药医死人也是常事,只是当愤怒的家属冲过去找他们时,这些江湖骗子早已带着满满的钱包飘然而去。

到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游医们挂靠在医院下,他们采取金钱贿赂的方式来拿下院长、院领导。而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官方背景浓厚的医院改制,给了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承包下一个个科室。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盖住自己的羞耻,开始了疯狂攫取金钱的过程。

到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已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加上各类门诊部,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随着政府对医疗电视广告的打击,网络成为了莆田系宣传主战场,莆田系大笔投入广告。2010年后,莆田系又开始了新的事业。新一代已把视线投入了迅速扩张的大学生群体。割包皮,无痛人流开始逐渐成为了他们的市场立足点。甚至开始通过校学生会关系或赞助各种校内活动来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依然是不变的专业负责忽悠的所谓“咨询师”,成本低廉的器械,看似低于公立医院价格却实际上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治疗。

再说魏则西事件中,武警北京总队医院虽说是军队医院,而且还是一家各项资质都很齐全的三甲医院,但是因为军队医院有科室承包的现象,所以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和莆田系搭上边就丝毫不奇怪了。

一位医疗界媒体人称,公立医院和军队医院的部分科室被承包早就不是秘密,而是业内常识。

据一位莆田系内部人士透露,在莆田系医院,“科室承包”被当成新人锻炼的方式:“部队医院正在逐步清理,承包科室,其实被视为新出道的人锻炼的地方。科室投资低,可能一年的承包费用只要几十万,但是承包过来挣几百万,这就是第一桶金,从科室经营上去积累经营,如何管医生,如何管护士,如何做好服务流程,他们都会积累经验。从科室到专科医院,再到综合性医院,这有一个发展过程。”

2000年,卫生部出台了《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其中规定:“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投资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之后,公立医院“科室承包”的现象有所收敛。“但这只能针对地方的医院,部队医院不受卫生部管理,所以他们继续把科室承包出去。”上述专家说。

就在今天凌晨,知名资深媒体人、央视评论员王志安转发一条微薄,彻底揭开了个别部队医院和莆田系勾结合作坑害患者的黑幕。尤其是妇产科,黑到让人胆战心惊!打开图片可以看到,虽然图片不是很清晰,但是大概还是能看出西安451医院上至院长政委,下到各个科室的主任,2011年春节一次收受节礼就在30万至5万、两万不等,有名有姓有具体职务,以下为具体送礼名单。

那么莆田系医疗机构应该对此次魏则西事件负哪些责任?根据《新广告法》15-17条内容,该公司在宣传时擅自夸大自身产品价值,导致医疗问题,故其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主体。

对金钱敏锐的莆田系们不放过每一个可以发财的路子,一步一步完成了罪恶的原始积累,而完成原始积累的莆田系们,也开始走上洗白之路,大哥翻身当老总。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号称要整合全国私人医疗资源。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莆田系成长的过程最大特点是只注重金钱,忽略道德。莆系医院中最常见仍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也发展出了整形美容、牙科、眼科和高端产科等更多科目。这些专科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有人讲述缘由:“性病这东西不敢声张,不好意思在公立医院实名登记,哪怕治坏也认个倒霉,不会跟别人说,所以他们能从里面发财”。

实际上,一直以来,莆系医疗集团大部分都承包武警和部队医院科室,因为地方医疗监管机构不好监管,引起各方面关注。今年3月,中央军委下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计划用3年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被医疗界解读为“部队医院’科室承包’现象或将走向终结”。

一位投资行业人士指出,根据新规定,武警和军队医院不得从事有偿服务,且三年内整顿完毕,因此,这些莆系承包武警和部队医院要么转地方,要么就要终止承包合同。上述人士称,莆系几大家族及新生代企业家也在寻求转型,往高端医疗、国际合作、医疗养老、专科医院/诊所方面发展,其他社会资本如PE、上市公司等也在拓展医疗健康领域机会。

但问题是,已经习惯赚快钱的莆田系,在被持续曝光后能放弃这种赚快钱的快感吗?

除了承包生命,莆田系还承包了我们的信仰。

网络博主周杨1920在凯迪社区上爆料,在中国大多数旅游风景区中,90%的名刹古寺的经营权都落入了莆田人手里!我们去的那些寺庙,基本上都是被莆田人承包下来的。

一般游客到庙里,寺里的和尚就会劝你烧个高香,但外面的香是不得带入,据说不干净。等你烧完了才发现要几百元,甚至还不能讲价,因为讲价就表明“心不诚”。

那些怀揣虔诚的游客跨入这些寺院的门槛的瞬间,就成为待宰的羔羊,少则数百,多则几万。佛门威严的气场和心诚则灵的心理暗示自然战胜理性,而那源源不断的功德钱最终落入了寺庙的口袋。

对于莆田承包者而言,承包寺庙仅是一场生意,也许,莆田人只是整个利益链的执行者,他们只是帮着疯狂的食客们实现了自己的财富梦想。

在追逐财富的道路上,莆田系秉持着金钱至上的信念,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其极,蔑视生命、蔑视信仰,真是可怕!但是如果没有监管部门的视而不见和权力寻租,莆田系医院和医疗商怎么能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内横行中华、祸国殃民呢?这也应当引起我们对当下医疗体制和医药卫生监管部门的反思。【责任编辑/闫红玉】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被承包出去的生命和信仰,莆田系罪恶大起底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