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们都不敢为莆田系说话

【IT时代网编者按】又有新的声音了,不过这次不是为了百度说话,而是为了莆田系。公立医院依靠垄断建立了一些品牌,但它们自己并不能发挥这些品牌的价值,不如租出去合算;而民营资本不愿意投入太多资金建立品牌,因为有各种医疗管制,品牌投入未必能够收回,不如租别人的品牌合算

魏则西事件发生以后,一个医生朋友在群里贴了一些他们专业圈内的讨论。有医生说,晚期癌症没办法控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造这么大的势,说细胞免疫治疗是被淘汰的虚假治疗,他们认为“医院不应该夸大,不应该说保10年20年,还有百度这样也很不好。”这位贴图的医生朋友,叮嘱千万不能外传贴图,因为这些医生用的是真名。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副理事长、南方医科大学肿瘤中心主任罗荣城在《生命时报》上说:“生物治疗与免疫疗法并不是‘虚假疗法’,它受到世界肿瘤学界的绝对认可。”就这个案例来说,无法证明魏则西的去世与所使用的细胞免疫疗法存在因果关系。

从贴图来看,几个医生都认为,涉事医院推荐的疗法并非是虚假的,只是不该夸大、担保疗效。但他们不敢像罗荣城医生那样公开说出来,应该是担心舆论攻击。这位贴图的朋友是某著名公立医院的肿瘤医生,且其科室未外包,所以,他并没有私利动机为莆田系说话。

医院夸大、担保疗效确实是错的,按照民法原则,病患方理可向武警二医院追讨赔偿,武警二医院再去解决它和承包者的纠纷。但,舆论的反应如此激烈,上升到谴责医疗逐利,谴责公立医院科室外包的程度,使得很多医生都不敢说话,这恐怕又将迎来一波医疗逆改革,如清理科室外包、医疗设限更严等等。

医疗逐利真的必然带来恶吗?逐利也分很多种。有人逐一时之利,有人逐长远之例。逐一时之利,除了面临法律风险,也会遭受消费者淘汰;逐长远之利,则会努力看病,踏实收费,建立品牌、声誉,这种逐利何错之有?

假定医院品牌是你的,你会因为一时之利而让它遭受损失吗?即便你是富二代,并不在乎长远利益,也可以把这个品牌转让给别人,转让所得也是一笔不少的钱,一般都会胜过利用品牌来坑消费者。

魏则西事件,其实就是莆田系的一些人,损害了武警医院的品牌价值,为自己牟利。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除了武警医院,还有其他很多公立医院科室外包。它们为什么把品牌交到别人手里?

这是因为,科室外包其实就是品牌出租。公立医院依靠垄断建立了一些品牌,但它们自己并不能发挥这些品牌的价值,不如租出去合算;而民营资本不愿意投入太多资金建立品牌,因为有各种医疗管制,品牌投入未必能够收回,不如租别人的品牌合算。你是做包的,你做了个LV的品牌,可以卖好几万一个。但如果你是做医院的,你做出来品牌也不能自主定价,品牌建设投入怎么收回?而租用别人的品牌,自然不会像对自己的品牌那样珍惜。

公立医院的品牌并不是靠善于经营、服务优质而建立的。假如它们真能靠善于经营、服务优质而建立品牌,它们为何还要外包?自己经营不就行了?它们之所以具有品牌,乃是因为长期以来民营资本不能办医院,公立医院的品牌是矮子里面拔将军,这种品牌本身就是可疑的。并且,品牌价值和牌照租金也是混在一起的。所以,要说莆田系对公立医院的品牌有多大损害,其实也谈不上。损害肯定有,但这损害不一定比得上公立医院自己经营的损害大。

网上流传着莆田系的行贿名单。但是,单靠行贿,莆田系没法承包下这么多科室。公立医院的大量外包,反应了两个事实:现有的医院品牌、牌照严重稀缺,导致了公立品牌出租盛行;民营资本建立品牌、获得牌照受阻,只好去租公立医院的品牌和牌照。

莆田系的部分害群之马理应严惩,但谁来替代害群之马?如果退回到品牌不许出租的状态,那只不过换了一批人来损害品牌而已。不解决体制问题,打击莆田系也不会有任何医疗服务的改进。但要说全面放开医疗管制,让优秀民营企业胜出,舆论会说,政府管制下还有这么多问题,如果不管制,不是更糟糕?所以,难办了。【责任编辑/蝰蛇】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被承包出去的生命和信仰,莆田系罪恶大起底
当医生们都不敢为莆田系说话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