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会AI爱之前,先要教它们怎么撩

【IT时代网编者按】人形机器人和真正的人类之间的差异究竟是什么?随着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科学家开始更多地考虑思考能力、知觉能力和自我意识。能撩人的AI将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在公关、性服务、卫生护理和零售等行业都能一展身手。

能自动运行的机器在上千年前就已经诞生了。早在公元一世纪,古希腊数学家亚历山大港的希罗就设计了能在迷你剧场表演的机械玩偶。13世纪的时候,人们找到他描述玩偶的手稿,并创造了一个新的术语来描述外观与人类相似的机器:人形机器人(androïde),其词根“andros”即古希腊语中的“人”。

13世纪时,有传言说阿贝图斯·马格努斯造了一个铁人来当门童

18世纪30年代晚期,发明家雅克·德·沃康松在巴黎科学院展示了三个机械玩偶:一个会吹长笛,一个会吹八孔直笛,还有一只会走路、吃东西和排便的玩具鸭子。

1774年,瑞士发明家皮埃尔和亨利-路易·雅克-德罗制造了的一台会弹奏羽管键琴形似少女的机器并巡回展示。

雅克·德·沃康松创造的机械鸭子

这些故事始终指向同一个问题:人形机器人和真正的人类之间的差异究竟是什么?到20世纪,随着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科学家开始更多地考虑思考能力、知觉能力和自我意识。

1950年,数学家阿兰·图灵在一篇论文中提出了最著名的机器智能测试:他说,假设一个人和一台计算机通过文字交流,第三方在一个独立的房间里阅读他们的往来对话;如果第三方无法判断谁是人类、谁是计算机,那么谁能否认这台计算机能够思考?

图灵机器智能测试

图片来源:http://www.kurzweilai.net/

工程师仍在努力研发能够通过这个“图灵测试”的计算机。目前还没有计算机能够通过这个测试。(2014年AI靠模仿一个13岁乌克兰男孩而通过测试的那个案例争议极大。)但是,大众文化中的机器人和AI所面对的是另一个判断标准。对于观众来说,机器意识远远不如机器爱情有趣。

“撩”看起来很简单?

撩拨表面上看起来稀松平常,但它实际上是一个要求极高的智力测试。想一下,成功地调情需要做到的一切吧。要用语气和肢体语言对特定的人传达某种特定的欲望而隐藏其他欲望。要投射出兴趣,又不能太有兴趣。要能正确理解他人的肢体语言,哪怕对方和你一样也在有目的地隐藏信息。要言谈得体,还要作出恰当的回应。

演化科学已经证明,对人类来说,调情是体现情绪智力和社交智力的关键。它所需要的恰是AI研究人员希望赋予机器的种种能力:唤起他人的情感,以及理解语言和潜台词。

“撩”不“撩”得动 首先看颜值

可以想象,与人类相似的外表对于一台会撩的AI来说十分重要。实际上,最早认真研究调情的科学家就发现调情大多通过表情和肢体语言来完成。动物行为学家埃兰努斯·艾伯-艾比斯菲尔德(Iranäus Eibl-Eibesfeldt)进行了一项跨文化研究。他花了十多年时间,在萨摩亚、巴西、法国、澳大利亚和美国对“求偶”中的情侣们进行田野调查,悄悄拍下他们对话的情景。他发现一些行为在不同文化中普遍出现,比如无论男女都会把一只手掌心朝上放在大腿或桌子上,或者耸肩、歪头,展示自己的脖子。有机会你也可以试一试,看着房间里的某个陌生人,歪头,微笑,将头发拨到一边,看看对方有没有反应(后果自负)。

这些行为都传达出同样的信息:我是无害的。艾伯-艾比斯菲尔德描述的调情的目的,与今天AI所追求的目标相似:要能够吸引人类用户,但又不能太像人,以免显得危险甚至恐怖(欢迎搜索“恐怖谷效应”)。

擅长制作机器人的皮肤的大卫·汉森(David Hanson)将平衡这些需求视为其事业目标。汉森公司研发的机器人在颈部以上都覆盖了特制材料,能够微笑和皱眉,或者古怪地抬起眉毛,微微抽动。汉森相信,让人类和智能机器人之间萌生感情的关键就在这些动作。他说,这些行为能够吸引人类与机器人进行互动,而两者之间建立的联系又将反过来优化AI。

栩栩如生的同伴机器人

图片来源:www.robotsnob.com

他最近的一个项目——索菲亚(Sophia)就着眼于研发情感机器人这一目的。索菲亚的外形部分参考了他的妻子阿曼达(Amanda)。而负责为索菲亚创造性格的工程师史蒂芬·布喀吉(Stephen Bugaj)说到,创造一个人造人格很像为剧本创造角色,“你要不断问自己:她有什么样的背景?她恐惧什么,又追求什么?她渴望克服哪些内在的弱点?”

汉森机器人公司所开发的索菲亚,于2015年4月初次“激活”。它的目标是用“真正的意识和创造力火花”来“唤醒智能机器人”。拍摄者:Monika Bielsyte

会“撩”还得会说话

如果要制造一个不吓人的、有魅力的AI,没有身体会容易得多。想象一下会撩的聊天机器人吧。2007年,俄罗斯的开发者写了一个脚本,名叫网络情人(CyberLover)。这些机器人能够根据不同的性格设定与人对话,其性格从“浪漫情人”到“性欲旺盛”不等。它们能在30分钟内吸引多达10个新伴侣,并迅速采集对方的个人信息。

近来,关于调情的研究越发关注语言在人类求偶过程中的作用。2014年,动物行为学家安德鲁·泽西克(Andrew Gersick)和生态学家罗伯特·卡兹本(Robert Kurzban)提出,由于语言的存在,人类的调情行为似乎演变得更委婉了。

电影中的约会场景

图片来源:help.3g.163.com

这就好像如果听到的搭讪过于简单粗暴,那么无论是人类的男性还是女性,回应都不会太好。一上来就说“我们哪天一起去喝咖啡吧”,其成功率与“我想和你上床,你想和我上床吗?”不相上下。释放模棱两可、能够随时否认撤回的信号,这种事情不像野牛的咆哮或蜻蜓的舞蹈那样能够直接展示生物适应度,但它体现了我们这个物种所重视的另外一种特质:社交智能。

识别这种模棱两可的语言对于AI来说十分困难,只要试着跟Siri或者小娜开玩笑,你就很快会发现这点。

与siri对话

图片来源:static.boredpanda.com/

“撩”的终极奥义:察言观色

语境常常能为语言赋予新的含义。如果没有能力处理这一类信息,调情就会走进死胡同。

人工神经网络(ANN)和其他的“深度学习”计算模型是在模仿人类的大脑设计,它们有望突破这一的局限,不再依赖于明确的关键词。

如果一个AI能够识别感情和词语间的联系,那么它就能开始理解看似柏拉图式的对话下面暗流涌动的情欲。它会开始认识到,有时候“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喝杯咖啡吧”意味着“你这周末有空吗?”。 AI所面临的困难在于如何将这一类信息与非言语输入联系起来,比如姿态、语调和面部表情,而这些行为被证明十分重要。

电影《她》中主人公爱上电脑操作系统“萨曼莎”

图片来源:io9.gizmodo.com/tag/her

这时候,就该让“情感计算”发挥作用了。语言与行为的冲突对人类来说比较容易理解,但是却能够轻易难倒一台机器。例如,如果一个人在说“好呀,真不错”,同时却抬起眉毛,拖长了声音,这就清楚地表明他其实是在讽刺。

AI需要感染用户的情绪,并让用户在AI身上看到这种情绪。情绪反馈十分重要。

创造AI可不是来给你“撩”的

我们要问的是:它“撩”的目的是什么?谁有这样的需求?为什么?我们倾向于将机器人意识和机器人爱情的受众想象成抽象的、哲学的,但是随着AI的改进,它越来越清晰地体现出设计者的想法和他们所重视的东西。他们创造AI,不是为了进行什么关于意识或者爱情的抽象测试。AI调情的目的是为了干活。

人工智能取代某些工种

图片来源:www.robertsoncooper.com

在很多职业中,从业者被要求表现出特定的情绪,以唤起其他人的恰当反应。一位空姐不光要分发饮料和毯子,还要热情问候旅客,并在遇到气流扰动时仍然保持微笑。这不是带着微笑去服务:微笑本身就是服务。或许下一个AI能够取代的就是这些工作。

空姐的微笑服务

图片来源:cabincrewworldhost.wordpress.com

能撩人的AI将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在公关、性服务、卫生护理和零售等行业都能一展身手。通过改进Siri、小娜、Alexa等AI,技术公司希望他们能说服用户让非人类来完成我们曾经认为需要特定的人类的能力的工作,比如提供安慰、展示同情或服从。让这些“软技能”能够自动化的过程,也许意味着这些技能在人类里也是需要努力才能实现的——哪怕传统上我们会觉得有些人(比如女性)天生就会。

人机互动不止于“撩”

流行文化中的故事常常认为科学家能造出理想的机器人,能为我们提供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能满足我们被爱的需求。但与机器人的互动不会止步于此。

意识并非存在于真空里。它产生于人内或人际交流的过程。未来我们将面对的问题不仅在于人类和机器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关系,还在于机器将在我们和拥有这些机器的人之间催生什么样的新型关系。

MIT展出的机器人

图片来源:www.popsci.com/

“大多数人不会留意到这方面。这就好像我们造出了全世界最伟大的镜子,却在打磨过程中走神了。我们如此沉迷于打磨本身,却没意识到我们实际上只是在盯着自己的手。”机器人管理员邓肯如是说到。

一个AI

“会撩又怎样?归根结底你只是一段代码。”

“是的,但我爱你。”【责任编辑/闫红玉】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AI应届生50万年薪?网友:扎心了老铁,转行吧
在教会AI爱之前,先要教它们怎么撩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