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市值今天涨了 250 亿,这家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公司,为什么生意反倒越来越好了?

【i时代网编者按】自纳德拉上任以来,微软的股价也涨到了 1999 年互联网泡沫之后的新高。不同于贝索斯、马斯克之类的技术公司领袖,纳德拉没说出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句子,只是简单重复了微软在 HoloLens、Skype、处理器上要做的事。说微软要把长期研究转化成具体产品。

纳德拉上台两年半,微软市值已经涨了 50%

今天早上,微软发布了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受云计算和 Office 业务推动,财报后的盘后交易里,微软股价上涨 5.9%、市值涨了超过 250 亿美元——收购 LinkedIn 的钱差不多就回来了。

财报发布的电话会议上,一位分析师问:“微软要做人工智能,怎么做?未来怎么和业务结合?投资方向是什么?”

他问的是微软的最新一次重组。今年 9 月底,纳德拉发起新一轮改组。负责 Office 和 Bing 业务的陆奇离职。微软宣布成立新的人工智能与研究部门,超过 5000 人会负责 AI 产品研发和底层能力开发。

不同于贝索斯、马斯克之类的技术公司领袖,纳德拉没说出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句子,只是简单重复了微软在 HoloLens、Skype、处理器上要做的事。说微软要把长期研究转化成具体产品。

这位印度裔 CEO 的公开演讲或者全员信一直以来都这样平淡,或者说无趣。纳德拉从不会像他的前任史蒂夫·鲍尔默那样,对着几千听众一遍一遍喊着“开发者、开发者”,喊到衬衣都被汗水浸湿。

但他很明显做对了许多事。股市的反应。


自纳德拉上任以来,微软的股价也涨到了 1999 年互联网泡沫之后的新高

2014 年 2 月,纳德拉刚接手微软时,这个公司的市值不到 3000 亿美元。现在,微软市值大约 4450 亿美元,多了近一半。

这两年半里,纳德拉几轮裁员,裁掉了两万多人。从财报收入构成来看,微软已经成了另一个公司。

生产力和企业服务就是 Office 业务,除了传统的 Office 软件,还包括 2400 万每月向微软付费使用 Office 365 的个人消费者。今天的 Office 支持 iPad、iPhone、Android 这些竞争对手平台。

而云计算业务则支持各种 Linux 发行版。


Windows 已经和这两块占据微软 7 成以上利润的来源没什么关系。

鲍尔默走的时候,微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2013 年 8 月,鲍尔默突然宣布退休时,微软处在自己的低谷:智能手机业务被苹果和 Google 绞杀;云计算是亚马逊主导的市场;Bing 搜索在持续烧钱;Windows 8 成了微软历史上诟病最多的操作系统;Office 则被绑在 Windows 上。

像之前二十年一样,微软在计算机市场的每一块都有存在,但每一块都不太顺利。

那会儿鲍尔默主导的两件大事都在进行中。

当时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的谈判已经到最后阶段,微软即将自己做硬件。

此外微软还宣布了名为“一个微软”的改组。

此前的微软按照业务分为五块,每季度这些部门都要各自披露销售额和利润。换句话说,这些部门就像五个小公司,各自拥有广告都为自己的目标负责、都有打广告、卖东西也都有各自的营销部门。

在这样的架构下,赚钱的部门话语权就大。比如 iPhone 和 Android 来了,微软也在 2010 年拿出了一个现代化的移动操作系统 WP7。但之后两年这个系统都没什么进展,因为 Windows 部门看上了手机生意,并且坚持停下手机系统的进化、等 Windows 8 一起更新。

这两年的等待,彻底葬送了微软手机系统的最后希望。

鲍尔默希望通过重组公司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冲突:五个工程分别负责 Office、Windows、云计算、互联网服务和硬件的研发,它们的营销、业务拓展和财务则交由统一的团队管理,不再直接公布每一块的利润额和亏损。

但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遭到怀疑,因为微软手上的业务差别太大了。

Office 业务,主要卖给公司,用作员工日常办公;

Windows 业务,授权给 PC 生产商装在电脑里;

云计算业务,卖给公司,用作支持企业运作;

硬件业务,Xbox、Surface、Windows Phone 手机,直接兜售给消费者;

互联网服务,基本就是一个小一号的 Google,靠广告维生。

每个部门的产品都有各异的商业模式。有些需要说服企业主,有的则要争取每一个消费者。一个统一的营销团队很难有效地服务这些不同的需求。微软当时也没有统一的品牌形象。

鲍尔默的改组刚开始一个月,他就宣布了退休。之后,微软才刚开始找 CEO 的候选人。

很明显,鲍尔默的离职决定并不是完全自愿的。之后的信息显示,微软主要创始人比尔·盖茨反对这个改组和收购诺基亚的计划。

鲍尔默开始的改组,最后被纳德拉完成了,以不同的方式

2014 年 2 月 4 日,云计算与企业服务部门负责人萨提亚·纳德拉被微软董事会任命为公司 CEO。创始人比尔·盖茨也以技术顾问的身份回归微软。

纳德拉 1992 年进入微软。而十多年时间里,他都在在线服务和服务器部门效力。后者在 2010 年彻底转变成了微软现在的云计算和企业服务部门。

从内部选一个默默无闻的高管无疑是一个保守的选择。在此之前,他看上更像是执行盖茨和鲍尔默所设定目标的人。

在就任 CEO 前,纳德拉曾对记者说,“如果他们(盖茨或者鲍尔默)对着你大喊大叫,说你疯了,要毁掉这间公司时,你要一遍一遍地用数据来证明自己的想法。这么做也会让自己的思路更清晰。”

就连微软的客户都这么认为。美国第一大连锁药房 Walgreen 的首席信息官 Tim Theriault 评论说,微软被自己困住了。

纳德拉也没让人“失望”,他就任后写给全公司的几封公开信都充斥着各种含糊的企业宣传用词,并且保证自己对移动的投入,尽管 Windows Phone 已经明显没有丝毫希望。

但说什么都不如怎么做来得重要。

2015 年 7 月,微软迎来纳德拉上台前的第二轮裁员,砍掉了 7800 个职位——买来的整个诺基亚随之离去。

之后纳德拉继续把手机、乃至整个 Windows 都推向边缘。

这轮裁员前一个月,他以增进效率的名义让硬件业务并入 Windows 部门,赶走了包括埃洛普在内的全部前诺基亚高管。而 Windows 部门也一下子背上了硬件部门的亏损,最终在今年砍掉了整个手机硬件业务。

同样被纳德拉削弱的还有互联网服务。

为了和 Google 抢搜索和广告市场,鲍尔默 2008 年从雅虎挖来陆奇做在线服务。之后,整个微软互联网服务业务都围绕 Bing 展开,烧了大笔的钱。

2015 年 6 月,纳德拉对硬件和 Windows 下手的同时,互联网部门将 Bing 地图的 100 人团队卖给了 Uber。同时,这个部门的主要工作变成了购买各种应用和游戏,将它们改造成微软的工具——几乎全都不支持 Windows。

2014 年 12 月,收购邮件应用 Accompli,后变成手机版 Outlook;

2015 年 2 月,收购日历应用 Sunrise,后被并入手机版 Outlook;

2015 年 5 月,收购清单应用 Wunderlist;

2015 年 11 月,收购移动端数据分析应用 MileQ;

2016 年 3 月,收购手机键盘 SwiftKey;

最近一两年,微软连续收购的移动应用都是为了 iOS 和 Android 这两个平台准备的。

以 Bing 为核心的互联网服务,在改造后成了在 iPhone 和 Android 手机上提供生产力工具的一个部门。

2015 年 9 月底,微软换了新财报统计方式。此后,微软的主业变成: Office、云计算、生产力应用、Surface 系列电脑——每一个业务的目标都是提升工作效率。

这是微软的新形象。

Windows 95 之后,去年年初微软再次现身美国春晚超级碗的广告。和 Windows 10 “more Human way to do”的广告词一脉相承,微软讲了个科技改变生活的故事。

NFL 电视转播中出现的 Surface

比赛场外,观众还会在电视转播中看到球队战术分析时用到的 Surface Pro 3。

鲍尔默的“一个微软”改组最后被纳德拉完成了,但他的路径和鲍尔默的设想完全不同。


问题是,微软能靠人工智能回到消费者眼前么?

改造后,微软有了统一的形象、成了更有效的赚钱机器。但它变得更无聊了。Windows Phone 被彻底放弃,Windows 式微,微软完全成了一个做企业生意的公司。

过去两年,仅有的亮点都来自研究院。这是微软内部做长期研究、发论文的地方。

Windows 10 发布会上,最让人兴奋的是,Kinect 的发明者 Alex Kipman 展示了增强现实头戴设备 HoloLens。

去年年中,全球社交网络里的用户都晒起了年龄。一个域名为 how-old.net 的网站火了,却没有被巨大的流量挤爆。这其实是微软两位工程师基于 Azure 云平台做的脸部识别技术。背后还有一个叫做牛津计划的机器学习项目,除了图像识别,他们还研究语音识别。

而中国上线两年多的聊天人工智能,仅在微博就有 397 万名粉丝。

今年 3 月,类似的产品 Tay 在北美登陆 Twitter 和 Facebook,一天里被近 20 万人搭讪。尽管 Tay 上线一天后就因传播种族主义言论被封杀,但微软之前那些更烧钱的互联网产品,不打广告连一天吸引到这么多人都做不到。

现在,微软将这些项目背后的人工智能当作了未来的新方向。

今年 6 月,纳德拉亲自写给 Slate 的文章中,将人工智能类比为 1995 年的互联网。

“我记得 1995 年春天读比尔·盖茨写的备忘录《互联网浪潮》。他在里面预见了互联网在连接、硬件和软件的技术发展和商业化。超过 20 年后,我们在找寻新的浪潮——人工智能的浪潮……”

9 月 28 日,微软成立新的人工智能研究部门,将投入 5000 人的庞大团队研究人工智能产品化。

和微软的每一次重组一样,这次也伴随着高层的权力变动。

改组前一天,微软执行副总裁,互联网业务负责人陆奇以身体原因为由离职。此前他频繁接触小冰项目,曾两次主持小冰新版本发布会。

但最后掌管人工智能部门的人是原本负责微软研究院的执行副总裁沈向洋。沈向洋之前负责研究院,推动从技术向产品的转换。

今天美国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都看上了人工智能。Google 和 Facebook 的所有产品都在应用人工智能。亚马逊投入一千多人团队做人工智能软件和智能音箱。就连苹果今年也开始在发布会和财报上频频提及“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

只是如果过去的计算机革命有什么启发的话,那就是这些公司可能都不会真正做好人工智能,成功主导下一个市场。

1995 年盖茨明确了互联网的重要性,但最终崛起的互联网公司是 Google、亚马逊、Facebook 等新公司。

智能手机市场也是一样。微软、诺基亚都是 2000 年代初认真做智能手机,但最后,市值只有微软几十分之一的苹果靠 iPhone 引导了手机革命。

即便人工智能真是下一个技术浪潮,微软这次就能赢么?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IT时代网为创客100集团旗下媒体,寻求报道及合作、分享创业故事、文章转载加小编微信(wind6591)与我们取得联系,转载文章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 创客100创投基金是基于互联网的天使阶段的专业投资机构,承诺所投BP,跑通审核流程的项目24小时决定投资。请将你的商业计划书提交至提交项目或者加基金经理微信 微信号:ck100tmtjj

相关文章
任意门诞生!与哆啦A梦在时空中邂逅
时隔十七年!微软市值再次超过5000亿美元
微软落实原计划!下周将宣布裁减700名员工
赵薇入主万家文化遭问询:30亿从哪儿来的?跟阿里有关系吗?微软有望超过苹果成最值钱公司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