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怼共享充电宝:为何这次王思聪是对的?

日前聚美优品CEO陈欧投资了共享充电宝街电3亿元人民币,占有街电60%股份,陈欧将出任街电董事长。陈欧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3个月内,聚美优品将继续注入街电几十亿资金,用于推进街电充电宝、机柜生产和铺设。昨天王思聪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面对王思聪的唱衰,陈欧在微博中回应说:“谢谢思聪监督,不是每个项目都能做成,本来创业成功就是一件小概率事件,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尽管网友想看王思聪吃翔,但偏偏王思聪看衰的是共享充电宝,所以,网友们基本是不可能目睹这一幕发生了。我们知道,王思聪五亿砸出五家上市公司身家翻八倍超过40亿,从王思聪近年来的投资布局来看,王思聪是富二代当中相对比较有商业头脑的。而针对共享充电宝项目如此看衰,也并非一时意气,应该是王校长也看到了共享充电宝项目本身的荒谬性。

在投资人看来,共享充电宝回本周期快、损耗率低,成本投入低,赚钱快。这种模式需要跟线下渠道即各种商场地铁等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建立机柜与桌面合作,甚至签订独家协议。所以谁能最快的在线下把量铺开,占据主要线下用户流量渠道,谁就能赢。但这种想法还是过于天真了。

关于共享充电宝为什么火不起来。笔者之前已经撰写过相关文章,许多理由也是有点理性判断与常识都能看到:一是手机用户都需要充电,这里需要理解的是手机充电是刚需不代表在外租赁充电宝就成了刚需,但充电宝体积小随身携带方向,当前电池技术的进步,一天一充基本上是可行。其次,对于用户来说,在紧急的情况下手机没电是偶发性现象不是高频现象,当前共享充电宝市场事实上打的其实是这种偶发性需求而不是高频需求。而要命的是,充电宝几乎是手机用户人手一个,实在手机没电又急着要出门,带个充电宝耽误的时间远比到处找商场去租赁一个充电宝要来的方便,不至于像投资人所说的“当前人们出门连钱包都不想带,更别说带充电宝”。即便用户会使用充电宝,但也不会是一个高频的行为。

另外,当前无线充电、快充等技术在发展,电池技术理论上是在不断进步,一天一充发展到2天一充,再到7天一充是技术进步的规律。说到底,当前共享充电宝创业者赌的是充电与电池技术未来多年将会原地踏步不会进步的这种侥幸心理,因此这个生意就只能是一个短期圈钱的项目,不可能是一个全国铺开长远运营下去的生意。有人说,随着快充技术的发展,未来应该投的就是充电站了,如果密度达到500米一个充电站,站个5分钟就可以充30%的电量的话,充电宝和共享充电宝就可以洗洗睡了。

另外从共享的本质来看,如今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和滴滴有着本质的的不同,滴滴仅仅是做一个互联网平台,将私家车等闲置资源吸收进入平台共享,所有的共享资产都是平台供给侧用户(司机)自己的,它的边际成本效应为零。

滴滴的模式说是共享经济平台是可以说的通,这也是它形成规模效应之后能够快速形成共享平台网络效应的根本原因。但共享充电宝与共享单车都是重资产模式,都需要不断花钱去制造设备,不仅要运营互联网平台,还要不断铺设备,桌面与机柜式充电宝都需要一个商场一个商场不断去进行地推,随着硬件摊子铺开越来越大,花的钱越来越多,维护成本与风险越来越大,每一单位新增生产的产品(或者购买的产品)带来到总成本的增量越来越小。

另一方面,因为滴滴这类共享经济模式它的设备是供给侧用户自己的,因此,它不会产生公地悲剧遭遇过度使用被破坏。而共享充电宝与共享单车都会引发公地悲剧,即作为一项共享资源或财产有许多拥有者,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使用权,但没有权利阻止其他人使用,而每一个人都倾向于过度使用与消耗,快速损毁。这难以避免的是维护成本对现金流的啃噬、折旧对净利润的消耗等。

而共享单车比共享充电宝好在,产品属性上,前者高频产品、单价足够高、不便携带容易丢,分时租赁是可行的,而共享充电宝则单价低、易携带、偶发性需求、属于低频产品,不适合大规模去铺量。况且正如Hi电创始人兼CEO刘文源所说的,大机柜充电设备与有桩公共自行车无异,量很难起来,用户借还都会很麻烦。

另一方面在于在外充电宝需求是偶发性需求而不是持续性刚需,共享充电宝目前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尽管有广告、超时收费等收入,但整体从一个稳定持续运转的商业模式来看,随着边际效应递减,怎么持续的赚钱填补成本投入还是一个问号。此外,抛开盈利模式不谈,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也值得忧虑。目前关于充电宝质量不过关而导致的爆炸、失火等事故时有发生,充电宝自动匹配读取用户隐私、安全数据、被植入相关病毒的新闻时有发生。在全国范围内这个生意大规模铺开的话,安全事故的概率会大大提升。

说到底,这类共享不是真正的共享,而是一种重资产模式的硬件租赁。这类硬件租赁项目不是建立一个互联网平台鼓励人们把闲置资源拿出来共享获取一定的收益,而是在该类硬件的拥有量已经饱和的情况下,没有对人人皆有的存量充电宝的闲置资源的二次利用,而是不断制造增量,制造落后产能与硬件垃圾。而且都会碰到一个问题是它们需要持续不断的线下铺量,导致不可控的成本难以维持,加之盈利模式不清晰导致可能的资金链危机。

有意思的是,自从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说了做不成可以做公益”的表态之后,这句话已经成了硬件租赁项目的金句。与胡玮炜表态类似,陈欧与“来电”创始人袁炳松都表示“做不成可以做公益”、“失败了就当作公益呗”。

笔者相信,未来很多硬件租赁的项目满大街铺开之后,面对业内质疑的时候都会说一句这事儿做不成可以做公益。“项目不不成可以做公益”有望成为共享项目创始人的“共享语录”。当然,这也给了当下许多共享项目未来可能失败一个极好的台阶下。

为什么共享充电宝会让许多质疑它的荒谬性在于,从早前大量倒闭的O2O项目到现在个中国共享项目,背后都是资本在助推,这和互联网发展、盈利模式的惯常路径相悖,它将科技类创业项目推向了一个反面,即与技术进步对着干,与互联网轻资产模式对着干,而且这类硬件租赁模式让当前的科技领域许多创业项目充满了投机性,项目虽然定位于互联网科技领域,但他们丝毫不关注技术进步本身,它们不再关注如何站在一个新的领域探索一个新的技术方向抛出惊艳的创新型产品,而是利用了当前共享经济的共享概念,针对用户偶发性需求满大街扔那些代表落后产能的硬件,贴个二维码收租金,制造共享概念就能吸引资本一拥而上圈钱了。

有投资人认为共享充电宝目前确实低频且复用率低是因为和密度也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不够“密”。但如果想想,如果未来几年共享充电宝的密度上来之后,但技术也在快速进步,技术即将淘汰充电宝的时候,这些过时的垃圾谁来回收,对城市造成的污染、给城市各种商业场景与公共空间资源环境造成的负担与挤占如何挽回?

说到底,这种模式都是在搏概率。最近又有投资者抛出观点认为,人们对于充电宝的需求来自于现代人都希望走到哪里都是电量满格。说到底这又是一种基于手机电量强迫症患者需求臆想出来的观点。

本质上,偶发性充电有一定需求,这类项目就在于一旦在线下铺量达成规模化之后,用户使用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对于直接砸钱在线下铺量就能办成的事儿,VC们认为风险很低,以及定下一个估值的指标并找到接盘侠,不过对于当前的VC来说,没有考虑到的单品需求度,单品投入产出比,租携比、技术规律、落后产能被淘汰可能性、资金链、复购率等多重因素,随时可以摧毁当前的投资狂热。

早在2012年前后,O2O创业项目非常火爆,投资者疯狂涌入。但现在O2O创业项目已经基本死的差不多了,但我们如果回顾当年,可以看到各种奇葩的O2O创业项目都有。

其中最最奇葩的各地许多创业者上马了一堆储物柜销售蔬菜的模式,美其名曰“智能菜篮子”买菜模式,就是在各大小区投放储物柜类的冰箱,储物柜里面打包放了新鲜蔬菜等食物,储物柜放在小区里,用户可以储物柜下单,也可以手机APP或者网站下单,下单后在储物柜里提菜,当年这种奇葩的O2O模式其实与今天的共享充电宝有一定的类似性,都是主打懒人经济,都是在特定区域与场景投放装载产品的储物柜或者机柜让用户付费自取的模式,都有共享的属性与特征,但这种O2O当年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互联网+创业项目,一般不经思考一窝蜂而上多半会诞生许多烈士,前有O2O与P2P有大量前列可鉴,如今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的诸多创业项目无非又是跑在一条老路上,很显然,荒谬的共享充电宝创业,想让王思聪“直播吃翔”还是太难。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怒怼共享充电宝:为何这次王思聪是对的?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