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台华为手机背后,都驻着一支神秘“蓝军”

100万次的按键点击耐久测试;

80万次触摸屏点击耐久测试;

20万次的指纹点击耐久测试;

1万次的USB插拔耐久测试;

5000次耳机插拔耐久测试;

2000次的跌落测试;

2000次的25kg模拟坐压测试;

零上70℃、零下40℃的极限温度聚变循环测试;

95%湿度下55℃的高温高湿测试

18个月不间断的手机运行测试

…… ……

数字枯燥,却充满想象,它勾勒出一款华为手机,在出厂前必须经历的物理测试轮廓。而40多项的严苛物理测试,只是华为3个严格测试流程中的一个环节。

这意味着,当用户心满意足地拿到一部华为智能手机时,它的无数个兄弟,亲身闯过了上百万次的“魔鬼级”物理和软件测试,用“千锤万凿”来形容一款华为手机的诞生,并不为过。

近些年,华为手机以扛鼎之势,成为中国制造业的现象级话题。及至2017年,传奇仍在继续:今年Q1,华为手机发货量3455万台,同比增长21.6%。依据IDC的统计,在该季度,华为智能手机持有中国市场份额为20%,继续位居第一位。

华为品牌也在增值。2017年6月,华为品牌价值为203.88亿美元,排名2017年Brand Z全球品牌价值百强榜第49位。此前1个月,美国《福布斯》杂志推出全球品牌价值百强榜,华为是中国唯一的上榜公司。

当全球实业界都在探究华为因何成为竞争者的“梦魇”之时,持续创新、技术领先、设计炫目、宣传给力等,都是诠释华为成功的有力论据,但是,这些因素的背后,还深深隐藏着一个同样至关重要,却最容易被忽视的神秘力量:华为手机质量的“最后守望者,它们一直战斗到手机出厂前的最后一瞬间。

日前,IT时代网和京城主流财经媒体一起,走访了华为北京研究所终端测试实验室,目睹了这个神秘机构的一个工作片段。

马兵的感悟

接待媒体的,是华为消费者业务(CBG)首席质量官马兵。

马兵,典型的老华为人,1997年加入华为,见证了华为从民营小企业至行业巨头,从交换机到智能手机到智慧云的全部发展历程。在他眼里,今天的北研所终端实验室,就是一只让华为研发人员既爱又恨的“蓝军”。

蓝军,是一个军事术语,它指在部队模拟对抗演习中,专门扮演假想敌的部队,它可以模仿世界上任何一只军队的作战特征与红军(代表己方部队)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马兵的蓝军,就是一支专门与华为手机为“敌”的队伍。他们每天站在用户立场,在鸡蛋里挑骨头,拿着放大镜去查找华为手机里可能存在的任何质量瑕疵,他们对任何华为手机产品都有着一票否决权,因此招致一些人的“忌恨”;同时,他们又是华为员工心目中“最可爱的人”,一旦产品得到他们的认同,就说明这款手机拿到了全球销售的“通行证”。

最近3年,伴随着质量口碑的提升,华为手机发货量在持续上升,2016年发货量为1.39亿,今年上半年可能增长30%多。

手机销量越高,企业越是欢心,但对华为蓝军而言,手机销量也是一柄“双刃剑”,销量越高,产品出现问题的几率就越大。而问题又总是防不胜防。因此,马兵的工作压力在同步增大,对自己的要求就越高,他说自己每天都是如履薄冰,一遇到问题就睡不着觉。

质量,从来没有中庸之道。著名企业家、日本松下公司创始人松下幸之助说:对产品质量来说,不是100分就是0分。因此,只有真正搞质量工作的人,才知道手机的质量检测的挑战性有多大。

一款最新型手机,零部件有400多个,在制造业全球大协作的年代,产品质量是一项涉及整个产业链条的系统工程,华为不仅要管好份内事,还要“长臂管辖”,把质量之手伸向产业链上游的供应商。

手机技术创新日新月异,手机制造工艺和新材料应用也是精益求精,马兵必须对上游企业的生产技术和材料创新有着清醒的认识,否则,任何一个细节上的漏检,都会造成“致命伤”。

2016年,华为在生产测试中发现某款手机对焦模糊,北研所终端实验室调查后发现摄像头马达出了问题,摄像头是第三方厂商提供,马上追到第三方厂商检查,发现问题出在马达用胶水上,再检查胶水,最后发现是生产胶水的工艺有了变化。

马兵不仅要管华为手机的供应商,还要管住供应商的供应商,“这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马兵感叹着说。

也正因为此,华为特别重视对核心供应商的管理,华为轮值CEO每年都要主持召开全球供应商大会,要求所有合作方坚守质量要求。

2015年,郭平在核心供应商大会上明确指出:质量是合作的基础,在过剩经济中,只有质量才能取胜。郭平同时提出了“质量优先、优质优价”的采购原则,采购份额向优质供应商倾斜。现在,为了在前端控制质量,华为不仅规定零配件供应商必须是垂直行业内的全球TOP3,华为还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供应商一起开发元器件,在很多提供原件的厂家部署测试设备,做“千机验证”,保证它在出厂之前经过华为测试。

华为还有一个在质量上绝不将就的小插曲。

2014年,日本家电企业呈现集体衰落之势,有人在分析原因时,认为日本企业太讲究质量,导致产品经久耐用,用户没有更换新产品的欲望,用户不买新产品,日本企业当然无钱可赚。基于这样的论述,华为有人提出,华为可以通过降低产品质量而达到降低产品成本的目的。

这个提议当然遭到了郭平的拒绝,因为这不符合华为“以客户为中心”的本质含义。“坚持产品质量的底线,为客户的最终满意度负责”,郭平认为这才是华为的可持续发展之道。

500篇质量标准体系构筑质量竞争力

华为曾选择IBM为自己的顾问公司。而IBM公司前CEO沃森曾这样说:企业的经营思想、企业精神和企业目标,远比技术资源、企业结构、发明创造及随机决策重要得多。华为的经营思想,就是以质取胜。

作为华为风雨20载的同行者,马兵自嘲自己处在一个“最纠结”的工作岗位。但也是这个岗位,让他对华为的质量诉求有着最深刻的领悟。

马兵的质量启蒙课,得自任正非亲传。

华为从1994年开始研发自主品牌的交换机,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华为交换机产品稳定性差,经常出问题。1999年,任正非主持召开了主题为“从泥坑里爬出来的人是圣人”的华为研发体系发放及反思大会,其中一个环节是“颁奖”。奖品设置很奇特,给部门主管的,是用户发还回来的坏了的交换机主板,给软件研发人员的,是一张机票——坐飞机去给用户解决质量问题。

坏了的交换机主板,是对部门主管的棒喝;吞噬企业利润的机票钱,是对软件研发人员的警示。从那一刻始,华为持续加强华为员工质量意识的教育。

抓质量,不能靠嘴,也不能靠奖惩,它应该依托一套规范化的标准和流程。全员大会后,华为在同年推行了IPD流程,把华为变成流程化组织,所有员工基于流程工作。

市场不仅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还是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手指引企业做正确的事情,眼睛则监督企业把事情做好,建立声誉。

华为的质量观,从上至下,经过潜移默化,已经深深植根于每一个华为人的思想意识之中。

为了做好手机在不同场景下的GPS应用测试,华为一名工程师在全国各地累计跑步1000公里,相当于跑了24个马拉松;为了解手机“误触”根源,华为工程师坐在食堂的最远处观察,最终发现了60多种可能“误触”的方式;为了让计步器更加准确,华为工程师走路的里程,相当于好几趟深圳到上海的往返跑……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不重视质量的业务主管,他负责的部门一定问题百出。因此,华为通过强力的质量制度化建设,解决管理者的领导力问题,对不重视质量的业务主管实施问责。这也是华为质量观必须落地的最好体现。

众所周知,华为长期奉行“末位淘汰”的绩效考核铁律,在质检领域也是如此,马兵每年都要针对每个领域质量做得不好的主管实施问责,哪怕是质量改进已经很有成效,他依然要对质量排名最后、改进速度最慢的主管“开刀”:直接下岗,一年内停止涨薪。

质量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只有解决管理者的领导力问题,真正把质量工作铺满每个细节,才会不留任何死角。

2005年,任正非派出大批高管到欧美日等国家的著名公司学习优秀的质量管理模式,先后学习了欧洲人“质量即标准”、美国人的“免维护”和日本人的“零缺陷”等先进的质量管理思想,最终形成华为自己的一套完整的质量标准体系。

对于任何手机企业来说,质量检测的过程大体相似,但背后也隐藏着一种看不见的较量:看谁的质量检测体系更先进、更全面,看谁的质量检测标准更严格。

马兵不知道竞争对手的质量标准,但他知道华为手机高质量的背后,矗立着一个多达500篇、高于业界标准的质量体系标准,它涵盖了设计标准、采购器件质量标准、制造标准、用户体验标准,涵盖了华为手机开发生产制造过程中端到端的所有环节。所以,这500篇质量体系标准成了华为最重要的质量控制载体,也是让马兵最感自信的核心竞争力。

痛苦留给自己,幸福献给用户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百年老店同仁堂药室倡导的企业训条。

道理很简单,企业的目的是赚客户的钱,但谁能让更多的客户长期自觉自愿地掏腰包,这才能变得伟大。

华为正在从卓越走向伟大,质量,成了华为必不言败就的一道关口。

毋庸讳言,每家手机公司都会把“质量”挂在嘴边,但如何保证质量,如何坚守质量关,这就不是靠说能解决的问题,它需要硬实力。马兵的蓝军,就是一只用先进检测装备武装到牙齿的强大队伍。

据介绍,北研所终端测试实验室占地12000平米,有9类23个实验室,配备高精尖专业核心设备7000余台,可同时支撑5000部手机并行验证,月度4000万测试用例吞吐量,具备完成250多种认证摸底测试的能力,其中2项测试能力国内唯一、280项测试能力业界领先,落地78项重要研究成果,并与10多家厂商在20多个相关领域开放合作。

在质检设备的投入上,华为也是不遗余力。2012实验室专门为北研所终端测试实验室研发业界领先的专用测试设备。

正是因为有着深入人心的质量观念,有着一批批马兵一样忠实的守望者,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检测手段,质量,也就成了华为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在马兵看来,华为最不可能被对手超越的就是质量,这是华为20多年来积累各种经验修成的“护城河”,是年轻厂家们不可能做到的,质量也是华为能够和竞争对手拉开距离的最重要因素。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说:“市场的基本逻辑是:如果一个企业想得到幸福,他(或她)必须首先使客户幸福。”那么,华为手机客户的幸福是什么,是拥有一部值得信赖,不出质量问题的好手机。

前年有一款手机,屏幕缝隙处在高温环境下有胶水溢出,经测试,溢出概率为千分之几。负责人当即拍板,“这批货不发了”。拍板决定很容易,但决定的背后,是90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

经济损失,对任何企业来说都是无比的痛苦,但因为在每一部华为智能手机的背后,都驻着一只神秘“蓝军”,他们一次次地把痛苦留给自己,幸福无私地献给用户,才换来了成千上万“花粉”毫无保留的信任。【责任编辑/杨雅倩】

音频接口插拔测试

坐压测试

微波信号测试

声音降噪测试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华为手机强烈谴责水军对Mate10的攻击:必将采取法律措施
快讯:华为进军汽车行业 与标致雪铁龙合作开发互联汽车系统
传华为暂停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 高通面临危机
华为云三年赶超阿里?回应称任正非不希望华为太贪婪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