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厚资本杨守彬:大裂谷时代下的创业与投资

【IT时代网编者按】智能互联时代已经来临,它让人们每天都处在一种兴奋和恐惧的感觉交替中,因为,变化太大,节奏太快,人们唯恐跟不上这样一个节奏和时代,唯恐赶不上这次如大裂谷般变化的时代,被时代所抛弃。因此,在危与机交错的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去做一件成功的事情?

杨守彬

本文为9月14日,杨守彬先生在上海朱家角“大阳班”内部分享会上的精彩演讲,也是格隆本人近半年听过的最过瘾、触动极大,也收益极大的演讲。杨守彬先生是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春光里创始人,同时担任中国青年天使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科技创业促进会会长,近4年来,丰厚资本及杨守彬先生投出了像凯叔讲故事、美时美刻&小鬼当佳、23魔方、疯狂老师、微语言、逗哈科技等等高增长企业,而其幽默且深刻的演讲风格,深受创投圈追捧。格隆汇第一时间将演讲整理出来,做投资的、想要做投资的、正在创业的、已经是成功企业家的,格隆都强烈建议一读。

以下为杨守彬演讲正文:

在过去两年多,我发了很多朋友圈,是关于感叹:“晚上不舍得睡,早上不敢不起这样一种状态。”我往往是夜里两点钟左右离开办公室,不舍得回家睡觉,早上到了七八点钟又不敢不起。

“睡觉也是一种浪费”,我就发出了这种感叹。

这句话我说了两年,也没火,但是,前段时间孙正义先生募集了全世界最大的单项基金,一千亿美金,在日本软银年会时讲了同样的一句话,“面向未来,睡觉也是一种浪费”!

这句话一下子在全世界都火了,这充分说明一个名人和人名的差距有多大,一句话我说了两年也没火,孙正义一说,全世界刷屏。

睡觉也是一种浪费,是因为我们都隐约的感知到: 智能互联时代已经来临,这个时代的来临,让我每天处在一种兴奋和恐惧的感觉交替中,你会感到很恐惧,变化太大,节奏太快,你唯恐跟不上这样一个节奏和时代,唯恐赶不上这次如大裂谷般变化的时代,被时代所抛弃。但是呢,你又会很兴奋,说万一真的赶上这个大的风口,是不是也能做出很多成功的事情?

一、过去三五年:神奇而快速,血腥而惨烈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我先花一点时间,稍微回顾一下过去四五年时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的一些现象和规律。

我也做过这个总结,我说:移动互联三个月就是一年,一年就是过去的五年,而五年就是一个时代。

怎么讲呢,节奏实在是太快,每三个月的变化就相当于过去一年的变化。一回首,很多物是人非,跌宕起伏,各种变化,各种信息,各种事件,各种好的、坏的,非常快。而现在的一年相当于过去的五年,五年就是一个时代,五年彻底翻新生意和生活的场景,一个新的时代的产生,一个旧的时代被替代,真的是非常快。

在这个时代创业,一方面是神奇而迅速,另一方面也是血腥又惨烈。

雷军讲: “创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台风口,说台风来了,哪怕你是一只猪,也会被吹到天上去。”但是我们都在做创业或者投资,都知道道路是非常艰辛的,因为等我们艰辛努力的爬上台风口的时候,却突然悲哀的发现,那儿已经一堆猪了,可台风很快就会退去,台风退去之后,你会发现,只有一两只猪在空中翱翔,绝大多数掉在锅里熬汤了。

我们在座的或者说所有人,每个人干的那个行业,都绝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在干,甚至你可能也是一个模仿者进入,哪怕你是一个领先者进去,你以为咱们干的很早,想的比别人早,哇!很快,你左右一环顾,我靠!周围一堆全是跟你做一样事情的。任何一个领域,都是前有狼后有虎,中间一堆小老鼠,各种厮杀,各种竞争,非常惨烈!很快的这个行业的竞争就结束了,很快的就排出座次来了。所以说,风口也是过的非常快,台风也不会永远在,来一阵,啪,就走了,基本上过去这几年,大概一个风口也就半年时间吧,一个风口来了就走。

你们说,当下最火的风口是什么?

当下最火的肯定是各种共享啦! 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这个是当下最热的风口。甚至我在北京的一个会上,我演讲完了,旁边一个小孩拉了我五次,跟我说:“彬哥彬哥,我一定要跟你说个特别NB的项目。 ”我说,“多NB 阿?”,他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最后给我整个共享女朋友项目,这是真事,不是假的。

再往前是什么风口?

再往前,大概比如说去年吧,2016年,就是AI人工智能。当然人工智能其实我认为它不是风口,它是一个时代和趋势,不是来了就走,不是短暂的机会,而是可能会持续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一个时代趋势。它不会“啪”的就爆发了,抓住了就有,不抓住这机会就没有。其实人工智能大数据会是蜂窝状的、此起彼伏的成熟起来。

那么,再往前就是直播。

2016年直播,从开始,映客一家崛起,到后来一堆几十家、几百家直播,到一直播、花椒、斗鱼到虎牙….一堆,各种大的平台。

再往前就是O2O,再往前就是共享约车,共享打车,都是很快的,风口半年就差不多过去了,很惨烈。

基本上产品数据线、PR线、融资线、团队线、四条线“duang~”都是同时竞争,这就是移动互联时代,决定生死的四条线,你要四条线可能真的都非常NB就上去了,不然就会被人干掉。所以,在这个时代创业就要站的高,看的远,喊的响,干的狠,否则死的会很惨。

最近我有另外一个感触:如果你不是这个业界内的,如果你不是这些事情真正的参与者或经历者,一个吃瓜群众看这些事件和一个真正在业内去做的人去看这个事情,是完全不一样的,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女人,我们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比如说像滴滴、Uber,像OFO、摩拜,如此成功,但是其实背后他有多少次都可能死掉?包括因为竞争,因为政策,中间任何一颗救命稻草的断裂,都可能会死掉。

像打车软件,其实政策上已经要取缔网约车了,在那个曾经很恐慌的阶段,只能各种沟通,各种解决出现的问题。因为打车软件带来便利的同时确实也都造成了诸多新的社会问题,最后,相关部门给了半年的时间,如果说半年时间还这么多抗议,还这么多问题,那可能管理部门就会限制,最起码说只发一两家牌照,不会允许你弄出这么大问题还继续做。如果没有这些沟通,没有人帮着努力去解决问题,这个事情可能也就停了。由此可见,公关能力也是至关重要,你的团队,你背后的股东,人脉关系都起到很大作用,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企业投靠BAT的原因,现在创业也是一个拼“干爹”,找“爸爸”,靠“大树”的时代,如果没有这些“呵护”,如今,如此成功的企业,在当时就可能夭折了。

共享单车也是一样,很多城市爆出很多问题,最后也是都一项一项解决,扛下来了。

我们看到的都是创业成功的故事,但其实,背后都是一个个事故,每一个创业的坑都有可能一不小心都将企业搞死。

所以我不断在思考一件事情的本质和外界的看法,各种评论的差距,怎么通过这种现象去看到事情的本质,这也是焦虑的原因。很多事情,你做投资,看不清楚事情背后的本质你就不太敢去投。

再比如说美图,外面很多人都说,靠,你们看美图,连蔡文胜的儿子都把股票卖了,6家投资人都把股票卖了,这就是典型吃瓜群众的外围观摩,其实背后不是这样的。实际上这些公司,投资公司的股票都被协议收回了,根本不是说不看好,是因为有人比他们更看好。

实际上我转做创投到今年来说,我们的内部回报还是非常不错的,不管是从成功率,账面回报率来说,都比业内很多短期投资要好。但是呢,也会越投资,越焦虑,很多事情我们就要不断的去思考。

我们看到了过去这几年移动互联网的神奇,我们看到了一家三年多时间做到市值500亿美金的公司,但是,实际上你如果过去认识他的时候,他们也那么普通,如果按照正常的投资标准,肯定是不会投的。

所以,创业与投资都是勇敢者和冒险者的游戏。

趣店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趣店的创始人罗敏,在做趣店之前已经连续三次创业失败,流产性创业失败。这时候,是你,你敢投资他吗?是你,你敢第四次创业吗?但是,人家就敢,从14年1月份成立到15年的2月份,不到13个月,融了四次资,公司也从3个人一年多发展到7000多人,现在人家马上就要赴美上市了。

包括像滴滴、小米、趣店,这些真的你难以想象,抓对了机会就能做成一个几十亿、几百亿的公司,但,对机会的把握足实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幸运。

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现在我们都差不多,但是通过这几年的移动互联网和未来的人工智能,我们看着差不多的同学,会因为在这个时代下抓住了某个关键机会,形成在事业上可能量级或暂时一种量级的巨大差异。

比如今天坐在底下的肖国华,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应该是在武汉,组织创业黑马大赛,国华是那年黑马大赛其实要被淘汰的选手。我跟组织者说,我怎么看着要进决赛的这些没几个行啊,我说再把参赛的所有人都再扒一扒吧。一看国华这个叫胶囊机器人,不明觉厉,我说这一类技术要么就是大忽悠,要么就是真行,就又把国华叫过来聊聊。我们聊了一会儿,觉得这个人不像骗子,然后就让他进了武汉的决赛,在然后又进了全国的黑马大赛,拿了冠军。

可能国华他们迟早也能成功,但如果没有这么一次偶然的机会,就不一定有这么快。你想他未来故事写起来就是一个差点被淘汰的选手,最后成为冠军,公司现在估值二十亿还是三十多亿,我不知道具体数。国华,你可以跟大家讲一下你的公司现在估值是多少?(国华:是60多亿。)看到没?

这个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伟大之处,把“傻逼”快速变成“牛逼”了,开个玩笑,他肯定不是傻逼,但至少之前没这么牛逼,对吧?几年时间,做出一个60亿的公司,对不对?

我觉得这个时代真的给我们特别神奇的机会,就看谁能抓住。过去我们能想自己可以做出一个几十亿的公司吗?至少我是从来没敢想过。我在北京做创业、做投资之前,我觉得几亿都不敢想,但现在没个十亿,你都不好意思出门,时代太神奇了。

血腥而惨烈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我觉得另外一个方面,移动互联网也是血腥而惨烈的。

有些时候你能深刻地感觉到你的竞争因素不够的时候,你做再多的努力都没用,你会感觉到一种非常强的无力感。你跟你的同行,你的竞争对手一比,你产品还没做过人家,你的PR能力也不行,融资能力也差一点,对吧,组织团队也弱一点,你直接就有一种无力感。

我投了这么多企业,截止到现在加上我个人大概有投了170家企业。我数了数,大概也死了有十七八家了,有的是在清算,有的是在清算的边缘,反正我也知道差不多不行了。你跟他们开会,一梳理,数据和同行之间一对比,真的非常惨烈,那真是就不行了。而且这种不行,基本是靠人的努力无法弥补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失败了谁也不要怪,不是路不平,而是你不行!

移动互联网的这种惨烈,我在2014年的时候就讲过,我说移动互联网一定是一个胜者为王,赢家通吃的单寡头模式。在很多垂直细分领域,其实我们看到的景象就是,一开始一两家做,后来二三十家做,再后来两三百家做,到最后各种竞争就剩那么几家。

我们看到的景象就是老大和老二打架,把小三小四小五干死了,最后老大老二合并成唯一的一家,进入单寡头。

PC互联网之前是多寡头的时代,一个行业有很多家成功,因为互联网没把世界推平,信息还不完全对称,而且大家不是在同一个平面竞争。但是,现在竞争是完全透明的,在同一个平面上竞争。

PC时代是三寡头时代,任何一个行业大概都会有三家成功,你像新闻有新浪、搜狐、网易,旅行的携程、去哪儿、途牛,反正都有几家。

进入移动互联网,很多领域就剩一家,你越在前沿,就越会看到竞争的各种变化,非常血腥和惨烈。

团购不就是这样吗?从我们一开始叫几团,后来百团,后来千团大战,其实,到最后真正成功的就一团,现在基本都死了。有的是被并购,有的是关门跑了,当时融资超过1000万美金的团购网站就有21家,几年下来,都不见了。

所以,在移动互联网看到的是0和1的生死,没有什么中间状态。当然并不是所有领域,我是说:如果你是在移动互联网的最前沿细分领域中竞争,那么就是生和死的关系,没有中间状态。

这个时候就是要“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你的产品要迭代的快,然后你的业务数据要发展的快,你的融资还要快,你的团队的升级还要快,你的PR的反应要快,慢了哪一环都不行,一切都对这个创业的要求非常之高。

像滴滴打败快的最核心的竞争要素,就差三个月时间,就是因为这个柳青加盟滴滴以后,带着7亿美金的融资进来。这7亿美金一宣布,快的的投资人就不敢投了,其实意向都谈的差不多了,但是人家那边款一到账,这边就不敢投了。为什么?当时正好在补贴大战的时候,7亿美金往市场上一投,基本上别人没法跟进了。所以其实就差那三个月,那个时候用户量,车的数量,什么都差不多,最后只有被兼并了。

OFO和摩拜的竞争也是如此。摩拜宣布6亿美金的融资,其实OFO也已经几乎完成了,但是他们又去找了1个多亿美金补进来,宣布我们是超过7亿,必须要多一点。

这就是移动互联网,最后竞争到这种惨烈的程度。因为我也看到了这个行业太多的这种磁场,确实形势比人强,确实时间内抓住这种机会产生的这种能量,比人的意志强,光有意志和阅历是不行的。

直播行业也是一样,前年下半年,直播行业开始崛起,就有一堆直播公司。我对直播这个领域也是有深度的观察或者投资,我也参与投资了映客,同时跟花椒、一直播关系都还比较好,所以就发现,竞争太惨烈了!

后来,我总结每一个行业的这种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成功到底属于谁。我发现像直播这种行业,最后得是有很多年互联网基因的老炮才能成功。因为他对一个创业公司的单位时间内、短期内,要求的素质太高了。你既要懂产品,还要懂用户,还要懂流量,还要懂商业变现,什么都得懂。所以你会发现截止到现在,在直播领域里相对做得比较成功的,都是40岁左右的互联网老炮。

像花椒,是周鸿祎自己操盘;映客的奉佑生,那是跟着刘晓松A8音乐做了很多年,后来又做哆米以后,孵化做了一个映客; 一直播的韩坤,最早都是搜狐做了多少年的这种技术人员,后来被邀请出来担任董事长,又做了小咖秀,秒拍,最后才做了一直播。这些人都是40岁左右,绝对老炮。竞争太惨烈了,你要没有硬功夫,这些活根本干不了。

我在2014年的时候出来讲这个观点,那时候在投资行业我资历尚浅,所以那时候出来分享什么观点并不一定会引起业界的认同。我就说移动互联网的惨烈,一定是胜者为王,赢家通吃的单寡头时代,但是当时谁也不会认同或者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最后从2015年开始其实到现在,就是验证了这事实。2014年的2月14号滴滴快滴合并,然后携程合并了去哪儿,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再其后的美丽说蘑菇街合并。

中间发生的58和赶集的合并,是最富有戏剧性的。因为这两家公司在过去的PC时代,在城市分类信息领域,竞争对抗打压了10年不分上下。姚劲波和杨浩涌基本上形成一山不容二虎之势。

58和赶集竞争最惨烈的时候,却发生了核心高管挖角跳槽,这在很大程度上就加重了这种对抗。你想,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把你的技术的功臣给挖走了,问问在座的各位,你心态是什么?恐怕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吧。

我曾经就有过这种心态, 彼时我有个公司,正在和一家拟上市公司谈并购,但后来因为尽调时间拉的比较长,我就决定放弃了,可万万没想到,我前脚刚放弃,后脚他们就把我CEO给挖走了,那个时候我可谓是五雷轰顶,guang!guang!guang! 所以那种心态我是特别能够理解的。

但是就姚劲波和杨浩涌这样的两个顶级赛手,在15年大概5月份吧,被背后的投资人在北京三里屯威斯汀酒店,给他俩包了总统套房,把他俩关到屋里,说我们要的结果是合并,谈累了,歇会,继续谈,饿了有人送饭。

这俩哥们儿29个小时没睡觉,来回谈判,各种妥协,各种让步,各种纠结,各种愤怒,29个小时,无休无眠,然后他们推门而出,向全世界宣布,我们要合并。

难道是真的这俩人冰释前嫌,格局立马提高了吗?我想如果是,也不全是。

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来自于他们对移动互联网的共同恐惧。这种惨烈竞争,不盈利对抗竞争的环境下,他们怕另外一个移动互联网的第三个分类信息公司崛起。

▌二、未来三五年:大裂谷下的智能互联

移动互联网竞争就是这么惨烈,大概过去4、5年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重点讲的不是回顾过去这些年,我重点要讲的是接下来的这几年。

造成人与人最大差别的原因是什么?

思想和认知!

在将近八个多月,从今年春节前开始我基本上就是“去四化”工程——去主持化、去德扑化、去社会活动化、去旅游化。我春节以后,除了跟李开复老师做完人机大战以后,德扑没再打过,直接戒了。过去,我大概我每年有个十几次出国旅游,今年没有,唯一一次去美国。还是工作。

为什么要把这些“爱好”都去掉,因为我隐约确定地感觉到一个新的时代来临,在大机会面前绝不能做机会主义者。

当然我们如果抓不住这个机会,就有可能很快速的被时代淘汰,成为时代的庸众——平庸的观众。

这种感觉是投资带给我的,而且通过投资,我是充满感恩的,每一天都是充满感恩的,因为我觉得创业是最好的修行,而投资是我所能选择的最好的生命方式。

有个真实的故事,给我的触动很大。大概也是十多年以前了,我那时还住在西四环。那个时候回家的路上等公交车,我看着一个人掉了一百块钱,旁边有个盲人捡着了。本来我觉得盲人应该马上摸一摸,都比咱分辨能力强,按照咱们理解,捡一百块钱他应该很高兴才是啊。我看到他偷偷地捏一捏是一百块钱,然后把钱放进兜里了。但是我看到这哥们却在那流眼泪,我就问他,捡了一百块钱为什么哭呢?

他说:我要是不瞎,我得捡多少钱呀?

我的意思就是大家要知足,你捡了还不满足,那你怎么能满足呢?所以我觉得就是知足而不辱,知止而不耻。

这就是我为什么感恩,同时又特别努力,并对新时代充满一种期待和恐惧。

我也建议我们在投资的同学多看多投,没在投资的,在创业或者创业有成的同学们,拿一点时间出来研究投资和做一点投资。未来是创投混搭的时代,而投资给我们最大的回报,并不仅仅是让你的财富增值和保值,最大的收获是让你保持你的思想和认知能不断迭代!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好处。你每天要研究很多行业,全世界、全球各种领域,跟各种牛逼的、聪明的、大智慧的人接触聊天、投资。这些将保持你自己思想和认知的不断迭代,不断升级。

回过头来,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差别或者造成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差别是什么?思想和认知。

我认为这就是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差异,或者是造成任何人最大差异的根本。

马云能比我们在座的各位勤奋吗?我不认为。时间对所有人是最公平的,每个人每天就是二十四小时,每小时就是60分,每1分钟就是60秒,不多不少,任何人都一样。但为什么相同的单位时间却产生了完全不同的人生意义和人生价值,不同的产出?我认为就是思想和认知的层次上,马云的确比我们高,我们的确在思想和认知的层次上不如人家,这必须要承认。

我也把当今所有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家所共知的企业家排了一个图谱,谁在什么层次上。谁的思想和认知在哪个层次上,你只能做与这个思想和认知层次相对应的那么大的事。每个人的层次不一样,江南春,周鸿祎、雷军、马化腾、马云,李彦宏啊,所有这些人我都给他们排了一个层次,其实你就一目可见,为什么马云、马化腾如此厉害。

所以我就每天非常想要抓住机会,因为马上要进入的智能互联时代,比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加惨烈,创业更加不容易。

这个时代创业要么你快上去,要么你慢下来,其实我觉得,快不上去、慢不下来的创业都是煎熬,甚至都是挑战。要么你就快上去,有些竞争惨烈的行业,快速的行业你就是要很快获得支撑;但反过来,有些快不上去就慢下来,有些需要匠心,需要慢工的创业又不能快,所以你要找到你创业所在行业的本质。

比如说餐饮行业,快的所有都死了,甭管弄的多热闹。,再互联网思维,再什么样,你做的东西不好吃,也没人买单,因为那就是要慢下来,要靠匠心。

接下来这个时代被叫作智能互联时代,就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学习为基础的智能互联网时代。

这个时代我们必须去参与去抓住,要不然就会被淘汰,而且过去很多的规律或原则都很快会被打破。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时代,未来进入1:99的更惨烈的财富分配时代。

过去我们大家都叫二八原则:就是80%的顾客贡献了20%的收入,全世界20%的人掌握了80%的财富。二八原则其实已经是不公平的,对于财富来讲,20%的人就挣了80%的钱,很不公平。

但未来很快会进入1:99更加惨烈的新财富分配,新的力量对比新的世界关系的时代,就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学习为代表的新时代的来临。

其实人类发展到今天,经历过几个时代,从农耕社会到蒸汽机时代,到电的时代,到信息时代,再到今天移动互联网和未来的智能互联时代。我们会发现一个时代和一个时代的迭代越来越快。比如说从农耕到蒸汽机几千年,从蒸汽机到电,两三百年,从电到信息,一百多年,从信息到移动互联网几十年,从移动互联网到智能互联可能就一二十年。啪!就到那个时代去了。

而我们在当下,正处在两个时代交替的时候,我们的思维、我们的方法和我们的行为,如果不能接过去,可能就被留在过去那个旧时代了。

所以为什么我把现在叫做大裂谷时代?就像地壳运动的东非大裂谷时期一样。

我拿这个来举例子,大家在座的50来个人,我们都坐在这,大家都在一个平面,似乎很平等,没什么差别,但其实裂缝已经从我们中间开始了。这个缝会越裂越大,越裂越大,有的人“啪”就被裂到那个新时代去了,有的人就被裂到旧时代,没法过去了,这个峡谷越来越深,你要过去的话,基本上跨越很难。

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带给我们的生意和生活的变化,正在产生,而且这种产生和影响,很多时候,如果我们不是从一开始就去进入,去积累,去学习的话,很快我们就赶不上了。

因为对大数据而言,基础数据积累越多,机器学习和分析越成熟的话,后来者的追赶是越来越难的。因为他们是以更成熟的几何加速度在发展,他甩开你的速度都是非常大的加速度。

我们举几个场景方便大家理解。其实未来将有50%乃至以上的人群被机器替代,因为这些人将变得没有劳动价值。 更惨的是什么呢?就是全世界的财富可能会集中到百分之一的人手里,那百分之一就是掌握未来科技的人、掌握未来技术的人,那99%的人只能去分那可怜的1%。

因为每一次技术的进步和替代,其实并不是以造就就业为结果,而是以造成失业为结果。

比如,我们小的时候,每个城市都有很多纺织厂,甚至棉纺厂,棉纺一厂、棉纺二厂等等,一个城市60%的工人都是纺织工人,我们看那个时候。你说到今天还是那么多纺织工人吗?还看到那么多纺织厂吗?纺织工人早就几乎都没有了,为什么呢?是因为今天穿衣服比以前少了吗?需求变少了?不是,其实穿得衣服变多了,小的时候咱就一年买个一两件,当今这个时候一年咱要买个一两百件吧。不是需求变少了,而是生产力技术急速提高,替代了,不需要了。我们原来还手工纺纱,后来还开机器,现在开机器都不需要了。

未来,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移动的数据生成器。

我们拿旅游行业为例,我为什么说很快五年以内旅游行业会有50%的人就被机器替代了或者被智能替代?

现在每个城市还有很多挂上门面的各种旅游社、各种旅行公司的分布,各种门头,门头里边大概养十个八个业务人员,再加上各种服务人员。现在主要的方式就是打电话约人,卖关键词勾人,然后人来了之后,口吐白沫,花上四五十分钟卖一个旅游产品给你。

“大哥您贵姓啊?”“啊,姓蒋。”“家里几口人啊?”“你大概月收入是多少啊”“都去过哪儿啊?你想去哪儿啊?”各种问,还有这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不彻底的,还有攻防战术,有些秘密我还不能告诉你。40分钟办理一个12000的巴厘岛旅游,这是现在的这个作业模式。

花那么高的价钱租一个门面,还要装修,还得养那么多人,很快,这些人和租金就不需要了。为什么?其实这个技术肯定很明白,虽然有人说,他们要我数据是违法的,可卖你数据的时候把一些透明的技术去掉,再几个数据往那一组合,那么数据匹配出来就是每一个单个的数据,你采集回来的时候都不违法。这些数据合在一起,你的精准,你多大年龄、家庭住在哪、每天几点上班、有几个女朋友、有几个存折、有几个孩子、都去过哪,最近心情好不好,机器全了解。

比如说我最近老思考生死,那我看的东西一定是跟生啊、死啊、宇宙、世界、银河呀、佛啊、财啊,跟往事有关。人工智能大数据就能一下就给我弹出来不丹的一个寺庙,一个高僧就能给你开悟人生生死。他直接就完全都做好了,可能我一键就选择,报名就去了,所有中间销售过程都没有。

你说这些店还会有生意吗?这很快就能实现了,所以在旅游的销售领域,50%的人就会直接被干掉。

然后再往下说,定了然后我们再去一个景点,原来去景点要排队买票,大的景点一排队好几个小时,挤那窗口口吐白沫在那选票。在未来还需要排队买票吗?我们直接用手机或者在某个终端上就买好了,而且他会提前告诉你哪个景点你订票的那天人多,明天你别去了,都提前安排好。所以那些订票的排队的,马上就没工作,都是在网上买的。

再说验票,到了这个旅游景点,现在还自己刷一下,或者再落后一点的,把纸质票一刷,验完就进去了。马上就是人脸识别了,是不是你买的票,人往上一站,刷的一下就进去了,还需要人检票吗?验票这些人马上就没工作了。

再说下去,现在都是搞导游带个扩音机,岳飞庙,岳飞生于哪年、卒于哪年都给大家讲。以后不用了,以后进去就戴上VR眼镜,耳朵里边就听着,你走到哪我就讲,这幅画,我给你讲这幅画,出来我这一转,那么这个就是跟着你的眼睛,身体的转动直接给你讲解。你想还需要人跟着吗?你看到那个岳母刺字的时候,VR和AI的结合,直接给你还原当年岳母到底是怎么刺岳飞的,你都能看见淌血了。那么还需要导游吗?

你想我简单这么一描绘的旅游场景,这几个场景下来,旅游行业50%的人就没有工作了,就被机器替代了。所以,如果我们不去了解、不去掌握、不去进入这个新的时代,是非常可怕和可悲的。尤其是技术在很多领域的应用,都会产生巨大的、意想不到的对行业的影响和摧毁。

我刚才讲的是旅游行业,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其实在目前中国阶段性人工智能或者机器学习领域当中,有一家公司做得还是很卓越的,叫科大讯飞,大家知道吗?比如说以前开大会,底下几千人,演讲嘉宾演讲的时候底下一定坐了三个速记,一个人在讲,其他三个人同时在记 。现在根本不用,放一个科大讯飞的那个机器放在那,甭管我的演讲是普通话还是非普通话,同步屏幕上就投影出来我讲的内容,只会滞后大概0.03秒。速记这个行业过去还各种电线杆上贴广告,“速记培训保就业,月薪多少。”那现在这个培训就没市场了,这些速记人就被下岗了,放一个科大讯飞的机器就可以了。

你说神奇吗?这是直接把一个小行业给摧毁了。再说科大讯飞的小译,太厉害了,它会把外语的教育培训就业领域彻底摧毁。这玩意买回来3000多块钱一个,我这讲的山东土话立马翻译成英文,好多国语言直接翻译,甚至骂人也可以翻译。

现在还有很多人说,彬哥你出国,要不然就带着翻译,要不就得自己学,自己学这个对咱也是挑战,现在直接拿一个讯飞这个小译就行了。直接翻译,我说的是中文,对方听的就是英文。所以他对整个这个行业产生影响,掌握这种先进技术以后,整个产业链就会形成黑洞。

你们感受一下,就是这么一个小翻译机,但是如果它能被广泛应用,运用很大量的话,能把很多行业直接毁灭了。如果翻译机被广泛应用的话,谁还会去参加成人教育培训啊,出国直接拿这玩意去就行了。其次,随行翻译这个行业就会大大减少,直接被灭掉。就这么一个小东西,但是它对整个培训产业链的影响是巨大的。

类似的东西很多,在很多行业,这种智能的大数据和机器学习,在很多行业都是有革命性的,在金融行业也是一样。人脑的理财、投资再厉害,我现在也投了一些,也知道有一些公司的机器学习和大数据的智能投顾才是真厉害。将来可能这些技术能很轻松地帮助一个一二十人人团队一年挣10亿,挣20亿,我们用人脑怎么能算过他们?现在对一个资管公司来讲,挣个几亿是很困难的事,是掌握这套算法,用这个制度是很容易的。

这种新时代,已经渗透到了我们很多创业领域和生活场景,如果我们不去拥抱不去学习不去了解的话,我们就有可能被裂谷裂在了过去旧时代这边。当然不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得去干人工智能,去机器学习,我们也不是都有这个天智,但是你不能放弃学习和了解,尤其我们做投资的,或者是我们在很多领域创业的。

很多时候这种革新真的是非常残忍,比如说我们小的时候,甚至我们各位上初高中的时候也一定用过柯达的胶卷吧?那时候,满城市的各种图片社,而且很挣钱。那时候我大学门口有一个海陆天图片社,就这么一二十平米的小图片社,就只是给别人洗图片,一年利润有30多万。数码相机一出来,这些卖胶卷的知道胶卷的冲印图片社,柯达,我们中国还有乐凯,全国至少得有几万家,甚至几十万家卖胶卷和负责冲印的店,一夜之间全没了,大家都用数码相机了。

但是很快数码相机又被淘汰了,原来我们去开会,很多人拿数码相机啪啪啪,现在开会谁还背着数码相机啊,大家都是用手机,手机照相功能一强大,像素超过一千万的时候直接把整个数码相机的市场淘汰。

手机就是一个黑洞产业,手机每强化一个功能,就消灭一个行业。手机的照相功能一强大,照相机就没市场了;摄像功能一强大,摄像机没市场了;他的存储功能一强大,还有人拿着移动硬盘到处晃悠吗?没有了。手机的办公的功能一强大,笔记本就没戏了。

当然未来还会有东西替代手机,如果我们不去拥抱,不去链接上未来,那么这种替代对我们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我们还寄生在一个原来的载体上去思考,去工作创业,一个新的载体来了,直接会把这个底盘全给抽走了。在未来,今天的手机也会被取代,这种变革是非常快的。

我觉得我们要去拥抱和链接这样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至少我们要有愿力去学习,有愿力去了解,去结合自己的行业。

▌三、大裂谷时代:过去正去,未来已来

这大概就是我说的叫大裂谷时代,或者说过去正去,未来已来。

因为我的团队也是比较大,我看的项目,如果说一看完就觉得能够直接约来谈的项目,就两类:第一类就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个领域,第二类就是金融,尤其是科技金融。

未来掌握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先权的人,就可能成为这个世界新的统治者。甚至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国与国之间的强弱关系,都有可能因为这个而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因为这就是新时期更先进的武器。

未来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都是更加先进的武器。数据就是新能源,智能就是新武器,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花各种时间去了解学习去接触的。

我的分享大概就到这里,最后我想用未来已来这句话跟大阳班的同学们分享,就是不管我做什么,人生和创业只有三种姿势:

第一种姿势是以过去做现在。我们去分析腾讯是怎么成功的,阿里是怎么成功的,分析新东方怎么成功的,好未来是怎么成功。这些分析有价值有意义,但你分析过去,学习过去永远不会赢到现在。你照着新东方干怎么可能干得过它呢,你照着腾讯干,你怎么可能干得过腾讯呢?以过去做现在肯定是不行的。

第二个是以现在做现在。现在什么热了什么火了,咱们去模仿去学习或者去做什么,也不可能赢。因为任何行业都有波峰波谷,当这个行业到了波峰的时候,其实很多人在前一个波谷就已经进入了,到这个高峰马上到,比如说马云一发布这个无人零售店,一堆人就马上跟着做无人零售店。但是人家阿里在两年半以前就布局了,做很多基础性的研究布局,然后你去跟风,那你怎么可能做的起来,投多少钱都做不起来,人家有一个系统有一个基础设施的东西已经在那了。

所以我觉得以现在去做现在,也不会赢。

只有以对未来的判断,倒过来做今天才有可能成功,所以我们要花很多时间去思考未来。一个企业家和一个创始人最核心的能力,我认为是对未来的判断能力,剩下的才是什么组织力、领导力、执行力。如果你未来的方向都判断错了,未来的方向都不认识,你能把公司带到哪里去?

就像我做投资一样,我也经常跟各位同学分享,我进投资行业的时候,像熊晓鸽,阎焱,沈南鹏、张颖这些人都干了十多年二十年了,都干得很牛逼了。如果我进入这个行业,也是募、投、融、管、退,这几个传统路数,就绝不可能追赶的上他们,因为大家都很努力。

所以我的思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他们已经是一棵大树,我们还是这么一个小树苗,他的裂变和成长速度,同样的方法一定长得比你更快,你无法超越。

那我就倒过来,我换树种换基因,用不同的打法。你是苹果树长这么大,但我种的却是棵葡萄。

所以从一开始我转行做投资,我就做主持、做演讲、做直播、做创投名人赛,做跨界,甚至出演过电影,做自己的创投CLUB—春光里,到了今天,才能产生一些小小的势能,回顾过去,我认为我选择对了这一步,而未来更加是生态化投资的时代,不是比单一什么机构有多少钱,而都是生态化投资,这就不展开讲了。总之我们每走一步都应该多花点时间看看未来。

过去正去,未来已来,欢迎你来,谢谢大家。【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杨守彬:大裂谷时代下的创业与投资)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划重点!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科技和创新的论述,全都在这里
IT时代网:10月17日融资简讯
李开复:伟大创业者不需导师 更不需要看创业秀节目
滴滴创始人程维: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