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健受邀担任清科集团沙丘大学投资课程导师并发表演讲

10月13日上午,创客100基金创始人、创客100企业家商学院院长曹健先生,在北京受邀出席清科集团沙丘大学第二期投资课程,担任此次课程的导师,并发表主旨演讲《评判项目的三个维度》。


创客100创投基金董事长曹健

曹健指出,判断一个创业者值不值得投资,一个创业项目值不值得你投资,一个创业的行业值不值得你去投资的第一个维度,是看创始人看创业团队靠不靠谱;第二个维度是不懂不要投,只投最了解的行业;第三个维度是选项目时,优中选优,海量项目中严选。

曹健还在演讲中指出,人生的最后一个职业才是做投资,为什么?因为有了人生的阅历,人生的体验,人生的成功和失败,你才能够真正看得清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人是什么样的,事物的发展的规律是个什么样。

他还向大家介绍了自己20年观察IT行业的心得体会去评判创业项目的“方法论”。他说:投资人一定要对资本保有敬畏之心,去除浮躁,对基金负责,对LP负责。投资一个项目的时候,一定要最先判断创业团队的整体能力,如果一个团队要等拿到融资后才能运转,那么,这个创始人也没有必要融资了。因为,如果你连你的合伙人都打动不了,就更不会打动给你出钱的投资人。

曹健先生毕业于武汉大学,早年任职新华社,后在香港媒体任管理工作,是中国知名期刊《IT时代周刊》的创始人;曹健还是亚洲杰出管理人才奖获得者,美国杰出人才引进者。是多家上市公司顾问和多家高科技公司的投资人和董事。

学员认真聆听曹健关于投资心得的分享

讲到精彩之处学员报以热烈的掌声

课程结束后,曹健与沙丘大学魏总畅聊热络

以下是曹健演讲全文,经IT时代网编辑:

非常高兴来到沙丘大学,我前不久在硅谷“西海岸华尔街”也就是就是沙丘路喝完咖啡,今天就来到了沙丘大学。

我是一个从事股权投资的投资人,在最近的这五年中间,看过了大约有4万个创业项目,今天我和大家要分享的是,在我投资的生涯中,我在如何判断一个项目和判断一个创业者是不是能够值得我们去投资去帮助,我的一个新的体会。

我始终有个观点,人生的最后一个职业才是做投资,为什么?因为只有你有了人生的阅历,人生的体验,人生的成功和失败,你才能够真正看得清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人是什么样的,事物的发展的规律是个什么样。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从三个维度来判断一个创业者值不值得你投资,一个创业项目值不值得你投资,一个创业的行业值不值得你去投资。第一,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早期的投资,主要是看创业者。正所谓这个世界是人创造的,同样一个事情,不同的人做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所以说,一个创业者找我的时候,我会先不谈你做什么,你先跟我聊聊家常。我会跟你闲聊,比如你是哪人,哪比如你是在哪儿出生的,比如你是在哪长大的,比如你是在哪读书的,比如你是哪一年参加工作的,比如你的工作的经历,再比如你有什么兴趣和爱好?这一些东西聊下来以后,我基本上能够判断这个人的性格轨迹,生活轨迹和兴趣轨迹,还有你对事物判断的汇集。

所以说我和这个创业者接触,然后把这些信息和他本人进行匹配。吻合度越高,这个项目越靠谱;吻合度越低,这个项目越不靠谱。这是我在判断人方面的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就看看你们的团队是个什么样子,是你一个人做,还是一群人做?我认为一个能够创业成功的创业者,他的团队一定是非常强大的,那么从一个侧面来证明了你的能力,你的支持以及你的领导力。就是我们常说的强将手下无弱兵。

这一次受丁小姐邀请来到沙丘大学,我就觉得她非常干练,做事利索。刚才见到他的上级魏总,我就发自内心的感慨,强将手下无弱兵。所以,我在判断一个团队的时候,从他本人的阅历以及他的团队作为切入点,其次我再看你这个项目。看你的股权怎么分配的?你的员工有享受股权吗?

最害怕的是那种创始人百分之百股权,其他人都是打工的。或者是这个项目我等拿了钱,这些人才能跟着我干。这些在我们投资的生涯中是最可怕的。而这样的项目在我的经历中,成功率极低的。所以说我们在判断一个创业者和他的团队,能不能把事情真正做成,他过往的经历和它现在所做的事情的高度的匹配。匹配率越高,它的成功率越高。第二,对于创始人从事的事情的感受越深,越独特,同时又很切合实际,它的成功率越高。第三,整个团队要一心把这个事情,做好不成功便成仁的这种决心,也是衡量一个项目能不能做成功的关键。

今天,我投资的项目学两招的创始人欧阳也在现场。这个项目最初是一个朋友推荐给我,后来我跟创始人欧阳先生有个接触,我能从他眼里看出,他有要把这个事情做成的这种觉醒,也就是对他来讲,这个事情如果做不成,他没有退路。学两招是线上短视频授课的一个平台,如果说喜马拉雅是靠音频来把知识和需要知识的人聚合在一起,那么,学两招是通过视频来把他们聚合在一起。这是我在拍板投资学两招的最原始的一个决定。

“学两招”创始人欧阳绍波在现场

先不谈这个行业未来发展怎么样,我先谈这个创业者,他的能力和他所储备的知识以及行业的积累是和他的创业项目高度配备的,所以这是我在接受这个项目最初的冲动。

还有一类人就是海归,有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华盛顿大学毕业的这些人,在海外大公司有从业的经历,这样的人创业如果说和他过去所做的事情不能够产生一个延续的发展,他对这个市场没有独到的感受,也是很难创业成功的。但是有很多的投资机构就热衷于投这些。而这些人出来创业开价也很高,而我在实现这个事情的过程中间,我就会发现他们不具备能把一个事情真正做好的这种狼性。第二,他们做不了小事。第三,他们不具备很强的、具有狼性的领导力。

我经常也想人生有时候很奇妙是吧?为什么有的人给你讲两分钟,你记得他一辈子,有的人给你讲一小时,你也不记得他在讲什么。所以这就是我觉得做投资,第一首先要看人,要判断这个人,因为我本身也是个创业者,我知道一个事情怎么把它从不可能慢慢做大。

做投资生涯中我最看重的一点就是创始人以及领导团队。经常有创始人跟我说,我就拿着bp来跟你谈。我就问他核心的一句话,你这些人有没有全部到位。是不是百分之百的人都在你这上班来了?有些创始人回答:只有一个人来了,其他三个人要等融到资才出来。那就证明你这个事业都不能够让你的合伙人放弃一切的跟着你干。我说你的项目还能做成功吗?你连你的合伙人都打动不了,怎么打动投资人呢?

我在看项目的过程中,有一个做餐饮的,我了解了一下,我说你这个餐饮怎么挣钱?他说我这个餐饮不怎么挣钱,我将来的这个大数据挣钱。我心里想你把我当土老帽看待了。

我就问他,你十年积攒的数据有没有现在百度半年积攒的数据多?如果没有的话,你别跟我谈什么大数据,大数据是在海量的数据基础上去挖掘的,我说你这样的公司还谈大数据?在中国能谈大数据的,也就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是吧?这些公司他才真正去谈大数据,其他别跟我谈,大数据。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可以谈大数据,你怎么能有大数据?

除了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理解以外,你还要跟行,就是要了解这些创业项目到底是卖给2C还是卖给2B,这也是很重要的。

我在硅谷碰到从谷歌出来的工程师,我觉得技术非常牛逼,而那些人也是技术控,他们讲未来的前景是非常非常厉害,但是有一点,我说你缺一个市场的合伙人。在当今的IT和软件的技术最多给你六个月时间。六个月的缓冲期,你如果做不起市场,基本上技术很快就被人超越。但是硅谷有个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呢?比如我有这个技术,谷歌就会花高价购买。这在硅谷是形成了一整套的生态链的。

回到国内,我们有的技术创始人也希望通过这种模式来拿到投资,我说这在国内不行。我们很多的老板还没有感觉到,就是一个事情,是人做起来的。不是这个东西可不可以模仿的问题,而主要是这个创业者。他购买的不是你这个技术,而是这个创业者所酝酿的观点、独到的见解以及他的执行力。但是我们中国很多老板不喜欢这样去买的,它觉得你这个太贵了,你卖给我几千万,我找几个北大清华出来小伙子写程序不就好了?这种现象慢慢在改变我们。现在很多大公司慢慢的并购,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开始并购,这就给我们很多创业的公司带来了活力和动力。

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所创业的项目,你到底是作为C端还是做个B端?这也是基于你对行业的深刻洞察力,你才可能就问出他这些很深的问题。因为我们所有的技术最终是要有市场,你没有市场肯定不行的。你的市场都做不起来,怎么可能创业成功呢?对不对?

在对整个行业理解当中,我们曾经20分钟投一个项目,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当时可能有点冲动,决定投他可能跟我对行业的理解有很大的关系,这个项目叫拍库,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拍库做什么呢?让中国的有钱人在他们平台上竞拍海外的东西等等。

当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点子非常绝,尤其是中国从明代到清代到民国,因为战乱,因为种种动乱,中国的很多的文物都流失到海外,包括字画,包括明朝的家具,包括清朝的那些瓷器,很多都流失在欧美。因为文化的不同,他们根本就不懂这些东西。可能放在家里承传了100年了,都不懂它。但是还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我觉得触动我投资的,是我一段经历,所以我才决定投他的。

我在硅谷一个朋友,他花250万美金买了一套别墅,这套别墅的主人是一对70多岁的老头老太太。儿女都大了,而且都分布在美国纽约啊、华盛顿工作,他们年龄大了也不方便了,就决定把这套别墅卖掉。我的朋友也没给他还多少价,250万就要了。这个白人也很高兴,说这个华人老板都很讲义气。然后在交房的时候,那个老头儿就跟我的朋友说我们家还有一些家具,能不能你给5万美金,我就把这个家具都给你们,无非就是一些老床、桌子和一些木头椅子。

我的朋友一看这个房子也保养得很好,当时价位也不算太高,就想算了,反正就是买回来放在那个仓库里,给了5万美金。朋友买了房,招一帮华人朋友到他家去聚会,这其中有一个专门研究文物的,一看就问你们家这家具是多少钱买的?他说5万美金。他这个朋友就说这一套家具可以买三套这样的房子了。这些全都明朝的文物。就是这个故事,让拍库一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立马就拍板了。

第三个纬度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我们所看的项目中,市场的空间有多大?如果市场的空间不是很大,就没有多大意思。前不久有一个从哥伦比亚大学回来的小伙子,非常有信心把东北菜引进到全国,我就跟他讲,我说你一没有行业经验,二你的市场空间会受到挤压。因为餐饮在中国来讲是风,你的这种对餐饮的见解见地是远远不够的,你的市场容量就非常有限。所以这也是我们就是作为投资人来讲需要思考的问题。那么对我来讲,我经常在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投资的项目,它既是一个生意,同时又不是一个简单的声音,它是一个通过高科技、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能够成为指数式成长的公司,才是我们需要投资的。【责任编辑/魏峰】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曹健受邀担任清科集团沙丘大学投资课程导师并发表演讲
曹健:我为什么要创办创客100企业家商学院?
创客100曹健:从媒体人转型做投资,是为了帮助优秀年轻人尽快成功
人民网专访曹健:做投资和教育,是人生最后一个事业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