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鸣单车真的要完了? 供应商要钱工商介入调查

【IT时代网编者按】除了账款和工资,小鸣单车的押金问题也在微博和贴吧上不断发酵。押金难退,小鸣单车不断遭到用户投诉。在小鸣单车的前台,贾真就看到了七八个广州工商的工作人员因为小鸣押金不退的事情来这里询问情况。

11月15日,为了讨要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鸣单车运营主体公司)欠下的80余万元账款,ZT公司的工作人员贾真不远千里来到了广州。和此前屡次要账的结果一致,小鸣单车就是无法付款。


长期跟贾真对接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别说你的欠款了,我的工资还没地方要去呢。

除了账款和工资,小鸣单车的押金问题也在微博和贴吧上不断发酵。押金难退,小鸣单车不断遭到用户投诉。在小鸣单车的前台,贾真就看到了七八个广州工商的工作人员因为小鸣押金不退的事情来这里询问情况。

ZT是一家客服的供应商,为小鸣单车提供了一整套客服系统和客服人员。双方从今年1月22日起开始合作,今年6月,小鸣单车开始以财务人员外出、财务紧张等理由拖付欠款。如果贾真催得急了,小鸣每月会支付5万或者10万元的款项。10月31日,ZT正式停止了小鸣单车的客服外包工作,但截止到现在,贾真还有9月和10月两个月的款项没有讨回来。

贾真坚持要找上级领导解决欠款问题,小鸣单车的员工给他介绍的第一个领导徐女士表示,已经离开了公司;介绍的第二个领导杨先生告诉他,可以付款,但要等到明年3月份。

深知小鸣套路的贾真,没有被明年3月份的时间给劝住。“我肯定不会再等他,因为等他,他也不会付给你。”贾真说。

在被小鸣拖欠的供应商中,贾真的遭遇还不是最糟的。据广州电视台的《直播广州》爆料,有一位本地的劳务供应商在帮小鸣垫付了30万的人工费用后,结款也变得极其困难。两个月后他们等来了小鸣单车开出的一张支票,取款时却发现是空头支票;再去要钱的时候,小鸣就又开了几张要不写错、要不很模糊,就是根本兑不出钱的支票。

小鸣单车正在面临财务困境,与此同时的另外一个问题是,高管层开始出现真空,“找不到负责人”成为了维权的供应商、员工等一致面临的困难。多个部门的负责人表示自己已经离职,有消息称,广州总部已经撤场。供应商也向凤凰科技反应,在广州市小鸣单车的天河区办公室已经找不到人。

杭州总部则更惨。在CEO陈宇莹离职后,杭州公司大部分资产已经变卖,位于杭州西斗门路9号福地创业园的办公室,已到期清退。员工也裁掉了大部分。

小鸣单车乘着共享单车的东风问世。去年9年一开始就获得了联创永宣与富强资本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其创始人金超慧曾任宅米(校园生活服务平台)联合创始人兼COO,彼时也是小鸣单车的CEO。

天使轮后不到半个月,小鸣单车宣布获得一亿元A轮融资,资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后者的董事长邓永豪加入小鸣单车,并任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一职。

和一般的创业公司不同的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小鸣单车的CEO就从创始人金超慧变成了职业经理人陈宇莹。陈宇莹曾担任途家网COO和星推网络CEO等职位,具有丰富的互联网从业经验,据说为了争取到陈宇莹的加入,邓永豪特地将小鸣单车的总部由广州总部改设为广州杭州双总部:供应链和财务等部门在广州,手机客户端开发等部门在杭州。

令人费解的是,在陈宇莹加入后,创始团队就此销声匿迹,直到新加坡的共享单车团队oBike出现,人们才发现,金超慧已经开始了他在该领域的又一次创业,成为了oBike的COO。

对于这次人事的变更,双方都未透漏原因。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凯路仕和小鸣单车的董事长,邓永豪一直被认为是小鸣单车的实际控制人。邓永豪自称6月份已经离开小鸣单车,8月份完成工商信息变更,但有员工告诉凤凰科技,直到十月份陈宇莹离职前,在重大问题的决策上,陈宇莹还是要不断请示邓永豪。现在小鸣单车的监事,也是邓永豪的助理徐蓓。

广州工商调查小鸣单车押金问题

由于凯路仕和小鸣单车在广州共用一个办公场地,广州工商就押金问题对小鸣单车进行调查的过程中,也与凯路仕的前台进行了交涉。

在前几天的一次采访中,邓永豪就凯路仕帮助小鸣单车生产单车一事回应:凯路仕的战略跟阿迪达斯类似,产品都是外包海外生产,目前制造基地主要在柬埔寨和葡萄牙,国内没有生产基地,怎么去帮助小鸣单车生产?

凤凰科技翻阅资料发现,在今年3月美骑网的一篇报道中,上述邓永豪的说法并不能成立。该报道提到:

“不同于摩拜、ofo以代工生产为主的模式,小鸣单车的产能由广州凯路仕集团的工厂全权负责。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凯路仕在2016年末投入三千多万元购买了自动化焊接机器人,加上原有的自动喷涂、编轮等生产机械,在单一工厂中实现日产两万辆的能力,效率达到业界高峰。


凯路仕工厂生产的小鸣单车

上图是凯路仕广州黄埔工厂的外景,工厂的空地上都摆满了组装好,等待运走的小鸣单车。现在小鸣单车是凯路仕工厂产能的主力,数量远高于凯路仕、烈风品牌的运动自行车和代工业务。”

既然如此,邓永豪又要如何说明,凯路仕没有帮小鸣单车生产单车,二者之间已经毫无关系了呢?

而对于贾真这样的供应商来说,想要解决被拖欠的款项,最急迫的事情就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负责人。现在看来,已经人去楼空的小鸣单车,到底还有谁会为它负责呢?

昨天下午,在小鸣单车微信群里,员工表示,十月份工资已经到账,比预期承诺早了一天。不论是对于公司还是员工,这都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了。【责任编辑/梁春英】

(原标题:供应商要钱工商人员调查,小鸣单车真的要完了?)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朱啸虎们”热推合并的谎言背后 共享单车下半场还要痛多久
乱停乱放共享单车被开罚单 武汉10位违章市民昨日领罚
共享单车押金之谜:为何收押金、为何不托管?
ofo不断王婆卖瓜 QM披露真实数据摩拜日订单领先ofo42%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