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想着靠比特币实现财富自由 如今黯然离场 曾经的“印钞机”让人心累

在比特币挖矿风生水起的中国,已经有人黯然离场。

“不做了矿池了,太累了,”一位矿池公司的管理者张帅(化名)对澎湃新闻表示。他不无伤感地把自己的这次创业经历描述为“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在其比特币矿池公司的官网上,会实时更新最新挖到的币的收益和哈希碰撞的难度。但这页精心设计的网页上显示的最后一行数据,永远定格在了2017年12月7日16时06分。

1月2日,澎湃新闻曾独家报道,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下发文件,要求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而在更早前的去年11月中下旬,互金整治办就已经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引导矿场退出的问题。

“很多小型的矿场已经搬到俄罗斯和冰岛了,也有些因为偷漏电问题被当地政府关停了,但大的矿场还在,”一位比特币挖矿行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挖矿实现财务自由

把时间拨回到2011年。张帅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就在那一年,他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挖矿”。


挖矿是比特币产业的上游。矿工通过自己手中机器的运算能力进行“哈希碰撞”,也就是去解决比特币系统中每10分钟出的一道题,谁先答出来谁获得系统分发的比特币奖励,也就是“爆块”。一开始是获得50个比特币,后来逐步减少到12.5个,这些比特币最终总数将达到2100万个,将会在2040年挖完。截止到今年1月,全球已经挖出了80%的比特币。按理说,挖矿这个行业的寿命应该在22年后完全结束,但是市面上出现了莱特币、比特币现金等更多币种,让这个行业持续下去成为可能。

2011年,张帅在上海一家主营服务器托管业务的公司做销售,他当时的上司带着他“挖矿”入场,当时挖矿的主流还是显卡。2012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计算机系博士生“南瓜张”开始靠卖设备赚钱,他的矿机芯片阿瓦隆效率相当于几百台电脑,2012年9月开始接受预定,2013年第一季度开始发货。

也是2013年开始,随着手里比特币价格上升,张帅把比特币卖了不停地补充挖矿机器,后来把自己经营的矿机卖给了华东一家规模较大的比特币公司,自己也成了这家公司的经营人员之一。但是经营理念不合,2016年张帅又拉上自己的同事,开始创业单干,做的是矿池。

张帅毫无疑问是幸运的。早期很多用电脑CPU和显卡挖矿者只是出于兴趣挖了挖,当时的币价仅为几元钱,挖了之后很大几率会忘了钱包密码,这些比特币就永远“沉睡”在网络中了。但张帅不一样,虽然不是比特币虔诚的“信徒”,但他有一种执念认为,这在2010年1万个才能买2个披萨的币最终会给他带来财富。于是在第一次见到澎湃新闻记者的时候,他不无得意地说:“比特币带给了我财务自由。”

最高峰时,他拥有过1万多个比特币,如果留到现在,那是一笔1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然而在后来币价震荡期间他陆续卖掉了很多,留下的并不多,这也是让他后悔不迭的原因之一。

将矿机视作印钞机

初见张帅,是2017年夏天在杭州萧山的一个创业孵化器园区的写字楼里。张帅三十多岁,身材微胖,面色略黑,话不多,但是有一种江湖草莽气息的豪爽。他穿着条文T恤和人字拖,带着澎湃新闻记者绕着50平米左右的创业公司办公室转了一圈。办公室里,是十来个年轻的程序员,在紧张地盯着屏幕上的串码。

他们所管理的矿池,主要负责独立矿机的集中托管,他们维护网络中的各个节点,传输运算信息到比特币网络中,如果自己管理的矿池中有矿机碰撞出正确结果,矿池要将所获得的比特币平均分配给所有矿机,主要依据是算力贡献。所以,矿池可以理解为“组团打怪兽”。

“我们矿池的产量不高,大概是全球的百分之一,”张帅说。

百分之一的确不高。中国占据全球80%的算力,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池算力占全网近四分之一。

在当时,比特币正在涨价区间,张帅看好矿机是印钞机。

事实上,此后比特币价格暴涨翻倍,收益率更高。一位业内挖矿巨头公司高管也告诉澎湃新闻,“买了矿机之后,半年就能回本,之后都是挣钱。”

但这里有个制约因素,就是巨大的耗电量。以每度0.35元的较低电价计算,挖出一个币需要5000-6000元的电费。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此前在报告中表示,虚拟货币挖矿在2018年可能会消耗140太瓦时的电力,约占全球电力需求的0.6%。

“有兴趣你带一台矿机回去挖着玩儿,收益也归你,不过这玩意功率大,噪音也大,放办公室放家里可能比较嘈杂,”当时张帅这么对澎湃新闻表示。

挖矿行业“蚂蚁搬家”

收益率高也挡不住回撤的脚步,迎面而来的拦路虎是监管部门。

2017年9月4日,央行出手整治ICO(代币首次发行),比特币行业内有所震动,但不少人坚持认为央行打击的是仿照比特币的山寨币和虚假项目融资,“血液正统”的比特币不会受影响。然而,仅仅10天之后,国内大大小小的比特币交易所接到监管部门指令,限期关停场内交易。

交易口一封闭,上游的挖矿产业唇亡齿寒。11月,互金整治办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引导矿场退出的问题。中国央行指示要求地方政府从电力供给入手,逐步削减比特币挖矿规模。

同样在这个时段的11月13日,国网四川甘孜州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丹巴县供电分公司曾下发通知给并网小水电,称比特币生产属于非法经营,各并网电站全部停止比特币生产。但之后该电力公司称系处理大面积限电问题时匆忙撰写,而非公司正式红头文件,本意并非指比特币挖矿为非法经营,而是因有的小水电站未能优先满足当地的民生用电需求,违反了与公司购售电合同的要求。

张帅开始心慌。他反复跟澎湃新闻表示,一方面因为监管收紧,矿场之后怕又打击矿池,一方面又看到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扬,而自己抛售过早十分懊悔。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的他,在压力之下,于12月为自己的创业项目画上了休止符。

张帅的预感是对的,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下发文件,要求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

“太累了,干点别的什么不好呢,我先歇歇缓一缓,”张帅对澎湃新闻说。

更多的矿场在“蚂蚁搬家”。数位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不少中小型矿场在监管压力之下已经搬往国外,主要标的国是电费较为便宜,监管较为自由的俄罗斯和冰岛。

还有一部分矿场没那么幸运,部分设立在安徽的矿场,因为常年偷漏电已经被要求关停。

但大的矿场还在持续生产。一位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部分矿场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来的,有合同在,也在为地方政府纳税,所以政府和矿场暂时都没有搬走的意愿,“比如贵阳做大数据中心,也很热衷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就不会赶走挖矿企业。”

但即便是作为控制了矿机绝对多数的市场份额的比特大陆,也开始转型。出人意料的是,转型的方向并不是接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而是人工智能。比如在11月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比特大陆就趁机推广了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张量计算加速处理的专用定制芯片。

一场疾风骤雨即将来临。【责任编辑/卫安】

(原标题:一家黯然离场的比特币矿机服务商:曾经的“印钞机”让人心累)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中国最被忽视的制造业样本 :比特币矿机
曾想着靠比特币实现财富自由 如今黯然离场 曾经的“印钞机”让人心累
黯然的比特币小矿场 曾经的印钞机如今让人心累
美国教授:AG官网比特币充值隐藏着真正的"垄断"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