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强北到鄂尔多斯:矿机产业链的热与冷


一部小小的数字货币挖矿机,买家从深圳华强北购置后,或许就会被送到千里之外的矿场。如今,整个数字货币矿机产业链正发生着巨变,但越来越多人担心,不管是疯狂的矿机,还是经历波折的矿场,都将沦为一场资本的游戏。

深圳华强北与内蒙古的鄂尔多斯相隔千里,到底有什么关系?

5月渐渐临近,深圳的天气逐渐转热。可是在“币圈”,忽冷忽热的变化却似乎没有过去。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忽高忽低,背后的挖矿机产业链也正经历着巨幅波动。深圳华强北已经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矿机销售集散地之一,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内蒙古鄂尔多斯也曾是矿场的集中地。一端是销售,一端是矿场,两地虽相隔千里,有关挖矿机与矿场的故事却截然不同。

华强北的温度:

矿机价格断崖式下跌

矿机的价格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密切相关。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许多矿机难逃未发货就跌价的命运。不过,华强北的矿机生意依旧兴隆,并且华强北矿机市场的变化还远不止于价格。

无论是数字货币还是矿机矿场,都离不开价格。据火币Pro的报价,截至4月19日,比特币的价格维持在8000美元之上,而去年12月中旬比特币价格一度接近20000美元。在短短4个月左右时间里,比特币价格已较去年12月的峰值“腰斩”还不止,4月初比特币价格甚至一度跌至6000美元左右。

比特币等众多数字货币通过挖矿产生。所谓挖矿,就是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在比特币全球网络的区块中不断进行“哈希碰撞”,只要比竞争对手更快求解,就能赢得在公开账簿上的记账权,获得系统奖励的数字货币。这一不断重复的枯燥过程,被业内形象地称作挖矿。而要挖矿,自然也离不开矿机。

记者梳理了比特大陆官网2月初以后的矿机发售情况及报价,发现在这期间比特大陆共发售了4次矿机,多数以“期货”为主。以最受市场欢迎的蚂蚁S9为例,比特大陆2月5日预售的S9(13.5T带官电)价格为1.8万元(矿机价格为人民币,下同),发货时间为3月11日至31日。到了3月2日,比特大陆再次开放预售新矿机,S9价格已降至1.5万元,发货时间为3月20日至30日。这就意味着,在2月初订的矿机,还未发货便“亏”了。而在今年1月份,证券时报记者曾在华强北进行调查,相关机型的价格在当时超过了2万元,彼时比特币的价格在14000美元上方。

与S9一样,蚂蚁系列其他矿机D3、L3+等都难逃未发货就跌价的命运。众所周知,矿机的价格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密切相关。4月18日,记者再次来到深圳华强北赛格广场,发现S9矿机的价格已经跌至7000多元,但前来咨询的客户仍然很多,其中还有不少外国客户,他们不停地打听矿机的价格和托管的相关业务,也在谈论着区块链、比特币、算力、哈希值、矿机……

此外,赛格广场里还新开了多家矿机销售店铺,一些销售电脑配件的店铺也再次做起了矿机生意,矿机产业的氛围依旧浓厚。

“之前比特币价格跌到6000美元的时候,这里显得很冷清,现在情况已经好很多了。”宇峰科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币价低迷加上运转的矿机不断增多,挖矿难度日益提升,挖矿收益随之减少,矿机价格下跌在所难免。”证券时报记者与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客户交谈,他称自己是“趁现在币价下跌时来看看矿机的机会。”

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当前的比特币价格计算,一台S9矿机一天还能“收入”50多元,如果交给矿场托管,一部机器一个月的托管费用大概是550元,当然还有算上折损和购机费用,每部机器每天的“收入”也变得不确定。此外,比特大陆即将推出算力更强的S11矿机,价格可能超过2万元,一天能“收入”200多元。不过,市面上已经出现“芯动”等品牌的算力更强的矿机。

对于矿机的价格变化,华强北的许多卖家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我们在高价时没囤多少货,矿机价格下跌造成的影响不大。货还是有订的,但要根据客户订单下定,而且预定都要求先付全款。之前有客户要300台现货我们没有接,实在是因为很难找到那么多现货机器。”蜜蜂科技的工作人员如是说,“出于价格变动,比特大陆在之前还对已付款但未收到货的用户进行了补贴,做法就是发放大量优惠券,主要目的是在市场较弱的时候刺激需求,用变相降价的方式吸引用户。”

不过,记者登录比特大陆官网时发现,销售页面赫然写着这样的字句:比特币价格决定矿机价值,付款后即锁定本批订单数量和价格,比特币上涨,本订单不会加价,反之比特币下跌,本订单也不会退款。“矿机生产商对于矿机的定价,是根据一台矿机在寿命周期内所挖出的虚拟货币数量以及未来币价折现后的实际收益来定的。其实,矿机的生产成本并不高,一般的矿机利润率在300%以上,即使市场持续低迷,矿机价格也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蜜蜂科技工作人员提醒说。

一家商铺的老板向记者表示,“(出售矿机的店铺)当然会继续开下去,这是一个长期的生意,只要数字货币价格保持上涨趋势,矿机价格也就随着一下就上去了。”

其实,华强北矿机市场的变化,还远不止于价格。近日,在一场关于数字货币挖矿机硬件的线上线下活动中,许多华强北商人在现场或者线上观看、学习,甚至有矿机进行现场拆解分析……可以说,全球的最大矿机集散地之一——深圳华强北也进入了“后矿机时代”,这里不仅有价格的波动,还有一群对数字货币和挖矿设备充满“信仰”的商人。

鄂尔多斯的温度:

经历波折的矿场

曾经因“鬼城”而闻名于世的鄂尔多斯因比特币而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不过,一些矿场已经搬走,而当地人其实对比特币并不了解。可以说,大量疯狂的矿机仍会喧闹地运行,与比特币绑定的矿场却前途未卜。

如今,抱一台矿机回家或者部署一个家庭小作坊挖矿的中小矿工盈利空间已非常有限,挖矿行业也正逐渐向有廉价电资源、有专业化部署能力的企业和团队集中。华强北的许多矿机销售商也提供矿机托管业务,主要就是托管在四川、内蒙古等地的矿场,而且一般10台起才能托管。

一部小小的矿机,买家从华强北购置后,或许就会被送至千里之外的矿场,其中一站或许就是鄂尔多斯。

曾经因“鬼城”而闻名于世的鄂尔多斯去年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尤其比特币价格在2017年暴涨,又一次让国际玩家的眼光投向了鄂尔多斯。

与深圳的气候不同,4月的鄂尔多斯时不时冷风习习,停歇了几年的沙尘暴今年又卷土重来,给本应春光灿烂的天气平添了几笔铅灰色。在内蒙古达拉特经济开发区,记者发现原本红极一时、堪称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场已经搬走。一位熟悉比特大陆公司的“矿工”也对记者确认了这个消息。据了解,比特大陆在当地的厂房已经转租给另外一家新的公司,而比特大陆在进入园区时,打的是“云计算”旗号,虽然在当地雇佣了一些人,也不过就是照看机器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含量。

“其实比特大陆是第二家来园区的比特币挖矿公司,之前也有一家挖矿的公司叫毅航云计算,来了没多久就搬到新疆去了,说是那边的租金更便宜,而且当地给的电价也更低。”一位熟悉园区企业进驻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据他介绍,在园区内电费加上各种补贴之后,一度电为0.26元,后来园区申请成为全国首批增量配电业务试点单位后,实际的电费比0.26元还要低,而新疆或其他西部地区的电价也有地方政策优惠。矿机是耗电大户,矿场最看重的当然就是电费了。

达拉特位于呼(呼和浩特)包(包头)鄂(鄂尔多斯)金三角中心和环渤海经济圈,是国家实施鄂尔多斯盆地战略的前沿和自治区打造“呼包鄂”城市集群、建设新型能源化工基地及循环经济示范园区的重点区域。公开资料显示,开发区空间布局为“一区两园”(达拉特经济开发区、达电-亿利工业园区、三垧梁工业园区),土地规划面积为91.12平方公里,开发区产业定位以煤电铝、化工、建材、高新技术及现代物流产业为主。多位开发区内部人士表示,在引进高新技术产业方面,园区重点发展蓝宝石、高分子材料和大数据等产业,由于给企业的优惠政策力度大,很多云计算公司在2017年扎堆进驻,虚拟货币的挖矿者也就打着云计算的旗号进来了。

事实上,当地人对比特币并不了解。记者采访了当地有接触过数字货币的居民,基本都是经常泡在网络上的年轻人,而且是几年前侥幸在网上看到后买了一些,当时并不知道有什么价值,更没有做深入研究,只不过是好玩而已。买了之后就一直放着,在比特币疯涨、媒体报道铺天盖地的时候,大家才又关注比特币,其中一部分人在国内交易平台关闭之前卖掉了,也有人至今一直留着。

在园区工作的其他企业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并没有过多关注比特大陆这家公司,并且从外形来看他们和其他企业也没什么差别,甚至不知道公司已经搬走,厂房已经进驻了新的企业。“我之前有听说这个公司是挖矿和做虚拟货币的,但是觉得这不是挖矿。”附近一个化工企业的员工告诉记者,“以前高利贷很火的时候很多人都栽进去了,现在大家都很谨慎,有钱也干点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数字货币听起来就很不靠谱,所以没有关注也不想留心。”

大量矿机仍会喧闹地运行,与比特币绑定的矿场却前途未卜。实际上,“中国制造”在过去几年一直垄断了各式矿机的设计和生产,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的系列产品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而这3家公司都是由中国人创办的。

一边是矿机销售端,一边是矿场。据记者了解,蚂蚁矿机S9生产成本只需要3000元左右,即使目前的价格已经跌至7000多元,矿机的利润空间依旧巨大。值得一提的是,矿机生产商很可能根本不需要借贷这种传统的金融模式,因为他们使用更古老的方式进行销售:先付款,然后等上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收到矿机。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由于比特币自诞生之日起就设置了总供应量上限,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产生数量越来越少,给“矿工”的奖励日渐稀薄,外加“开采”新区块对矿机算力的要求越来越高,设备采购与维护矿场运作的电费成本更贵,“总有一天无利可图”成为比特币矿工们的隐忧,“挖矿赚不过卖矿机”也就成为人们的共识。

硅谷风投资本家Bill Tai认为,无利可图的这一天也许就要到来了。由于比特币行业日渐成熟,矿工行业的分化与整合大潮近在咫尺。如果比特币再度跌破8000美元并维持较长时间,矿工业可能迅速转向工业化,随之而来的后果是小型的个体矿工将无法盈利并最终退出,比特大陆和Bitfury等全球知名、具有一定规模的大型比特币矿业公司会占据更多市场份额,也使得比特币这一数字货币龙头在生产、流通、交易、认证等各项核心环节更易受到大型矿业公司的影响和控制。

在很多人看来,挖矿、矿机和矿场之类与真正的大数据相差甚远,它并不需要有太多技术门槛,或将越来越沦为一场资本的游戏。【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从华强北到鄂尔多斯:矿机产业链的热与冷)

来源:证券时报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从华强北到鄂尔多斯:矿机产业链的热与冷
矿机价格腰斩 华强北不再“火爆”
Intel申请比特币矿机专利 能效可提升35%
华强北矿机不好卖,卖家割肉甩货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