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互掐、倒戈!EOS与ETH的龙争虎斗


01、V神的烦恼

V神最近过的不太顺心。

比如三月底,他在以太坊研究网站上发了个帖子,说鉴于以太坊的区块数据越来越大,应该对以太坊的数据存储进行收费。

社区成员们纷纷表示反对:

“vitalik总统现在要操纵币价!”

“他就是货币本身。”

“独裁币!”

其中一人说:针对这种问题,还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等到6月7日,用EOS。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位Twitter小王子时常伴随着“互怼”、“争议”等字眼出现于新闻媒体头条。

如,比特大陆开发了一种专用于挖掘以太坊的ASIC矿机,大量以太坊社区成员热心提议通过改变算法来积极应对挖矿的中心化。vitalik却淡淡回道:“改变算法会引发混乱,还会损害其他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因此,在这一点上,我个人倾向于不采取行动。”

在最终的投票结果中,有96%的用户选择支持改变算法。

有人从这些小事看出端倪:昔日V神的观点在社区成员心中已经不再掷地有声。

如果把这些看做内忧,vitalik的烦恼更多来自外患。

4月6日,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在Twitter上细数波场对以太坊的七大优势,似有挑衅之态。Vitalik在下面回怼:还有第八点,复制粘贴白皮书的能力更强。

据分析,这其实是孙宇晨为了5月份波场主链上线自导自演的营销,反倒是V神脑门一热着了道。

3月28日,vitalik在推特上发表4000字长文表达他对EOS节点竞选的看法,认为DPOS(委托权益证明)将导致财阀统治,这会伤害到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底层区块链平台的长远发展。

对此,EOS创始人Daniel Larimer(业内称BM)同样以2000字长文回应:加密经济治理有局限,所以我选DPOS 。

其实,二人的“互怼”可以追溯到去年10月,但“互怼”内容无一不是对PoW和DPoS这两种共识机制在去中心化,治理能力,预防攻击等多方面的对比。

V神直接、犀利的风格和BM的沉稳风格在二人的“互怼”中展露无遗。随着EOS生态逐渐扩大,老持沉稳的BM却在这场辩论中越来越掷地有声、甚至咄咄逼人。

02、EOS的进攻,ETH的防守

自从人们意识到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才是应用世界的天堂,而以太坊提出了智能合约的概念,能帮人们不必从头构建一个特定的操作系统,就可开发自己的区块链应用。此后,以太坊被称以“区块链2.0”。

EOS以对标以太坊并超越以太坊的野心出现。以太坊被称作“区块链2.0”,EOS就自称为“区块链3.0”。

同样都是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开发平台,二者在理念上有本质的差异。

以太坊提供的是一个没有特性的平台,简单来说,在以太坊上建立应用,需要开发者自己完成,没有现成模板。而EOS则提供了一些常用的功能模板,开发者可以直接调用。

用PPT来类比,以太坊就是Microsoft power point,你只能在里面自己设计PPT,而在EOS平台,则提供了大量的PPT模板。

这无疑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同时,现成模板经过多方验证,更有利于降低技术漏洞,提高安全性。

在EOS对以太坊的碾压性优势上,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1. 可修复

以太坊使用PoW(即将转而采用混合 PoW/PoS)共识机制,EOS利用DPOS 共识机制。

PoW机制中,难以修复出现问题的应用程序。为了修复出现安全问题的应用,需要破坏整个以太坊网络进行硬分叉。

比如,以太坊安全问题发生后,出现以太经典硬分叉一样。硬分叉会导致多个竞争链的分险。

而EOS的DPOS 共识机制则可以对有问题程序进行冻结和修复,不会中断其他应用。

2. 更大的可扩展性

以太坊当前的交易速度为10 tx/s,网络已经不堪重负,交易量超过了最高收费交易被拒绝的程度。如在Status项目的 ICO过程中,网络不堪重负,ETH 代币遭遇大规模闪电崩盘。

而EOS已经在压力测试中显示出每秒达到 10,000-100,000 次交易。其次,EOS 通过并行化来扩展网络之后,可能高达每秒数百万次的交易。如果实现这些基准,EOS 应该能够支持数千个商业规模的 DAPP。

EOS 被认为可能将成为唯一可以处理真正的商业规模去中心化应用的平台。

3. 拒绝DoS 攻击

在以太坊网络中,众所周知,矿工优先选择高费用交易来添加区块链。因此,网络很容易被许多高费用垃圾交易淹没,从而有效地阻止了许多低费用的合法交易。

这种通过垃圾流量对网络进行攻击,以阻止合法流量通过的方式,叫DoS 攻击。

相比之下,EOS 不易受到DoS 攻击。 EOS token 的所有权赋予用户在网络带宽,存储和计算能力多方面的比例。

因此,垃圾邮件发送者只能消耗 EOS token 拥有的网络比例,而不消耗其他方面的比例。

4. 免交易费

以太坊和EOS的经济模型有点像租赁模式和所有权模式。

在以太坊中,每次进行计算、存储和宽带利用操作都需要支付交易费用。另外,由于矿工优选选择收费最高的交易,所需费用波动可能高得惊人。如加密猫火爆时,以太坊交易费影响的波动图。


这会导致富人可以通过高费用交易来淹没整个网络。

相比之下,EOS使用所有权模式。在这种模式中,购买EOS token就能拥有计算、存储、宽带的成比例份额。比如,你拥有 1%的 EOS token,无论网络其他部分的负载如何,你总能获得 1%的网络带宽。

通过这种方式,开发者可以购买相对较少的 token,以获得可靠的、可预测的网络带宽和计算能力,并在需要扩展应用程序时,购买更多的 token。

此外,由于网络的交易费用为零,除了最初购买 token 外,没有网络开发成本。也可以通过出售 token 以回收最初的成本。

以太坊团队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V神已经通过将以太坊共识算法转换为工作量证明(PoW)和权益证明(PoS)混合的机制来抵制集权化。

显然,中心化分险也是对V神对EOS着重的攻击点。

不得不强调的是,以太坊平台上的项目目前已有两千个多个,其中不乏三菱UFJ金融集团、加拿大国家银行、美国道富银行、丰田、三星SDS、旧金山证券交易所、华尔街新兴技术中心、江苏华信区块链研究院等巨头。

而初出茅庐的EOS仍然在描绘未来蓝图的阶段。

素有比特币先锋、比特币元老中的元老之称的CharlieShrem 对二者的评论一针见血: “EOS更年轻,更闪耀。它可能会更好的运作,甚至让人叹为观止,但是,EOS尚未经历过这三件事:拥有工作产品,承受数百万人对其进行攻击,以及大量真正富有的人尝试对它进行控制而引发的后果。”

03、疯狂、互掐、倒戈

在二者剑拔弩张之际,以太坊和EOS的粉丝正在上演疯狂、互掐、倒戈等戏码。

“使劲奶EOS”这是EOS社区粉丝最常说的一句话。

币圈自媒体“币圈金马奖”创始人金马近期的每篇文章几乎都是关于EOS的,他将EOS比作一个赢在起跑线上的孩子,“赢得史无前例、赢得惊天地泣鬼神、赢得别人心服口服”。

他认为EOS是一个孤独的侠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表示自己应该再去好好学习中文才能找出适当的词语赞美这位“明星”。他甚至给自己的女儿起名为“柚子”,并打算从小就给她普及EOS 。他说,在推荐EOS 的路上,他搭上了自己的一生……

这样虔诚的信仰者不止金马一位,还有如今已经成为EOS21个节点竞选者的EOS联盟创始人吴郎,他同样在他的公众号里表达了对EOS的忠诚。后来直接组建团队参与节点竞选。

但是,无论是金马《省吃俭用买EOS》,还是吴郎《打死不卖EOS》,在以太坊社区粉丝看来,这是一群疯子的狂欢。

在他们看来,EOS的代码是从BTS和STEEM上大段抄袭过来的,创始人BM的黑历史也可以数一箩筐出来:他之前既然能离开BTS,难保他不会对EOS也中途抛弃,人家可以一年做一个新项目的人呐。而DPOS已经不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方案了,而是一个弱中心化方案,这种方案根本不适和公链。

“它(EOS)跟区块链没什么关系。谁又在乎有多少开发者,有多少用户呢?让它直接去跟BATJ竞争去好了呀!”

“哦,高超的速度,这没什么了不起,奥秘还是在于DPOS上。因为只有少数几个节点拥有超快的网速就行了。你可以理解为,EOS只需要买几台超高性能的服务器放在同一个机房里,然后让这几个节点作为代理,进行投票和出块,超高的交易速度就实现了!”

除了粉丝的互掐,其实我们看到的是更多人的倒戈。

最有名的莫过于老猫了,当初也是奶过ETH,并且劝李笑来投ETH,如今是国内最奶EOS的人之一,当前在竞选超级节点。

从币价走势图上也可以看出以太坊持有者和EOS持有者的倒戈。

下图是以太坊和EOS从2018-1-1到2018-4-18日的币价以及市值走势图。

以太坊从1月12日之后持续下滑,


EOS虽在大熊市中也呈现下跌趋势,但从3月中旬开始反弹,与上图形成强烈对比。

如今EOS主链在6月7日即将上线,根据坊间的说法,EOS将涨到1000元,自媒体“王团长日记”表示已经开始纠结,到底应该先买别墅还是先养小蜜。

可是毕竟以太坊的生态已经形成,短期之内EOS无法望其项背。二者命运究竟会如何?

04、终局预言

《失控》中的一则故事似乎给出了答案。

哈佛大学的进化学者汤姆做了一个伟大实验。

他首先在电脑里准备了一块专用空间,如同人类诞生地伊甸园。

然后汤姆写了一个80个字节的可以自我复制的电脑程序,给它起名叫亚当。

当亚当每一次自我复制的时候,都有10%的几率会产生一个非常小的变异,类似于生物遗传变异功能。

设定好之后,他敲了下回车键就去休息了。等他一觉醒来,发现这个空间已经发生了史诗级的进化历程:

第一阶段:

80个字节的亚当疯狂的复制,一会儿就把整个空间给占满了;因为有变异机制,进化出了一个45字节的程序,然后这个45取代了亚当,成了伊甸园的优势物种。

汤姆查看45发现,它是一个寄生程序,靠吃掉80来繁衍自己,随着80被消耗,45的数量也跟着下降。

第二阶段:

经过漫长的进化,又出现了一个神奇的事。在45身上,又出现了一种“寄生虫”,它只有31个字节,除了寄生在45身上复制自己的信息之外,别的什么事情都不做。最后31成为了伊甸园最后的主人。

汤姆点开这个31,发现它的内部非常简单,没有任何一个人类的电脑,能写出这种天才代码。而这一切都是在汤姆睡觉时发生的。

有人认为ETH是80,EOS是45,而最后那个掌管命运的31至今还未出现。【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疯狂、互掐、倒戈!EOS与ETH的龙争虎斗)

来源:北纬31度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疯狂、互掐、倒戈!EOS与ETH的龙争虎斗
ICO已死:247种新币九成破发 底层投资者血本无归
虚拟货币紧箍咒:OKEx和火币网之后,监管之刀还将挥向哪?
新华社:虚拟货币监管加码,必要时切断访问链接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