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在数字货币期货道路上“蒙眼狂奔”


几经风波,OKEx并没有停下“蒙眼狂奔之旅”。

5月2日,记者登录全球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官网,在这个后缀域名为.cn的网站上,注册一路畅通,在做了一个简单的问卷之后,开通了合约交易(类似于期货交易)。而在此前公告中,OKEx曾自称“主要面向全球市场,目前已经停止对大陆市场开放。”

“9·4监管”(指2017年9月4日,央行七部委要求停止在国内ICO)之后,数字货币交易所表面上纷纷转战海外市场,“逃离”监管的同时,却并没有放过国内的“韭菜”。

3月30日,OKEx上的BTC季度合约遭遇罕见异常波动,大规模散户爆仓,OKEx通过回滚解决了这次风波。但对其爆仓的质疑并非自此而始,“操作价格”“自己坐庄”“造假”等等对OKEx的质疑声从未消失过,激动的投资人甚至多次前往北京OKEx客服中心维权索赔,却大多不了了之。

在记者对数字货币期货交易的连续跟踪报道中,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没有任何资质、不受任何监管的OKEx,正成为一个高度中心化的交易所,高倍数的杠杆使身在其中的投资者,在“看多”还是“看空”的纠结中,逐渐异化为轮盘上的“赌徒”。

只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庄家通吃的戏码,在这场“赌局”中并没有第二个结局。

爆仓了,才知道有多离谱

“前两天,我刚换了一份新工作,每个月工资10000多元,可依然还不完贷款。”自从万鑫在OKEx上炒数字货币期货以来,前前后后亏掉人民币35万元,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微利宝、支付宝这样的小额借贷平台贷款,本想通过这些贷来的钱“赌一把”弥补自己之前的损失,没想到今年3月初的爆仓让一切全部为空。

所谓爆仓,是指在OKEx上采用期货交易的方式、选择一定杠杆倍数买卖合约,当合约价格浮动至平仓点时,由系统强行将所有数字币卖出,以弥补平台损失,而投资者账户里的保证金则降为零。

在多名维权者的投诉以及媒体的相关报道中,OKEx被指责最多的是涉嫌“造假”,比如,合约指数与现货价格相差过大,不到平仓线就自动被爆仓等等。

安徽蚌埠的王长坤和他的朋友们便是其中一员。2018年3月初开始,王长坤开始接触OKEx上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从3月初到3月19日清晨,短短两周内,他共经历四次爆仓,最后一次爆仓,损失多达109个比特币,合计人民币五百多万元。

“临睡前我还上网检查了一遍,把自动追加保证金的功能打开,我准备了几十个比特币,留着补仓。”3月15日晚上11点,王长坤在OKEx里还有109个比特币,16日清晨,数字归零,“为什么我设置了自动追加保证金,系统却没有按照设置操作?”

爆仓后的一周时间里,王长坤一直向OKEx的客服讨要说法,但始终没有得到正面回答。3月28日,王长坤和OKEx维权群的朋友们前往北京OKEx客服办事处,时至今日,回音渺渺。

3月30日凌晨5点多,OKEx发生更吊诡的情况:连续近1个半小时的极端交易行为,BTC季度合约指数一度比现货指数低出20多个百分点,最低点逼近4000美元。有网友根据OKEx爆仓记录粗略统计,短短一小时内多达46万个多头比特币期货合约爆仓,跌到最低点后又瞬间拉涨十几个点,部分空头也爆仓。

尽管OKEx此后宣布对部分交易进行回滚至2018年3月30日5:00(HKT),但作为国内原本交易量领先的数字货币合约交易平台,其可靠性开始遭到期货玩家质疑。

在4月21日一份名为《OKEx关于近期若干事件的说明》(以下简称《事件说明》)中,OKEx否认了这些指责,并称“本身不参与交易,所有的交易明细都公开透明,亦无法从价格涨落中获利,自身的收入来源系手续费,没有恶意操作的故意。”

和监管层玩捉迷藏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明令禁止代币发行融资活动(ICO),并将代币发行融资定义为非法集资,“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在钛媒体《OKEx涉嫌“非法交易”与“诈骗”全调查》报道中,对OKEx的前世今生做了起底,指出9.4监管之后,包括OKCoin在内的国内几大数字货币交易所被清退,暂停数字货币与人民币兑换业务。OKCoin就此在交易所业务上进军海外市场,以OKEx的品牌身份继续承担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功能,注册地移至伯利兹(Belize),运营地设置在中国香港地区,并向内地用户开放代币交易平台和数字货币期货交易平台。

9·4之后,对虚拟货币交易所监管持续升级,今年3月初,包括币安、火币、OKEx、bitmex、Bitfinex在内的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已经无法从国内访问,但5月2日,记者发现,OKEx.com的网站被屏蔽后,OKEx.cn的域名竟然可以正常打开,记者在这个网站上完成了注册、登录,根据网站提示,除了法币和数字货币交易是与平台上商家交易,也即所谓场外交易外,币币交易以及合约交易,都可以直接在这个.cn的网站上完成。甚至在网站上下载一个PC版的客户端,还可以登录OKEx.com的网站,直接交易并看到更多网站内容。

在《事件说明》中,OKEx称自己主要面向全球市场,目前已经停止对中国大陆地区开放,“故中国大陆地区并非我们的主要市场”,但其官网上的服务条款中,OKEx所列出的不提供服务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香港和美国(包括所有美国领土)、孟加拉国、玻利维亚等,却并没有中国内地。

注册地与中国无建交

在被诡异爆仓之后,万鑫和王长坤都曾去过OKcoin北京公司,这是一家由币圈大佬徐明星创办的公司,尽管OKcoin始终否认与OKEx有关,但在此前钛媒体《OKEx涉嫌“非法交易”与“诈骗”全调查》报道以及《财经天下》周刊旗下AI财经社报道《敌敌畏泼向徐明星》中多项证据均证实两家公司系出同源。

在维权的过程中,OKcoin曾反复向万鑫强调,OKEx办公在香港,如果有异议,可以到香港找OKEx。在OKEx官网下方的服务条款中写着适用的法律和审判地也是香港,“根据本条款产生的任何诉讼或争议将提交至香港法院专属管辖。”

令人困惑的是,除了这个服务条款,其他诸如“新手帮助”“常见问题”的内容在OKEx.com的网站上均无法打开,甚至包括用户签署OKEx“合约交易”时所需要了解的使用协议,而这些内容只有通过客户端打开OKEx.com的网站后才能进一步看到。

当记者真正打开这些在.cn官网上“消失”的协议时,才发现原来“另有玄机”。5月2日,《IT时报》记者看到的《OKEx虚拟合约用户使用协议》第6.8条规定,“本协议的成立、生效、履行、解释及纠纷解决,适用于伯利兹地区法律”,第6.9条规定,“如与OKEx之间发生任何纠纷和争议,双方同意提交伯利兹地区有管辖权的法院解决。”也就是说,像万鑫、王长坤这样利用“合约交易”做数字货币期货买卖的用户,如果想要投诉或者诉诸法律,根据协议,只能去伯利兹。

伯利兹位于中美洲,根据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更新于2018年3月的消息,中国与伯利兹在1989年10月23日中止了外交关系,1997年6月,中伯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伯利兹政府关于将伯利兹驻香港名誉领事馆改为“伯利兹贸易办事处”的协议》。

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7年,中伯双边贸易额0.88亿美元,其中中方出口0.87亿美元,进口0.01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3.6%、3.1%和55.8%。

“赌徒”不受中国法律保护

“爆仓了,才知道是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维权无门,万鑫颇为无奈地对记者表示。

OKEx上数字货币的期货交易选用杠杆是10倍和20倍,也就是说,1万元保证金可以撬动10万元的币值,根据5月2日《IT时报》记者在OKEx上看到的《虚拟合约用户协议》约定,用户选择全仓保证金方式,保证金率为零时,便会爆仓,而保证金率的计算公式为用户所有保证金/用户持仓所需保证金-调整系数,10倍杠杆调整系数为10%,20倍杠杆调整系数为20%。丁丁解释,当合约指数浮动比例7.8%(需抛去手续费和利息)左右时,10倍杠杆就会爆仓,而当合约指数浮动比例3.8%时(需抛去手续费和利息),20倍杠杆会被爆仓。 如此风险近乎赌博。四达是个资深程序员,他甚至设置了一套程序帮助自己计算平仓的时刻,但一样没能抵挡3月30日的风暴, “我一直都是20倍杠杆,5个点的波动就爆仓,虚拟币市场5个点的波动太正常了,散户都是赌。”四达直言。

正因为高杠杆的虚拟货币期货风险巨大,在中国,司法机关对此类交易持明确反对态度。近日,中国江苏网发布的消息称,江苏省宜兴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投资人吴某委托另一位投资人双某通过境外网站投资虚拟货币,最后血本无归,吴某要求双某偿还本息,但法院认为“投资和交易蒂克币的行为虽然属于个人自由,但不能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且该境外网站含有一定博彩性质,在中国电信管理机构并未登记备案,在该网站上进行的相关经营活动并不受到中国法律的肯定性评价。”一审判决吴某自担投资损失。

江苏省宜兴法院对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案的判决,已不是我国首次通过判决形式否定数字货币交易的合法性。对此,原第一财经评论员、财经学者张晓峰表示,国家明令禁止数字货币交易所,如果玩家强行参与肯定不受保护,当然,玩家可以到交易所注册地所在的国家投诉或者报警,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走流程。但成本相当高昂。张晓峰建议玩家应谨慎入市, “ICO和比特币的金融属性,与国内体制完全相悖,从事高杠杆的交易,和赌博没有任何区别。”张晓峰直言。

国内外监管趋严

随着数字货币交易在2017年、2018年成为全球热点,各国对交易所的态度也在不断变化,日本、澳大利亚都提出交易所需要在国家监管之下。

日本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持支持态度,但必须只有金融厅·财务局授权的从业者才可以在日本国内从事虚拟货币交换业务,这就是著名的“登录制”,也就是说平台必须在国家的监管之下。

4月10日,日本数字货币商业协会JCBA在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委托的研究小组会议上提交了一份报告,分析了2017年17家主要交易所的各项数据。数据显示,由于数字货币投资激增,日本在2017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交易市场,其中比特币的年交易额从2014年的2200万美元增至2017年的970亿美元,三年内增长340%。

澳大利亚则在数字货币监管领域再添新规,根据澳大利亚交易报告和分析中心AUSTRAC网站上公开的信息,今年4月3日起,所有在澳大利亚提供数字货币兑换服务的企业,都将受到新的反洗钱AML/计费出发功能CTF法规的约束。数字货币交易所必须向当局登记,并承诺遵循各类审查流程。新规生效以来,已有三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获得许可,其余的必须在5月14日前开始执行。

泰国财政部表示数字货币征税草案已由国务委员会通过,并拒绝了新兴数字货币产业希望政府政策支持数字货币的建议。财政部长Apisak Tantivorawong要求官员继续执行该法案,并按规定征收15%的预扣税。

中国对数字货币交易以及数字货币期货交易的态度十分明确,OKEx维权者向中国证监会投诉后获得回复是,中国证监会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期货交易。中国期货协会表示,OKEx上的数字货币合约交易符合期货交易的属性,但却没有从事期货的业务资质,因此,OKEx从事的是非法期货。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则公开表示,有必要加强穿透式监管,针对符合“证券”特征的ICO项目,无论其对外如何表述,都依据证券的相关规定要求加以监管。同时建立黑名单制度,对于有问题的境外ICO项目,无论其运营主体和主要负责人国籍如何,都将其主体和相关责任人列入黑名单,禁止或部分限制其今后在境内开展活动、从事相关金融业务。还可以开展跨境监管合作,与世界其他国家共同采取措施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利益。【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OKEx在数字货币期货道路上“蒙眼狂奔”)

来源:IT时报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OKEx在数字货币期货道路上“蒙眼狂奔”
【观点】没有真实,区块链不可篡改有毛用
区块链峰会沦为币圈狂欢:歌星助阵,大妈狂热,交易所割韭菜
区块链技术能否助电商摆脱数据泄露风险?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