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中国现在很多企业家都很难说是精英人物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者按】电影《中国合伙人》里,成东青(原型俞敏洪)“憨傻”、“呆萌”的形象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现实中的俞敏洪说教起来,也不比教英语差。从创业者哲学,到前辈式的精英文化说教,俞敏洪逐渐的树立起一个教父形象。俞敏洪讲,成功的要诀是人生随机性与确定性的有机结合,精英的要诀是不自私。这篇文章是他最近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实录,他在演讲中说,“现在我也发现一个新的气象,中国的企业家也喜欢忧国忧民。当然,忧国忧民的本质是很多企业家为自己的企业安全担心。因为你忧虑自己的企业,就会要求国家制定一系列的保证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的政策和制度,这些政策和制度的健全就推动了中国企业的发展。我觉得这也算是好事”。

心理素质是锻炼出来的,不要太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

心理素质某种意义上是锻炼出来的。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讽刺你、打击你,或者你自己觉得处于非常低的状态,其实是一件特别正常的事情。

有的人就会特别在乎,比如云南大学十几年前的马加爵事件。马加爵在乎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觉得同学老欺负他。老欺负他的一个重要原因,倒过来就是他太在乎,变成互为因果关系。他特别害怕失败,打牌的时候会玩儿小动作,会偷牌。偷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赢别人。被同学发现,觉得他做事情特别low,就臭骂他一顿。他就觉得特别气愤,就做了极端的事情,把四个同学都干掉了。

另外一个同学幸免了,这个同学特别敏锐。他刚认识这五个同学,就觉得马加爵有极端倾向。他特别知道有极端倾向的人不能随便得罪。他在宿舍从来不讽刺打击马加爵,不管他做多少low的事情,他都跟马加爵保持良好关系。那天马加爵要杀人的时候,跟这个哥们说出去给我买袋方便面。

你自己要做的是如何屏蔽这些负面信息,把自己的正能量调动起来。这是最重要的。

回过头来说,你能够承受住同学之间的互相摩擦,是为你未来的生命做好了准备,迎接最良好的状态。这个世界上,看得上你的人、天天赞扬你的人极少。每天关注你,天天想批判你,或者想看你好看的人极多,这是人性的必然。

我觉得拼爹、拼钱的人当然还会有,但是,会比我们那个时候要更加的好。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的资源是有限的,信息也是有限的,掌握资源、掌握信息的人就会获得更多的好处。现在这个时代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来到,所有的信息都是透明的,世界真正的扁平化了。

因为我现在在做创业投资,每年要看几千个项目,投进去上百个项目。我把周围的朋友聚集起来,成立了一个基金。上百个项目,每个项目平均投入是500万人民币左右。这些项目中间的创业者,大部分都不是官二代和富二代。我们做投资的一听说是官二代、富二代就非常警惕,不知道他们是否可持续发展。

当然在中国因为还是权力和关系至上的社会结构和形态,因为中国的特殊情况,社会阶层和体制还不够开放,还会有人利用特权、利用资源,能够比我们优先一步去做事情,但大家不用太担心,这个时代越来越依靠才华和个人能力了。


有意的努力+无意的机遇

我本人有一个理论,任何一个人一生的成功、成就或者是幸福,都来自于他有意的努力加上无意的机遇。

人生一定是需要有意的设定目标的。大家到清华大学来,一定是你在中学获得了好的成绩。你不一定是清华一个目标,但你要想上中国最优秀名牌大学的事情肯定是有的,否则你不会考到清华这么好的地方来。这种有意的努力,只要你的目标是正确的,一定要坚持。也许中间会遇到失败,但是,坚持的结果通常会更好一些。

我在人生中有意奋斗的目标有几个,比如进北大不是我有意奋斗的,但上大学是有意奋斗的。电影《中国合伙人》大家看过,那个农村孩子要求母亲再让他考一年,确实发生在我身上。我当时的目标不是要上北大,就是想离开农村。在我们那个时代,如果不离开农村就是死路一条。离开农村这个目标我奋斗了整整三年。

北大这个目标是超出意料之外的,我当时是想考普通大学,把户口从农村迁到城里就行。你努力以后有可能达不到目标,有时候还有可能超越你的目标。这一切的来临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你必须努力。

我后来之所以能够在北大立足,并且成为北大老师,最后出来干新东方,跟我自己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在医院背单词的事情密切相关。我出来以后办的第一个班就是GRE词汇班。有意无意都要努力,我觉得会有好处。

但是,有的时候你有意努力不一定会达到目标。

比如我为了出国努力三年,被美国大使馆拒签一年半。电影陈冬青被拒签后喊“美国人民需要我”,我没这么喊过。我有意努力去美国就没有成功。但不能因此放弃努力,可以改变目标再努力。如果不是我有三年努力出国的经历,就不会对出国这么熟悉,就不会办新东方。所以我说成功有的时候是是有意的努力,再加上无意的机遇。因为社会在变迁,时代在变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变迁。这些变迁有的是可以预料的,有的是不可预料的。不可预料的东西,可能会给你带来新的机遇,但如果你没有以努力为前提,机遇通常得不到。

我在北大被处分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失败。这个东西所带来的意外机遇就是新东方的诞生。生命中有一得必有一失,一得和一失之间一定是你努力抓住,而不是你躺在床上就能得到。我个人的感觉是人生一辈子的努力对你生命的丰富性还是很必要的。

精英不是利己主义者,你不顾及别人的利益,你自己的世界会越来越小。

我觉得一个人总是想着利己的话是不会有利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想想看,如果你周围有一个人,不管他多么聪明,他又很自私,这样的人越聪明,你会觉得越有危险,你就会离他远一点。

在我的身边关系中,凡是又聪明、又特别精明的人,我一般不会把他当做朋友看。我会分辨谁是又聪明又精明,又特别自私的人,我表面上会应付,但不会上当。我本人也是利他主义精神的弘扬者,我希望可以为周围的人带来更多的快乐、更多的帮助。我觉得这样做挺好的。你的世界会越来越扩大。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现在各种各样求我办事的朋友挺多。因为到这个地步了,社会资源比较丰富。很多人都是孩子要上学,要辅导,也会找我。我每天要花1-2个小时来处理这样的事情。有的时候也挺烦的。后来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件事情,对这个家庭来说就是无可替代的大事。我就要想办法帮忙。

后来我发现其实没浪费时间。等到我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或者新东方遇到事情的时候。很多事情就是你打一个电话,告诉对方你遇到这么一件事情,在合情合理的范围之内能不能帮助解决。对方一般来说都会说俞老师,你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通过这样的交换,使你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宽。当别人知道你是一个特别自私的人,有好处你才出现,没好处就不出现的时候。你再倒过来求别人干事情,别人你不会帮你的。

我后来发现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精明没有问题,自我成长也没有问题,但在自我成长的过程中,一定要考虑到关注别人的感受,帮助别人。这对我们生命的宽度和高度一定是有好处的。

每个企业家都需要具有家国情怀

我觉得一个自私的只关注自己利益的人,不管你多么成功都不能叫做精英。在中国社会,真正的新精英的定义是既能够自我成长,又同时能够帮助这个社会进步的人。社会这件事情不仅是指中国,还包括世界在内。必须要有家国情怀的人,包括对于中国体制变革的探索、经济发展的探索、文化进步的探索,这就是我们一代人的使命。

什么叫家国情怀?清政府之前的那一代知识分子,包括孙中山他们,推翻清政府,五四运动打翻旧的社会体制,到抗日战争之前的民国时期,那么多的知识分子每天探索中国应该往什么方向走,包括我们非常熟悉的鲁迅、胡适等,到我们喜欢的闻一多、朱自清等。文化大革命中为了真理不惜牺牲自己生命和家庭的,像顾准这样的人物是真正的精英人物。精英人物必须有大的担当和责任,然后再跟自己的发展相结合。

中国现在很多企业家都很难说是精英人物,因为大部分企业家都只关注自己的企业成长。

从这个角度来看,现在我也发现一个新的气象,中国的企业家也喜欢忧国忧民。当然,忧国忧民的本质是很多企业家为自己的企业安全担心。因为你忧虑自己的企业,就会要求国家制定一系列的保证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的政策和制度,这些政策和制度的健全就推动了中国企业的发展。我觉得这也算是好事。

总而言之,如果我们越来越多的人更加有担当和责任,能够在发展自己的同时,不至于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是把个人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结合起来,你就应该是社会的精英,是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人。【责任编辑/吴梦雄】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俞敏洪:中国现在很多企业家都很难说是精英人物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