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总活在摇篮里:马斯克的公司正如何变革八大领域?

我们不能总活在摇篮里:马斯克的公司正如何变革八大领域?

2019年太空旅行会成真;2019年年末前实现全自动驾驶;高速隧道将会成为一种新的公共交通形式......这些都是马斯克这几天的发言内容,给人一种“未来就在马斯克那里”的感觉。当然,能不能实现还要看具体的情况,毕竟现在也都只是说说。但不能否认的是,马斯克的公司对汽车、能源、通信等这些关乎未来人类生活的领域做出的变革,目前别人还是很难与之比肩的。

马斯克的每家公司都是事关人类未来的存在主义赌注。

这些也是任何人所能下的最大赌注,更别说作为一名企业家。当你惊讶于马斯克对这些领域进行变革时,记住这一点很重要。

然而,所有这些高额赌注和创新的背后,却是一个非常“无趣”的策略:不是创造全新的东西,而是让旧的东西更好。

正如马斯克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西南偏南 (SXSW) 音乐节上发表演讲时说:

“生活不仅仅是不断解决那些悲惨的事情。”他补充说,“这不是唯一的事情。生活也需要那些激励你的事情,让你每天高兴地醒来,并成为你作为人的一部分。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的原因。”

人工智能

在人工智能可以击败世界冠军的问题上,暴雪和 DeepMind 都对此持谨慎态度,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日期。

但是,2017 年夏天,OpenAI 机器人在单挑比赛中,大败 Dota 2 世界顶级玩家。

10 月,经过 3 天的训练后,AlphaGo Zero 击败 AlphaGo。而后者是去年击败韩国选手李世石的 DeepMind 系统。经过大约 40 天 2900 万场自玩游戏的训练后,AlphaGo Zero 击败了 AlphaGo Master,后者在今年早些时候击败了围棋世界冠军柯洁。

在此之前,AI 的成长速度是这样的:

2016 年 3 月,李世乭 1:4 败给了来自英国的围棋人工智能系统 AlphaGo。

2017 年 1 月 4 日,在取得了 59 场连胜之后,化名 Master 的神秘棋手在留言板上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2017 年 5 月,在中国乌镇 ·围棋峰会上,AlphaGo 对阵人类世界排名第一的棋手柯洁,三局全胜。

这些只是狭义 AI 的应用。但是,通用人工智能会使用这些技术引导自己。现在,人工智能已经在学习自我发展。

人类才是棋盘游戏之王。马斯克指出,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知道既成事实的发生。“如何确保人工智能要的东西就是人类所要求的内容?”

2015 年,马斯克和美国著名加速器企业 Y Combinator 总裁 Sam Altman 共同发起创立 OpenAI,一个非盈利研究组织,旨在发挥人工智能的“正能量”。

“首先,它是一个推动人工智能发展的非盈利组织。从本质上说,它是一个研发实验室,它反对大企业掌控超级智能系统并用来谋取巨额利润,反对政府利用人工智能系统获得更大特权并用于压迫民众。”马斯克说。

除了进行研究,这个组织还“涉及元研究,也就是平台和基础结构方面的东西,让每个人的研究都能更快些。”

这个组织有两个核心组成部分:研究和系统。后者搭建平台帮助研究人员理解机器,进而将机器系统打造地更好,比如 AI Gym。

安全是OpenAI 主要关注的问题。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在开发新应用程序时需要考虑安全因素;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罪犯就会利用这项技术来做恶意活动。

就在上个月底,OpenAI 、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 14 家机构和高校共同发布了一份《人工智能恶意使用》报告,该报告详细讲述了人工智能技术潜在的“恶意”用途,以及预防措施。

而早在 2016 年,谷歌就与 OpenAI 联合发布 AI 安全五大则,取代机器人三定律预防科技暴走:避免负面效应、避免奖励的黑客行为、可扩展监督、安全探索以及针对分配转变的鲁棒性。

OpenAI 在许多行业中促进了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发展。不过在2 月 22 日,OpenAI 发布公告称,其联合主席马斯克宣布退出董事会。

原因是随着特斯拉更专注于 AI 技术,需要避免与 OpenAI 在未来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根据公告内容,此次退出董事会大多是马斯克为了避嫌。不过,他还有半只脚留在了 OpenAI:马斯克还将继续担任 OpenAI 顾问,继续提供资助和建议。


医疗健康

马斯克所有的赌注,几乎都是大规模的,但 Neuralink 完全不同:微观到你的神经元。也正因为如此,它也是马斯克至今为止最大的挑战,也是最激动人心的一个。

2017 年 3 月,华尔街日报一篇 1100 个单词的文章,低调宣告了这家公司的成立。

这家公司试图研发一种技术,将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这种利用脑机接口实现的融合,将有助于治疗人类的脑部疾病。以及,很可能,使人类变得更加强大。

公司汇集了许多令人敬佩的联合创始人,并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在 2021 年前开发残疾人临床使用的脑机接口。不过马斯克估算,为健全人设计的设备大约还需等待八到十年的时间。

Neuralink 并没有具体说明到底在做什么,但 Wait But Why 网站中的一篇长文章概述了马斯克的想法。在这篇文章中,他描述了人类之间彼此进行更快速沟通的必要性,同时提到人类与计算机沟通的必要性,否则人类将被人工智能遗弃在尘埃中。

文章提到了一些非凡的可能性:从云端立刻汲取知识,或把来自某个人视网膜的图像直接输入到另一个人的视觉皮层;创造全新的感官能力,如红外视力、高频听力等; 最终,融合成为人机混合智能。

人脑与机器直接沟通,需要一个脑机接口(BCI)做通道。其实,脑机接口的使用历史可以被追溯至 2004 年,那一年,一个名为 BrainGate 的系统被植入到 13 名瘫痪者的脑中。

这个系统由布朗大学研发(其他一些科研院所也有类似的设备),名为犹他电极阵列的小电极阵列被植入到运动皮层(大脑用于管理运动的一部分)中。这些电极对神经元进行监测,如果被植入者在其意识中试图移动手或胳臂,神经元所释放的电信号将通过电线从人的颅骨中传送到解码器,从而被转换成各种各样的系统,例如帮助被植入者移动光标、控制肢体等。

大脑和机器之间的交互还以其他方式改变了生活。比如,2014 巴西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上,一名截瘫男子用意念控制机器人外骨骼“机械战甲”开球。

不过,即使脑机接口技术在人类方面有很多实验性的突破,它也很难转化为临床实践。《连线》杂志早在 2005 年就对当时新推出的 BrainGate 系统进行了一次非常轰动的报道。在该项技术发展的早期,一家名为 Cyberkinetics 的公司尝试将其商业化,但未成功。

此外,NeuroPace 花费了整整 20 年时间开发技术、与监管方进行谈判请求批准,但据其预计,今年将只有 500 名癫痫患者能够被植入该公司的电极并使用其系统。

不过,马斯克仍然坚持在 AI 掌控人类之前,要让人类变得更强大。

“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可能将会看到生物智能和机器智能的结合体。这种结合主要是出于对带宽的考虑,就是你的大脑和数字设备之间的连接速度,特别是输出速度。”马斯克说,这种结合可能要借助一种名为“神经蕾丝(neural lace)”的技术。神经蕾丝是一种可注射的网状物,能从硬件上将人脑和计算机连接起来,让它们直接通信。

短期内,Neuralink 试图解决两个困扰现在脑机接口技术的问题:系统带宽很低以及倾入性很高。就目前而言,这家公司的主要受益人会是美国 30 万名脊髓问题患者,550 万老年痴呆症患者以及 250 万的中风患者。


基础设施/隧道

“我得做件事了,我要开一家叫‘无聊’的公司(英语 boring 有钻孔的意思)。”马斯克出门遇上了堵车,堵得生气了。

目前,Boring 公司正在洛杉矶建造一个地下隧道网络,在隧道中,系统将自动通过电动滑板来传输汽车,电动滑板的最快速度达到 130 英里每小时。路面上会有一些“停车位”,当汽车驶上这个位置时,会被自动降运到地下隧道里,随后,汽车会以极快的速度被传送出去。汽车在地下隧道的传输不只是单线运作,也可以根据实际需要更换线路。

这个地下隧道网络将多达 30 层隧道,可传输汽车,也可以传输超级列车。

为什么一定要挖隧道呢?目前,Uber 和 Google 联合创始人佩奇投资的两家创业公司都在研发飞行汽车。马斯克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则表示,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监管上,地下交通都要比空中交通更有前景。

而且美国基础设施建设之落后,令人咋舌。2012 年,美国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中的资金位居世界 143 位,仅占整个 GDP 的 13%,全球最低之一。与欧亚形成鲜明对比。

马斯克不仅仅想挖隧道,也想让美国恢复基础建设能力。

目前公司有三个项目计划。第一个是在 Space X 测试隧道,隧道并不通往何方,仅仅作为一个研发试点。

问题在于挖掘成本。比如美国纽约第二大道地铁由两条 8.5 英里的轨道组成,共花费了 170 亿美元。隧道成本近乎每条 10 亿美元。马斯克认为,这个挖掘成本会降低到 1亿。而成本降低无非取决于两个因素:大小和速度。

“无聊公司”将缩小隧道直径至 14 英尺以下。直径减小一半可使隧道费用降低 3~4 倍。此外,“无聊公司”还将通过增加隧道挖掘机功率,使用自动化隧道挖掘机等方式提高挖掘速度。马斯克表示,为降低成本,Boring 正在寻求将隧道挖掘机的功率和发热限值提高“四五倍”的办法。


如果马斯克的地下隧道计划顺利进行,这些隧道最终可被用于地铁、超级高铁以及私家车。汽车将使用未来式的雪橇从地面道路降落至隧道,雪橇运输汽车的速度可达到每小时 125 英里(约合 201 千米)。

这家公司可能不仅仅是只占用马斯克 2% 到 3% 时间的业务爱好。它也将为马斯克在其他领域的努力提供坚实基础:特斯拉、Hyperloop 和 SpaceX。

能源

首先是 SolarCity,然后又是 Tesla,近十几年来,马斯克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让人类不再依靠化石燃料,让人类能从头顶上的超级聚变反应堆(太阳)获取能量。

SolarCity 是马斯克想让太阳能变得主流化、无所不在的第一个尝试,这家公司是 21 世纪初“太阳能淘金热”时期的领头羊。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家公司失败了,但是这对于了解致力于解决可再生能源的马斯克与 Tesla 来说非常重要。

当时,SolarCity 已经成长为美国最大的家用太阳能提供商,然后在它被马斯克的另外一家公司 Tesla 以 20 亿美金收购之前,SolarCity 遭遇了一些公共财政问题。

这笔 2016 年发生的收购充满争议,很多观察家将其称为“赤裸裸的求助”。然而,在接过 SolarCity 的工作以后,Tesla 凭借自己的努力让太阳能业务超越了原来的 SolarCity。

为什么选择太阳能?

2004 年,埃隆·马斯克将太阳能的理念(后来发展成 SolarCity)告诉了自己的表兄 Peter 和 Lyndon Rive。

SolarCity 的理念来源其实很简单:化石燃料正在逐渐减少。对替代能源的需求正在快速上升。“如果他们当时就开始行动。”据男士期刊(Men's Journal)的报道,“那么他们将占有整个市场。”

在 2004 年,已经有很多证据表明,除太阳能以外的其他能源形式并不可靠。

在 1990 年代后期,煤炭业的增长已经进入停滞期——这是煤炭生产量下降的早期征兆,该现象一直持续到现在。同时,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核能发电产业。尽管有人在 2000 年左右预测称我们将迎来“核能的复兴”,但是到 2004 年,这一切并没有到来。

自 2000 年以来,尽管没有新增,但核能发电业基本还是处于稳定状态。可是自 2004 年起,美国大量的核反应堆与煤炭生产设备都进入了老旧期。在不久之后,人们就必须选择要么对其进行昂贵的升级或者是维护,要么就将其换成其他形式的能源。

这些核电或煤电装置平均年龄都已达 40 年。今天,在我们使用的电能中,大约有 250 千兆瓦都即将棉铃升级或维护或替代。

与此同时,在 2004 年,太阳能作为一种替代能源看起来十分吸引人。几十年来,太阳能产能的价格一直在下降,从 1977 年的一瓦 76.67 美元降到了 2004 年一瓦仅仅几美元。

Swanson 效应发现,太阳能电池板产量每翻一翻,制造用于生成太阳发电光电池价格便会下降约 20%。

此外,在房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价格也在下降——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在接下来的多年中,这一趋势会一直保持。

马斯克以及 SolarCity 接过了太阳能普及化的“最后一公里”挑战,让太阳能真正变得大众化、主流化。

到 2013 年,SolarCity 已经成为了全美最大家用太阳能系统安装商。

公司最核心的创新并不在于技术,而是在收费方面。当 SolarCity 刚成立时,如果人们要想在自家屋顶安装太阳能板,则需要预支 30000 到 50000 美元。于是,SolarCity 率先采用了“太阳能出租”战略,该战略让用户可以免费安装太阳能板,然后慢慢支付安装费用。GTM 研究报告称,自 2014 年起,有 72% 新安装的太阳能设备都使用了“太阳能出租”计划。

据 Fast 公司称,从股票价格来看,2014 年 2 月是 SolarCity 的鼎盛时期,但是随后不久,SolarCity 订单的取消率便上升到了 45% 甚至更高。

一些评论家指出,SolarCity 激进的销售策略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SolarCity 的销售人员会通过给客户提供省钱担保的方式(批评者称这为“歪曲事实”)来获得安装订单。但一旦客户意识到不会像他们承诺的那样节省那么多,便纷纷取消了安装订单。

自始至终,SolarCity 的销售团队都在以每周几百人的规模增长。这些人会鼓励客户预定安装,他们得到了大量的订单。然而,收益却并没有像订单率一样增长。到 2015 年年末,公司向投资人保证,他们会通过降低公司的规模增长率来挽回颓势。华尔街对此已经开始不耐烦。在 SolarCity2016 年 2 月宣布公司遭遇了一个很差的季度之后,他们的股票下跌了 3 个百分点。

2 月,马斯克宣布其公司收购了 Tesla。那段时间,Tesla 正在致力于研发帮助人们在家和路上给自己 Tesla 汽车充电的技术。这种电池被称为“powerwall”,它们可以装在家里或者是连在第三方的太阳能发电器上。在这笔交易完成后,SolarCity 的业务进行了调整,开始对 Tesla 的“太阳能屋顶”产品提供支持——Tesla 通过这款产品来向用户提供端到端的家用太阳能,而不仅仅是电池。

汽车

2013 年 8 月,马斯克就在 SpaceX 的官网上公布了一份长达五十八页的白皮书 Hyperloop Alpha,将 Hyperloop、飞机、火车、汽车、船只列为五大未来交通工具。

其中,特斯拉负责实现未来汽车交通电气化,加速可持续能源出现。为此,公司打算推出紧凑型 SUV、皮卡、重型卡车及高载客密度的城市交通工具。

“在国际象棋中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你能提前看到 12 步,你就是个大师了。而在任何情况下,Elon 都能提前看到 12 步。”他哥哥曾说。马斯克的布局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早。

上世纪九十年代,还在沃顿商学院求学的马斯克写了三篇论文,其中两篇关于清洁能源。

关于太阳能电池的论文得了 98 分,“很有趣,写得漂亮。”纸上谈兵终究不是工程师的风格,这项商业计划最后落地 SolarCity。

另一篇论文就是关于超级电容,也是特斯拉核心技术之一电池的前身。在这篇 44 页的论文中,他引用了硅谷研究人员最新研究:

“新的能源和燃料电池的出现,最终会产生首批新的能源存储方式。而且,由于超级电容保留了电容的基础属性,传输速度比传统相同重量的电池快一百倍以上,再充速度也很快。”

他写道,这种新的能源储存方式会与自己变革交通工具(汽车、飞机、火箭等)的“野心”契合。

“分析透彻,优秀的商业分析。”教授如此评价这篇论文。后来申请斯坦福博士学位时,马斯克还想研究高能量密度电容器,渴望找到比传统电池更高效的能量储蓄方式。

这个时期的马斯克,已经展现出未来成功的潜在要素:逻辑清楚、对科技知识的准确把握以及科技商业化的深刻见解:商业化是让科技变革人类生活最佳路径。

马斯克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反复强调,沃顿商学院时期,自己就清楚自己想要改变世界。“用神奇的新技术改变世界或影响未来的事情,我很感兴趣。”马斯克说。作为一名学物理出身的天才工程师,马斯克更关心如何制造工具去改变世界,而不是在象牙塔里思考世界的本质。

这些先进技术(工具)就是电动汽车、清洁能源和互联网。

后来,超级电容的商业计划论文落地成特斯拉。“特斯拉的根本意图,至少是我的动机。”马斯克曾解释过,“是为了加速可持续能源的出现。”

要想创新被主流接受(以及主流有能力接受),首先要找准早期采用者。虽然这些人占比很低,但是影响力非常大,能够通过人际沟通说服更多的人接受创新。

特斯拉的第一个产品是 Roadster,这是一款“以路特斯 Elise 为基础”的豪华电动双座敞篷跑车,售价为 9 万美元。看到这组数字,我们会对 Roadster 有一个基本的理解:其性能可以和法拉利这样的超跑媲美、是一款为社会精英打造的产品。

特斯拉也是从量少价高的产品入手,先回笼资金,随着核心技术的成熟和制造能力的提高,再生产普通大众负担得起的电动车。

2009 年 3 月,特斯拉正式对外公布了 Model S。2013 年,赢得“年度车辆”的荣誉。但是,它仍然不是面向大众的车。13 年之后,特斯拉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初衷,Model 3。2017 年,推出 Semi 自动驾驶卡车,成为货运行业数十年来最重要的行业发展催化剂。

然而,量产问题一直困扰着特斯拉。去年 11 月,特斯拉公布了 2017 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特斯拉 Model S 和 Model X 车型在第三季度的销量创下新高,其在第三季度总计交付了 26137 辆汽车,但是只有 222 辆 Model 3。而特斯拉在财报中将问题归结为电池系统。

2015 年,特斯拉开始研发 Autopilot。在 2016 年底发布 Autopilot 2.0 系统时,马斯克曾表示,这些功能将于 2017 年被安装到车辆中,但后来马斯克承认,研发过程要比预想的更难,进度要晚于原先的计划表。

去年,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的目标是 5 级自动驾驶功能,即最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该功能可让人类驾驶员在车内“睡觉”,马斯克当时给出的时间预测依然是两年。

但是,在西南偏南活动的采访环节中,他又推迟了以往的猜测,“覆盖各类驾驶场景的完全自动驾驶将在 2019 年年末到来”。

据外媒透露,特斯拉目前在售车型已经具备“完全自动驾驶”功能,但并未被启用。但即便如此,公司声称一旦他们最终通过软件升级证明自己的产品性能优于人类驾驶员,并且在法规允许的条件下,该功能便会被释放。

通信

谈及马斯克和他的伙伴如何创新,实际上他们的每个项目似乎都围绕着一个与众不同的准则:找到一个曾因技术匮乏而难以实现的旧想法,并请世界顶级的工程师来攻克它。

这就是马斯克和 SpaceX 如何紧跟卫星互联网行业步伐的。通过卫星发射形成互联网其实是个旧想法。Teledesic 公司成立于 20 世纪 90 年代初,旨在建立一个能够实现宽带网覆盖广泛的卫星群。面临将众多卫星发射至太空以及维持低延迟连接的巨大运筹挑战,该公司及其他几家同类公司纷纷走向倒闭和破产。

2015 年初,马斯克首次公开谈到用卫星网络覆盖全世界的想法。2016 年 11 月,SpaceX 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了申请,要求在六年内发射超过 11000 颗宽带卫星,并“提供能够持续并全面覆盖全球的强大宽带服务”。

到 21 世纪 20 年代中期,这一卫星驱动的全新互联网服务——“Starlink”——有望成为世界最大的全球电信供应商。其价值可能达到 1 万亿美元。这相当于 SpaceX 的一个不错的附带项目,可为我们最终殖民火星提供资金支持。

Space X 计划从轨道传送全球宽带网,创建一个能够覆盖全球的网状网络。在他们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了这一申请的几个月后,Space X 首次向太空发射了一枚使用过的火箭。这是 Space X 的“Master 计划”中迈出的一大步,其中一部分就是为了完善火箭重复使用的技术,使航天器可以在释放有效载荷的数小时内降落并返至太空。

当该技术与 Space X 的宽带愿景相结合时,有可能会打破电信公司经营业务的传统方式。

SpaceX 已经将卫星发射成本降至 3 亿多美元,相比于波音或者洛克希德公司发射一次所花费的 4.2 亿美元节省了大概 8500~9500 万美元。他们的第一个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猎鹰 9 号,发射成本还不到其首次发射的一半。

SpaceX 正致力于解决依然存在的各种难题,从而实现火箭的完全重复使用,马斯克计划于 2018 年底完成的这一项目。这样一来发射过程中就只剩下一种不能重复使用的东西——燃料——每次发射任务大约花费 25 万美元。

单次任务不到 100 万美元的单位成本将使发射 4000 颗以上的互联网卫星变得轻而易举。这些卫星一旦升上太空,将会让持久稳定的千兆低延迟宽带网覆盖全球——包括目前还没有互联网的地区。

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目前甚至连内陆的千兆互联网连接都尚未拥有。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一些杰出的卫星互联网公司走向倒闭——Iridium 和 Teledesic 就是其中两个代表。而 Starlink 项目在一些重要的方面有所不同:

成本:前文已经讨论,SpaceX 已经将卫星发射的成本降低至从前的一小部分(而且将会进一步降低);

速度:传统的卫星网络速度 25Mbps 已经是极限,而 SpaceX 的卫星网络速度将会达到 1 千兆;

延迟:数据包在地球和卫星之间的传输时间——当前供应商的时钟延迟为 600+毫秒,而 SpaceX 的目标是大约 30 毫秒。

SpaceX 网络卫星的第一个原型计划于 2018 年初发射升空。第一颗实际运行的卫星将随后在 2019 年发射。鉴于这家公司降低了发射成本,并且他们有更多卫星飞向太空,按照 Galvin Sheridan 的话来说,SpaceX 将“带来陆基网络的终结”——这种情况实现的几率会越来越高。

有关卫星互联网的想法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却始终停滞不前,而这将为卫星网络带来巨大改变。此外,这不是 Musk 和他的伙伴们正致力于恢复的唯一“旧想法”。例如,关于运输的最早想法是通过真空管来运输。1812 年,一位名为 George Medhurst 的英国人最早提出建造地下隧道,并依靠空气动力运输隧道舱中的乘客。

在 2012 年,Elon Musk 是第一个让人们相信能够将这一愿景变为现实的人。

交通

马斯克的超级高铁原始模型来自于 SpaceX 2013 白皮书中关于这个模型的主题。

在白皮书中,他和 Space X 以及特斯拉团队一道测试这个想法的可行性,并理解了解其经济性。他们发现“pod, 吊舱”可以在 2.5 分钟内行驶 30 公里,将洛杉矶至旧金山之间的行程从 6 小时缩短到了半小时。而且大约只需花费 20 美元就能维持。

这比加州正在规划实现的高速公路还要便宜。

将加压舱和低压隧道结合起来,将得到比以前设想的任何方式都快的运输方式。

就速度而言,Hyperloop 是现存交通方式中平均速度最快的一种。商业航空运输属于第二快,它的平均时速是 575 英里。Hyperloop 将会以 600 英里的平均时速运行,这或许是日本新干线(bullet)的三倍。

Hyperloop 可能会对一些不同的行业产生重大影响。首当其冲的是 660 万亿美元的航空运输业。除了可以在海洋上旅行之外,Hyperloop 可以比飞机更快、更便宜地运送乘客。

这种速度可以从很大程度上改变人们在美国的居住地点和居住方式,这也会极大地改变住宅和商业房产。一个人可以很容易地实现在曼哈顿工作,但是却住在佛蒙特州的伯灵顿,这段每天往返 6 小时的车程使用 Hyperloop 循环通勤只需半小时。

这也将改变政治,因为在特区服务的政治家可以每周或每天拜访一次他们家乡的选民。

它可以彻底改变货运业。几乎一半的美国进口货物都会通过洛杉矶和长滩的港口。SCPR 称,14,000 名卡车司机将这些货物运往南加州各地的“仓库和铁路场”。据普华永道 ( PricewaterhouseCoopers ) 称,它们每天要移动大约 11,000 个集装箱,每年消耗约 6,800 万加仑燃料。

虽然仍然需要卡车和人类司机来完成最后一公里运输,但是一个类似于 Hyperloop 的运输系统可以以更低的成本、更低的污染、有着数量级差距的更快速度来运输货物。

当然,Hyperloop 有其反对者。尤其是那些有明显抗议的人——我们要把他们放在哪里?几十年来,实现在地面上建造火车所必需的通行权和建造成本注定了高速铁路项目的失败。隧道技术也还没有实现。

一天,当马斯克坐在洛杉矶郊外的公交中时,他发了一条推特发表抱怨,表示这将成为公司正面解决这个问题的动力。

航空航天

“我们正在建造第一艘前往火星的星际飞船,我认为明年上半年就能实现短途飞行。”马斯克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西南偏南 (SXSW) 音乐节上发表演讲时说,他强调,整个飞船可多次重复使用。

2017 年 12 月 15 日,Space X CRS-13 在美国卡纳维拉尔角发射,对国际空间站进行再补给任务。这是 Space X 与 NASA 所签订合同中的第十三次再补给任务,是迄今为止,猎鹰 9 号的第 45 次发射。

仅 2017 年就有 18 次飞行,甚至将火箭着落在一辆移动船舶上都已成为很常规的事情。但这次任务有所不同。这是首次对 SpaceX 的核心特征进行夸大。它的规划是如何将人类送入火星——这是一个完全重新利用的火箭。猎鹰 9 号全推力版(Falcon 9 Full Thrust)第一阶段在六月份是作为 CRS-11 的一部分飞行。

而 Dragon 太空舱首次是在 2015 年作为 CRS-6 的一部分飞行。猎鹰和 Dragon 以前都有重新使用的情况,但整个太空飞船由以前的飞行组件构成还尚属首次。

对马斯克来说,这是唯一一个使得太空旅行成为可行的方式。如果每个火箭都是一次性的,想要离开这个星球是不可能的。如果火箭像飞机一样,可以反复使用进行多次航行,到那时,太空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飞行出游的地点,让每个人都有机会进行太空旅游。

这一一个有关成本—重量比的问题。将数吨设备送入太空的成本越低,太空才越有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去处。如果每次都要建造一个全新的航空飞机,这个成本就会极其的高昂。

在价格区间范围的顶端是可抛式发射系统 (Expendable launch system), 比如 rianespace 的 Vega 发射器以及波音/洛克马丁的 Atlas V 运载火箭(该火箭由发射同盟公司 (UnitedLaunchAlliance,ULA) 制造,ULA 是波音和洛克马丁的合资公司)。

这种火箭可以将很多设备送入轨道,但无法重新使用。Space Shuttle (NASA) 的造价属于中等水平。这种航天飞机的造价较低,可以重复使用,但固体火箭助推器和主燃料箱是不可回收利用的,会导致使用成本增加,最终限制了该项目的价值。

在这个价格范围的低端是 SpaceX 的猎鹰火箭 (Falcon Rocket),目前的发射成本已降低了 3~5 倍。但这个成本仍然不是马斯克的最终目标。他不仅仅只想把一个航天飞机送上火星。

马斯克希望能用 Space X 把 1 百万人送上火星。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说需要将“每吨的成本提高百分子五百万”。

在马斯克看来,人类都在一个星球上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会不可避免的会走向灭绝。对地外空间不断探索,远离地球,我们人类就会变的更加坚强,对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或者地球自然资源的破坏就不会那么敏感。

火星不是最佳的宜居地,但确实最佳的一个选择。

火星上的大气和气温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但除此之外,火星和地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火星上每天的长度和地球很类似,气温范围也大致一致,与陆地的面积几乎相当。地表下有丰富的水资源,在陆地和空气中还有很多重要的元素。大气有所不同,这就是我们需要 The Boring Company(由埃隆·马斯克所创建。The boring company 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美国地面交通拥堵问题)和它的管道的原因。

挖隧道的另外一个原因也和成本相关。“百分子五百万”成本优化,不仅要求火箭的可重复使用。这只是使到达火星更加经济的四个要素之一。

火箭技术的可重复利用性。这是 Space X 目前所关注的。CRS-13 已表明,目前这一要素已成为现实。

在轨道上为火箭补充燃料。所需的燃料很多,但把所有需要到达火星的燃料都带上是不可行的。

在火星上制造推进物的能力。如果无法在发射时带充足的燃料,还要带上返回时的燃料,成本就会变得很高昂。新殖民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造一个加油站。

制造合适推进物的能力。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在火星上制造合适的推进物是可行的。

SpaceX 使用的燃料是 Methalox,这是甲烷和氧气的结合物。为了制造甲烷,SpaceX 将会从火星大气中收集二氧化碳(火星大气中 96% 是二氧化碳),从地表收集矿物质水。通过这种方式,公司可以生产出所有返程所需的燃料。

Space X 计划在地球和火星之间创建一条必要的太空公路,包括找到一种可以在火星上制造足够燃料的方式,以支撑航天飞机的返程。

这个航天设备不会是当前使用的猎鹰和 Dragon 结合的一个产物。SpaceX 正在研发 BFR-Big Falcon Rocket(大猎鹰火箭)。猎鹰 9 可以将 22900 公斤的设备送到近地轨道,BFR 将能够将 50 万公斤的设备送到近地轨道。在加上公司正在研发的 Raptor 发动机,到火星的行程将只需 80 天。

不过,在成为火星人之前,我们仍然是地球上的生物。在 BFR 建造之前,另外一个猎鹰火箭仍在努力延长在这个星球上的使用寿命。这是马斯克这个战略的一部分:建造一些当前真正有用的东西以养活这个未来的宏大计划。

使用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将物质送入近地轨道,将会比以前节省相当大的成本。甚至开启了商业探索太空的可能性。Space X 计划商业可行性的一个可以类比的就是航空飞机。如果波音公司的每架 737 仅在飞行一次后就报废了,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的一趟行程每人将花费大约 50 万美元。因为不必将每辆飞机在飞行一次后就销毁,同样一段行程,波音公司只需收取 43 美元。

这就是马斯克想要引入太空飞行的成本结构。到达火星的费用不可能是 43 美元,但会从当前的无法估量到只有 30~50 万美元。贵吗,但这是可行的价格。

当我们开始降低轨道空间的成本时,这家公司已不仅只是节约地球上出行的成本,它已经将星际间旅行成本的节约变成了现实。波音公司可能会担忧它正为马斯克的商业计划提供模式。马斯克不仅使用 BFR 进行地球到火星的飞行,他也看到使用 BFR 进行地球上飞行的可行性,这样速度会更快。

一趟飞行路线,甚至第次轨道飞行,绕着地球飞行比常规飞行都会更快。马斯克认为,在这种飞行轨迹下,人们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这种飞行刚开始只有富人才能承受得起,但这种价格一定会降到和常规飞行差不多的价格。

马斯克所关注的长期未来的问题不仅仅是太空飞行的问题。气候变化、核战争、人们导致各种其它的灾难,而这些威胁在马斯克看来,从长期来看,都赶不上人工智能对人种的威胁程度。

2017 年 9 月,马斯克公开表明,他相信人工智能(以及在国家层面为追求人工智能的竞争主导优势)将最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他说,这是比北朝鲜更大的威胁。在所有对人工智能持异的人中,马斯克是最坚决的,他的公司 OpenAI 将成立不久,一个月前,这个公司就干了一件其它人工智能都没有做过的事情。【责任编辑/卫安】

(原标题:我们不能总活在摇篮里:马斯克的公司正如何变革八大领域?)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我们不能总活在摇篮里:马斯克的公司正如何变革八大领域?
大公司如何布局AI+?杨元庆李彦宏等在两会上释放讯号!
泛贩亮相广州国际自动售货机展 三大场景引爆会场
英伟达AI芯片终极之战,四大门派争夺千亿市场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