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漩涡中的金立工业园

金立工业园的门前,一向人烟稀少。


这座占地面积258亩的厂区,安静地座落在东莞市大岭山镇湖畔工业园,园区内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厂区大门。平时,几乎不会有外人来探访这里。


在2015年11月,金立选择在工业园内举办M5 Plus的发布会时,金立工业园才第一次大规模向外界开放。其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这片园区与外界隔离。围栏外安静无比,厂区内则忙碌活跃。

只是最近,金立工业园内部也渐渐地变得和周围环境一样,陷入了一片百无聊赖的平静之中。

起因是金立这几个月以来遭遇的危机。

界面新闻此前曾报道过,从2017年底开始,金立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出现了现金流吃紧的情况,加上供应链挤兑造成资金周转困难。金立董事长刘立荣个人的股权被冻结,金立旗下的一系列资产也传出了被抵押的消息。

4月2日晚,金立发表声明称,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并提供“N+1”的赔偿方案;未来,金立工业园将保留50%左右的员工继续生产,保证生产线的正常运转。

面对这样的一个通知,金立工业园内部又将何去何从?至少,很多基层员工对现有的这份赔偿方案并不买账。

一份赔偿,三种选择

午休时间过去了,按照往常的节奏,工业园的职工们应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准备下午的工作。

但张伟(化名)和他的几名工友依然还蹲在工业园正门的树荫下闲聊,他们并没有回到厂里的意思。

这是因为,按照公司的规定,他和他的工友们已经进入了“放假”状态。

在4月2日晚金立发布声明之后,张伟和他的工友们第二天早上就发现厂区里贴出了新告示:“目前公司举步维艰,为了适应突然出现的情况变化,公司决定临时安排一部分同事停工放假4个月。”休假时间从4月3日起算,直到8月2日结束。

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4个月时间里,张伟都将进入一种“无工可开”的状态。但他并不为此感到欣喜。

张伟是东莞市金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众电子”)的员工。工商资料信息显示,金众电子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为9800万元,金立董事长刘立荣为公司大股东,占股比例达到了30.66%。

目前,金众电子的法人代表为袁国仁,后者为金立的创业元老之一,同时也是金众电子的总经理。金众电子的办公地点在金立工业园内,其主要从事电子产品的生产制造,共有员工2300多名。

停工放假通知在4月3日一早贴遍了金众电子的许多业务部门,当中包括了SMT(表面贴装技术)品质部、SMT事业部、测试工程部、PE部门等等。


金众电子下发的放假通知


金众电子下发的放假通知

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假期,张伟最大的担忧是自己的收入要大幅下降了。

“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我们只能拿到最基本的工资,其他什么奖金、补贴、津贴之类的,都没有了。”张伟向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他的一份工资单,当中显示,他的标准底薪每月只有1500元左右。

“一个月不到两千块,还要养家,怎么生活得下去,”他很是无奈。

张伟认为,这是公司为了让职工们接受现有解约补偿方案,所采取的一个措施。

作为金立手机的生产公司,金众电子也适用于金立官方公布的裁员方案。这意味着这些职工们能够拿到手的补偿为“N+1”(代表工作年数+1个月的工资补偿金额),与此同时,这笔补偿金将在最多8个月的期限之内下发给离职的员工。

这正是让张伟和他工友们不满的地方。

“说是说的好听,但谁知道这笔钱能够发几个月?而且协议也没规定,每个月发的补偿金会是多少。”张伟说,如果职工接受这个补偿条件的话,需要和金众电子签订一份协议,根据他的说法,这份协议只会由金众电子方面留存。

按照《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劳动者应当按照双方约定,办理工作交接。用人单位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一般来说,用人单位支付给劳动者的经济补偿金应当一次性支付;实务中,若用人单位分期支付,应该取得劳动者同意,并须支付额外经济补偿金或预期利息。

“对于相关的补偿协议,企业方面需要留存两年,以备审核,”他补充。

无讼法务资深顾问张小琳同样表示,一般来说,补偿和赔偿都是一次性支付,如果企业不能够和员工协商一致,员工有权利要求获得一次性的经济补偿。

更让张伟无法放心的,是4月3日当天召开的一次员工会议,根据他的说法,在会上,金众电子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按照公司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第一两个月能够拿到钱,第三、第四个月也没有保障。”

这就把职工们引到了第三条路上。

张伟向界面新闻记者出示了一张截图,截图内容为金众电子方面为某位职工拟定的一份离职协议书,当中提到,如果该职工从3月22日起主动离职,就能够一次性获得“N/2”数量的补偿金额。


换言之,现在放在张伟和他工友们面前的共有三种选择:休假,拿最低工资;接受“N+1”的分期补偿,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补偿金就会断掉;接受“N/2”一次性的补偿。

张伟都不想接受。他说,自己只想一次性地拿到自己应有的补偿,然后换一份新工作。对于已经在金立工作超过5年的他来说,“N+1”的补偿金额并不少,他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但已经有不少员工选择了放弃,其中以工作年资在2~3年左右的居多。张伟看到,自己身边很多工友已经陆陆续续地签订了相关的协议,2000人的公司,现在只剩下400人不到。

张伟给自己设下了一个期限,如果在4月中旬情况还没有改变,他可能也只能选择“N+1”的分期方案,然后离开金立工业园。他担心,如果再拖下去的话,公司连离职手续都不会为他办理。

赔偿问题真的很难解决?

之所以把期限设在4月中旬,是因为金立工业园内的不少员工正打算向上级部门反映相关情况。

苏朋(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上级部门已经了解到了这个事情,也许很快,他们就会得到来自政府部门的法律援助。

苏朋是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金铭电子”)的一位员工。后者是金立集团的子公司,金立占股比例为92%。和金众电子类似的是,金铭电子同样负责金立手机的生产业务,公司地点也是在金立工业园内。

也许是因为是金立子公司的原因,金铭电子比金众电子更早地收到了相关的解约通知。职场平台脉脉此前流出的两张截图显示,金铭电子的部分员工同样面临着被解约,并且拿到“N+1”的补偿金,这笔补偿金同样会以最多八个月的分期付款方式给到被解约的员工。另外,不接受这一方案的员工也会“被放假”。

不过,截图中并未体现具体的裁员比例。

苏朋从2007年开始加入金立,他也在此前收到了解约通知,和张伟一样,他也不满意公司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分期的付款方式。

“就算是有协议,但是之后我们找到了别的工作,如果金立断掉了赔偿,难道我们还要专门花时间回来和他们打官司?”苏朋认为,自己和金立相比,根本花不起这个时间。

他还表示,金立的裁员程序并不完整,“公司裁员需要劳动局备案、得到有关部门批准,另外赔偿的协议也没有给我们,到时候翻脸不认人了我们怎么办?”

“通常这种协议需要一式两份甚至一式三份,员工和企业各拿一份,但实际上只要企业给员工开具好离职证明,并且把协议留存即可,”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对此表示。

苏朋一直觉得,金立是有余力来解决员工的赔偿问题的,“深圳有金立大厦,公司还有微众银行的股权,厂子里有那么多台设备,随便卖一点都够买单了。”

他给界面新闻记者大概算了笔帐:目前,金立工业园内每天都有几十个人离开,现在大约只剩下了2000名左右的员工,其中大概1000名左右的员工工作年限在5年以上,这部分员工如果每人平均拿到5万元的赔偿的话,也只需要5000万元的资金就可以一次付清。

“再多也不会超过1个亿。”他估计,金立只需要卖掉一些产线就能够回炉这些资金。

和金众电子员工不同的是,苏朋每天还需要打卡上班,但是公司已经从两三个月之前就开始停工。

张伟也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感觉到公司的情况开始急转直下。他在收到自己今年1月和2月的工资之后,发现原有的工龄工资、住房补贴、交通补贴等,都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被金众电子单方面取消;就算是基本底薪,也比当初自己劳动合同内规定的数额要少。此外,在3月份,公司也曾经要求过职工们进行“放假”。

但最终,在部分员工的强烈抗议之下,这次“放假”的计划最终作罢,金众电子也在3月份的工资内补上了工龄工资等补贴。


现实很残酷。这次,在公司已经统一出台了离职补偿标准的情况下,不少员工也没有选择继续抗议,而是选择接受补偿走人。

苏朋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现在工厂内只有3条产线还在正常运转,他估计,每天每条产线最多生产2000台机器,产出的收益并不足以维持公司的员工开支。

“公司就是希望我们接受补偿方案赶紧走人。”他长长地吐了一口烟。

工业园的未来在哪儿?

金立工业园见证了金立这家老牌手机企业的起起落落。

从成立至今,金立已经为这个工业园合计投入了23亿元人民币,并且合计配置了54条全自动贴片生产线,平均每条生产线的成本达到了2000万元。此外,金立的自动化测试车间内有70条自动化测试流水线、射频测试仪器700余台、工业电脑4000余台。这些先进的设备保证了金立工业园每年8000万台的手机产量。

2015年12月,金立将M5 Plus的发布会安排在了东莞松山湖畔的金立工业园中。金立工业园也由此见证了金立手机在2016年的突飞猛进。

当年,金立的出货量达到4000万台,排名国产品牌第五,和身前的小米差距只有200万台,这也让金立看到了跻身国内前四的希望。

然而随着资金危机的到来,金立的上升通道也随之崩塌。现在,金立工业园的命运也和金立自身一样,悬而未决。

在3月,《财经》杂志曾经报道称,金立工业园将散伙,并已经开始遣散员工。另外,报道也提到,工业园内的大部分员工仍处于“放假”停工状态,几家分公司拿到的订单也很少。

多位金立内部人士都向界面新闻记者确认,现在金立已经把一部分的产品生产工作交给了外在的ODM代工厂,包括华勤通讯、龙旗科技等等,之后也许闻泰科技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腾讯科技则在此前的报道中提到,金立工业园很大可能会作为金立资产重组的一部分。针对该说法,金立官方未予置评。

不过也有市场流言传出,称金立工业园解散之后将会进行拆分变卖,其中地产将卖给碧桂园或者广东本土地产企业,而对于设备等其他资产也会进行变卖。对于这个消息,金立方面也并未进行过公开回应。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金立目前已经把工业园内的所有研发人员基本裁掉,只剩下产线的员工和部分售后员工,不过对于海外业务的员工,金立还保留着。

“之前的收购都没谈成,所以金立现在还留着自己的品牌,但是基本不做了,只会做一些代工业务;不过海外市场金立还是会做的,只是以后产品可能还是由ODM来代工。”上市人士表示。

在他看来,一旦失去了自有的工业园,金立很可能会从此一蹶不振。

“就算是还能在内地做一些代工业务,金立也没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出货规模能和之前相比,现在这个时代,品牌越来越集中,掉下去可能就回不来了。”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外界一直好奇的是,金立的融资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完成。在接连否认了海信、TCL的收购传闻之后,金立总裁俞雷早前表示,金立已经设计了多种融资方案,现在需要从多种方案中选出最优的一种。

像张伟、苏朋这样的一线职工们也在等待着这个消息的落实。至少,这会给他们带来获得一次性赔偿的希望。【责任编辑/卫安】

(原标题:裁员漩涡中的金立工业园)

来源:虎嗅网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裁员漩涡中的金立工业园
金立回应裁员传闻:工业园保留50%员工 补偿8个月内支付完毕
金立开始融资 老牌手机还能站起来吗?
金立“生死劫”:欠款百亿 韦尔股份等10家上市公司要遭殃!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