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生态中的分布式故事


“崔维兹抬头向上望,视线仿佛穿透厚层的月岩,直达月球表面与星际空间;彷佛努力想要见到无数正在不可思议的鸿蒙太空中缓缓运动的遥远星系。”

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在《基地与地球》中这样结尾。这本小说预测银河系由于大家的思想斗争,战争一触即发,主人公崔维兹在寻找可以让整个银河系更加和谐的方式。

“如果区块链真的能够推动我们人类文明的发展,这个发展又可以让我们走向星际,那我们现在为区块链做的每一步都是值得自豪的,也许在这一刻我们就是星空的孩子。”币圈老人,硬币资本合伙人老猫在近期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如此感慨,他自称是比特币及区块链行业推广者。

老猫的好友,同为硬币资本合伙人的李笑来近期却说对比特币没有大家以为的信仰。“有信仰的人,是不需要逻辑的。我属于更喜欢逻辑的,我持有比特币,是因为觉得它逻辑上是对的。”他还建议,讨论比特币的时候,尽量只从逻辑层面讨论,哲学、世界观、情怀都与逻辑不完全兼容。

4月9日,老猫与李笑来联合杭州市政府一起发起了“雄岸全球区块链100亿创新基金”。

一周后,“币圈虫哥”颇有感慨的在朋友圈里写下打油诗:

“币圈兄弟们都不容易吖,笑来宋江归朝,烤猫生死莫测,赵东坟冢爬起,明星硫酸洗面,二宝远走他乡,大头神游青山。”

目前区块链世界离老猫理想中的星际似乎还很遥远,当下,大佬们的互怼、指责为行业围观群众送来调节无聊的多巴胺;区块链尤其是ICO和交易所的创业者正在意向他国寻求安全半径;季节已是春风拂面但行业仍春寒料峭,大家在微信群、telegram群、会议峰会中抱团取暖,等待牛市再临...

怼怼大佬

无论是不是真正的中本聪,最近对于Craig Wright来说都很艰难。

4月4日,V神现身韩国首尔的Walkerhill酒店出席Deconomy国际区块链论坛,他的登场并没有引来欢呼,甚至因为与Craig S. Wright的互怼使场面略显“尴尬”。

圆桌讨论时,他直指Wright在演讲时出现了多处错误,并直言“为什么这个骗子能在大会上演讲?”。正好在现场的PANews看到台下的观众有人瞠目结舌,也有捧腹大笑。

随后Wright在推特上回复暗讽到,“当我们在讨论BCH(比特币现金)时,他知道ETH(以太币)终会消亡。”他的支持者们也在互联网上展开了辩护。

被誉为V神的Vitalik Buterin是1994年出生的天才,其19岁时用比特币的底层架构——区块链,编写了白皮书命名为以太坊(Etherum),在以太坊上可以创建社交、游戏等各种应用。以太坊走红后,他每次出现在中国的讲台都会获得台下的一片欢呼声。

而Wright曾在2016年自曝是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对此Vitalik一直持怀疑态度并多次指出,Wright不要再撒谎冒充中本聪了。

而近期圈内更著名的互怼或许是2月份,泛城资本董事长、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与投资人朱啸虎在朋友圈多个回合的公开“骂战”。

朱啸虎说,“不要拉我进各种3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大家晚节保重”。“人在做,天在看,历史不会忘记,希望各位不要因为收割韭菜赚带血的钱而留名青史!”陈伟星也直怼,“朱啸虎一点点投资就把自己捧为投资天才,不为了给自己的项目割后期投资者韭菜?然后去上市割大妈韭菜!”

无论哪个世界,“大佬们”也会互相看不上,即使是在解决了信任问题的区块链乌托邦世界,人与人之间真正的信任并未建立,人性的贪婪和丑恶也随着上窜下跳的币价被放大。

一位国内的区块链布道者、币圈扑克牌上榜大佬曾向PANews吐槽,“xxx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大佬,背叛团队单干,白皮书都是抄来的。”被吐槽者的确是国内外各区块链论坛演讲的座上宾,而吐槽者也曾被指是挂着虚职的“大忽悠”。

对于自以为炒币获得财务自由就成为大佬的人而言,享受一夜暴富的痴迷者,恐怕再也忘不掉人生“捷径”,“德不配位”的失衡或许终将引来灾难。

在他乡

去年94监管风波后,圈内不少老人都东游西渡寻求发展。江湖人称“宝二爷”的郭宏才在美国开了个“韭菜庄园”,在美国培养币圈“新韭菜”。草根出身的他直言不讳,“我自己不做VC,我一般是负责站台,我现在也不投钱了,我站个台收1%。”

寻找郭宏才代言的海外项目也有自己的出发点。“老外做区块链也希望做国际化,希望有中国社区,在中国有个人给他们代言。”郭宏才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和对方的来意。

老猫也远渡东瀛,并在近期举办人均1.6比特币的的邮轮私人分享会。他在日本用比特币买了房子,并成立了一家专门承接国内行业用户来东京创业、职业的公司,安桥株式会社。

“看文字能看懂一半意思,会英语能懂一半意思。”老猫说自己从学习英语变为学习日语,他在日本负责硬币资本的国际拓展,自己也在申请日本的交易所牌照,本来应该已经批准,但是遇到问题延迟了。

而李笑来却准备待在中国,“2013之前我很想移民;2014 年我告诉律师,取消移民计划。后来就没有这个念头了。中国是未来区块链最大的市场,是发展最快的地区,你让我走,我也不一定想走呢。”

在他乡的不仅是中国的区块链人士。从硅谷到北京,经历了10余个小时的飞行Dan O'Connor脸上并没有倦意,反而有些激动。

4月1日,在北京的某个线下闭门交流会上,Dan分享了对区块链的理解和他们即将将推出的区块链项目。24岁的他是一位区块链工程师,靠投资数字货币收益颇丰。

“中国和美国对区块链都是同样的热情和好奇。我也希望能在中国找到好的投资项目。”Dan告诉PANews,自己以后会经常来中国。

实际上,到中国来推广项目的外国团队并不少,但宣传效果并非乐观。PANews曾在某美国项目宣传会上加入中国社区微信群,但随后却变成了丢链接和广告的软文群,而不明就里的项目方外籍工作人员,还时不时配合“群演”在群里发竖起大拇指的表情。

开会!聚会!峰会!

Dan在中国演讲的当天,万里之外的美国芝加哥,一场区块链分享在大学里举行。PANews驻美作者发现,这场小型区块链分享却得到了学生们的追捧,现场座无虚席而有近一半是清一色的黄皮肤。区块链有哪些应用,有哪些较好的区块链项目成为现场同学关注的话题。

一位来自台湾的经管学科学生向PANews表示,如今学校课程也很关注区块链、数字货币领域,“老师刚刚布置了一篇论文,分析比特币成为广为流通的货币的可能性。”

4日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让北京顿时回归到冬天,然而币圈的寒冬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以至于大家有更多的时间在举办各种会议。郭宏才说,自己要培育新韭菜,每天都会去参加各种论坛和分享。从上海到台湾再到韩国日本,随后是新加坡,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市场负责人告诉PANews,自己一出差就要带半个多月的行李,到处是开不完的会议和PARTY,还担心掉队不得不去。

4月的首尔,11度的夜有点微凉。不少区块链项目借机Deconomy论坛举行了夜间派对。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配鸡尾酒,在他的身前,是十几位来自全球各地的区块链从业者觥筹交错,这仿佛是一场网友线下见面会,大家一边交换着名片,一边嚷嚷要加对方微信、kakao和WhatsApp。

在炒币大热的韩国,PANews驻韩作者却发现如今大家却对ICO、炒币讳莫如深,更热衷于讨论技术和落地。实际上韩国对区块链的态度还比较温和,毕竟政府也难敌20万民众政府官网请愿“反对虚拟货币交易禁令”。

“熊市来了,谁想提伤心事呢,现在正是专心做技术的时候。”一旁的参会者提醒道。的确比特币和以太币都先后在去年12月份和1月份冲上高点后开始断崖下跌,目前尚未回归。

这Deconomy韩国的区块链论坛上,中国的参加者并不多,因为在不到一个月之前,3月14-15日名为TokenSky的区块链论坛日刚在首尔举办。而这场论坛基本被来自中国的区块链项目和演讲者包场。在正式交流环节,大家虽然都用英语在台上讲,但是现场听众手中的同传设备几乎都调到第二频道,众多同传设备同时放出中文,整个会场都被这种声音覆盖。

有媒体写道,外场两层的项目展台大约30个,其中90%都是中国人在站台,即使还有零星几家外国人坐镇的展台,他们的合伙人名录中也不乏中国人的身影。媒体席几乎全数被国内区块链专业媒体和少数科技媒体占据,鲜有国外媒体的身影。

实际上,这个论坛的主办方是来自中国的某家泛游戏第三方服务平台。而TokenSky的下一站选在了目前比特币交易量站全球超过55%的日本。

虽然会场被中国人包圆,但这样的论坛却符合当下项目方出海拓展的迫切需求。

“国内禁止ICO项目宣传,很多项目去海外进行宣传,但海外用户没有培养起来,实际上真实的用户大多来自国内,这是当前的矛盾之处。”大河创投合伙人李荣阁坦言。

而就在四月初,一场上海的区块链峰会却突然被叫停,而原因至今还未知,根据峰会议程来看,有重要ICO项目方参与。

同时,在全球其他地方,区块链会议似乎在“退烧”。近期在台北举办的一场名为BlockCity的论坛上,OTCBTC创始人郑伊廷提醒道,“现在要投资ICO代币就需要深度了解该项目的价值,投机的项目方有卷钱跑路的风险,还有些项目商业价值较低无法上交易所。除非能看出项目价值或有内部消息,否则别轻易炒币。”PANews驻台湾作者发现,台下稀稀拉拉的散坐着一些听众,项目展台也鲜有人问津。

视角迁移到南半球,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确有些平静,至少在办会这件事情上,“惠村人民”并不热衷。PANews驻新西兰作者发现,近期并未有区块链、Fintech(金融科技)相关的论坛。尽管新西兰媒体已公开报道称,新西兰将成为全球区块链中心。

4月16日,在惠灵顿的众创空间,一家国内的区块链项目举办了见面会,台下24个大多是技术从业者,项目方人士在介绍自己项目的同时不忘推荐自己的代币,“别像五年前你没有买比特币一样,你如今会后悔。”懂行的人似乎不太多,“我就是来吃比萨的。”台下坐的两位女性之一向PANews开玩笑道。

吴晓波说,很多人都渴望在比特币和区块链热潮中,攫取一笔“新时代的红利”。他们包括,年轻的创业者、一年打三次玻尿酸的家庭妇女、经常听知识付费的都市白领,以及刚刚从邮币市场撤出来的老克勒们。

暴富的梦想不会轻易破灭,在一场北京的区块链交流会上,一位投资者直接向演讲者发问,“你知道监管的信息吗,能不能透露下情况,我们该怎么操作。”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而又直白的提问,演讲嘉宾只能冠冕堂皇,阐释监管态度。与炒股一样,数字货币投资者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打听内部消息的机会。【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区块链生态中的分布式故事)

来源:PANews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区块链生态中的分布式故事
国内银行纷纷试水区块链技术 多停留于试验或内测阶段
探秘区块链投资社群:明知有猫腻却不甘心收手
币圈隐秘江湖:揭秘460余种传销币种与资金盘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