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猫眼还原“退票事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5月4日消息,针对《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猫眼娱乐继发出两封声明后,再次召开说明会,对整个事件进行还原。猫眼娱乐COO康利在说明会中否认本次事件为大规模、有组织的黄牛刷票,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不过,康利也表示,本次事件的最终结果,正在等待主管部门一个最终公正处理的方案出来。


对于高退票率这一事实,康利并不否认,但他同时强调,“重要档期的首日,退票和改签比例的高起应该是一个常态,只不过这次可能比历史上更多了一些”。

在猫眼提供的数据中,无论是2017年国庆档还是春节档,首日退票率都比平日有着明显增幅。而在本次事件中,康利表示,与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的后台系统进行核对后发现,“五一档”《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率比刚刚过去的“春节档”最高退票率的影片高0.6个百分点。

而对于具体原因,康利认为,这主要包括两个原因:第一,热门档期的热门影片,关注度高;第二,预售开启的时间比较长,且预售阶段比较火爆。


康利表示,《后来的我们》映前的热度是超高的,可以通过各种的热度指数、营销指数查看,这些数据表明,《后来的我们》本来就具备了一个爆款电影映前的市场关注度和大众的期待度。

针对第二点,康利特别强调,从猫眼掌握的数据,大量用户退票产生在映前十几天甚至10天、8天,映前越早购买的用户到临时改签的概率越大,比较容易理解。

“我们去咨询了很多影院经理,看了一下线下情况,这次五一档4月28日那天是一个周六,但却是工作日”。工作日改签的几率本身就比较大。

此外,康利还表明,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在于,一年以前可能支持退、改、签的影城就1000家,现在猫眼有6400家支持退、改、签的影城。这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造成退票率可能比以前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猫眼并未将高退票率归结于黄牛刷票。康利强调,目前确实没有迹象表明,该事件背后是一个大规模、有组织的黄牛刷票行为。

但在此前的声明中,猫眼曾表示,4月28日的退票订单中,54%属正常改签,另外46%有部分疑似黄牛行为。猫眼方面解释,这一部分含正常退票和疑似黄牛退票,并且也仅仅是“疑似”,目前通过技术手段无法判定是否是真的黄牛。

“我们确实锁定了一部分的账号和订单他的购票比例和单数,是有一些反常的迹象,但是凭此证据来断定某个账号就是黄牛,这个是有难度的”,康利表示。

此外,也有部分声音认为,作为《后来的我们》的出品和发行方,猫眼存在一定作案嫌疑。在本次说明会上,康利也对其进行了否认。

在康利看来,猫眼并没有动机做这件事,因为《后来的我们》在各项营销指数上都是一骑绝尘的状态,其首日票房是2.8亿,剔掉改签之后的所谓“造假”票房只有几百万的量级,这是没有必要的。

而之所以退票为何在猫眼平台上发生较多,康利认为,目前猫眼是国内最大的售票平台,卖得多自然退的就多。

但康利也承认,在本次事件中,猫眼存在一些问题,诸如之前并没有针对高退票率设定一个阈值来堵住这个漏洞,这是猫眼接下来运营和机制上要完善的地方。事实上,在本次事件的处理方式上,猫眼在4月29日即暂时关闭退票功能,从而对普通用户造成了一定影响。

康利称,未来,猫眼将考虑涉及到单影城的应急机制、预警机制,平台与各个影城同步,共同处理此类事件。

另一方面,针对此次事件,猫眼的竞争对手淘票票在昨日也发布了一封说明,说明中称,从退票率和改签率来看,《后来的我们》的售票数据的确存在无法合理解释的异常。

康利认为,淘票票的这一说明存在偏颇,其原因主要包括两点:

第一点,淘票票使用了2018年全年的平均退票率比对《后来的我们》的单片退票率。但年平均的数值和单片的峰值是没有可比性的,因为票房少则一天三四千万、多则12个亿,波峰、波谷非常明显的。

第二点,淘票票在说明中宣称,先买后退不会造成改签被记入退票,但无论先买后退也好,还是先退后买也好,并不改变他在影城记录成一次退票。

“这两点我也希望我们的同行能够再严谨一些的去表述一个现状”,康利称。【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猫眼还原“退票事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来源:腾讯一线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调查】猫眼还原“退票事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