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马云“初恋”的闲鱼,为何沦为“骗子江湖”?


这年头,比陌陌更让年轻人肾上腺素飙升的 ,只有闲鱼了。

卖什么葵花宝典、奇石神兽、西瓜中间那一口的已经不算啥了。

还有卖原味内裤、原味丝袜的,更有人借着卖cosplay的衣服做援交。

而且不知从何时开始,闲鱼已经从一个二手市场演变成了一个充斥着各种不明势力的江湖,其中最出名的,要数中关村打劫的那一派了。

该同学热心地带着你去验机,等你进了电子城,你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而那里里,除了骗子就是打手,谁都不知道是谁打死了谁。

就是这样看起来水深不可测的闲鱼,却是阿里巴巴旗下在二手交易市场的重要布局,并打算在淘宝、天猫发展受阻的当下,寻找另一个突破口的所在。

1.

发现闲置经济的刚需

不花一分钱推广斩获百万用户

诞生于 2014 年 6 月的闲鱼,今年已经快4岁整了。

那一年,一本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写的《断舍离》在国内卖到脱销,也让人们开始思考自己与物品的关系。

前《21 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是这样定义共享经济的:将冗余所有权转让出来,让别人拥有临时性的使用权,从而为供给方和需求方同时创造价值,是谓共享经济。

他强调了两个字:“冗余”,即供给方转让所有权的资源应当是闲置的,从这一点来看,二手交易比起共享出行和知识付费等模式,更像是真正的 “共享经济”。

且不论线下早已存在多年的跳蚤市场,早年间的BBS也开设了专属的二手专区,自易趣以来,网上二手交易平台也越来越细分,越来越垂直,例如永不过时的3C电子产品和近年越来越火的二手书、二手车等。以分类信息起家的 58同城,其二手交易频道是国内最早的二手社区。

闲鱼的前身是淘宝的“跳蚤街”频道,后来改名为“淘宝二手”,并推出了同名应用。然而,无论是跳蚤街还是淘宝二手,产品始终都不温不火。

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消费品的升级迭代速度越来越快,总想换新的消费者们,正在通过网购的在线支付的便利,步入一个消费过剩的时代。“闲置经济”显然是一片生机勃勃的蓝海,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2016 年中国闲置市场规模就已保守预计4000 亿。

在淘宝当了 7 年产品经理谌伟业决心将这门二手生意做好,他带领团队设计了一个闲置物品交易的基本模型:手机端操作快速展示出售物品,操作简单;平台上互动交流,避免陌生电话沟通,并在在App 内直接完成交易闭环,最终实现闲置物品的快速周转。

在这样的思路下,闲鱼诞生了,并在2年不到的时间里达到亿级用户量。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谌伟业刚刚开始决定做闲鱼时,鉴于前两款产品的不上不下的现状,阿里高层只给他提了一个要求:你想做,可以,但第一年不会给你一分钱做市场,要是产品做到 100 万的 DAU(日活跃用户数量),你就接着做。

回到办公室,谌伟业也只对手下的人提了一个要求:“如果对这事感兴趣,就留下来;没信心,我安排你们去其他团队。愿意留下来的人必须立投名状,拿自己的年终奖对赌。如果产品成了拿分红,如果败了年终奖一毛也拿不到。”

在不提供任何资源的情况下,谌伟业只能把后路砍断,带着团队破釜沉舟。这么一来,整个团队走了三分之一,留下来的几个兄弟开始正式开始做闲鱼。

100 万 DAU 这个 KPI就像一把剑每天悬在头顶,团队最害怕的就是来之不易的用户会走。为此,他们会用心回复每一位用户的每一封信,装逗比扮屌丝,不断与用户沟通。面对暂时解决不了的用户问题,他们选择坦白告诉用户,团队是怎么想的。

就这样靠着每天回复四五百个用户的死磕劲儿,一年下来闲鱼积累了最宝贵的一批用户,不花一分钱推广费,把用户从 0 做到 100 万。

2.

二手闲鱼,意在社区

就绝大部分消费者来说,二手交易最根源的问题还是在于信任。

网上甚至有人做了这样一个视频进行调侃:双方约定好了在某处交货,一个人带着一个哥们儿前去,双方像毒品交易一样耍了很多花招,最后交易了一个iPod.完事后他对哥们儿说好了,你把枪收起来。只见对方一声口哨,埋伏在各处的兄弟手拿狙击枪闪现,深藏功与名。

闲鱼解决信任的第一个方法是通过支付宝担保交易,加上芝麻信用和用户评价给出参考。但更难以解决的问题是,在线上的环境里,完全陌生的双方想要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信任关系,可不是互发表情包就能搞定的。闲鱼多想了一步,做一个关系沉淀的社区——鱼塘。

熟人建起来的叫群,而社区的本质在于满足陌生人的群体归属感。在闲鱼上,最好的建立信任方式莫不是你看上的东西正好我也喜欢,你问的问题正好我懂,而鱼塘就可以满足这样的需求。

目前各地、各类兴趣鱼塘已累计超过 17 万个,从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闲鱼用户数据来看,它的确在朝着社区化的方向发展,成为 90 后和 00 后们新的社交工具。

他们聚集在各种基于地理位置或兴趣组建的鱼塘里,与带交易区的论坛或者贴吧类似,他们在宠物类鱼塘晒自家宠物和健康求助、在蛋糕甜点的鱼塘里上传制作教程。唯一不同的是,贴吧是通过社交带动交易,闲鱼是通过交易带动社交。

为了更好地沉淀用户关系、培养交流习惯,闲鱼还做了两个举动:一是在购买流程上,需要先点击“我想要”,进入聊天窗口才有“购买”按钮,二是设置超赞按钮,将用户的交易评判从物转向人,用户的超赞等级成为购买决策的新标准。

将人聚合起来后,闲鱼试图通过切入高频业务场景,来提升平台用户的总体活跃度。早在2016年5 月 18 日,阿里巴巴就将旗下闲鱼和拍卖进行了合并,并将业务拓展至更多垂直行业:租房、人的技能等。

对此,马云在亚布力论坛上回答联和运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树新的问题时曾说道:“腾讯做社交,我未来发展的是社区,社交和社区有巨大的差异,社交做分享,社区做共享。”

所以,闲鱼做社区,没毛病。

留给闲鱼的时间不多了

然而做社区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不然也不会出现文章开头出现的这种乱象。

首先,闲鱼似乎陷入了社交和交易相互掣肘的状态。

自2017年3月以来,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用户活跃度反而呈现下降。毕竟闲鱼的主要功能还是交易,因此鱼塘的讨论内容仍以交易问答为主。想要摘掉“二手电商”的帽子,在陌生人社交领域杀出一片天,没那么容易。

其次,职业卖家滋生,扰乱个人交易氛围。

在用户留言以及超赞数较多的的商品中,为博眼球发布露骨照片的不在少数,她们只在意交易的效率,“没时间闲聊,有事加微信,拍下即默认”,吸引了一大波微商及不良商品交易者混进来。

最后,竞争对手前后夹击,留给闲鱼的时间不多了。

虽然谌伟业表示闲鱼并没有具体的竞争对手,但它仍不可避免地被拿来与 58 同城旗下的转转相比较。自2017年4月获腾讯2亿美元投资以来,转转月活跃用户数增速持续上升,与闲鱼的数据差距在逐步缩小。而且转转在2016年底也推出了与鱼塘类似的“圈子”功能,看来也有意往社交方向发展。

眼见二手交易市场日益火爆,去年 1 月,京东的“二手优品”频道也正式上线,延续自家优势主打自营和3C 产品,与闲鱼、转转在定位上进行区别。

然而,与大部分风口相似,二手交易市场仍未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谌伟业甚至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闲鱼不考虑赚钱,阿里也不需要通过闲鱼来证明自己的营利能力。转转也表示目前仍处于积累用户阶段,并承诺二手业务会长期免费。

然而对阿里而言,它曾经把商业从线下搬到线上,而今它可能通过闲鱼再次把生意从线上引到线下。随着电商业务发展到一定瓶颈,农村和90 后将成为主抓的新市场,而最典型的线下社区,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阿里不是没有可能借助闲鱼进一步拓展社区 O2O。

如此一来,在闲鱼面前的,将会是以人为核心的社交和电商模糊不明的未来。

阿里王帅曾将闲鱼称作马云的“初恋”,然而,如果不能好好回答上面两个问题,它迟早还是会沦为下一个淘宝二手。【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号称马云“初恋”的闲鱼,为何沦为“骗子江湖”?)

来源:甲方研究社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号称马云“初恋”的闲鱼,为何沦为“骗子江湖”?
“捡垃圾”都被骗,闲鱼的二手梦会否变成噩梦?
“卖小孩,特别乖,不怎么哭”,在闲鱼叫卖婴儿26万元带走?
让马云睡不好觉的阿里社交,因为一条闲鱼翻身了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