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美团的八年嬗变:从外卖平台,到城市新地基

01

刘慈欣5年前的一篇文章就提出来,现代网络形成了人类聚集的第二个空间,这个虚拟空间与地球表面的实体空间相平行,其体积也在急剧增长。随着IT技术的发展,网络虚拟空间越来越多地具有了实体空间的功能和属性,越来越多地承担城市的功能。

在《三体》里面,城市有了新的面貌,人们的衣食住行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作家的寓言,充满科幻色彩,但似乎又有一定预测感。

放到当下互联网世界来看,微信、微博,知乎、豆瓣等等,都是一座座虚拟城市,其中的人口流量,社会和文化的活动数量,甚至都已经超过传统意义上的大城市。互联网巨头就是通过抢占入口,搭建虚拟城市的方法,完成商业帝国的理想。

最高层级的入口是社交和搜索,腾讯和百度把持着,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很难被颠覆。这也是早期的互联网入口理论,发展到现在,其实人与人,人与服务的链接已经出现了更多维度,而未来的机遇就藏在生活进化之中。

BAT后面,被提及最多亦是最有实力的无外乎蚂蚁金服、美团、滴滴和小米。其中,美团是明确提出了生活愿景的:Eat Better,Live Better。不得不说,王兴有一些看起来天马行空的想法,和《三体》多维空间有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他之前在接受小晚采访的时候提到过地球代表计划。假设某一天要开一个银河系的会议,他作为地球的代表去参加这个会议。“我要跟外星人怎么介绍地球呢?那时候我应该见过这个星球上最壮丽的自然景色、最繁华的都市,领略过最棒的美食、文学和音乐,尽可能的接触过人类文明的精华。”

各个领域,围绕O2O的生活服务大战打了这么些年,诸多需求被证伪,一些争夺焦点后来烟消云散。包括美团自身也是,未必在千团大战之初就看到综合生活服务这一入口的壁垒。只不过,美团坚持到了最后,王兴引用一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投资人的话说,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是错的,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

02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有过这样一个观点,整个互联网可以分成两类:A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上,B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下。B类又可以分为:以SKU为中心的供给B1和以Location为中心的服务B2。B1是就是过去经常被提及的电商,B2是2012年到现在为止中国互联网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A是视频网站、直播、在线游戏等等;B是淘宝、京东等,美团点评大部分业务也属于B。从当初的“T形战略”到如今的“EatBetter,Live Better”,美团在电商之外,打开了生活服务的大门,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

面对B端,美团正在构建“综合生活服务入口”,已经初具规模;对于C端用户来讲,美团正在构建“网上城市”。

美团所涉及的B端业务其实就包括餐饮O2O解决方案,比如美团云、聚宝盆、北极星等一系列技术供应业务,其主要目的在于为美团提供大量优质的B端资源,为其支柱业务提供支持。这个和蚂蚁金福开放底层技术能力给B端,通过技术赋能B端来服务好C端,是一个道理。

绝大多数行业的厮杀,都会经历"抢夺入口—搭建平台—构筑全产业链—形成闭环生态圈—获得商业模式”的过程。腾讯产业链的核心是社交和娱乐,阿里是商品交易,百度以前是搜索以后可能就是靠信息流,美团则是城市生活决策。

现代城市形成以后,金融、贸易、服务、文化和娱乐等功能得到发展,城市聚集力的底层驱动逻辑就在于人的流动。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场景,基本覆盖了城市人群的活动类型。美团的业务围绕实际意义上的城市展开,数字化的方式将餐饮、外卖,商家、商圈,骑车、打车等以前所未有的紧密度链接起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团是建立了数字化的城市综合体。传统意义上的地基自然是属于建筑学的,而基于LBS的深度用户服务,则是城市新的基础设施。“打地基”是个苦活、耐力活,BAT不一定做得好,后来者更难切入。

03

具体到核心业务上来看,到店包括到店餐饮、餐饮生态、智能支付,到家涵盖外卖、生鲜零售、进场配送、参与B2B等,旅行则主要围绕酒店住宿、机票火车票、景点门票,出现涉及网约车、共享单车等。

到店向来是美团的强项,这有赖于美团和大众点评长年竞争,所积攒起的优势,两家合并之后,这个优势又被迅速集中。到店之外,外卖是一个营收大头。这个市场上的两大巨头美团外媒和饿了么占据了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这是剩者为王的阶段。

主流外卖平台的发展战略已从“粗放增长”转向“精耕细作”,这意味着一方面外卖平台对用户、商家和骑手的补贴会慢慢减少,进而增加营收。这个局面,对美团和饿了么都是利好。

近两年,关于美团的边界在哪的话题层出不穷,尤其是和滴滴的正面竞争。从巨头彼此杀到对方领地来看,美团比滴滴有优势,这一点我在《滴滴外卖,程维的2018大考?》一文中有过分析。美团进入打车市场的相对优势至少有4点:

第一轮行业洗牌已经完成消费者教育,用户习惯养成;

滴滴处于垄断地位且抽佣比例高,司机端、用户端存在新需求;

美团外卖的派单系统与打车系统具有相似性,且前者技术难度高于后者;

美团用户量更为庞大,用户需求的全面满足是对单纯打车出行的降维打击。

短期来看,美团多线作战,仍有不少竞争压力。长远的看点在于,综合生活服务的壁垒提升,进而创造效率提升上下游粘性。比如用技术和大数据能力赋能商户降本增效,在B端深入,发展供应链金融、支付能力。餐饮深度整合产业链,从上游生鲜食材、中游餐饮、到下游外卖和到店餐饮全程全链条服务。到家则可以抓住新零售新的增长点,酒旅深度整合,打车打破现有格局等等。

看起来庞杂的业务线,其实内在逻辑是能力、服务和场景的延伸,逐步解决“去哪里”,“吃什么、玩什么”,“怎么去”等系列问题。

王兴是互联网行业里为数不多具备终局和多维空间思考的企业家。互联网风口常换常新,起起伏伏的故事告诉我们,所谓用户忠诚度就是个伪命题。不过,流水的年轻人,铁打的城市。

就像王兴所说的,一颗流星烧完就烧完了,行星可以长久存在,但它不会自己发光。恒星会发光,同时它和流星的发光方式不一样,流星是燃烧掉了,恒星是靠核聚变,所以恒星必须够大。【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美团的八年嬗变:从外卖平台,到城市新地基)

来源:钛媒体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特别报道】美团的八年嬗变:从外卖平台,到城市新地基
美团点评上市前夜:王兴离亚马逊之梦有多远?
美团为什么始终无法成为一线互联网公司
十余城美团骑手抗议强制派单 百名骑手遭封禁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