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IPO在即,雷军进入密集焦虑期


小米估值缩水一半,雷军是真委屈还是装矫情?

6月23日,雷军代领一众小米高管亮相香港四季酒店。而这一天,小米也发布了最新版本的港股招股书。从招股书里可看到,小米估值几近腰斩,而雷军更是在前两天的路演中放下狠话“小米应该是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公司高管如此卖力地为公司估值背书,近乎“推销”,这在科技公司乃至中国其他上市公司里来看,都是罕见的。

这恰恰体现了雷军的焦虑。

小米估值缩水一半 雷军心里自有一本账

从最新版本的小米集团港股招股书可以看到,小米全球发售的股份数目为21.80亿股,每股价格不超过22港元。以此计算小米集团香港IPO拟募资约479.6亿港元,约合397.48亿元。调整后的小米总市值约为539亿-700亿美元。按最低值算,仅仅是此前的一半。

调整后的小米总市值约为539亿-700亿美元,最风光的时候,外界传闻小米估值高达千亿美元。谁没料到,真刀真枪来的时候,估值却遭遇急剧缩水。

并且,即使已经缩水一半,小米依旧未被机构投资者看好。据报道,不少投资者认为小米的估值依旧偏贵,而且集资额非常大,加上目前利用孖展(保证金)制度的成本偏高,预计小米的整个认购过程不会出现疯抢的局面。

雷军说“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

啧啧,这满心的委屈,简直要赛过上一次说的“小米硬件综合净利润不超过5%”了。

不过雷军是不甘心的,不然他不会说“小米是‘新物种’”、“小米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

小米估值缩水了,雷军对外的口气反倒越来越大了。互联网营销吹吹牛倒也没啥,不过雷军这次的牛可吹得大了去了,可以说是用近乎荒诞的话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但是小编认为,何苦来!如果真的不满估值,完全可以撤回IPO申请。

这并非没有先例。2011年迅雷认为金融大环境不稳定,撤销上市计划;2012年神州租车因为觉得公司估值不合理,暂停上市计划。

几百亿美金的差距也不是小数目,上市不能意气用事,雷军为何要这样“为难”自己?

以前我们的文章就提到过,雷军已经操刀过3家公司上市,他对资本市场应该是门儿清。他会不知道小米真正值多少钱吗?如果他真的认为小米值1 000亿美元,那干嘛眼下半价都热火朝天地鼓捣着去上市?再等一等又何妨?

“小米默认几乎是腰斩的价格上市唯一的理由就是,早在准备上市之前就认可这个估值。”有媒体认为,雷军实际上是要导演一场苦情营销。

事实上,小米目前最大的底气来自于千万中低端机用户。数据显示,2018年Q1小米手机出货量2800万台,其中1300元以下的中低端机销量为2100多万,占比为75%。也就是说小米的用户大多是品牌黏性不太强的中低端用户,这部份人群其实很容易被其他品牌夺走,小米为了加强用户对品牌的认可,需要粉饰这个品牌,要给它贴金,于是雷军亲手给小米“高大上”的戳——我们应该是比苹果还牛逼的品牌!

用户瞬间也会觉得自己作为米粉,身份也是很高的。

有媒体犀利地指出,“中低端用户缺少什么,缺的就是自豪感、满足感。从品牌认知上赋予小米一种虚荣感,就可以牢牢把握可能被抢夺的中低端用户群。”

雷军高调指出小米估值应该是腾讯乘以苹果,造成小米被严重低估的假象,引起中低端用户的情感共鸣,进一步提高用户的品牌忠诚度。

流量生意必须要有稳定的客流量,而这2000多万中低端用户小米是输不起的。

84个实锤问题 推迟CDR无限期?

作为首家同股不同权的准上市企业,小米曾有创造CDR排队12天即上会的历史记录,然而小米却在本该证监会对其发行申报文件进行审核的19日发表声明,称将推迟CDR发行。

坊间不少声音表示,是因为小米无法在段时间内回复证监会在10多天前提出的84个问题。有行业人士表示,一般企业上市收到的问询大概有三四十个问题,而小米在数量上大大超出这个范畴。这2万多字的问询里涉及同业竞争、公司治理、生态成员企业、优先股、投票权差异、关联交易、金融业务、员工激励、VIE结构等内容。除了一般公司都会问到的问题外,小米面临的特殊问题还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小米与生态链公司的关系。证监会要小米回答小米入股各生态链公司的合理性、生态链公司是否存在竞争关系、小米与生态链公司的业务往来定价是否公允、生态链公司对小米平台的依赖程度有多高等几个问题。

小米需要提供更详细的生态链公司的采购、产品售价制定情况。一方面证监会要评估小米生态的经营是否合理,同时要考核这些生态链公司的经营独立性问题。

其中独立性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因为此前有丽人丽妆因为被指业务严重依赖天猫平台而上市失败的案例。

小米目前一共已经有210 家生态链企业,而有90 多家公司核心业务是生产智能硬件产品。要说完全没有同业竞争也是不太现实的,而虽然小米把生态链蛋糕做得很大,但不少企业销售上是严重依赖小米品牌的。

二是收入真实性确认问题。在第25问证监会就特别指出,是否存在大额、异常消费情况,是否存在空单现象,是否存在刷单行为?

而这个问题恐怕是小米难逃的,因为在今年618就曝出小米手机刷单冲量,最终却因为平台剔除大量未付款订单而排名跌落的事件。而在2016年双十一多名网友质疑小米刷单,因为小米手机在参与天猫双11预售时,出现了能够一次性下单10000台的状况。

三是小米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证监会要求小米详细说明各项金融、类金融业务涉及的主体、经营范围、业务规模、业务资质、近3年经营情况、风险控制措施等信息。互联网金融是A股重点约束对象,几乎不允许该类业务 IPO、并购/借壳。而小米在6月11日宣布剥离小米金融或许就是出此考虑。

最后,就是广受争议的小米公司的定位问题,究竟是互联网公司,还是硬件公司。

证监会也要求小米说明现阶段定位为互联网公司而非硬件公司是否准确,以及“硬件引流+互联网变现”模式面对手机市场增长放缓的大环境如何保持持续增长能力。

大家知道,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小米智能手机收入占比67.5%,而互联网业务仅9.4%,这一比例在前3年都未超过10%,而雷军此前多次表示小米是互联网公司,最近一次官方表态是在5月初的公开信中,其坚定地认为,“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不过在收到证监会问询后,雷军的口风变软了,前几日他表示“我自己不纠结小米是硬件还是互联网公司。”

他给小米升级了一个故事:“小米是‘新物种’”。

雷军强调,互联网业务有2层含义,一层是增强用户的体验,第二层是有了规模之后变现。

增强用户体验这一条小米恐怕做得还远远不够。比如被誉为8周年纪念之作的小米8被用户吐槽无耳机孔、红外发射器,玩游戏屏幕拖影、相机卡顿、摄像头进灰、USB还是2.0的等等诸多问题。而且每次小米一发售新机,都会被吐槽耍猴式营销。

而小米希望借助自己的硬件用户来来进行互联网业务的变现也有待考验。前面讲到,小米用户有7成以上是中低端用户,这些人群品牌忠诚度很低,他们最敏感的是价格,那么就很容易被竞对给抢走。

营销费用比研发还高 小米不愧是营销起家

从5月3日发布的招股书中看出,2017年小米研发费用仅为31.5亿,占整体开支的2.7%。作为一个科技型企业,这个研发占比是很低的。横向对比华为,2017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为14.6%。

科研能力是投资者衡量上市企业持久发展能力的重要标尺,显然小米这一块是硬伤。

更不正常的是,小米的营销费用高达52.3亿,占整体开支的4.6%。小米以高性价比、互联网轻营销模式等立身,但目前这套打法已经失效。近两年小米开线下店、请梁朝伟、吴亦凡等大牌明星代言,都是花的真金白银的钱,营销费用自然水涨船高。但是大大超出了研发费用,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再联想近几年小米在手机技术创新上实在乏善可陈,而其他公司如vivo、OPPO都推出了摄像头可升降的全面屏手机、华为有麒麟芯片,vivo还有屏幕指纹解锁等黑科技。2017我国发明专利授权量排名前十的企业中,华为、中兴、联想、格力、OPPO等在榜,却没有小米。

而小米近年来的专利之痛难道还没有引起足够的反省和重视吗?

写在后面:事实上,让雷军焦虑的还远不止这些问题。近期还有媒体曝光小米提供给港交所的招股说明书中隐瞒了供应商环境风险信息。从诸多层面来讲,小米的估值都不应该是雷军重点关心的问题,因为无论怎么炒作,冷静、鸡贼的资本市场都会给出现实的判断,没有情怀没有附加感情。与其去争估值高低,倒不如把内部的矛盾与问题好好解决下。

毕竟如果真的有成长性,价值提升只是迟早的问题。【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小米IPO在即,雷军进入密集焦虑期)

来源:搜狐科技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小米IPO在即,雷军进入密集焦虑期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