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周亚辉与Opera的“量子纠缠”往事


2016年2月10日,大年初三,宜祭祀、塞穴、结网、破土、谢土,忌嫁娶、入宅。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绝不算多,排在前列的新闻,不过是韩联社报道了朝鲜总参谋长李永吉已被处决,老马刺又战胜了老热火,诸如此类,了无新意,世界都似乎透露着疲惫。

除了周鸿祎和周亚辉。

因为挪威老牌浏览器厂商、上市公司Opera终于在北京时间2016年2月10日发布公告称,接受奇虎360联合昆仑万维12亿美元全资收购。

很多人觉得这个价格实在太贵了,昆仑万维和 360共出价 105 亿挪威克朗(约合 81 亿人民币),收购 Opera 公司 100% 的股份。这比起过去 Opera30 天的平均市值,高出 56 %。

彼时根据美国网站通讯流量监测机构StatCounter过去一年的统计数据,Opera 浏览器的市场份额远低于 Chrome 和 Safari,甚至在 UC 浏览器之后。

Opera 在手机浏览器的市场份额是 11%

Opera 在手机浏览器的市场份额是 11%

Opera在电脑、平板的浏览器市场份额只有 5.02%

Opera在电脑、平板的浏览器市场份额只有 5.02%

其实对于周鸿祎来说,这价格也贵,自己做免费杀毒软件,卖点广告的“小本生意”拿不出这么多钱。但人总愿为执念为梦想付出点儿代价。

市场份额虽不多,却品相极佳的Opera,寄托了周鸿祎的执念——对搜索的执念。浏览器和搜索从来都是互相依附的两个主体。

01

互联网有一个现象,如果你是某新事物第一个吃螃蟹的,倘使成功了,人们会评价你目光远大,掌握了先发优势,如果你第一个吃螃蟹,但没成功,却被别家后来者居上,就会被狠狠嘲笑为他人做嫁衣。

周鸿祎在搜索领域给李彦宏做了嫁衣。

1998年10月,周鸿祎成立了国风因特软件有限公司,网站名叫3721——寓意不管3721。

3721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无需记忆复杂的域名,直接在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中文名字,就能直达企业网站或者找到企业、产品信息。

这是周鸿祎第一次做类似搜索的服务,也是彼时最恰当的时机——那时候用户更愿通过地址栏而不是搜索框获得互联网内容与服务,3721满足了用户这一需求。

彼时全中国有超过十万人做3721代理,销售3721中文实名服务,老周称其为:人民的战争。到了2002年,3721不论流量 、营收,都已然在中国搜索行业首屈一指——销售额2亿元,毛利6000万元。

当时,创业维艰的马化腾曾险些把QQ软件以60万元卖掉。

但差不多同时和3721创立的百度也在发力,两家陷入争夺,后来著名的“插件之战”爆发,一厘米高的插件栏让无数互联网公司争得头破血流。而相比周鸿祎人民战争式的渠道,百度展现出网页搜索上的技术优势,Google也在这时叩开中国的大门,雅虎这时却向周鸿祎抛出了橄榄枝。

周鸿祎想了想决定卖,因为雅虎答应为他提供与谷歌相匹敌的搜索技术。

周鸿祎心想,如果能坐拥雅虎的资金、品牌和技术,再加上自己的渠道、客户端和运作能力,不仅可以灭了百度,甚至还能顺带把谷歌给灭了。

毕竟雅虎还是当时世界上最牛逼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于是,3721以1.2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雅虎,自己当了雅虎中国的总裁。

就在周鸿祎卖掉3721之后,同年Google上市,一时风头无两,成为新的互联网标杆。这时周鸿祎突然意识到,卖掉3721很有可能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周鸿祎在雅虎时很想把搜索捡起来重做,他意图整合3721网络实名、雅虎搜索(YST),推出了“一搜”搜索,成为中国的Google。

但后来老周在自传中表述到:“由于跨国公司的官僚,也由于雅虎总部对雅虎中国管理团队的不信任”,这一战略被无限拖延,直至不了了之。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百度成为了中国BAT,市值千亿美金,周鸿祎离职雅虎创办360,靠着傅盛发现免费杀毒的契机开拓了新天地。

2011年360在纽交所上市,但市值最高不过是百亿美金。

红衣大炮不服。

2012年8月15日,360推出综合搜索。凭借360浏览器在PC端的市场地位,360搜索推出仅5天,市场份额已超过10%,超过谷歌、搜狗成为中国第二大搜索引擎。

虽然前期360搜索起得快,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这一次的成功主要得益于360浏览器的市场地位。浏览器的红利消耗完毕后,360搜索的增长动力再也不足,更无力挑战百度。

但周鸿祎忘不掉搜索,360搜索前期崛起的过程,让他看到了浏览器对于搜索市场显著的导流效应,而市场上的主流浏览器,Chrome、Safari、IE、火狐、UC,没一个能想的,翻来覆去只有Opera最合适。

02

有必要说一说Opera浏览器。

Opera一直被誉为“神族浏览器”,这是对其技术能力的称赞。Opera一直都是小众圈层的玩物。笔者在中学时代就是Opera的死忠粉,在功能机时代上网流量还是稀缺资源的情况下,Opera的流量压缩功能总能以最少的流量消耗带来最佳的上网体验。

Opera在技术上一直在引领业界,它发明了一个又一个现代浏览器必备的功能,却都惨遭竞争对手抄袭。

比如标签页浏览。

这是种设计现在在Chrome、IE、Edge、Firefox上都能看到。在一个浏览器上开启多个网页,这些网页全部通过标签页“Tab”来切换,似乎已经是理所当然的设计。

但这个设计是Opera浏览器的神来之笔,它在1998年发布的Opera 3.5中,首创了标签页浏览功能。随后,这项设计被其他浏览器相继抄袭引用,最后成为了浏览器必备功能之一。

最具科技想象力的还是Opera Mini的流量压缩功能,其会把原网页先缓存到自家的服务器,然后对数据进行压缩和并重新排版,再推到浏览器当中。在流量和网速都捉襟见肘的2G时代,Opera的流量压缩的确能大大改善上网体验。

不过,这项技术虽然是Opera首创,但很快也不再是Opera的专属。大量浏览器都引入了流量压缩的功能,例如UC浏览器,就把省流作为宣传重点,其实技术内核和Opera是一样的。

此外还有许多功能是Opera的独创,比如快速拨号、鼠标手势、在浏览器中集成了搜索框,页面缩放功能,皮肤更换等,但是即便Opera是浏览器圈最勤劳的创新者,却没能避免沦为小众。

问题出现在Opera的商业模式上。

在Opera早期版本,或许是对自己的技术自信,Opera是一款付费软件。

如果不给钱的话,它会弹广告。

这虽然是软件行业比较常见的做法,但是对于浏览器市场就不行了,毕竟别家有爸爸,没有挣钱压力的浏览器们并没有这样做。直到2005年的Opera 8.5后,广告才被彻底去除,但当时正值Opera创新的低潮期产品力略显不足。

Opera另一种盈利模式是授权定制。实际上,不少设备的浏览器都是Opera的定制版,例如任天堂的NDS和Wii游戏机、魅族M8手机的浏览器等等

这种模式虽然还算可以,但和对手们捆绑操作系统以及通过搜索引擎推广的手段比起来,Opera就相形见绌了,难以快速在主流的用户中大面积推广。

并且Opera混乱的产品线日趋混乱。没有用户分得清Opera到底有多少个产品?光是安卓平台就多得足以让你眼花缭乱。感受一下:

其实从Opera拥有那么多的技术创新,却屡屡被对手抄袭,就可以感受到:Opera是典型的技术上的天才,商业上的白痴。

但截至2016年初,Opera 在电脑和移动端的用户总量依旧有3.5 亿。

所以Opera的卖相绝不差,这也让周鸿祎下定决心联合周亚辉吃下Opera。

03

周鸿祎想要收购Opera是源于搜索的执念,周亚辉的目的却非常简单——挣钱。

周亚辉是生意人,一个很会挣钱的生意人。

本来他有过情怀和执念。

1999年,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的云南人周亚辉拿到了科技园50万元的投资款,准备开始创业。

通常,清华学生毕业时一般会先去大公司锻炼几年,再出来创业。但周亚辉选了一条很硅谷的路子:先休学,再创业。当时整个清华像他这么干的不超过20个人,周亚辉是其中的第12个。

周亚辉创业的第一个项目,是为动漫爱好者提供交流和展示的网站,叫“火神网”。

这个项目在虽然颇受动漫圈中欢迎,但难以将流量变现,那个时候流量变现的方式非常有限,此外,这个创业公司还没有成立多久,就受到了来自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崩塌的冲击,资本家们对互联网的热情降至冰点。

周亚辉账户上一天天急剧缩减的数字,每变化一下就重重的敲击着这个20多岁年轻人的心。为了生存,周亚辉开始接动画广告的外包,在中关村刻光盘,从高大上的科技园搬到了月租2000元的居民楼,吃3元钱一份的蛋炒饭。但那时连网易都从15美元跌到0.5美元,一个小小的大学生创业者也只能坐等被巨浪吞没。

2004年周亚辉关闭了项目,返回校园,并于2006年加入了陈一舟的千橡集团。他经常反思自己失败的教训,并且请教陈一舟,陈一舟告诉他:

“互联网上第二拨创业者肯定比第一拨更难成功,上一拨创业时,哪里都是空地,你占一片就可以。现在,已经有几个大城市了,我们只能做游击队,一边找几片相对肥沃的草地,逐渐变成小村庄,再变成城市;一边寻找其他草地。”

周亚辉开始寻找自己的肥沃土地,网页游戏率先进入视野之中。

2003年,网易靠着出品的《梦幻西游》一炮而红,并助推丁磊荣登首富宝座。2004年,盛大的陈天桥依靠“传奇系列网游”挑战首富成功。

周亚辉觉得自己虽然不怎么玩游戏,但是中国增长起来的5000万游戏玩家简直就是一座闪闪发光的金矿。于是,他拉来了技术牛人方汉和王立伟,在2008年共同成立了昆仑万维。

不得不说,当你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时,你会发现自己跑的比谁都快。昆仑万维通过一系列正确的出海战略获得巨大成功,在海外被称为“小腾讯”。

2015年初,昆仑万维登陆创业板,上市后一度高达700亿市值。

但不爱玩游戏的周亚辉始终觉得,游戏并非自己的终点。互联网最赚钱的领域有7个:社交、新闻、视频、音乐、电商、物流、支付,每一个领域都能诞生百亿美金公司,之前创办的昆仑万维只占了其中一个赛道,前方有更多的“肥沃的草地”等着他去占领。

所以当周亚辉发现Opera浏览器时,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可能又要来了。拥有数以亿计C端用户的Opera浏览器,完全具备切入七个领域的能力,比如新闻、支付、社交等。

04

从2015年开始,上市成功的周亚辉开始逐步转型成为一名“投资家”,寻找新的赛道。尽管看的项目不多,但眼光却十分精准。尤其是第一笔投资的趣店,更让他赚的盆满钵满。

2017年10月18日,趣店上市,周亚辉在投资笔记中写道:

“我憋了好久的满足感终于来了。

未来3年,在2020年底之前,经过我手投资过的企业,至少有10家公司会成功上市,趣店算第一家的话,其他候选名单如下:随手记、达达、瓴岳科技、银客网、全民快乐、Opera、Grindr、快看漫画、8H床垫、如涵电商、Club Factory里面或许有一些没能在2020年底前上,如果没上,估计最大的原因就是不听从我的建议;或许全部都能上,那就Big Bang。Anyway肯定会超过10家。”

周亚辉话里行间透着满满的自信。这种自信也带到了2016年的Opera收购案中。

这次收购,昆仑万维出资1.68亿美元,360只出资4800万美元,金砖出资2400万美元。另外的80%的收购资金将由金砖负责募集,并且组成优先级资金。

若目标公司(Opera)未能于2019年12月31日前实现上市目标,则三家需要按照约定的年化收益率收购优先方的全部出资。

此前,还没有哪一家浏览器能够单独上市,因为单纯的只靠浏览器,其实很难有亮眼的财务表现。

但最终中方财团更改了收购方案,只用5.75亿美金买下Opera品牌以及旗下移动浏览器和桌面浏览器等最为核心的消费者业务。

不久前的2018年6月29日,Opera向SEC提交了上市申请,股票交易代码为OPRA,已然大概率将成为浏览器单独上市的第一股。

落地中国两年多的时间里,Opera做的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商业化拓展。

Opera入华清晰地呈现出两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由更擅长资本运作的昆仑万维周亚辉专注于通过商业模式的拓展来进行盈利的优化,从而达到上市的目的,缓解对赌的资金压力。

通过上线信息流业务Opera News,无论用户量还是营收都得到了海量增长。为了Opera上市,周亚辉甚至辞去昆仑万维总经理,全职担任Opera的CEO。

第二阶段,在上市任务结束后,将是周鸿祎表演的时间,就如当年的360浏览器与360搜索的戏码一样,360搜索将与Opera进行深度整合,抢占搜索市场。

为什么一定要是这样的顺序?

首先,Opera的用户量主要集中在国外,尤其是在非洲、南亚和东南亚等地区的市场,但尚未出海的360搜索,不适合这些市场。

再者,目前Opera的前两大客户都来自国外的搜索巨头,分别为Google和Yandex,它们产生的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56.1%。如果立刻与360搜索合作,将会大大影响Opera的财务数据,对于上市不利。

这两步棋的第一步,已经即将接近尾声,但是周鸿祎、周亚辉和Opera的真正运作还未拉开帷幕,毕竟一个仅仅想要在资本市场融资1.15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对于两个大佬来说不痛不痒。

未来几年,无论是搜索市场还是周亚辉苦苦寻觅的7个赛道,很可能将会被一个红色圆圈搅动浑水,当惯了霸主的BAT们也是时候该警觉小小Opera背后的野心了。

一个骨灰级的互联网鼻祖产品,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曲折发展后,历经巨头挤压、份额萎缩、变现困难,最后在两个姓周的中国人手里即将涅槃重生,搅动未来中国互联网的格局。

这种传奇性,除了Opera怕再难找到另一个了。【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周鸿祎、周亚辉与Opera的“量子纠缠”往事)

来源:创事记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鸿祎、周亚辉与Opera的“量子纠缠”往事
周鸿祎:马云比我懂人性,但在这一点他不如我
周鸿祎堪称商业奇才,但360为何无法像BAT一样成为巨头?
红衣教主迟到的金融梦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