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股权冻结 暴风身陷风暴


“旧爱”翻脸,冻结冯鑫股份

截至目前,冯鑫持有暴风集团21.34%的股份。

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冯鑫所持4.65%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0.99%。

▲上图为暴风集团公告截屏

▲上图为暴风集团公告截屏

对于该部分股份被冻结的原因,公告称是因为中信资本与冯鑫的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暴风集团相关人士向野马财经确认,该笔冻结与暴风集团业务没有关系,而是涉及其它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对方以冯鑫所持暴风集团部分股份为财产保全对象进行了冻结。至于具体是哪家公司以及出现了什么纠纷,该人士没有透露。

颇有意思的是,此次股份冻结的申请方中信资本与暴风集团曾有过多次合作,关系一度十分密切。

2015年12月3日,暴风集团就曾公告称拟与中信资本、平安信托、北京淳信奋进等机构共同投资6.84亿元成立并购基金。在此次运作中,中信资本为GP,认缴一万元,负责基金的管理;北京淳信奋进的GP北京淳信资本则是中信资产旗下私募机构。

除了管理、通道上的合作之外,中信资本亦给予过暴风真金白银的支持。

▲上图为暴风集团2016年公告截屏

▲上图为暴风集团2016年公告截屏

(“中芯铭弈”即现“魔镜未来”)

2016年1月18日,暴风集团旗下暴风魔镜进行第二轮融资时,中信资本以8000万元拿下了5.834%的股份。不过,这8000万元并非现金,而是债权转化形成。换句话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债转股”操作。

借钱借成了股东,到底是看好标的未来的发展还是另有它因我们不得而知,但却可以依稀捕捉到暴风魔镜近年来的发展轨迹。

凭借“VR”的噱头,暴风魔镜一度受到资本的热捧,在自己估值不断攀升的同时,还曾给暴风集团带来了3个月内出现39个涨停的惊人神话。

然而,热闹的“故事、蓝图”之下,却是财务上的持续亏损。暴风集团2015年半年报显示其亏损1846.79万元。自此之后,公司并没有再披露其财务状况,但从公告历年年报可以看出,暴风集团的战略重心已慢慢转移至暴风统帅(暴风TV)上来。2016年底,暴风魔镜还出现了大规模的裁员。

上海某私募人士向野马财经分析,很多股权投资在签订时,都会存在大股东回购条款等保障协议,债转股同样如此。那么,当初暴风魔镜的融资存不存在相关协议,此次股权转让纠纷又与此事有没有关系,上述暴风集团相关人士称,核心内容以公告为准。野马财经亦多次拨打冯鑫电话试图求证,不过均在接通后被挂断。

现金流刚遭深交所问询

曾与暴风有过紧密合作的中信资本为何冻结冯鑫股权尚不可知。然而,可以看到的是最近暴风的日子不太好过。

一方面,股价暴跌,融资艰难。

2016年初至今,暴风集团股价一直处于震荡下跌趋势。从90元/股(前复权)左右的阶段高位到如今的约14元/股,跌幅逾80%。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5月31日,冯鑫所持暴风科技95.35%股份已经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

并且,在股价低迷的背景下,暴风集团融资屡屡受挫。2016年8月,集团曾抛出一份20亿元的定增方案,2017年1月降低为18.42亿元。即便如此,该方案还是于今年5月宣布撤回,最终流产。一个月后,暴风集团再度给出新的定增计划时,募资额只剩下了5000万元。

当然,集团层面融资不顺的情况下,2017年12月8日,其控制子公司暴风统帅获得了来自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两家机构的8亿元投资。

另一方面,现金流状况不佳。

2018年5月,深交所针对暴风集团2017年报发出问询函,现金流即为其中十分重要的关注点。问询函指出,暴风集团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4.93亿元,已经连续两年为负。野马财经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继续为负2936.82万元。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2017年暴风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样为负1.75亿元,这是其上市以来首个年度出现该数据为负的状况。这意味着暴风集团造血能力迟迟没有起色的同时,补血能力又在大幅下降。

除了现金流,暴风集团的综合盈利状况同样值得推敲。虽然2017年暴风集团实现归母净利润5513.93万元,但是却以少数股东权益巨亏2.29亿元为代价。

早在2017年8月《穿透暴风集团净利润迷雾》一文中,野马财经就已经指出,通过对暴风统帅等“控制”子公司收益权与表决权的腾挪,暴风集团(原名“暴风科技”)将很多亏损扔给了暴风统帅的“少数股东”,体现在财报上也就是“少数股东权益”。这些少数股东公司中,有一半左右由冯鑫自己担任董事长。

这一结构,不禁让人想起当初的乐视网,正是通过对乐视致新“少数股东权益”的处理,将营收留在了上市公司体系内,将亏损倒腾给了“右手”非上市公司,以维持上市公司股价。

“小乐视”争论再现

乐视与暴风,相似的财务调节,相似的互联网思维,相似的扩张手段,相似的股价走势图,以及同样喜欢勾勒未来,动辄“消灭”、“维度”、“物种”的表述......一直以来,市场总习惯于将二者进行比较,且对于暴风集团是否是“小乐视”有着激烈的讨论。

誉之者强调成绩,主营暴风TV的暴风统帅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3.48亿元,同比增长45%,其中成本较低的运营端实现营业收入0.67亿元,同比增长370%,且一向烧钱严重的电视产品亏损大幅收窄32%。2017年冯鑫放出“两年内盈利”的豪言似乎实现可期。

暴风集团现阶段的确存在造血能力不足等情况,并在财报的处理上展现了高超的技巧。再加上融资大环境趋冷的黑天鹅,明天会怎样,终究很难说。

毁之者则看到风险,正如前文所述,

如今的乐视已经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黑洞,暴风集团自然急于强调自己与乐视不同。冯鑫本人在诸多场合表达对这一称谓的反感,用上过“很苦恼”、“压力蛮大”、“极其扯淡”一系列表述。暴风集团相关人士亦曾向野马财经强调,集团有着清晰的战略规划与推进节奏,并非盲目的扩张烧钱,而且暴风TV等产品有着很不错的市场反响,与乐视完全不同。

各方的立场与观点自有逻辑与立足点,任何两家公司也都有相似及不同之处。当然,市场最核心的关注点还是应该落在企业本身。【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暴风身陷风暴)

来源:创事记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冯鑫股权冻结 暴风身陷风暴
暴风进与退:冯鑫的“二次创业”
热点蹭个遍的暴风,会是下一个乐视吗?
面临空壳化的危机 暴风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吗?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