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减薪被讨债宽带费都交不起?FF又遭11家公司起诉

据美国科技媒体TheVerge报道,在贾跃亭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在2018年10月首次宣布大规模裁员和减薪以来,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公司的供应商和承包商已对FF提起了11起新的诉讼。提起这11起新诉讼的公司总计要求FF支付近8000万美元的欠款、赔偿金和其他费用。

TheVerge报道中称,这11起针对FF的新诉讼来自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德国的汽车承包商、美国的营销机构、设计公司和多家人力资源公司等。除了最新披露的这11起诉讼外,报道中还称FF持有的位于拉斯维加斯、用于建造工厂的土地可能已经找到了新的买家,但即使是成功出售,所得款项也仅仅够FF维持几个月而已。

连自动贩卖机公司都起诉FF欠款

报道中称,这11起新的诉讼均指控FF在与这些公司签订合同不久就对它们进行了欺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其实这并非首次有公司对FF提出类似的指控,例如在2017年FF的资金危机中,就有媒体报道称公司欠下了大约1亿美元的未付账单。但从整体上看,这11起新的诉讼为FF目前欠下的债务以及公司的债权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清晰度。FF首席财务官迈克尔·阿古斯塔(Michael Agosta)去年在法庭文件中曾承认,截至2018年10月FF已欠供应商“超过5900万美元”。但新增的11起诉讼表明,现在FF的欠款可能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FF的一位代表并未及时回复TheVerge的置评请求。

据悉,这11起新的诉讼均发生在FF几乎没有现金的时候。2018年末,FF还与恒大之间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股权争夺战,当时恒大是FF的主要财务支持者。尽管双方后来宣布“休战”,但数百名去年12月被迫无薪休假的FF员工本周还被告知公司并没有足够的资金让他们返工。目前,FF也很难找到另外的投资者来继续支持公司的发展,与此同时,一些关键员工——包括FF电动传统系统背后的团队,甚至跳槽到了竞争对手Rivian(一家美国汽车制造商和汽车技术公司)。

TheVerge报道中称,自去年10月以来,这11起新增诉讼中最大的一起来自德国汽车承包商埃森曼(Eisenmann Corporation)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子公司。2016年5月,FF曾聘请埃森曼来建造公司在内华达州工厂中最贵,同时也是最关键的部分——涂装车间。根据2018年12月21日提起的诉讼,FF最初同意支付近2.3亿美元,并为第二间规模相对较小的涂装车间支付1100万美元。

然而,FF最后仅向埃森曼支付了3200万美元,并且就在2017推迟并最终取消了建造这座巨型工厂的计划。埃森曼方面表示,FF从未支付过双方原本商定的取消费用,而且根据合同中的措辞,FF目前欠埃森曼的款项“不低于”约7456.62万美元。

除了埃森曼的子公司外,去年12月20日,同样位于加州的营销机构The Visionary Group(以下简称VG)也起诉FF违反合同。2018年6月,FF聘请了VG策划圆石滩车展(Pebble Beach Concours d‘Elegance,全球最豪华的汽车展)的最后一场活动。也正是在那时,FF与主要投资者恒大集团之间的斗争开始升级,这意味着FF的资金即将消耗完。FF的CFO证词显示,截至2018年9月,FF在银行的资产只有1800万美元。FF最终在圆石滩车展开始前的12天宣布退出,VG后来要求FF向其支付190万美元的赔偿和其他费用。

另外,为了安置员工或提供设备,FF还雇佣了多家公司,这些公司也因拖欠款项而起诉了FF,其中包括在其洛杉矶总部和汉福德工厂都为FF提供建造和维修服务的加州的承包商Total Western Inc.。高管猎头公司Robert Half也在其2018年12月提起的诉讼中称,FF在2017年12月聘请了这家人力资源公司,并要求其为公司寻找一名CFO。但诉讼书中称,FF从未支付双方商定的19.6332万美元。

根据另一家名为Tentek的人力资源公司在去年10月24日对FF提起的诉讼,Tentek在2018年3月之后为FF招聘了13名员工。但FF迄今仍欠Tentek至少20万美元,Tentek要求FF支付281194美元的赔偿金和费用。 猎头公司Century Group Professionals(以下简称CGP)在2018年11月5日提起的诉讼中也表示,公司为FF雇佣了4名员工,但从未获得报酬,目前CGP要求FF向其支付766114美元。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根据2018年10月31日提起的诉讼,全球设计公司Edenspiekerman与2018年2月受聘更新FF的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但同样从未获得报酬。目前Edenspiekerman要求FF向其支付54302美元的欠款。TheVerge报道还提到,FF据称也未支付基本的办公室和技术工作费用——根据去年11月14日提交的一份诉讼,软件公司Lighthouse与2018年2月受雇为FF提供“资讯、数据收集、法医分析”等服务。但Lighthouse表示FF从未向其“支付过任何费用”。目前Lighthouse要求FF向其支付297848美元,另外还将加上利息。电脑元件公司Arrow Electronics在去年11月26日提起的诉讼中称,FF欠该公司84943美元;宽带公司Fireline在10月19日提起的诉讼中称,自2016年起,FF已欠其24151美元。加州的自动贩卖机公司Even Vending One在去年12月14日提起的诉讼中也称FF欠其12469美元。

不建厂了?FF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地或已找到买家

在面临如此多公司提起的诉讼的同时,FF还的员工还在继续流失,其中包括一些至关重要的员工。例如,前通用汽车资深员工席尔瓦·希蒂(Silva Hiti)曾参与了FF首款电动汽车EV1的生产。但领英数据显示,同为EV1团队成员的Young Doo和Steven Schulz也刚刚加入FF的竞争对手Rivian。

FF的前员工告诉TheVerge称,失去像希蒂和EV1团队成员这样的人才,即使FF找到新的投资者,公司也很难继续前进。2018年10月,就在FF联合创始人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离职的前一周,FF的高级副总裁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也从FF离职。这两人帮助FF构建了FF91最关键组件,也是FF核心团队的成员。

此外,从2016年便开始担任FF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业务发展主管的刘易斯·刘(Lewis Liu)最近离开FF加入Karma Automotive。前梅塞德斯-奔驰资深人士查普曼(Stanley Chapman)在领英上的资料显示,他也在1月份离开了FF,回到了梅奔。

人才的流失是一大问题,但FF若想继续生产其豪华SUV--FF91,也需要大量资金。CFO阿古斯塔在去年11月公布的法庭文件中称,FF至少需要1.16亿美元才能投产。但另一位高管在去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对FF员工们表示,公司需要近5亿美元。

自那以后,即便是在2018年年底与恒大达成协议之后,FF也一直难以筹到资金。FF表示,公司正在“与潜在的投资者进行讨论,以筹集资产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不过两名熟悉FF财务状况的人士称,由于贾跃亭拒绝放弃任何控制权,FF难以达成交易。

目前,FF的另一线生机是公司在拉斯维加斯的土地。根据TheVerge获得的文件,FF在过去两年时间内一直持有这块地,但很有可能已经找到了买家——纽约市对冲基金Stonehill Capital Management(以下简称SCM)。

TheVerge报道中称,根据FF12月31日向拉斯维加斯克拉克县(Clark County)记录办公室提交的留置权文件显示,SCM正在对FF在当地拥有的920英亩土地进行尽职调查,不过尚未进行收购的过程。两位熟悉FF财务状况的人士对这块地的价值进行了评估,他们表示,如果这块地真的被买下,那么价格最多在3000万美元左右。这些人表示,这只够FF再支撑几个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FF在去年11月曾用那块地抵押获得1000万美元,但目前尚不清楚这笔贷款是否已经偿还。

不过,根据留置权条款,无论这块地是否被出售,FF最终都将欠SCM一笔款项。FF最初同意向SCM支付高达10万美元的尽调费用,其中包括差旅费、律师和资讯费用等。【责任编辑/李小可】

(原标题:裁员减薪被讨债宽带费都交不起?FF又遭11家公司起诉)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裁员减薪被讨债宽带费都交不起?FF又遭11家公司起诉
贾跃亭造车事业再现波澜:FF数百名休假员工或被遣散
【观察】贾跃亭与许家印的一步之遥
【深1度】终局!许家印贾跃亭的2018恩仇录:反目、和解、放生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