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起底汇丰银行的发家史

鸦片战争结束之后,大清被迫割让香港给英国,五口通商,香港无疑是非常美好的中转站,一帮挂着洋行贸易名目的鸦片贩子们日进斗金,好不快活。

日不落帝国的生意人们都是嗅觉灵敏的投机分子,他们很早就掌握了金融的秘诀,当时眼看太平天国快要覆灭了,一个苏格兰人打起了办一家银行的主意。很显然,几年太平天国洗礼,富庶的江浙豪绅,都躲到几个租借里逃命,特别是上海,催生了畸形的繁华,这个时候,聪明的苏格兰人怎么能不趁机捞一把呢?

一番活动和游说,十家洋行出资,办了家香港上海银行,很好,只要公关能力强,把香港总督拉来一起做生意也算不了什么。第一批股东个个身价非凡,一船船鸦片运进来,流淌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搞个银行算不了什么。当然,股东中也有一家搬岛洋行算是没有清楚的贩卖鸦片的记录。

然而成立于香港的香港上海银行到上海办分行立刻就尴尬了,香港上海银行上海分行,开什么玩笑,第一时间就把人绕晕了,好在洋东用了个手腕高明脑子好用的广东人作买办,该买办一说叫古应春,也是胡雪岩的生意搭档,建议改了个好彩头念起来又朗朗上口的中文名汇丰。从此之后果然大发利市。

最初的银行可没有什么分业经营的说法,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发起人苏石兰本身自己搞货运,平时囤积居奇什么的事也不少做,聪明的中国买办立刻意识到此中大有商机,于是建议利用太平天国覆灭的机会,大力吸收所谓长毛余孽的赃款。一场太平天国,把膏腴之地苏浙都洗了个遍,有些投机分子趁机赚了大钱,一看行情不好跑来租界躲命,财钱存到洋人的银行里,可比放在家里保险的多。此策一出,储户云集,于是汇丰马上就立得稳了。

其时正是大英帝国在全世界最响亮的时候,汇丰一方面借着大英的牌子在中国大开码头,另一方面,又用雄厚的财力来影响港英殖民地政府,好不快活。后来因为资本实力雄厚,政经两面逢源,得以成为港币发行银行,授权你印钞票,怎么能不发财?

幸福的生活真是长久啊,此时美国爆发内战,南北战争一起,大英帝国的棉花没着落了,印度这个女皇的明珠,赶快发动一波棉花投机运动。我们汇丰股东都是贸易商,这种好事当然不能落在后面,怎奈战争结束了,增产的棉花马上就要卖不动了,亏得眼泪汪汪,但好在战争结束也意味着武器要便宜甩卖,庞大的大清内乱此起彼伏,各地督抚看中了洋枪洋炮的威力,组建地方武装力量需求量可是不少,贸易商们擦干眼泪,投入到军火商的行列,中国这么大,大有可为。吃了教训的汇丰银行,此时将业务中心彻底转移到中国。

且慢,真正的乐事还在后面,汇丰因为跟红顶商人胡雪岩的交情,攀上了左宗棠西征大借款。当时双方约定,胡方用自己的关系給汇丰拉来存款,这些存款由汇丰借出,中间利差,双方分润。

这笔西征借款要列入史册,这是大清第一次大规模借外债,从此之后,外债借不停,不停借。怎奈到了用钱的时候,刚好遇到新丝上市,市面银根格外紧张,清政府承担的年利率竟然高达18%,惹得朝野议论纷纷。

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中国人的钱借给政府发个特别国债就好了,何必让外国人和蠹虫剥削一次。但是民众对清政府的信誉实在是没谁有信心,咸丰年间五宇官银号倒账破产,坑死一批老百姓,多少牵扯入内的商家家破人亡。想想前车之鉴,不得不防。

胡雪岩和汇丰设计了一套非常好的增信方式,鸦片战争之后大清中国总税关被一个叫赫德的英国人把持,征得朝廷同意,洋债借入按照约定由海关出具还款凭证,到还款之时从海关关余直接划走。洋人是不听老佛爷的,还格外有原则,还款来源那是再保险不过。

当然,第一笔洋债利息如此之高,总有些说法,彼时平陕甘回乱,要对付的也有沙俄,刚好用个以夷制夷的说辞来让利息没那么刺眼。

平心而论,左公收复新疆功在千秋,现在说这点子利息算的了什么呢?但毫无疑问,从此之后,汇丰银行的金字招牌打得更响亮了,又因为借洋债跟海关扯上了关系,从此之后汇丰成为了海关总税务司的独家代办银行,自借自拿,甭提多痛快了。更开心的是汇丰背后的洋东们,打仗除了军饷就是军火,枪炮一响黄金万两,贷款往往附带军火采购条件,如何不令人喜笑颜开。只苦了军队搞后勤的,直到民国时期,中国都还是全世界的武器仓库,啥型号的都有,要搞清楚门类,都能进军事博物馆当讲解员了。

到庚子年之后,掌枢的庆王爷被人弹劾在汇丰有巨额存款,朝廷下旨查办,汇丰以有为储户守秘的责任为理由,坚决抵制,此时朝廷上下,惧怕洋人,汇丰声名再次大振,从此之后,贪官们就以为汇丰存款格外有保障,这好名声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再说汇丰的第一批洋东,太平天国之后,朝廷对地方督抚的管辖力度大不如前,再加上清廷财政日益困顿,于是索性对内不禁烟了,在道光年间就开始零星种植的鸦片,从此时期开始蓬勃发展,其中以云南出产的云土为上品,中国农民的种田能力远超印度,从此之后,贩卖印度鸦片从暴利转为微利,又因为此时贩毒又被西方主流媒体所鄙视,大家纷纷终结自己的鸦片贩子生涯,走上了正道。

汇丰股东沙逊先生从毒贩改行做了成功的军火商、地产商,和平饭店就是他留给上海市民的

写这一段的时候我在网上查资料,发现有个傻缺香港人居然郑重的说,鸦片战争是正义的,当初吸鸦片是一种中上阶层的生活方式,因为中国国内鸦片质量不好,英国人不远万里运来品质有保障的鸦片,这种脑残论调,竟然堂而皇之的写了一堆。我国吸毒历史从魏晋就很普遍了,吸五石散把南晋给吸废了,历代皇帝都很警惕这种歪风,道光皇帝虽然昏庸,好歹还是知道的,所以举国禁烟。就像现在,有些地方可以大麻合法,但是我们国家坚决禁止,你以你国合法,非要来倾销,还要口口声声喊自己维护贸易公平,要脸吗?

华为孟女士着了汇丰的道,被加拿大拘留,汇丰更是义正言辞的要与华为断绝业务往来,仿佛自己一身正气,代表各种金融正道。想起一百多年前,他们对着大清政府义正言辞的保护储户利益的时候,不觉得自己虚伪吗?

令人悲哀的是,过去了一百多年,还有那么许多人喜欢跪着舔所谓西方高大上的脚,总爱找自己的不是,我在网络上看到有太多为汇丰叫好的脑残,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你看到中国银行赚钱太多跳起脚来骂娘,你没有看到他们贴钱做的许多事,你没有看到你崇拜的那些高大上的资本主义金融机构做的好事,他们挑动战争、贩卖鸦片、制造混乱,只不过是想赚更多钱,表面上,还要板起面孔,说你不文明,不透明,不公开。

直到1997年,中国收回香港主权,汇丰银行依旧是三家发钞行之一,注册地在中国香港。一家中国境内的特权银行,因为中国企业看似违反了美国法律,向美国政府进行举报,这是不是听起来格外荒谬?权力和义务是等同的,既然你行觉得没有义务为中国政府负责,那么所谓的权力是不是也该放弃了?【责任编辑/邹琳】

来源:局外人的视界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特别报道】起底汇丰银行的发家史
外媒爆料:华为成为汇丰银行向美国屈膝投降的“牺牲品”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