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商用元年:87万用户尝鲜 制造业应用占比近4成

5G在工业互联网应用中出现需求碎片化、模糊化的现象,很多企业并不清楚5G到底要干什么,还有信息归属权的顾虑,加上目前5G在B2B上的商业模式并不清晰,这阻碍了5G的推广与应用。

“信号良好,车距4.6米,航向-2.14,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启动!”对讲机下达指令后,载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一辆北汽福田图雅诺与其他三辆车列成一队,如雁阵般出发。

11月20日的北京亦庄户外,车队在约半个操场大的测试场整齐划一地直行、转弯,绕场数周,车上没有司机,只有兀自转动的方向盘以及副驾上盯着中控屏的安全员。

这是基于5G的队列自动驾驶试验,项目负责人、北汽研究总院高级主任工程师李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由于5G时延可达毫秒级,可有效统筹车队行驶并保持安全距离,在卡车长距离运输时,更能有效降低风阻与人力成本。“第二辆大概减少8-10%能耗,第三辆15%左右,编队越多能耗降幅越大;重卡都要配2-3名司机,而我们只需要配一名安全员即可。”

不远处的亦创会展中心内,世界5G大会如火如荼。今年6月发放5G牌照后,中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此后不到半年时间中,5G在各个领域的探索已呈“遍地开花”之势。

继10月底推出5G套餐不足一月,中国5G套餐签约用户已达87万,5G应用在手机、超高清视频、VR/AR等C端率先发力,不过这面临着室内覆盖薄弱、成本高企、以及来自光纤宽带的竞争,在5G时代,管道化的流量收费模式已难以为继,5G亟需凭借其差异化的网络服务探索新的商业模式,而后者目前仍不甚清晰。

以万物互联为己任的5G真正的主战场在B端,尤其是工业互联网。目前工业正面临着5G的无线化改造,这有望赋予生产极大的灵活性与柔性;但从封闭网络走向开放,也必然面临着更严峻的安全挑战。

在5G完整标准尚未成熟,网络建设仍在推进之时,5G尚未找到真正的杀手级应用,其原因在于:运营商与各个垂直行业存在行业壁垒,通信企业无法精准掌握各行各业的痛点;而垂直行业对5G的需求则呈碎片化、模糊化态势,数据归属权上的顾虑也影响其拥抱5G的意愿。

作为各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设施,5G需要破除这些垂直壁垒,满足各行业的差异化需求,进而形成可持续的商业闭环,这需要时间、信任与耐心。

单纯的流量模式难以为继

“手机行业为5G的到来已做好了准备。”11月21日的世界5G大会上,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宣布,小米将在未来一年至少发布10款5G手机,为迎接“换机潮”的到来,其在北京的百万台产能“超级工厂”即将投产,每分钟生产60台手机。

中国移动终端公司副总经理汪恒江预计,2020年中国5G手机将超过百款,市场规模超1.5亿台,到明年年底,5G手机价位将下探至1500元,进而成为手机市场主流。

通信领域专家付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5G的应用推广是个长期过程,目前国际上已冻结的R15标准已为eMBB(大带宽)应用做好了准备,运营商也有充足的经验,因而,5G有望在C端率先突破,进入规模商用阶段。

超高清视频是C端的另一个重要应用,4K/8K视频为用户带来了极致的视觉体验,同时也为网络带来了挑战,而大带宽的5G对超高清视频具备充足的承载能力。

不过,中国超高清视频产业联盟理事长张文林坦言,产业界对5G如何在超高清应用中实现商业价值仍心存疑虑,“很多人都在犹豫和迷茫,变现模式非常落后,4K频道的开通仍以不收费为主,但给用户的内容质量很差,其实你的内容、收费模式设计得好的话,用户是愿意购买更好体验的。”

应当正视的是,5G在C端面临着光纤宽带的竞争。截至今年6月,中国有线宽带入户已高达43475万户,其中百兆带宽以上的占比为77.1%,现有的百兆甚至千兆光纤已能满足4K/8K等大带宽的传输需求,后者在成本上更具优势。

此外,室内覆盖一直是蜂窝无线通信技术的痛点,通过宏站天线对打来实现住宅覆盖效果较差;相较以往通信,5G使用的频率更高,信号的穿透性也更差。

中国工程院院士余少华强调,进入商用阶段的5G必须找到标志性应用与设备,在他看来,C端的标志性应用设备可能是高清云VR/AR。

VR用户可接受的头部运动到图像显示的最大时延是20ms,否则视觉和位置的差异会产生强烈的眩晕感;5G的时延更小,能满足这一要求。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VR头显设备的便携性较低,主要应用场景仍在室内,对移动性要求并不高,而网络与终端成本的高企是其普及的重要挑战。

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理事长奚国华指出,当前5G亟需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找到能持续发展的盈利点,而普华永道研究则显示,仅有1/3互联网用户愿意为5G支付更多费用。

在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看来,通信领域曾开创了全球最成功的商业模式,即按时长和距离付钱,而到3G、4G时代,全球的电信运营商逐渐走向管道化,流量成为网络服务的收费载体,进入5G时代,简单的流量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一方面,中国移动用户的渗透率已高达112.2%,增长乏力且ARPU逐年下降,今年前10月移动互联网累计流量增速为83.6%(已连续多月回落),移动通信业务收入(7490亿元)更是下降了3.5%。流量增加收入下滑或将常态化。

另一方面,管道化的流量模式无法支持5G提供多元化的服务供给。田溯宁指出,今天的移动网络全是“普通道路”,既没有“高速公路”,也没有“巷间小道”,但共享单车需要广覆盖与低功耗,工厂愿意为更低时延的连接付费,进入物联网的5G必须基于不同场景提供差异化服务。

他指出,5G网络的一个核心理念是切片化,为银行、工厂、家庭等不同场景提供不同服务,并根据带宽、时延、功耗等指标制定多元化的商业模式,推动流量经济走向价值经济。

工业物联网安全直逼生产一线

在C端营收疲态尽显的背景下,B端应用将成为5G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中国信通院院长刘多认为,工业互联网将是5G应用的主战场,目前,中国“5G+工业互联网”融合应用类型已达20种以上,在中国5G应用项目行业分布中,AR/VR行业占10%,超高清视频行业占8%,智慧医疗行业占11%,而制造业占比则高达37%,具体应用以信息采集、远程控制、视频监控、产品检测为主。

中兴通信高级副总裁王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近两年来,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收及利润增长持续放缓,工业企业呼唤5G数字化变革带来的新动能;同时,传统工业生产中信息传送和处理环节薄弱,信息孤岛林立,5G有可能改变这一情形。

他将现在的工业比作感官迟钝、神经纤弱、智商发育不足的“低能人”,“最大的短板就是工业神经网络太细,这限制了采集侧的功能发育,同时没有大量经验性数据的输入工业智能也难以进化。5G有望改变这一现状,现在5G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工业连接的无线化与可移动性问题。”

华为中国区市场部负责人黄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当前工业领域的连接绝大多数仍然是固定线路的现场总线,这对工业生产的灵活性造成诸多限制。5G在机器视觉、智能制造等工业领域潜力巨大,其关键在于实现了无线化替代,大幅提高了生产的灵活性与柔性。

“有线方式下,工厂设备的连接范围、移动空间,产品摆放方式与形态都是严格设定的固定值,产品换代往往需要复杂而成本高昂的产线调整;5G的无线化连接不但能提高生产效率,更为柔性制造提供了可能,以满足不断变化而且多元化的市场需求。”黄岳表示。

他介绍,华为、中移动与阳泉煤矿近日利用5G已实现了井下开采的无线化改造,相比有线方式,这大幅提升了矿车开采效率,减少了设备故障率与安全事故。此外,通过5G的无线化改造,宁波港(3.620, -0.02, -0.55%)一个码头的六台龙门吊已能同时运转,而在此前线缆控制时,考虑到安全和控制的复杂度,这一码头最多只能同时开两台龙门吊。

根据华为的预测,从2022年到2026年,5G IIoT(工业物联网)的平均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464%。

然而,多位受访专家均认为,在工业领域,现场总线将与5G长期共存,5G走入工厂仍面临着严峻的安全挑战。

奇安信集团行业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裴志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此前工控系统都是完全和外界隔离的,在一个封闭的网络环境中风险相对可控。但在5G网络中,安全问题变得异常严峻:一方面,在5G开放性网络中,安全的突破口变得越来越多,任何一个接入到5G网络中的设备都可能成为入侵点;另一方面,5G核心网为了实现高速、低延时的多元性能,核心网部分下沉至靠近用户、基站的边缘侧,因而面临更大的风险。

同时,他指出,5G在工业领域出现安全问题也面临着高得多的代价,黑客对海量的工控系统和业务系统发起的攻击将直逼生产一线,5G网络一旦遭受攻击可能会出现工厂紊乱、停水断电、甚至核电站故障等现象,因此企业对其应用要谨慎得多。

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局长赵志国也表示,5G应用打破了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边界。网络安全与工业、能源、医疗等实体经济生产安全问题交织,5G产业链引入了更多参与主体,各类主体之间的安全界面和责任也更为模糊,这对5G的网络安全都提出了新的挑战。

杀手级应用亟需打破行业壁垒

尽管当前市场上已出现了大批5G应用的示范案例,但必须清醒的事实是,截至目前,5G还未出现杀手级的应用,后者对5G走向大规模应用至关重要。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汽车工程协会理事长李骏看来,车联网最有机会成为5G的首个杀手级应用,“低时延、高可靠、可移动,5G+汽车是最具颠覆性的完美组合。”

这在业内有一定共识,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也表示,车联网或许成为5G技术最早的应用。ABI Research预测,到2025年5G连接的汽车将达到5030万辆,车联网将在2025~2030年之间大幅增长。

车联网的典型场景包括编队行驶、自动驾驶、远程驾控等。在与DSRC分庭抗礼多年之后,基于蜂窝网络的C-V2X正在成为车联网的主流,这包括基于4G的LTE-V2X与基于5G的NR V2X。由于具有更低的时延,5G在车联网中的应用备受青睐。

不过,5G在车规级的应用上还有一定距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王云鹏指出,通信行业都认为5G能达到10毫秒的时延,而根据其在房山做的测试,目前5G还达不到这一要求,现在只能达到50毫秒;此外,丢包率也需要进一步降低。

另一个问题在于国际标准的缺失。华为公司联通系统部高级经理竺向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现在的标准R15只能支持eMBB(增强带宽),支持uRLLC的完整标准R16要到明年才能冻结,“这对低时延的应用是有制约的,虽然各方在这一场景上开展了很多应用探索,但大都没在商业上落地。”

中国科学院院士尹浩指出,5G标准尚未成熟,网络建设仍在推进,面向行业落地时会发现很多技术不成熟的问题,其杀手级应用的探索需要时间,不能急于求成。

他认为,当前最大的问题是,跨界融合并不充分,运营商与各个垂直行业存在壁垒。通信企业不能精准定位各行业的痛点;垂直行业用户对于5G网络也不够了解,有些垂直行业开放程度低,引进5G技术意愿不高,存在信息孤岛和行业壁垒的问题。

奚国华也指出,当前5G与垂直行业供需不匹配的问题非常突出,“我们做了些调研,总的感觉是前途是美好的,但是现在还是有很多现实问题,尤其是5G在工业互联网应用中出现需求碎片化、模糊化的现象,很多企业并不清楚5G到底要干什么,还有信息归属权的顾虑,加上目前5G在B2B上的商业模式并不清晰,这阻碍了5G的推广与应用。”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世界5G大会上表示,要认识到5G应用于物联网需要循序渐进,因为物联网的关键在物而不在网,各方的跨行业合作需要时间,但他认为,5G的发展不必纠缠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中国要避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5G的杀手级应用不是凭空出来的,很多应用是在实践的数据基础上逐步摸索出来的,运营商把网建好、把规则定好、把平台搭好,应用自然会生长出来,把路铺好,自然会有车来开。”华为中国运营商市场部部长杨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好在是,至少在各类展会上,各行各业对5G仍保持着充足的热情。5G的明星效应吸引了大批与之有关的消费级与行业级应用场景的展示。

世界5G大会的一位展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5G为太多领域提供了足够大的想象空间,目前,其在绝大多数领域仍处探索和验证阶段,已有商业合同的很少,形成清晰商业闭环的更是少之又少。不过,各领域都基于技术可行性展示了一些应用案例,因而“展示很多、落地很少”。

“在技术落地的初期,这是很正常的。一旦有一天,大家在展览上都不再说5G了,或许就意味着,那时的5G已经真正落地了。”他说。【责任编辑/江小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5G商用元年:87万用户尝鲜 制造业应用占比近4成
5G手机“脑洞”:哪些场景将诞生“杀手级”应用?
5G标准必要专利,我国拥有量居全球首位
【5G】工信部部长苗圩:全国5G基站已达11.3万个 5G用户87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