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乐视式”生态圈坍塌 保千里重组失败股价连撞3个跌停板

【IT时代网&IT商业新闻网综合报道】 继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6份监管工作函后,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代码:600074,以下简称保千里)在1月3日又遭到了上证所的纪律处分。

依据上证所披露的信息,保千里、收购人庄敏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信息披露方面,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违规行为,上证所于2017年12月8日召开纪律处分委员会,形成了纪律处分决定。


保千里前任董事长庄敏

据澎湃新闻报道,保千里案件最早要追溯到2013年。当时,保千里的前身,江苏中达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达股份)进行破产重整。2014年11月,中达股份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决议。2015年2月,证监会核准中达股份重大资产重组及向庄敏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申请。2015年3月,中达股份正式完成资产重组。

重组方案为:中达股份将截至评估基准日2014年3月31日拥有的全部资产、负债与业务,以评估值6.16亿元作价出售给原控股股东申达集团有限公司,同时中达股份以每股2.12元向庄敏、深圳市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日昇创沅)、陈海昌、庄明、蒋俊杰发行股份13.60亿股,以购买其共同持有的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保千里电子)100%股权,银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银信评估)对保千里电子估值为28.83亿元。2015年4月27日,中达股份更名为保千里。

经查,保千里电子在进行资产评估时,向银信评估提供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一是提供了4份虚假协议,该4份协议由保千里电子自行制作,均系虚假。二是提供了含有虚假附件的5份协议,该5份协议签订时均为意向性协议,并未对合作开发车型、功能、预测供货数量及时间等内容作出具体约定。

当时持有中达股份37.30%股权的庄敏,是此次重组的收购人,与陈海昌、庄明和蒋俊杰为一致行动人。庄敏及其一致行动人向评估机构提供虚假协议,致使评估值虚增较大,导致中达股份多支出了股份对价,损害了被收购公司中达股份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

而含有这些虚假协议信息的交易报告,经中达股份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并进行了披露,这份不真实的公司有关重组报告书(草案)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也违反了相关法规。

因此,上证所宣布,对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人兼时任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庄敏及其一致行动人陈海昌、庄明、蒋俊杰,时任江苏中达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童爱平、董事王务云予以公开谴责;对时任江苏中达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王培琴、董事兼董事会秘书林硕奇、独立董事茅建华、费滨海、沙智慧予以通报批评。而保千里股票自2017年7月25日至12月28日停牌,停牌前报收10.39元。至此,一个曾经市值400亿的上市公司,用自身经历展现了又一个乐视式“生态圈”的垮塌。

今年7月证监会发布对保千里借壳上市造假上市的处罚之后,保千里的危机在两个月后集中爆发:股价暴跌、银行抽贷、诉讼、债务违约、股份冻结、实控人变更、证监会调查等事件连环发生,并以极快的速度恶化。

12月18日,保千里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原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庄敏于12月18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编号:苏证调查字2017091号):“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12月19日,保千里再度公告称,原控股股东、原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庄敏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成为保千里一系列危机中的最新一环。

此后,保千里开启了大规模裁员,员工从两三千人萎缩至数百人规模,期间公司还曾计划通过重组自救,但告失败。

12月29日,保千里宣布复牌,戴上了有风险提示之意的“ST”帽子。但从复牌当日起,ST保千里股价连续3个交易日撞及跌停板,1月3日的收盘价为8.91元。

据媒体报道,保千里创始人庄敏曾两次创业,第一次在广州,大约十年前来到深圳第二次创业,做电子视像产品,十年后携公司上市。

凭借保千里的借壳上市,庄敏本人的身价在2015年胡润百富富豪榜中排名120名,身家财富达180亿元。

“在上市后,保千里开始大幅转型做生态,主要是老板通过投资并购一些新兴产业,向VR、机器人、人工智能方向转型”,一位保千里员工告诉记者。不仅如此,保千里还曾与乐视抱团为“战略合作伙伴”。

也因此,有声音将保千里称为“翻版乐视”,其股价一度逼近400亿元,集VR、人工智能等众多概念于一身。

如今,“翻版乐视”走上了乐视的老路。

2016年12月28日晚,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2月27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今年7月12日,保千里发布公告,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保千里在中达股份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过程中,向资产评估机构出具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而相关虚假文件使保千里估值虚增27339万元。8月12日,保千里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相关人被警告和罚款。

以造假事件为起点,保千里这一深圳当地曾经的明星上市公司开始“沉沦”。

9月3日晚,保千里公告,遭到汇丰银行深圳分行冻结资金。当时公司称,公司被冻结资金总额为17316万元,其中非公开增发募集资金16984万元。

以这一抽贷事件为开端,保千里在接下来经历了高管集体辞职并换血、上市公司起诉实控人、股份冻结、债权人起诉公司等一系列危机,并在进入12月之后步入违约。

据记者梳理,保千里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分为三类。银行贷款方面,债权人为民生银行、上海银行和汇丰银行,逾期金额分别为2亿元、10039.59万元和6006.81万元。此外,保千里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第一次付息日为2017年11月30日,公司未 按时支付债券持有人的利息,共计7200万元,造成债券逾期。

保千里称,因公司对部分债务未能按时偿还本息,可能造成公司债权人要求提前清偿未到期债务的风险。

一系列危机之中,保千里发生高层换血。


保千里曾经将业务扩展到机器人

今年8月,庄敏宣布辞任保千里董事长。到11月16日,保千里宣布,庄敏将公司25%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不可撤销地授予周培钦,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随即变更为周培钦。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9月,有媒体报道质疑庄敏主导的投资并购,称“巨额投资流向个人”。在10月13日的公告中,保千里还对上述质疑做出了否认。而到了庄敏不再是公司控制人的11月17日,保千里在公告中的立场扭转,其称在收购楼通宝、安威科的过程中,估值有虚高嫌疑。

公告称,“公司立即对由原董事长庄敏主导的所有对外投资事项,逐一开展清查工作,涉及对外投资总额约20亿元。”

保千里11月25日公告披露的江苏证监局监管决定显示,收购楼通宝过程中,存在预付大额增资保证金等显失公平的条款,目前部分增资保证金尚未按约定退还。

“现在是谁持有公司股票谁受牵连。公司高管每个人都有股票,他们几乎是倾家荡产被套牢,他们和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李新说。

据新京报12月22日报道,因两年前参与公司发起的员工持股计划,包括众多高管和公司骨干的上百名员工如今被深深“套牢”,每人都有几十到数百万的巨额贷款“压顶”,有员工担心“股票退市,钱打了水漂,而债务又背了一身”。

12月11日,保千里在公告宣布就庄敏涉嫌侵占公司利益事宜向证券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报案,通过司法途径最大限度追回公司损失。而根据12月13日公告,就在公司报案的同一天(12月11日),保千里收到了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李新告诉记者,今年12月4日保千里所发的公告中,借款五千万的用途就是用于给员工发工资的,而这些工资大概能发到明年1月。“剩下的员工现在是惶惶不可终日。”

据保千里12月4日公告,保千里向股东丁韶华先生借款人民币5000万元,借款期限90天,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以专利、软件著作权、车辆设定质押作为担保措施。

与此同时,保千里的生产已经陷于停滞,公司现主要经营打令业务和汽车业务。“厂区目前已经没有生产了,首先是没有资金,没法生产,然后是手上的产品也要想办法卖出去,手机还有一万多台需要消化。”【责任编辑/邹琳】

(本文综合了澎湃新闻和新华网的部分报道)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又一个“乐视式”生态圈坍塌 保千里重组失败股价连撞3个跌停板
互联网行业竞争进入下半场,智能互联网蕴藏4大金矿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