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疯狂史:已成很low的市场 为何还屡禁不止

过去的一年,对币圈这个围城内的人来说波涛汹涌,币圈外的看客却深觉波谲云诡。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在一个加密货币投资群中,有人如此感慨道。

在过去的一年中,以中国为首的部分主要国家对比特币收缩监管,特别是中国监管者,直接砍断比特币交易所的源头,并打击场外交易;ICO(代币首次发行)年中突然潮起,一份草草写就的白皮书即可融资上亿元资金,对区块链一知半解的投机客涌入,而中国央行手起刀落,将ICO列为违法违规行为;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等传统交易场所对其甘之如醴,年底顺利推出比特币期货;但同样是年底,中国央行开始着手逐步清退比特币的生产线——深山中的矿场,大有为中国摘下“比特币挖矿第一大国”帽子之意。

而比特币价格,从年初高位8000元左右,到央行出手监管后跌至5000元,此后在没有任何实质性基本面支撑的情况下暴涨到近2万美元(对,这里的货币单位是美元),一时间“一币一别墅”的说法甚嚣尘上,然而好景不长,比特币在年末又跌回了9000美元上下。

2017疯狂史

“从来没有在一年间见过这样的走势,也从来没有短期内经历这么多风波,”一位比特币及各类虚拟货币投资者对澎湃新闻表示。

他表示,印象中在2017年之前,比特币只有过两次剧烈波动。一次是中国央行在2013年12月联合五部委发布“289文”,把比特币定性为商品,不能用作支付手段,并把所有的金融体系和比特币划清界限,这对比特币影响很大,因为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不能再为比特币公司提供支持,所以震荡很大,价格一路下跌,接下来两年都是“熊市”。

另外一次则是币圈所谓“门头沟事件”——2014年2月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运营商Mt.Gox 宣布其交易平台的85万个比特币被盗一空。

而2017年,是无法用只言片语解释的。

让我们回顾一下加密数字货币在过去的一年经历了什么:

2017年初,比特币暴涨至8000元人民币以上,1月6日,央行约谈京沪三大比特币交易所,要求自查并清理整顿。之后又进行了现场检查,剑指违规开展融资融币业务、未建立反洗钱内控制度等问题。

1月底2月初,各家交易所被要求收取交易费抑制投机,并暂停提币,成交量暴跌九成以上,中国开始让出比特币全球第一大市场,被日本超越。

3月,美国证交会拒绝首个比特币ETF上市申请,原因是其市场缺乏监管,且存在被操纵的可能性。

6月开始,韩国Bithumb交易所被盗,后来日本Coincheck交易所再次上演悲剧,比特币存储安全引起关注。

7月,比特币扩容之战愈演愈烈,价格随之震荡不止,比特大陆领衔的比特币现金BCC开始挖矿,自成门派。

8月,各类区块链创业公司横空出世,通过发行代币的方式融资,甚至出现了币圈名人李笑来没有白皮书却融资2亿美元的神话。当月下旬,上海工商部门叫停了一场沸反盈天的币圈峰会,这也是监管部门第一次介入ICO。

9月4日,谁也没想到央行如此坚决地叫停ICO,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称“ICO是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并勒令各平台立即停止。各家平台开始退款,但具体如何定价引起了平台与购买者的多起踩踏事故。

9月14日,上海监管部门口头下令关停比特币交易平台,9月底全部停止交易,随后北京交易平台也宣布10月关停交易。

9月底,韩国效仿中国,全面禁止ICO,并严密监控虚拟货币交易。

10月,迅雷发行玩客币,后又更名为“链克”,在美股价大涨,但后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指为“变相ICO”。

10月底,在国内关闭交易所的火币网和OKCoin币行转身布局海外业务和场外交易。与此同时,国内部分交易者将目光转向香港和海外以实现监管套利。

12月,美国最大期权交易市场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在10日推出比特币期货产品,18日,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也推出此项期货。币圈开始宣扬收到主流金融系统认可。

而11月到2018年1月,中国监管部门着手清退比特币挖矿业务,挖矿总量占据全球80%的中国,即将迎来一场新的风雨。

随着政策而波动的币价更是让人间充斥着悲喜故事。有人早年投资矿场,财务自由后功成身退;有人通过早期持有比特币买卖实现一夜暴富,反而转身成为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的信徒;有人卖掉一线城市的房子,高位买入,不幸遇上价格拦腰折断。

从整改到叫停,中间经历了什么?

从9月4日央行叫停ICO到9月中旬各家交易所接到监管通知暂停比特币交易,中间的10天左右非常微妙,对比特币的未来命运,存在着两种看法。一种是类似于ICO一样从中国“清理”出去,另一种,则坚信央行还是会以对待“商品”而非货币、资产的态度对待比特币,还有生存土壤。

9月10日,一位北京交易所的高管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从年初开始,就有央行人员进驻现场检查,现在都半年多了。量化交易取消了,交易费用开始收取了,反洗钱制度嵌入了,KYC(认识你的用户)也做好了,都是按照监管要求照办的。如果要叫停我们,何必之前跟我们来回斡旋这么多次呢?关掉我们,只会让监管更不了解比特币的交易者,适得其反。”

这位高管坚持认为,监管部门的枪口只对ICO和比特币之外的“山寨币”,但从5天后的结果来看,他可能过度自信了。

“之所以年初到现在才关停交易所,是因为我们监管部门也存在疑虑和困惑。与ICO不同,我们难以将比特币交易定义为非法行为,事实上世界主流国家都没有这么绝对。但是虚拟货币价格快速上涨、波动剧烈,市场风险不断集聚,特别是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为支持的违法犯罪活动层出不穷,潜藏较大金融和社会风险,所以才下决心关停交易所,”一位在东部沿海省市从事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上述人士表示,后来wannacry病毒出现并勒索比特币,还有一些国家和组织利用比特币从事暗黑活动,这些负面事件对监管部门的施策也有一定影响。

某些个人和组织持有比特币或通过比特币洗钱,的确让政府头疼。

去年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声称,他的公司自2010年开始投资比特币,6年间赚取了高达500倍的回报,而这一切要感谢美国政府。事实上,2011年,阿桑奇领导的“维基解密”宣布接受比特币作为捐款币种,使得这种原本小圈子内使用的虚拟货币第一次进入主流社会的视野。当时的比特币价格,也就是1万个币买2份披萨。

更有甚者,通过比特币进行毒品交易。2015年2月,美国纽约当地法院判定,“丝绸之路”(Silk Road)网站允许买卖双方匿名交易大麻、致幻剂、兴奋剂等各种违禁药品,交易额超过两亿美元。“丝绸之路”被检方认为是一个黑市交易网络,创建于2011年初,利用的是黑暗网络匿名的特点,以及数字货币——比特币。

屡禁不止,谁在背后?

关停交易所并不意味着比特币在中国的历史就此终结。这个产业比想象中要庞大。

除了矿场和交易所,比特币行业也衍生了很多暴利的“送水”工种:在国内外交易所币价不对称时出现了倒卖套利的“搬砖工”;在国内交易所被关,出现了代人开海外账户交易的工种;在ICO国内被禁时,出现了帮国内投机者在海外购买各类数字货币的“代购员”。

利益相关方多了,就意味着清理绝非一朝一日之功。

10月底,随着中国最大的两家比特币交易所火币网和OKCoin币行暂停交易,数字货币对人民币交易似乎偃旗息鼓。但眼看着比特币价格冲上7500美元,投机者们坐不住了。

一位国内比特币交易所管理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内地人想做场内交易,主要是通过一些香港交易所这个灰色地带去做,比如Bitfinex和OKEX。并且,香港部分交易所还可以人民币充值,“有很多注册在香港的平台的身份认证形同虚设,很多内地投资者通过香港平台进行场内交易,近期尤为火爆。”

不仅仅是比特币,其他ICO币种也可以由“国际搬运工”帮忙购买,通过微信群和QQ群寻找国内客户,投资后将收益分配给投资者,收取中间费用。一位“搬运工”对澎湃新闻拍着胸脯保证,“我的项目都是靠谱的区块链好项目,‘上车’之后必能翻倍。”

场外交易也并未停止,反而在关停场内交易后日益红火。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去年10月27日出炉的《比特币场外交易检测报告》,从交易规模可以发现,场外交易正是因为中国监管层的介入而开始“大爆发”的。2017年2月以前,BTC-CNY(比特币兑人民币)场外交易额相对较小。随着2月初国内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禁止提币,交易规模出现爆发式增长。自2017年6月国内主要交易平台开放提币以来,交易规模明显减少。随着9月初国内ICO和比特币交易的业务清理,场外交易再一次繁荣。从LocalBitcoin及Paxful两家海外平台交易数据来看,BTC-CNY场外交易量占其比特币场外交易总量的份额瞬间从5%左右上升至20%左右。

但恐怕这种“钻空子”行为也难以持久。中国《金融时报》近日报道称,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中国监管部门将采取一些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比特币的基本面是什么?谁在支撑比特币交易和价格上浮?

币圈人士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真心信仰比特币及去中心化理论的网络极客,坚信比特币极有可能是未来货币的雏形。但是目前来看,完全去中心化的货币类似于“架空”各国央行,未来货币形态极富争议,难以构成比特币的基本面。另外一种币圈人士,是在价格飙涨之后跑步入场的,有些人一夜暴富,有些人则无奈高买低卖,倾家荡产。对于投机客而言,他们并不在意基本面究竟是什么。

总部在塞浦路斯外汇经济商FXTM富拓外汇的全球首席分析师Jameel Ahmad对澎湃新闻表示,比特币是这辈子见过的最具有投机性的东西,“2万美元到1万美元,1个月内涨一倍又跌完,这是任何基本面都支撑不了的,更多的是市场情绪在操控。”

他也坦言,去年8月份之前根本没想过要研究比特币,但是市场情绪推动比特币上了很多头条,目前比特币是货币,还是金融工具,还是资产很难定义,并且难以判断接下去的价格走势。

从2017年年中开始,每家国际投行都被客户要求出具比特币相关报告并给出投资建议,大部分投行都是较为传统的面孔,比如摩根士丹利去年12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比特币的实际价值基本为零,因为几乎没有网络零售商能接受这种支付方式。

而投资界的“超神”存在——美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股神巴菲特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的时候表示,近期市场对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狂热不会有好的结局。

不管有没有好结局,期货交易所们已经摩拳擦掌了。

如果比特币被压制,区块链呢?

其实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最早落地的产品,但是随着底层技术区块链的价值再发现,渐渐涌现出“币圈”和“链圈”两个群体。

币圈开比特币交易所,并上线各种新的ICO代币,热火朝天地参与交易中,不少人认为ICO能代替传统的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链圈专注技术,想要从底层技术挖掘出一些实际应用,但被诟病的是时常出现项目难以落地的情况。

币圈和链圈天然格格不入,存在相互鄙视链,然而这两个圈子又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合。在监管压力下,区块链公司被误伤,在所难免。

“不要再问我比特币了,我现在专攻区块链,”一位区块链公司创始人曾对澎湃新闻表示。他曾经在显卡挖币时期囤积了很多比特币,在2015年之前就实现了财务自由,此后对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感兴趣,于是成立了研究团队,还给监管部门提交过相关报告。但他眼中,比特币已经成了“很low的市场”,不值一提。

而一位出身IBM的某金融集团区块链项目总监对澎湃新闻表示,在识别区块链真假项目的时候,需要特别关注“币圈”人士,亦即炒作比特币和开发各种ICO代币的人士,“他们的项目基本上都是假的,败坏区块链的名声。”

的确,在ICO监管落地的去年9月,有一家业内颇有声望的区块链公司在上海召开了一场会议,原本应当盛大召开的会议确举办得异常低调,原因是瓜田李下,需要避嫌,生怕监管部门找上门来。

在2018年年初,原本低调的区块链突然成了股市的火热板块,然而真实落地项目寥寥无几,让人唏嘘。

然而区块链依旧是未来颇有前景的领域。据新华社消息,各国在围剿比特币“黑暗系”应用的同时,也在积极拥抱区块链技术。“股神”巴菲特旗下公司日前就加入交通运输联盟区块链组织,探索在行业中利用区块链技术。杭州将发展区块链技术首次写入地方政府工作报告,其地位居于量子技术之前,仅次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

“尽管ICO被叫停、虚拟货币交易有待规范,但区块链技术本身仍然值得鼓励。”中国人民银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则对《金融时报》表示,应用场景多元化是区块链技术迅速发展的最大动力,强大的市场需求和技术障碍之间的矛盾,促使众多科技企业加快攻关。新一代区块链系统正在加密技术、高频交易、能耗等方面不断地进步。不过,区块链在中国发展迅猛,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在所难免,监管的及时介入是对区块链行业的呵护,能够让区块链行业更加稳健的发展。【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比特币疯狂史:已成很low的市场 屡禁不止谁在背后?)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比特币疯狂史:已成很low的市场 为何还屡禁不止
币圈残酷物语:焦虑、骗局撑起的万亿空气
【美股】区块链股齐齐下挫 中网载线跌近13%
冰岛成挖矿最佳地,比特币矿业耗电量将超居民用电量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