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输一局!柯洁:未来属于人工智能,但还是喜欢和人类下棋


“我那个笑,大家其实也应该都能懂,苦笑嘛,因为我知道自己要输1/4子了,我很早就知道了。”

昨天下午,备受关注的中国围棋选手柯洁九段与围棋人工智能AlphaGo的三番棋(三局两胜制)首局对决落幕,AlphaGo以1/4子优势获胜,1-0领先于柯洁。

柯洁感叹,AlphaGo之前挑战人类时,他觉得AlphaGo还是很接近人类的,现在则似乎越来越像他理解的围棋“上帝”了,“实在是太厉害”。

25日和27日,柯洁和AlphaGo还将进行两局比赛。对此,柯洁重申这将是他与人工智能最后的对局。

“我相信未来是属于人工智能的。”柯洁坦言,“围棋,我还是喜欢和人类下。我跟人(下棋)的话胜率应该还是可以的。”一语引得现场观众大笑。

20岁的围棋“天才少年”柯洁,曾在世界职业围棋排名网站GoRatings上连续24个月雄踞榜首。去年7月被AlphaGo短暂超越,此次赛前已重回世界第一。

即便被视为天才,柯洁的围棋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3岁接触围棋,8岁独自北漂,成为初段棋手后,一度屡战屡败,想进棋队四处碰壁,直到被中国围棋元老级人物马晓春发掘。柯洁说,围棋是他的全部。而作为职业棋手,他的使命,就是要赢。

“我不会说输了也无所谓,人机共赢之类的话,这不是我。”面对媒体,柯洁向来“狂言”频出。他对围棋所倾注的一切,却不是一句“轻狂”能概括。

得志少年

“成功实现了的话不能算狂言吧?”


“就算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因为微博上的这句话,柯洁火了。连围棋盲都知道了他。

那是2016年3月9日下午,AlphaGo(俗称“阿尔法狗”)战胜韩国棋手李世石,技惊四座。

AlphagGo赢了李世石后声名鹊起,“柯洁是谁”也成了知乎上的热门提问。

语出“狂言”两个小时之后,柯洁在微博回应:“看来围棋盲还是不少啊,在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做柯洁,97年出生,现在暂时是世界围棋第一人(特地用了暂时,谦虚是美德)。正式比赛我是单盘8:2碾压李世石(他赢的这两盘没有任何作用)。世界冠军获得过三次(此年龄如此成绩前无古人)。大小国内赛事冠军数次。我本来真不想提这些的,因为我是一个低调的人,是你们逼我的。”

这条微博的点赞近10万。柯洁的微博粉丝,从万人左右猛增至25万,其中不乏他所说的“围棋盲”。他这句“狂言”的圈粉数量,超过了三个世界冠军奖杯。

人们印象中的顶尖围棋高手,多半像“石佛”李昌镐般寡言沉默,喜怒不形于色。中国围棋队的一众90后棋手,多半亦如此。

唯有柯洁,似乎从不掩饰他的自信心与胜负欲。媒体评价他是“不像棋手的棋手”,同时又视他为宠儿。有他在,就有吸睛金句。

2015年底,柯洁获得第二届Mlily梦百合杯决赛资格,对手是李世石。

“李世石之前说他有五成希望取胜,我想如果一共是一百成的话,他有五成。另外我想说,传奇是时候落幕了。”有三星杯战绩在前,柯洁接受媒体采访时,“狂言”说得底气十足,又一次让舆论炸锅。

2016年1月,柯洁与李世石在第二届Mlily梦百合杯决赛上交锋。其间,李世石一度逆转形势。观察室瞬间鸦雀无声,柯洁的母亲周柳萍面色发白,几乎瘫软在椅子里。但柯洁最终3:2获胜,第八次击败李世石。2月26日,柯洁发了条新微博:“话说……成功实现了的话不能算狂言吧?”

百灵杯、三星杯、Mlily梦百合杯三个世界冠军在手,18岁的柯洁,将自己的等级分排名刷新到了世界第一。

屡败屡战

“天分?还是因为他努力”

有人说,柯洁是上天赐给中国围棋的领军人物。“哪有?”听到这一说法,柯洁的父亲柯国凡连忙摆手。母亲周柳萍则坐直了身子:“天分?还是因为他努力。”

柯国凡本是水利工程师,喜欢围棋,有业余四段的水平。年轻时为补贴家用,在老家浙江丽水办了围棋室。周柳萍怀着柯洁时,也在围棋室帮忙。夫妻二人说,那大概是柯洁最早的胎教。

柯洁出生后,的确显示出对围棋的天分。据媒体报道,柯洁从让子开始跟当地围棋好手郑一兵学习,每隔一两周,就能让郑一兵少让一个子。一般的学生,则需要三个月甚至半年时间。输了棋,柯洁抱住桌子角不愿离开,反复央求“再下一局”。

幼年时的柯洁,很小就离家北上,到北京学棋。

8岁那年,柯洁获得浙江山海杯少儿围棋赛乙组冠军。柯国凡做了决定,让柯洁离家北上,进入聂卫平道场学习。道场有生活老师照顾,柯国凡与周柳萍并未随行。

柯洁从不在父母面前叫苦叫累。倒是老师曾跟周柳萍提起,柯洁想家,晚上睡觉,眼泪沾湿了半个枕巾。

初入强手如林的道场,柯洁的状态并不理想。一直输,输到有人当面轻薄“业余是个宝,职业就是根草。”

和所有体育竞技项目一样,职业围棋异常残酷。从业余到职业,定段赛的淘汰率近95%.多少孩子苦苦挣扎,又有多少能出人头地?“看不到希望”,柯国凡心疼。他想,不如算了,让柯洁回丽水上学。

父子俩商量,柯洁执拗不肯。“要回去你们回去。”“能不能给我两年时间?”———气话和央求都说出来了,柯国凡顺从了儿子的意愿。

回想起来,柯国凡说,柯洁就是不怕输、不服输。

2008年,柯洁终于成为初段棋手。周柳萍辞了工作,开始北漂陪伴。“他只要噔噔噔地跑出来,肯定就是赢了。输了,就不怎么说话,低着头拉我回家。”周柳萍说,柯洁从小就把胜负写在脸上。

“潜伏”网络

“没有童年的,全都是训练”


柯洁的棋迷,唤他“特务”。这一昵称,来自于柯洁早年的网名“潜伏”。

2009年进入职业围棋界,本就年龄稍小的柯洁仍然状态低迷,下一盘输一盘的场景再现。没有好成绩,柯洁无法进入棋队,甚至面临无棋可下的窘境。

柯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惨淡的初期职业生涯,“没棋下的情况下,没有收入肯定是真的,不停地贴钱。父母给的压力也很大,总是希望能尽早地出人头地回报他们,然后让自己也出一口气。”

在高手云集的北京,不少孩子拜师学艺,或找人复盘。周柳萍印象中,那时一局复盘要花上五六百元,“很贵”。

柯国凡自有其理念。拜师和复盘先不管,基本功要到位,每天对弈的数量是得保证的。时值电视剧《潜伏》热播,柯国凡教柯洁注册了围棋网站账号,告诉他“儿子,你也要潜伏”。

“潜伏”后的柯洁,开始疯狂地下网棋。有媒体报道,2011年到2015年,柯洁在弈城围棋网对战总数达4033局。到今天,柯洁的网棋记录已超过3万局。

在周柳萍眼里,儿子柯洁极其自律。赢棋时,她也会准许柯洁玩游戏,说好了玩10分钟,柯洁就不会玩到第11分钟。

“你看过《摔跤吧!爸爸》吗?哎呀,跟我们家的经历真的蛮像的。小时候那么苦,没有童年的,全都是训练。”柯国凡说着,周柳萍在旁不住点头。

2011年,柯洁遇到了职业生涯的贵人、中国围棋界元老马晓春。据媒体报道,尽管柯洁成绩不好,但在围棋甲级赛场先后担任山东、浙江等队主教练的马晓春,坚持让他参加围甲联赛。

柯洁如今已拿下四个世界冠军。但对周柳萍来说,最有分量的冠军奖杯,依然是2015年百灵杯决赛,柯洁职业生涯的第一座奖杯。当时,柯洁击败了中国围棋老将邱峻。

周柳萍印象很深,比赛结束,棋室的门打开,记者涌入,柯洁起身。她上前想给儿子一个拥抱,却被柯洁轻轻地推开了:“还有采访。”

回到休息室,柯洁开口跟周柳萍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妈,我还争气吧?”周柳萍泪如雨下。

“轻狂”人设

“职业棋手的使命就是去赢”


“我想成为世界围棋NO.1”。

在微博和媒体采访中,柯洁从不讳言对胜利的渴望。但在一些比赛和活动现场,柯洁又表现出礼貌得体,说话带着南方人特有的轻柔口音。跟人合影时,1.8米的他会微微屈身。

决胜李世石、喊话AlphaGo之后,柯洁的人气飙升。

对于柯洁的言论,柯国凡也曾劝他删掉一些。几次之后,柯国凡想通了。他说,柯洁是有意为之,在大众前给自己一个“轻狂”的人设,以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围棋。

柯洁自己,则不止一次地在各种场合表示,围棋就是他的全部。

目睹AlphaGo的不断升级、棋力大涨,柯洁对AlphaGo的态度也有所转化。他觉得机器以后会变得更加完美,越来越强,人跟它的差距已经不是靠自身努力就可以去弥补,“这个我是承认的。”目前,他那条“赢了李世石也赢不了我”的微博也不再公开显示。

柯国凡的态度相当开放,“AlphaGo这么厉害的人工智能,将来能造福人类,肯定是好的。从围棋上来讲,能引起全国关注度,对推广围棋是好事情。”

但屡次谈到“不怕输”的柯洁,仍有不同想法。“一盘棋谁都能输,我们职业棋手的使命就是去赢”,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他说得更加现实,“我说个俗点儿的,这么说吧,赢一盘棋一万块钱,输了一分没有,你肯定是想赢的对吧?因为这是你的工作、你的饭碗。”

作为职业棋手的柯洁,当然希望能一直赢下去。他不希望今后AI出现在人类比赛中,“因为我大概率是输嘛”。

对于昨天对阵AlphaGo的表现,笑称“永远对自己不满意”的柯洁说已经很拼,但仍对自己有一点不满意。“既然是最后一次,除了拼尽全力以外,我希望我能不留遗憾,下出令自己满意的棋局来,哈哈,能令阿尔法围棋的主机发烫一下也好啊,对吧?”柯洁说。【责任编辑/李若纯】

(原标题:柯洁:未来属于人工智能 但还是喜欢和人类下棋)

注: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先输一局!柯洁:未来属于人工智能,但还是喜欢和人类下棋
柯洁别做梦了!人类再进化5000年也干不过AlphaGo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