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资方火线套现,创始团队留下苦撑

【IT时代网编者按】毫无疑问,映客的资本方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快进快出,他们着急走人。于是,为映客找到了一个不会让它饿死的下家——股市的韭菜们。这场VC和创业者的游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VC们大约要开始离场了,剩下的死活,就看创业者自己了。

从上市公司宣亚国际收购直播平台映客的细节来看,不得不说富贵险中求!

从交易细节中,我们看到一个风口上的创业公司的资本方,冒着被证监会叫停的风险套现的故事。

相比之下,创始团队就并没有那么幸运退出。通过一种疑似“借壳上市”的复杂的资本腾挪,找到继续为公司输血的路径。

资本市场正在发出信号:独立直播平台的风口,已经消失了。

资本方的金蝉脱壳

从映客的角度,我们来看看和宣亚国际的这场交易几个关键词:

冒“跨行业并购”之险:这场并购是跨行业的。按照公开信息显示,宣亚国际的主营业务是“传媒类”。因为属于非上市公司,映客可以对标同样从事视频业务的乐视,则属于“通信服务”。(见下图)

图:乐视网

图:宣亚国际

这一类“跨行业”并购悖于证监会的“引导上市公司做好主业”的条例。一直以来,许多上市公司为了财报数据都跨行业经营。比如在房地产行业火爆时,许多钢铁公司收入就是来自房地产这种非主营业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上市公司这种做法在当时加剧了热钱涌入房地产行业。监管部门一直呼吁上市公司做好主业,并且酝酿出台“引导主业条款”。

根据接近市场人士介绍,跨行业并购往往不容易被证监会批准。毫无疑问,映客正在冒这样的险。

疑似借壳:在宣亚国际4日发布的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中表示,拟收购蜜莱坞(映客主体公司)约48.25%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近28.95亿元。

那么问题来了,28.95亿元的收购巨资将从何而来?根据公司2017年一季报,目前公司账上有货币资金约3.3亿元。根据这份报告书来看,交易过程如下:

1,宣亚国际上市公司首先以28.95亿元收购全部映客奉佑生团队股权;

2,而这笔资金来源是从四个机构股东(宣亚投资、橙色动力、伟岸仲合、金凤银凰)借款约21.6亿元的15年贷款和另外一笔7.4亿元的3年贷款而来;

3,映客的管理团队收到股权款项后,向宣亚国际上市公司的四个股东增资21.6亿,间接持有宣亚国际约29.76%的股权。

首先,回答市场疑问,钱从哪里来?很明显,21.56亿元只需要过桥转一道,真正需要筹措的资金就在于转手中间的差额——7.39亿左右。收购资金大部分来自被收购方本身。因为不涉及到发行新股,这个交易实质上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以老股加现金的方式,收购映客的约48%的股权。

重要的是,交易涉及非常接近于借壳上市了。进入2017年以来,证监会对于借壳上市,举债高杠杆并购等行为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和要求。

对此,宣亚国际在公告中特别强调了非借壳上市——因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没有变化。问题在于,最后如何定论,还是要看证监会如何断定。

资方全数撤退:大多数媒体对此次收购的报道是宣亚国际接盘映客,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奉佑生等创始团队并没能套现。

创始团队套现的钱被要求增资宣亚国际股东,根据报告202页的协议披露情况,奉佑生等映客团队向上市公司一共间接提供21.56亿元的资金,基本上是本次交易中映客团队的全部净得部分(除税后)。

真正套现的是映客的投资方——包括紫辉创投、多米在线、金沙江创投、昆仑万维等,持有的股份将通过外设的并购基金嘉会投资收走,至此,资方金蝉脱壳。

这已经不是映客资本方第一次退出。早在2016年1月4日昆仑万维以6800万元获得映客当时投后18%的股权,当时映客估值3.78亿;到了当年9月21日时,昆仑万维经稀释后持有映客约13.23%的股权,并且将其中的3%对外转让,作价2.1亿元。

此次,全部资方退出,累计套现25.5亿元。

无奈“借壳”和直播的死亡

映客和宣亚的这笔交易,受到最大的质疑就是借壳上市。

现在装入上市公司的资产是创始团队持有部分,资方退出部分将会被并购基金持有,交易如果顺利完成,不难想象,通过宣亚国际不断增发收购,届时映客将接近于成为宣亚国际的全资子公司,通过分拆交易和外部杠杆,最终完成变相的借壳上市。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映客团队的无奈之举——如果不上市的话,它很难从私有市场融资。

一直以来,映客都在高频率融资:

2015年7月,映客获得多米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以及朱啸虎投资的2500万元A轮融资。

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其中,昆仑万维出资6800万元,增资完成后占股18%。

2016年9月,昆仑万维将映客3.00%的股权以2.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嘉兴光信,实际上也是再次融资。

这种高频融资之下,烧钱也是非常大手笔,2016年春节,映客砸出1个亿到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和院线广告上去,此之前,没有任何直播平台在线下大规模投放广告。

与此同时,映客的收入和估值都在膨胀式地上涨,根据昆仑万维公布的未审计财报,2015年全年,映客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未经审计)。而到2016年映客的营收为43.37亿元,净利润为4.8亿元,同比增长达到了2700%。

昆仑万维2016年9月退出时,它的估值为70亿,而在昆仑首次进入时,估值为3.78亿。但到了此次和宣亚国际的交易中,估值已经降到60亿元。

实际上,如果根据映客自己数据,收入并没有降。2017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为10.35亿元,净利润为2.4亿元——一个季度的净利润即达到了2016年全年利润的一半。

不可避免的是,映客的流水数据被外界质疑。据QuestMobile2017年夏季报告,直播行业中独立APP的用户总规模持续下滑,而映客更是下滑厉害。

图:猎豹智库的2017一季度中国直播类APP排行榜

根据猎豹智库的2017一季度中国直播类APP排行榜显示,映客已经从第一名跌至第四名。在虎牙直播、YY直播和斗鱼之后。

如果不能再融资或者上市,等待映客很可能是死亡,毕竟已经有大批直播平台倒下。今年年初,估值5亿元的光圈直播死掉,除此之外,微播、网聚直播、趣直播等诸多直播平台悄无声息地下线,6月30日,YY投资的M直播也下架。

大多数直播平台都没有造血能力,只能依靠VC源源不断输血,大多数VC也认识到这是一个更适合快进快出的行业,而不是应该呆在董事会谋求“天长地久”。

有些细节值得玩味,在36Kr的一篇报道中说:

“在2016年春节时,映客CEO奉佑生几乎是被昆仑万维的周亚辉、紫辉创投的郑刚等投资人催着做出这个决定。1亿是当时映客账面上所有的现金,虽然映客由于打赏一个月有300万收入,据此计算这相当于映客3年的收入。周亚辉的理由是,移动互联网窗口期以月来计算,如果不抓住这波机会,映客很有可能像雷军当初的米聊一样,被微信反超”。

2016年春节前,上线不到一年的映客,DAU勉强达到100万,一亿元花出去之后,2016年6月之前,映客就达成了500万DAU,这被认为若是腾讯、阿里等巨头进场,创业公司必须准备好的底牌。

毫无疑问,映客的资本方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快进快出,但它们的资金并没有培育出一个有造血能力的创业公司,也没有等到真正能够给映客带来流量等其它资源的腾讯和阿里,他们着急走人,于是,为映客找到了一个不会让它饿死的下家——股市的韭菜们。

对于整个直播行业来说,可以预见的是,该死去的继续会死去,资金和资源会往头部平台聚集。

腾讯旗下已囊括龙珠、斗鱼、NOW直播、腾讯直播、企鹅直播、QQ空间直播等近十家直播平台;花椒直播有360和周鸿祎做靠山,一直播和微博互相绑定......

这一场VC和创业者的游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VC们大约要开始离场了,剩下的死活,就看创业者自己了。【责任编辑/周莹莹】

原标题:映客资本方的"金蝉脱壳",创始团队留下苦撑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映客资方火线套现,创始团队留下苦撑
映客60亿估值与宣亚合体,宣亚国际将持股48.2%
快讯:宣亚国际收购直播第一平台映客 交易价近30亿元
上线两年 映客创始团队或将套现33亿元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