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退钱没有 只有旧衣服来抵 共享经济的丑恶嘴脸暴漏无疑

【IT时代网编者按】乐电、PP充电、小蓝单车、酷骑单车……从共享充电宝的死亡,到共享单车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天气逐渐冷了起来,共享经济也开始进入寒冬。正如起高楼时天价融资、造富神话的群体狂欢,楼塌时倒闭的灾祸也在整个共享经济圈蔓延,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如今似乎轮到了共享租衣平台。

近日,陆续有网友反应及媒体报道,共享租衣平台“多啦衣梦”出现了App无法正常运行、押金无法退回的情况。众多用户在询问客服后,得到的说法均为公司已经破产,无力经营。对于用户的押金和会员费多啦衣梦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退钱不可能,只能用衣服来抵,并且“衣服都是卖剩的,旧的,和地摊货差不多,根本没法穿。”

要钱没有,用旧衣服来抵

11月28日,记者尝试从苹果的App store中下载多啦衣梦,但已找不到这款应用;用安卓系统的手机还能够下载,但无法顺利登陆。而公司的官方微博最后一条更新于今年9月,其下方评论区有不少类似“难道要跑路吗”之类的留言。

总有希望在那里:咱们是不是要联合一下,破产之前为啥要隐瞒?把我们的钱退给我们

詹妮Jenny与猫:现在无法登录,押金也没有退

优雅的六月君:我也是一年多没租衣服,会员一直有,想上去租的时候发现租不了,押金也退不了了,有没啥办法?

淼淼vincy:难道要跑路吗!我们的钱到底还不还!!!

爱嘟嘟ADD:希望官方出来给个说法,我还有半年会员到期,经营不善还是资金链断裂,不要不管不顾,这么好个创业点不要把名声搞臭了

在成都理工大学的贴吧还专门有一个“多啦衣梦倒闭骗局受害者联盟”,楼主在呼吁维权后,瞬间有不少学生一起响应。


记者联系到了一位多啦衣梦的用户,其表示,今年夏天的时候,多啦衣梦客服给她打电话,说充值有优惠,“我说我冬天才用,客服说现在充了可以冻结账户,要用的时候再解冻,所以我当时就充值然后冻结了,现在想解冻了,才发现App里有效期显示‘剩余0天’,而且显示我并没有冻结。”另一位充值用户表示,有效期应该还有两年,但是现在同样显示剩余0天。

成都商报报道,小蒋是四川建筑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最近天气寒冷,她想通过“多啦衣梦”租衣服时,发现App出现异常,无法正常使用。更让她担心的是,她之前交了2688元会费,会员有效期是2019年9月3日。

小蒋提供的一份与“多啦衣梦”客服“薇薇”聊天记录中,对方称“现在公司已申请破产,交给律师在受理了”“我也希望能你(客户)能够挽回一些损失。”

按照“薇薇”提供的信息:“押金以实际缴纳的为准,剩余的服务费以系统记录的实际扣费为准(赠送部分不支持兑换)。”用剩余的服务费换购衣服标准为:夏装50元一件,秋装100元一件,冬装150元一件,款型尺码随机。在多方投诉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一位用户剩余的会员费换了6件衣服“都是客服随机发货,3件春装,3件冬装,全是旧衣服,而且尺码不合,只有一件勉强能穿。”

最后,小蒋也用会员费换了7件衣服,“衣服都是卖剩的,旧的,和地摊货差不多,根本没法穿。”

▲小蒋收到的旧衣服(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小蒋收到的旧衣服(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在一个“多啦衣梦”维权群中,有60多人有这样的经历。问题集中在App无法加载、租金无法退回的情况,面对用户的退钱要求,“多啦衣梦”回应:要钱没有,用衣服来抵。多数人选择用旧衣服来抵,但对此都不满意。

回应称正在转型升级

记者联系多啦衣梦的创始人、CEO梁亮询问App无法正常运行的原因,梁亮在回复记者的短信中这样写道:“在做转型升级,过段时间调整好了再给大家公布。”至于更多细节,他没有再回复。

▲多啦衣梦的创始人、CEO梁亮(图片来源:多啦衣梦官微)

▲多啦衣梦的创始人、CEO梁亮(图片来源:多啦衣梦官微)

多啦衣梦的投资方之一拉夏贝尔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就他们了解,多啦衣梦正在更换新系统,相当于是技术升级,更多细节并不清楚。

据悉“多啦衣梦”和共享单车一样采取押金方式,但它与共享单车有所区别,还附带了会员。用户下载“多啦衣梦”App后,需每月缴纳299元,同时用户还可选择充值成为会员,从而享用该平台提供的服务。用户给账户充完值后,可在平台上选择3件衣服,且一个月内可无限次换衣服,只要总数不超过三件。用户租过的衣服如要寄回商家,会有顺丰上门收取,用户不需要出运费。回收后的衣服,“多啦衣梦”会交给洗衣厂清洗干净并再次转租。

根据投资界报道,多啦衣梦成立于2015年3月,一年后,2016年3月,多啦衣梦获得48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没有透露。2016年底,多啦衣梦曾公布平台数据,“注册会员37万,服装数达25万件,线下拥有数十家体验店。”

▲图片来源:多啦衣梦官微

▲图片来源:多啦衣梦官微

2017年3月,多啦衣梦获得12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君联资本和服装品牌拉夏贝尔。

共享租衣为啥做不起来?

2016年至今年,服装租赁虽然并没有像共享单车那般大火,比起共享充电宝似乎也算不得话题点,但和共享雨伞、共享健身仓等比起来,共享服饰还算“发挥稳定”,也聚集了大批投资人。

投资界整理了部分共享服饰、共享包包平台的融资情况,包括天使投资人王刚、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磐霖资本、红杉、经纬中国等多家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入局,更有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身影。

▲图片来源:投资界

▲图片来源:投资界

然而,尽管有众多明星机构加持,共享租衣平台还是命途多舛。此前,包括那衣服、魔法衣橱等在内的多家共享租衣平台均以倒闭收场。

虽然女装市场很大,可由于用户还没有习惯去网上“租”东西,尤其是衣物这种贴身品类,且服装的卫生问题往往用户顾虑较多。

此外,服装租赁对于供应链的要求也不低。服装属于非标品,款式繁多,同一款式还分不同的尺码和颜色,要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需要大量SKU,对于库存管理、选品能力有很大挑战。而用户按月订阅且无限次更换,也考验着物流及清洗的水平。

那么,目前共享租衣品牌们是怎么玩儿的?据悉,服装租赁平台大都先从礼服租赁切入,主要面向年轻女性用户,提供礼服按次租赁的服务,而后逐渐拓展日常服租赁。相较于礼服、演出服等特殊场景的服装租赁,日常服租赁是一种新的消费模式,市场还处于用户培育期。【责任编辑/卫安】

(原标题:共享租衣也悬了?用户想退会费,却只换来几件旧衣服)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想退钱没有 只有旧衣服来抵 共享经济的丑恶嘴脸暴漏无疑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