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凡终究逃不开:一个竭力避免戏剧化的人成了戏剧本身

媒体总是在追求戏剧化,而蒋凡则在竭力避免自己被戏剧化。

2017和2018两年,我可能是中国采访他次数最多的记者,但每次采访都很失望,因为他压根不给记者想要的故事和细节。我们曾经打算做个小晚式的专访,好好聊几次,但只进行了一次,这个计划就被迫宣告终止,我对他的油盐不进非常恼火,他可能也在鄙视我不够专业,没有提出能够引起他兴趣的问题。

那次采访是在2018年5月份,当时他已经出任淘宝总裁,在正式采访开始之前,他的助理告诉我,蒋凡跟之前相比,已经健谈多啦。以前他惜字如金,下属汇报工作时,他给的意见往往只有一两个字,嗯,好,不行;但前一阵他开窍了,某年月日,在某次周会上,蒋凡甚至进行了一次动员讲话,给大家灌了一番鸡汤。助理说,这是他第一次当众讲话超过半小时。我很高兴,总算找到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开头有了。然而当蒋凡来到会议室,我祝贺他交出了人生第一次,他一边习惯性的鼻子眉毛一起抽抽,一边转头否认:“没有,不是第一次,我每周都会讲,每次都会讲很久。”搞得他的助理非常尴尬。

虽然半途而废,未能落笔成章,但由于蒋凡看上去非常呆萌,像生活大爆炸里谢尔顿莱纳德那群nerd,自带可爱属性,鼻子眉毛一起抽抽的毛病也是天才的专利,所以很难断定他在耍滑头而怪罪他。

企业家在关键时刻的关键决策,是我当时效力的《中国企业家》杂志致力于呈现的主题之一,但在蒋凡看来,根本不存在什么“关键时刻”,生活里每一天都很平常,没什么事值得特别兴奋或者郁闷。在他的思维当中,事情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而非许多人理解的那样,存在一个明显的节点,或者说决定性的时刻。阿里从PC端向无线的转型在他看来是如此,友盟被收购后留在阿里,以32岁的“低龄”成为淘宝总裁同样如此。

在阿里董事长张勇记忆里,他是在一次茶聊中,用一段激情澎湃的话——“你愿不愿意一起改变世界”——留下蒋凡的,不过在蒋凡记忆中,这次茶聊的划痕接近于无。对于蒋凡来说,当时真正的问题是阿里太大了,他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它,在熟悉的过程中,他试着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走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如今他35岁,在阿里内部不断上升,集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三大总裁于一身,连王兴都认为他是张勇的接班人。阿里人大骂王兴故意挑事,给蒋凡下绊儿。但蒋凡自己未必会在意,这种技术天才的关注点总是和普通人对不准焦。

我一次采访时问了他一个问题,“阿里高管好像在比赛谁睡得少,你睡几个小时?”他说自己每天睡足8小时,然后说,“我可不是阿里高管。”那时他已经是淘宝总裁,后来成为三料总裁,这在阿里前所未有,但我觉得,他应该还是这么想:“我可不是阿里高管”。

如果事情总是这么自然而然就好了。然而。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蒋凡自己肯定想不到,他会以现在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一个竭力避免戏剧化的人,如今生活却变成了戏剧本身。

吃瓜群众搬了小板凳等着看戏。阿里内网中,蒋凡道歉,自请调查, CPO童文红回复:蒋凡由于个人家庭问题没处理好,而严重影响了公司声誉,要认真反思,也应该向大家道歉,对于相关传言,公司会正式成立工作小组进行调查。

我身边的朋友因为蒋凡的事情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这是蒋凡的私事,公司不应该管;另一派认为,公众人物无私事,作为阿里高管——尽管他可能不觉得自己是高管——蒋凡需要接受调查,证明自己和如涵之间不存在利益输送。

关于蒋凡会不会断送前途,我的朋友圈也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蒋凡年纪轻轻就身兼三大总裁,这在阿里内部从来没有过,足见马云张勇对他的信任和倚重;人才难得,阿里不会因为桃色事件就自毁长城。另一派则认为,阿里是个极其重视价值观的企业,之前因为用外挂抢月饼就开除了员工,这次高管爆出绯闻,不应该轻轻放过。

不管如何,接下来到调查结果出来的日子,或许会是蒋凡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被聚光灯打着,站在舞台中央,对一个nerd来说不啻受刑,更何况现在真的是在枷号示众。

让我们把镜头摇回到那次采访吧。行将结束,还是没有拿到料,我垂死挣扎了一下,请蒋凡一定要讲一个来到阿里之后印象比较深的事情。说了好几次“我真的想不出来”后,蒋凡终于说出一件事:新员工入职阿里,都得进行培训,培训完了还得搞“破冰”之类的仪式,但蒋凡没有经过这些程序,第一天就开始工作了,直到把这件事说出来,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且也没有给他取花名。

后来我专门问了下彭蕾,蒋凡没有接受培训,是不是HR忘了?彭蕾说,这是考虑到蒋凡的情况,有意安排的,没有培训“破冰”的阿里新员工,也不止蒋凡一个。

那时候我不太理解蒋凡为什么单单对这件事印象深刻,现在觉得有点理解了。对一个竭力避免戏剧化的人来说,参加“破冰”那种仪式化的狂欢,真是有点生不如死。正因为如此,蒋凡才会一直感念阿里在那次“疏漏”中所体现出的人性和温度。

这一次,阿里会怎么办呢?这起事件考较的,其实是张勇和马云。如果我是马云,作为一个资深金庸迷,一定会想起《雪山飞狐》的经典结尾,陷入迷惘。【责任编辑/邹琳】

来源:字母榜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蒋凡终究逃不开:一个竭力避免戏剧化的人成了戏剧本身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