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竞相“抄底”神州租车 恐遭瑞幸咖啡造假拖累

一夜之间,饱受瑞幸造假事件牵连的神州租车,似乎成了汽车企业的香饽饽,先是传出北汽集团要入股,然后突然上汽集团就通过香港子公司宣布接盘,而且是溢价50%接盘神州租车股份。在当下这个节点,舆论普遍认为车企们是想抄底神州租车,补齐出行业务的短版,但“抄底”的背后,有一些关键问题恐怕仍需引起重视。

一、业绩走势雷同的神州系上市公司

神州租车是神州系操盘上市的第一支股票,股价在2015年5月攀升至最高22港元。随后陆正耀将所持股票出售给优车科技,套现34亿港元。此外,赫兹、联想和华平等投资者,也在相同时间出售大量股票。据浑水计算,2015年6月至2016年3月,陆正耀和其他主要投资者在短短9个月内向市场抛售了神州租车42%的股票,套现16亿美元。

而神州租车业绩也随之变脸,股价也在此后徘徊在5、6港元左右。据财报,神州租车经调整净利润在2016年和 2017年分别下降了8%和25%;2018年神州租车营收继续下滑,相较于2017年的77.17亿元下降16.5%;神州租车2018年租赁收入为53.4亿元,同比增长6%,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降67%;2019年神州租车租赁收入55.6亿元,同比增长4.1%,净利润仅为0.31亿元,同比减少达89.3%,经调整的净利润为 2.92 亿元,同比减少57.1%。

随着瑞幸造假东窗事发,同归神州系的神州租车股价也随之跌破2港元,市值比最高峰跌去足足9成多。再来看看神州系操盘的第二家上市公司神州优车:

2016年7月,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财报显示,神州优车2016年营收58.5亿,同比增长235%,净亏损约36亿元,加上2015年净亏损37亿元,神州优车两年净利润亏损合计73亿元;2017年神州优车营收98.6亿元,同比增长68.6%,净亏损降至2.6亿元,亏损程度较上年同期大幅收窄92.7%。这一年,神州优车完成了70亿的定增融资,市值一度超440亿人民币,变脸随之到来。

2018年,神州优车营业同比大降39.65%,约59.49亿元,却神奇扭亏为盈,净利润2.70亿元。2019年上半年,神州优车营收继续同比大降48.98%,仅为19.19亿元,净亏损高达6.52亿元,同比下降550.28%。截至目前,神州优车仍未如期公布2019全年年报,按照神州系公司的历史趋势,估计难言乐观。

神州系操盘的第三家上市公司便是瑞幸了,业绩趋势和财务数据已经被证伪,这里不再赘述。在瑞幸上,神州系只不过还未撑到套现便暴雷了,美国韭菜看来不是太好割。

二、神州系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交易和相互配合

神州系擅长关联交易,在业界早已不是秘密。年报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与神州优车的汽车租赁服务关联交易金额为4.07亿元,2018年为6.78亿元。同时,2018年神州租车曾向神州优车出售二手车21.50亿元,2019年该项关联交易金额为零。不仅是神州租车,其它神州系企业之间也是关联交易频繁,依靠内部关联交易相互扶持。因此,关联交易可以算作神州租车的竞争优势,但同时如果剥离关联交易,神州租车的盈利模式能否成立就打上了问号。

除了业务层面的关联,资本层面神州系的操作也令人眼花缭乱。2015年10月9日,联想系减持神州租车1.254亿股份,套现16.93亿港元,接盘的就是优车科技。当时神州租车股已出现颓势,但优车科技接盘价格仍给到了13.50元/股,较神州租车前30天平均收盘价溢价8%。联想系合计投资优车科技7000万美元,扣掉这部分联想系还套现了大约11.5亿港元。

更早前的2015年5月,华平投资减持神州租车1.68亿股,套现31.08亿港元。除掉投资优车科技的1.55亿美元,华平系大约还套现了19亿港元。优车科技随后将赫兹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也尽数接盘,共计持有神州租车29.21%股份,实际控制人是陆正耀和他背后的陆氏家族。

简而言之,联想系、华平系需要套现,但也要通过投资给准备上市的神州优车背书,而神州系一方面要给老股东接盘,另一方面重新取得对神州租车的控股权。随后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市值飙涨使得资本运作空间巨大,最终定增融资70亿。

神州系擅长的关联交易,同样在瑞幸咖啡造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根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瑞幸咖啡内部记录,在2019年5月下旬,瑞幸咖啡刚刚兴起的一项业务带来大量订单,该业务涉及向企业客户批量销售咖啡代金券,中国各地城市的数十家不为人知的公司购买了大量代金券。这些公司反复批量购买代金券,金额往往很大,有时会有大量订单在夜间时段涌入。

查阅购买了代金券的公司和其他多次收到供应商付款的公司的注册记录,就会发现其中很多公司都与瑞幸、陆正耀或陆正耀之前创立的两家企业有关联,有些公司的办公地址和联系电话与神州租车或神州优车的分支机构相同,有几家公司的注册电子邮箱地址与上述两家公司一些员工的电子邮箱地址相同。

如定期批量购买咖啡代金券的达特英菲(北京)数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神州租车的一个分支机构和神州优车的前身使用相同的电话号码,青岛志炫的联系电话与神州租车的一家分支机构相同,并以神州优车的一个电子邮箱地址注册。由此可见,神州租车或早已被带入了瑞幸造假的漩涡之中。

三、审计机构安永华明或与神州系切割

今年4月,瑞幸咖啡被逼无奈自曝造假。7月1日晚间,瑞幸咖啡宣布内部调查已经基本完成,特别委员会发现早在2019年4月,伪造交易就已经开始了,2019年公司净收入夸大约21.2亿元人民币,成本和费用则夸大约13.4亿元,合计34.6亿元。

据媒体报道,瑞幸自曝是因为审计机构安永华明发现了问题,不肯在2019年财报上签字。无独有偶,神州优车2019年的财报也是一推再推,主办券商中金公司对此提示可能面临被股转公司强制终止挂牌的风险,同时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存在被采取纪律处分和自律监管措施的风险。巧合的是,安永华明作为神州系长期合作的审计机构,也突然被神州优车换成了中兴华,这里面是否也存在安永不肯签字的故事呢?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再看神州租车,虽然神州租车的2019年财报已发,但彼时3月份瑞幸还未自曝,环境不一样。作为神州租车的审计机构,安永还会为神州租车服务多久,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看点。而一旦安永不再为神州租车2020年度财报提供审计,神州租车将和目前的神州优车一样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甚至存在退市的风险,这时不管谁来抄底神州租车,投入的资金都可能打了水漂。

总而言之,瑞幸造假事件已成为神州系资本运作的分水岭,在同一个管理团队之下,神州租车和瑞幸造假产生了密切的关联。无论是审计机构,还是资本市场,在他们看来神州系管理团队的信用可能已经破产,神州租车的财务数据是否经得起推敲,恐怕也不是换一个审计机构就能背书解决的。

这样一家问题企业,无论谁来接盘,都应做好全面的尽职调查,例如通过安永去了解更多内情。而对于上汽集团和北汽集团这样有着社会责任的国资企业来说,则更要谨慎行事,以避免国有资产的流失。【责任编辑/古飞燕】

来源:中国网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车企竞相“抄底”神州租车 恐遭瑞幸咖啡造假拖累
北汽集团拟接盘神州租车:将收购21.26%股份
神州租车“接盘侠”现身 陆正耀降为第三大股东
神州租车被标普降级 神州租车复牌收涨逾32%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