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那年,他是世界500强最年轻的中国总裁,4年前,在阿里遭遇职场意外,如今他评价那是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刻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者按】32岁那年,他被评为世界500强中最年轻的中国总裁,4年前,他在阿里巴巴遭遇了职场“意外”,可是他说在阿里巴巴的辞职行为是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刻,现如今转身投资人的他,被人称为“帮忙却不添乱的投资者”。他认为,当前的互联网+概念存在巨大的估值泡沫,投资人应该多去寻找一些与“互联网-”相关的公司,这种公司的出现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是一个减法,但对于投资者而言却是一个加法……


卫哲的办公室里有壁炉、红酒柜、油画,古典沙发,还有贴满合影的照片墙。

卫哲说他想成为一个老师。他位于浦东的办公室里摆放了两件物品:上海大商学院赠送的教师铭牌;封在玻璃器皿中的一元纸币——卫哲为母校上海外国语大学授课所得的“年薪”。

他想“总结自己的经历,甚至是错误,去帮助别的企业成功”。 而最终选择成为一个投资人,是因为“要真正地影响别人,最好的方式还是你带着钱投资他”。

2011年4月,卫哲组建了名为嘉御的私募基金,将德同资本的前合伙人朱大铭拉来一起创业。现在,嘉御基金(以下简称嘉御)的6名合伙人分别来自于世界500强和投资公司,其中有三位出身阿里。

这家基金公司一直在交出漂亮的成绩单——一期投资了12个项目,其中4个已经退出,包括500彩票网、PPS和91助手,前者于2013年底赴美上市,后两家则被百度重金收购。嘉御基金的二期募资在4个月中有超过12亿美金的资本愿意交给他们打理。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2010年以后组建的基金,我们是全亚洲第一名。”卫哲说。

“我们投的企业绝对是行业第一位,至少是规模大幅领先的行业内第二名。在我们的第一期投资中即便是互联网公司都必须保证现金流为正,二期我们也只是将此标准拓宽为用户数绝对第一,并且看到有商业化的前景我们才投资。”他这样总结自己的投资标准。

高的投资标准为嘉御遴选出优秀企业,但同时也为卫哲提出了一个难题:业内第一、现金流为正的企业并不缺少投资人的追捧,一些公司本身就不缺钱,别人为什么接受他的投资?

雷锋

“我将嘉御基金比喻为收红包的雷锋。”卫哲对记者说。

这一说法源于嘉御个性化的投资模式,在投资前嘉御会提前为被投资企业提供免费的咨询服务,帮助企业突破天花板或者开辟新的业务渠道。在这之后,他们才会要求投资入股。“我们的投资机会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们一期投资的12家企业中有8家都是不缺钱的公司。”

“你可以将我们看作是贝恩咨询和贝恩投资的联合体。”卫哲说嘉御基金的这种模式在国内还是首创。一些企业看到嘉御能带来的帮助和收益,才接受嘉御的投资。

关勇就是被该模式吸引的企业主。2012年9月,关勇成立了易点时空网络有限公司,主打“汽车垂直类App”设计。两个月后他们推出了违章查询软件“车轮查违章”,一年后该软件的安装量达8000万次。

按照关勇的计划,从“查违章”这样的工具类软件入手,他还可以逐步推出“车轮汽车社区”和“车轮服务平台”,他认为集合了工具、社交、服务三个平台于一身的“车轮系前途不可估量”。

2014年6月,关勇出现在卫哲的办公室。关勇说这两个月内嘉御基金的合伙人和投资经理都“对车轮表现出极大的投资意向”。但他的“车轮系”当时并不缺钱,2014年1月他们刚经历了A轮融资,照计划,B轮融资的时间应该是2014年底。

“最终我们单独为嘉御开了A+轮的融资,并且给了他们一个优惠价。”关勇说,给嘉御这样的机会,是因为觉得嘉御能在很多地方帮到自己。

帮助体现在很多方面,小到卫哲通过人脉帮他们对接了合作企业——嘉御曾帮关勇介绍中石化的高层来对接业务;大到影响车轮的创业方向。在车轮还没有和嘉御签订合作协议的时候,卫哲就为车轮量身定制了一个新项目。让“车轮”从工具类App逐步延伸到“个性化车险App”。

直到今天,关勇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大胆且聪明的尝试”。“个性化车险App”主要是为用户提供自由购买车险的服务——传统的车险以“年”为单位来购买,而在该App中,车主购买车险的时长可以精确到“日”。

关勇马上明白这将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最重要的是当时市场上还没有类似的产品,嘉御又能帮我们对接保险公司……以这样的先发优势抢占市场,快速扩张成一个横跨车市和保险市场的App,前景太诱人。”回忆起这个计划,关勇难掩兴奋。

但最终这个项目因为关勇团队方面的问题夭折了。关勇发现一旦启动“每日车险”的项目,团队精力将完全转移到新事业上来,此前计划的“车轮社区”和“车轮服务平台”将无法继续。“我们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放弃这个项目。”

他不知该怎么去和卫哲解释这个事儿,“需要委婉的表达,让他不会觉得自己的好意被辜负”。

出乎关勇的意外,卫哲对此表现得相当豁达。“他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建议者,完全尊重我们的意见。”这给关勇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正式合作,卫哲就这样积极地帮助我们,为我们站台,在各种场合帮我们推介,很让人感动。”关勇形容嘉御基金是那种“帮忙却不添乱的投资者”。

卫哲的劳动没有白白付出,2014年6月份,关勇和嘉御签订了合作协议,“在A轮价格上又给嘉御打了折扣”。6个月后,车轮成功举行了B轮融资,在这一轮嘉御跟投,但他们此前持有的股份价值已经翻了4倍。

现在嘉御是除创始人之外持有车轮股份最多的投资人。关勇对这个结构感到满意。他形容卫哲是“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不是那种灵光一现的小聪明,是有非常密集的各种新奇的想法。”

向记者表达类似评语的还有如家酒店集团总裁孙坚——卫哲在百安居时的前同事。

孙坚和卫哲同在2000年入职百安居,两人都是副总,孙负责市场,卫负责财务。两年后CFO卫哲升职成为百安居中国CEO,两人的关系由平级转为上下级,也正是这次升迁让32岁的卫哲成为世界500强中最年轻的中国总裁,他的名字第一次被公众知晓。

“我承认他的能力比我强,我服他。” 孙坚说。他告诉我们如果想考验一个人能力高低,就让他去总结一场会议,“会议总结者需要丰富的知识储备、快速的反应能力、非常强的逻辑思维能力,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抓住许多问题的关键点,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并不多,卫哲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当年的明星CEO将他的才能运用到新的投资事业中。“中国很早就告别了资本短缺时代,特别是过去的五年,优秀企业是不差钱的。他们缺乏能帮助他们运营的团队。”卫哲说。

他已经将嘉御基金定位为一个“运营驱动基金,而非财务驱动基金”。

不作为

3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卫哲出现在上海诺亚财富财智湾区论坛现场。在回答主持人提出的“当前投资人面临何种挑战?”的问题时,他立马为“互联网+”概念泼了一盆冷水。

“我认为当前在互联网或者‘互联网+’行业中存在巨大的估值泡沫,我们宁可被董事指责不作为,也不能贸然地跳进这个泡沫中去冒险。与此相反我认为投资人应该多去寻找一些与‘互联网-’相关的公司……这种公司的出现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是一个减法,但对于公司和投资者而言是一个加法。”这段发言引来台下的一片掌声。

在嘉御的投资过程中,卫哲除了以“主动创造投资机会”方式来获取收益外,也会用简单的加减法来规避风险,像“收红包的雷锋”一样,他为这种规避风险的方法起了个优雅的名字——“积极的不作为”。

“积极的不作为不是说让团队去休假游玩,而是认真的对待市场上的每一个项目,也认真的帮助每一家企业,但在投资方面我们会异常的谨慎。”

卫哲说,当前嘉御基金的投资方向仅有四个行业——互联网、电子商务、可通过电子商务提升的消费零售、可被IT和互联网电子商务改造的B2B服务。

但嘉御一期投资的12个项目,没有一家是电商公司。“大家都认为阿里系出来的一定会投电商,但我们一个电商公司都没有碰。”

那时是正值凡客赴美上市的前夜,凡客估值高达30亿美金,陈年意气风发对媒体喊出“收购LV”的口号;同一时间地处南粤定位为“全球女性时尚网购平台”的梦芭莎也拿到了第三轮6000万的融资。

事后证明,这两家公司都未能如愿登陆资本市场。相反,高速扩张为这两家公司带来了噩梦,凡客花了两年时间来清理库存;梦芭莎则在2014年以2000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美国衣路集团。

“当时如日中天的B2C电商,现在都没了,我们也成功的让这波泡沫离我们而去。”卫哲说。

事实上,嘉御一期投资的项目集中在无线互联网(91无线)、影音视频(PPS),甚至是传统行业(金夫人婚纱)。91无线在2013年后卖出了中国互联网最高的并购价格。

“市场好的时候,是我们卖公司最好的时候,我们四个退出项目全是互联网公司,91无线,PPS,五百万彩票网,好耶。”卫哲说。

现在,当众多投资者都在追捧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时候卫哲反而开始布局B2C电商,“大浪淘沙之后,依旧能浮出水面的公司我们就可以投。”他在互联网行业里践行着最古老的“人弃我取,人取我予”的经商格言。

采访中卫哲几次谈到“价值观”,“开放,透明,分享,责任是嘉御基金坚持的四大价值观。”

这类耳熟能详的四组词语同样是阿里坚持的商业理念。

四年前,卫哲在阿里巴巴遭遇了职场“意外”。2011年,阿里巴巴B2B公司经自查后认定B2B平台内1107名“中国供应商”涉嫌欺诈,随后阿里宣布时任该公司CEO的卫哲为此事引咎辞职。媒体用“马云杀卫哲”的标题来形容事件的突然和惨烈。

5年后,坐在这间可以鸟瞰整个上海世纪公园的办公室里,卫哲否认了这个说法。

“恰恰相反,我认为我在阿里巴巴的辞职行为是我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刻。我一辈子能有机会站出来对一件事情承担责任,总比当缩头乌龟被别人指着鼻子骂要好吧!”他认为辞职事件中压力最大的人是马云而不是自己。

但离开阿里后,卫哲在商业上显得更加谨慎。这从嘉御的官方网站上就可以看出痕迹——嘉御将“价值观和文化”写入公司简介之中。现在,这种深谈“价值观”的举措在投资公司中很少见到,甚至马云担任创始人的“嫡亲的投资基金”——云峰基金也未曾如此“上纲上线”。

“我肯定相信这四句话(开放,透明,分享,责任),相信阿里巴巴的价值观体系和文化体系,不相信我干嘛要拿来用?我要讨好谁?我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卫哲说。

他承认自己在阿里犯了“放松价值观督导”的错误,所以他要在嘉御基金的管理中“补回来”。“我对我们公司的价值观甚至是投资公司的价值观都非常看重,甚至因为这样的原因我还会拒绝投资某些企业。”卫哲总结。他说在阿里的经历重塑了他,“这是一个长脑子的地方。”

谈移动互联投资标准:

卫哲:我们判断一个移动互联网项目依照两个标准:1.该项目是否基于移动互联网产生了新的寻求。2.是否释放或者优化了限制资源的配置。比如美图秀秀解决了通过手机摄像头拍摄后,立即对照片进行美化的需求。对移动互联项目,我们将通过上面两点来判断其是否为用户创造了新的价值。

谈O2O投资标准:

卫哲:大多数所谓O2O商业模式只是停留在概念层面,真正的O2O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对外,提升消费者的用户体验为其创造新的价值;对内,改善企业内部的经营效率,对企业自身产生价值。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后】自李克强总理在政府报告中首次提及“互联网+”,这个词就彻底火了。现如今,卖个煎饼果子、肉夹馍的都来拥抱互联网了,好像加上互联网这剂调味料,能瞬间提升好几倍美味度?其实,互联网只是一个技术手段,互联网并不是万能的,通过互联网模式来倒逼传统的商业模式,能从一定程度上激发企业的创新,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产品本身。【责任编辑/郑希】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32岁那年,他是世界500强最年轻的中国总裁,4年前,在阿里遭遇职场意外,如今他评价那是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刻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