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断机制加剧市场恐慌,不能保护散户利益,应当尽早废除

【IT时代网编者按】涨跌停、T+1,熔断机制,其本意都是保护散户利益,扼制投机炒作。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股市依旧动荡。通过限制交易来扼制投机,其实并不利于散户。机构有能力制造股价剧动,引发市场情绪,散户的羊群效则帮助他们触发停止交易。反制的力量被扼制住,机构得以当天从容脱身。这三大机制看似保护散户利益,其实害人不浅,应当尽早地废除。

A股新年第一周就两次熔断,市场嘲笑了这个新制度:证监会引进熔断机制,本意是安抚市场情绪,想不到却加剧恐慌。第一次熔断暂停交易15分钟,证监会想让交易者沏杯咖啡,舒缓一下情绪,抢筹者趁低杀入,拉高股价——想不到市场反应却是夺门奔逃。1月4日从暂停交易到收市只花了16分钟,1月7日只花1分钟。想象那个踩踏拥堵的画面吧。

股市是分散参与者集合竞价的市场,充斥着大量群体非理性。恐惧与贪婪的情绪到处传染。中国这样散户规模庞大的市场,绝大多数散户都在狂热中买,恐慌中卖,行动具有高度一致性。好比一艘颠簸的船上,人群中喊了一句“往左边跑”,所有人都往左边跑,再喊一句“往右边跑”,所有人再往右边跑,能不危险吗?

为什么熔断机制加剧市场恐慌呢?

假设一下,当沪深指数跌幅达到3%——这是很常见的跌幅,一点坏消息或大股东解禁潮都会导致——部分投资者担心当天继续下跌,选择卖出。当下跌趋势形成,就引发更多人担忧。稍微再下跌一些,触及5%熔断,市场恐慌的情绪就更明显了。很多人担心二次熔断,无法卖出,干脆选择抛售。恐慌蔓延开,留给市场另一方的时间就很少。他们准备抢筹扭转,交易已经停止。第二天市场是释放下跌趋势,还是由多头占据主动,甚至引向上涨熔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中国股市的T+1制度放大了这种现象。如果实行T+0,同一支股票当天可以两次交易,上午抛售之后获取资金,它就变成下午涨回的潜在动力——很多交易者一时抛售股票,并不代表不看好。如果两次交易能赚取利差,又能持有股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短卖短买这时起到了稳定市场的作用。无论专业交易者还是散户,关注的股票和持有资金总是有限,抛售又重新买回的意愿其实很普遍。

华尔街有句股谚:当市场恐慌,真正的危险其实已经过去。缓解危险的机制会随着恐慌酝酿。熔断机制和T+1相配合,扼制了市场的理性力量,促使交易者行动一致化。

熔断机制的本意是提供时间让市场冷静,金融机构、上市公司和监管部门发布信息,引导股价走向平和。从最近两次熔断看,这个目标已经失败。如果市场恐慌来源于具体事件,解释澄清也许能平息风波。当波动来自于莫名的情绪,稍有风吹草动就引发踩踏,谁敢站出来多说呢?熔断机制本身就在制造恐慌,对于平息恐慌却难有作为。

很多人说,中国市场已经有个股涨跌停制度,没必要指数熔断。从原理上说,涨跌停和熔断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支股票按照行情原本该下跌30%,持有者两三个跌停卖不出,只能加压抛售,这放大了市场恐慌。同样道理,一支重大利好的股票无法一次上涨到位,每次开盘就涨停,必然引起关注。卖方惜售,买方抢筹,股价节节上升,引来投机者炒作。

非理性情绪下,人们无法就股票真实价值做买卖,而是玩击鼓传花的游戏。谁都知道股价虚高,又不相信自己是最后一棒,不如博运气去追。如果没有涨停板,追捧最多促成昙花一现,泡沫很快就会戳破,绝不会出现暴风影音那样39个涨停板的疯狂追逐。

涨跌停、T+1,熔断机制,其本意都是保护散户利益,扼制投机炒作。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关于交易员的欢乐段子满天飞,股市依旧动荡。通过限制交易来扼制投机,其实并不利于散户。机构有能力制造股价剧动,引发市场情绪,散户的羊群效则帮助他们触发停止交易。反制的力量被扼制住,机构得以当天从容脱身。当第二天交易开始,机构掌握的信息和反应速度都不是散户所能比拟。这三大机制看似保护散户利益,其实害人不浅,应当尽早地废除。【责任编辑/荆玉珍】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熔断机制加剧市场恐慌,不能保护散户利益,应当尽早废除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