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密监控虚拟货币交易,全面取缔ICO等非法融资

中国对于虚拟货币交易的监管仍在收紧。


记者2月28日从某地网监大队相关负责人处独家获悉,公安系统网监部门正在严密监控涉及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的境内外交易网站,预防洗钱、传销、诈骗等非法案件的发生。

虽然央行等七部委去年9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取缔ICO(首次币发行)等非法融资,并随后关闭了境内所有虚拟货币交易所,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产业通过各种“变身”依旧活跃。

上述网监大队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去年9月起,公安机关网监部门就开始密切关注境内交易平台的动向,虽然一些平台转移到了境外,但它们依然对此进行同步监控,“至于下一步是否会有进一步监管措施,还要等待上级单位的通知。”

一名曾从事比特币交易的投资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表明,不论是在境内还是境外,大部分还在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网站,还有那些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境内账户,都已经被监管部门盯上,“就看什么时候收网了。”

组合拳

有媒体日前报道称,中国监管部门将对比特币交易采取进一步的监管措施,主要针对那些允许境内投资者在海外交易所进行数字货币交易的平台。

报道称,中国监管部门发现,有境内企业、个人通过到境外设立交易所,或者把服务器迁至境外,或者在境外注册公司等方式,规避中国对于虚拟货币交易的监管。为此,对于那些被怀疑为帮助境内投资者在海外交易所进行数字货币交易的企业和个人的境内银行账号和在线支付账号,中国监管部门将进行审查。

某资深虚拟货币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网络监管最主要的方式是关闭网站入口,但这种方法通过技术手段很容易破解,“如果对交易平台相关银行账号和支付账号进行监管或是冻结,会更直接一些,印度此前有过先例。”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发现,印度曾于今年1月采取措施,包括印度国家银行在内的部分印度银行对所有本土比特币交易所,包括前十大交易所的账户暂停交易,监管机构认为这些账户存在可疑交易。这些银行还要求比特币交易所就其借款提供额外担保,同时银行对仍在运作的少数账户采取了限制提现的措施。

“如果交易账户被冻结,交易所便不能再继续作业,否则很容易涉及非法集资、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上述业内人士称。

事实上,在今年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监管层已对虚拟货币整个产业链中的场外交易、境外交易平台、挖矿等的各个环节进行了全面出击。

1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多部委将联合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整顿清理,特别是对于注册地在境内的场外交易平台、境内大额“点对点”的做市交易,以及注册在境内但通过其在境外的网站平台为国内客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等行为,将进行逐步清理。

除从上述交易环节入手外,第一财经记者1月5日从权威渠道独家获悉,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称“互金整治办”)向各省(区、市)下发了一份针对比特币挖矿的通知。互金整治办称,据有关部门反映,目前存在一些生产“虚拟货币”的所谓“挖矿”企业,在消耗大量资源的同时,也助长了“虚拟货币”投资炒作之风。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安排,互金整治办提出两点要求:一是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并请积极协调辖内有关部门,多措并举,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并要求各地整治办于1月10日前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础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二是为及时掌握各地工作进展,要求各地整治办每月10日前填报辖内“挖矿”企业有关情况。

此外,央行营业管理部还于今年初发文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场外交易依然泛滥

之所以中国监管层对于虚拟货币产业连续打出“组合拳”,主要是因为场内交易被取缔后,场外交易依旧泛滥。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虽然自去年9月七部委联合发文之后,境内的各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纷纷出走海外,火币网、OKCoin、币安等大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将交易所业务全线撤离中国境内,并停止所有人民币兑数字货币的交易。

不过,这些平台虽然将服务器迁至境外,但依然对境内用户“敞开大门”,用户可以继续登录交易网站,通过场外交易将人民币兑换成比特币,再通过币币交易兑换其他种类的数字货币。

交易平台出海的同时,投资者也随之出海。一位内地投资者告诉第一财经,国内不能直接用人民币交易之后,他立刻去香港地区开了好几个账户,方便虚拟货币交易。

一位手持数千枚比特币的资深矿工也告诉第一财经,他一直都是在美国和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直接交易的,“我可以‘翻墙’,又有国外账户,国内监管对我的交易操作几乎没有影响,最多就是币价跌了很多,但相比较前两年,涨幅已经足够多了。”

上蹿下跳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价格也是交易活跃的表现。以比特币为例,去年12月曾涨至20000美元的历史高位,但随着1月以来全球各国的持续监管,币价在2月6日时跌至6000美元低位,一个多月跌幅创出70%的历史新高。此后,由于有多笔巨额资金流入交易市场,且韩国监管层对比特币交易“松口”,币价逐渐升至10000美元左右。

Coinhills网站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全球比特币交易量为121万枚比特币,约合125.9亿美元。日元交易量占比最大,占全球交易额的54%,其次是美元和韩元,分别占比25.4%和11.3%。

新华社2月4日报道称,监管叫停ICO后,很多境内人士转向境外平台网站继续参与虚拟货币交易,考虑到境内投资者转向境外平台参与交易面临种种风险,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

报道还称,下一步国家将采取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在内的一系列监管措施,以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以后只要发现一家就要关闭一家。同时,未来视事态发展情况,也不排除出台更进一步监管措施的可能。

事实上不仅是交易平台出海,许多虚拟货币矿业企业也受到政策监管的影响,正在逐步将业务转移至海外。

国内一家全球排名靠前的比特币挖矿企业矿池业务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虚拟货币产业搬迁和“变身”最容易的就是交易平台,由于它们的业务绝大部分是在线上完成,所以它们最先出海,并且很快就可以在全世界设点,开展全球多国法币对虚拟货币的交易业务。

“但矿池业务想要出海就没有那么容易,一方面,国内电价相对于东南亚等地较为便宜,且大部分矿机都是中国生产,在中国挖矿可以省去很多运输和搬迁的费用,如果企业要搬迁,矿机也得跟着搬;另一方面,东南亚国家对于非本国挖矿企业的审核和准入条件较为严格,政策条件也并不比国内宽松。”他表示。

上述矿池业务负责人还对第一财经透露,全球目前依然有70%~80%的矿池业务在中国开展,其中还有很多矿场是由日本、美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投资的,目前在虚拟货币产业中,买卖矿机和挖矿业务仍然是盈利最大的一环。【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地方网监严密监控虚拟货币交易,发现一家关闭一家)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严密监控虚拟货币交易,全面取缔ICO等非法融资
SEC对数字货币市场发起调查 比特币24小时内跌3%
快的创始人陈伟星与金沙江朱啸虎互怼 区块链大战古典互联网?
量子计算或攻破区块链的两大命门,比特币危险了?量子计算或攻破区块链的两大命门,比特币危险了?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