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异常火爆:布道者笑了 渴望上车的韭菜被割了

在区块链火之前微信群的活跃度基本都靠红包,而区块链拯救了鸡肋般的微信群,目前运作最为成功的“3点钟”主社群聚集了大批名人、大咖,以对区块链讨论的深度和广度而知名。


春节期间各种火爆的区块链培训,进群扫码分享等信息占据了朋友圈的大半江山,人人都在谈区块链,“韭菜们”抢着上车,生怕错过了这一轮风口带来的财富再分配的红利,于是在被国家重点打击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改头换面后包装成为区块链项目大行其道,而这些伪区块链项目的“发币”众筹却异常火爆。

这是一群创新者吗?鱼龙混杂之人为多。如果说互联网时代的合法性在于提高人类的沟通效率,以及提高社会生产力,那么比特币牵引出来的系列创新正在表现出更有进攻性的思维逻辑——一场科技精英和怪诞的极客希望用新规则摧毁现有“中心化”秩序,重新获得一个“自由世界”,大部分比特币、ICO和区块链的布道者都有成功学的宣讲能力,并渲染一种接近于“世界末日”的群体性恐慌——这是一场财富再分配,再不上车就晚了。

晦涩难懂的区块链有着让人钻研和秀智商的欲望,不明觉厉的高深技术,透着理想主义的革命气质,那些通过炒币致富的成为了这个行业的布道者,笃定区块链技术的革新意义,他们带着对没有进场的人思维out的优越感,将局面打开,一旦新事物推向全民关注的关口,意味着大批散户进场。

但有一个道理必须明白:政治追求多数人的民主,经济追求少数人致富。

区块链的布道者与他们催生出的产业链

币安(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登上了福布斯封面,撇开福布斯数据的可靠与否,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财富转移速度: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平台到致富,仅仅用了6个月时间。

像赵长鹏这样的币圈新贵大有人在,实际上包括赵长鹏在内,徐小平、蔡文胜、薛蛮子等投资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都在不断给公众传递一种神秘的暗示,那就是错过“代币”和“区块链”后被洗劫的危机感,几乎所有的发声都是带着暴富者的狂欢和新权势的俯视轻蔑的摇晃着“旧世界”的根基。

那些通过炒币致富的成为了这个行业的布道者,笃定区块链技术的革新意义,他们站上了区块链的最顶端,用自身的影响力号召更多人加入,3点钟区块链无眠群里的群聊被到处分享。

判断一个行业是否火,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有没有相应细分的垂直媒体出现,如同P2P的兴起则催生了一批互联网金融媒体。

国内最早做区块链和比特币社区的媒体是巴比特社区,而在近期亦有不少区块链资讯网站成立,以及各种区块链自媒体、公众号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垂直的区块链自媒体,以及具备原创能力的KOL在做付费社群、项目推介上有着不可小觑的变现能力。

记者身边的一位朋友,也是国内主流媒体的财经记者,前几天刚辞职,接下来的去向则是一家刚成立的区块链媒体名为“火星财经”担任主编一职,大家都在圈钱和占位。

来自对行业的观察,目前很多区块链项目着急撰写白皮书,急缺文案和市场运营,根据拉勾和boss直聘的招聘信息显示,区块链编辑和记者岗位的年薪待遇已经涨到20万左右,但依然找不到满意的人。

深圳一家区块链公司长期招聘白皮书文案写手,有时候人手不够,老板亲自操刀上阵,“太难找了,懂这块的人不多,能写的更少,你有合适的人选一定要介绍给我,现在ICO项目白皮书撰写起步价就是1个比特币(现在市价为11000美元左右),毫不夸张。”该负责人表示。

尚且不论这个ICO项目如何,但是ICO发币有着很强的媒体刚需,这是自媒体和垂直媒体崛起的因子,由此催生的产业链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顺利转型有的倒在了路上。

投票上币,韭菜们力捧

如今比特币价格重新站上了11000美元的高位,“挖矿”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尽管比特币只有2100万个,大家都认为还有升值的空间,但在比特币的这趟列车上,上车的代价太高了。

在区块链这个风口,大家都在排队等待被吹起的那刻。于是打着区块链幌子的ICO发行代币开始大行其道。

春节期间火爆的各种区块链培训,让“韭菜”产生了“和尚摸得,我怎么就摸不得”般的醒悟,市面上的“空气币”有增无减。根据Tokendata的数据统计,去年进行的ICO项目中有46%的项目融资失败或跑路。

而如今,ICO又出现了一种新玩法——投票上币。

目前出海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里面,币安、火币Pro均在自家平台发行了平台币,分别是BNB、HT,推出了“免费投票上币”的路数。

上述两个平台游戏规则套路大致相同,就是用户通过投票选出觉得自己认为好的ICO项目,排名靠前的就有资格上交易平台,进行发币众筹,不同的是,币安仅仅给投票排名第一的ICO项目上交易平台,而火币Pro对票数排名前10名的币种会依次上线HADAX交易(一个对投资者有准入门槛交易区,全称Huobi Autonomous Digital Asset eXchange即火币自主数字资产交易所)。

以火币Pro为例详解投票上币机制,先划重点:1、每个用户对每个项目最少可投1票,最多可投100万票,每投1票需支付0.1HT,投票次数和投票币种不限。

单从这点来看,所谓的免费上币是不存在的,投票是需要先购买平台币才有资格投,这其中还包含了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此前ICO项目方上币,需要自己出钱,但是现在上币费相当于转嫁给了投票者,个中风险由投票者共同承担,坐享渔翁之利的就是交易平台和ICO项目方。

2、每期投票结束后,没有进入排名前十的项目,会自动进入下一轮投票,历史投票数及人数可以累积。

这个信息很关键,也就是说即使这一轮没有进入,但是票数不会作废,照此逻辑,无论这个项目好坏与否,只要随着时间推移,都是会上的,那设置这个投票的意义在哪里呢?

答案或许藏在火币Pro最新公布的投票结果里面。2月28日,火币HADAX对外发布“Huobi HADAX第一期投票结果公示”,公布了第一期投票上币最终入选的10个数字货币:EGCC、SHE、GSC、CNN、MEX、IIC、UC、AAC、UIP、UUU。据官方公示称,以上入选数字货币将于3月1日~3月5日陆续上线火币HADAX交易所。

从公布结果来看,本次投票获得第一名的数字货币为EGCC,得票数为31951548(每票需0.1个HT)。按HT目前市价约14元/枚来算,EGCC投票费用折合人民币约为4473.2万元。前5个项目合计投票费用接近2亿元人民币。

这就是平台收取的上币费用,表面上的免费,实际上的天价收币费。据了解,本轮投票共耗费超过3000万枚HT,占HT流通量的10%。

财经专栏作家肖磊在接受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币一方面确实让整个交易所变得更加闭环,另一方面投票花钱这件事,会让整个生态变得更加不公平,对于投资者来说,对项目的辨识度并不明确,这就导致这种投票,实际上就是一次项目投资方之间的PK,实际上成本可能会更高。

事实上,火币HADAX投票自上线以来就倍受用户质疑,除开对投票机制的质疑外,火币HADAX投票的异常也倍受用户关注。而这种投票上币的游戏规则还涉嫌刷票造假。

据公众号“区块链老倪”的文章指出,某一时段内,一个小时前排名还只是在12位的PC推广链。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票数就从845万涨至1058万,升至第一。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在QQ搜索对话框里输入HADAX,下面迅速出现HT火币HADAX投票群,群介绍显示,群内会有最新HADAX投票项目发布,高佣金,高收益。

投票一般都会沦为项目方或者庄家自抬自拉忽悠弱智韭菜的荒诞剧。显而易见,最有投票动力的肯定是项目方以及手握大量筹码的早期投资者了,平台明面不收费,但是却也不阻止任何一方购买平台币用于投票博出位。这种靠投票方式上币的项目最后只能是一地鸡毛。而买单的就是急于入圈的炒币者。【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投票上币异常火爆:布道者笑了 渴望上车的韭菜被割了)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区块链乱象背后:区块链是回归互联网本来意义的唯一希望
币圈异常火爆:布道者笑了 渴望上车的韭菜被割了
【两会科技大佬说】丁磊不要借技术名义和噱头炒作区块链
【评论】比特币等代币监管可借鉴传统证券行业监管模式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