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风口下的“僵尸桩”:北京蟹岛成充电桩坟场


暑假已接近尾声,但在工作日的下午,北京蟹岛度假村的人流量依然很大。

从蟹岛度假村东门进去,在不到500米的蟹岛路两边,停着载客旅游的大巴、外地自驾前来的私家车以及占绝大多数的北京本地车,其中燃油车占到了9成以上。

在这些车辆旁边,每隔3-4米,就会有一个标有“星星充电”品牌的电动车充电桩。在长约500米的蟹岛路上,这样的充电桩一共有250多根,整齐地排列在道路的两侧。同时,在蟹岛东门的一处废弃的停车场内,还安装着40余根相同品牌的充电桩。根据充电桩上的铭牌显示,这些充电桩的出厂日期为2016年2月份,制造商为江苏万帮德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2年多以前,伴随着星星充电的扩张,300余根充电桩从江苏出发,经过1030公里的长途运输,被高密度地安装在机场高速附近的北京蟹岛度假村;2年多之后,这些充电桩的绝大多数成为无人问津的“僵尸桩”。

其中,蟹岛路上的充电桩有的枪头损坏,有的亮着“故障”的黄灯,有的用塑料袋包裹着裸露出的电线,有的甚至因长时间无人使用已被藤蔓缠绕,剩下的桩位利用率不到1%。而据国家能源局统计,目前全行业的充电桩利用率在15%左右,且行业人士普遍认为充电桩使用率要达到30%以上才可能盈利。

另外,在东门废弃停车场内,去年冬天一场大火烧毁的十几辆新能源公交车残骸依旧摆在那儿,锈迹斑斑的公交车身旁边则是被完全闲置的40余根交流充电桩。在夜晚,杂草丛生里的部分充电桩的电源指示灯还会闪着红灯,意味着这些遭到废弃的桩位是具备正常充电功能的“僵尸桩”。

如今看来,此前作为星星充电在北京的示范点——蟹岛,成了一个充电桩的“坟场”。而坟场背后,则是一场与共享经济类似,由资本催生的野蛮扩张。

风口起,3个月埋下1400根充电桩

从2014年开始,多个汽车主机厂开始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展开布局,尤其是以纯电动汽车领域为主。伴随着上游主机厂的战略调整,下游的充电桩行业也迎来了爆发。

特别是2014年7月,国家发改委颁布了《关于电动汽车用电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出对向电网经营企业直接报装接电的经营性集中式充换电设施用电,执行大工业用电价格,2020年前暂免收基本电费后,大大小小的充电桩制造商和运营商便开始前仆后继地涌入市场。

在这股充电桩的创业浪潮中,万帮金之星车业集团总裁邵丹薇也是其中的一个。当时万帮车业销售业绩还不错,但看到风口的邵丹薇还是决定创立万帮新能源,并立足江苏常州启动“星星充电”项目。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万帮新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26日,注册资本为30,000万,邵丹薇为公司董事长,占股50%,另一大股东为丁锋,同样占股50%。在万帮新能源的业务布局中,公司旗下有四块业务:充电设备生产——万帮德和;充电桩运营——星星充电;新能源汽车销售——万帮新能源4S店;用户充电桩配套服务——云安装,基本涵盖了充电桩从生产到安装,再到运营的全链条服务。

依靠着雄厚的资金储备,星星充电完成了市场初期的原始扩张。据公开报道,仅3个月时间,星星充电就在常州建设了1400个充电桩。随后,星星充电在全国一、二城市开疆扩土,通过众筹建桩——由拥有停车位和富余电容等条件的合作伙伴出让场地,星星充电负责充电桩建设、运营和维护的方式,星星充电的市场份额开始迅速增长。

2016年2月,星星充电进驻到了北京,300余根7kw的交流充电桩从江苏万帮德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厂,一路北上,经过1000余公里的长途运输后,被密集地安装在不到500米长的蟹岛路两边及其东门附近的停车场。2016年6月,星星充电宣布获得国开发展基金的A轮融资。

从蟹岛周边的地理环境来看,北面紧邻着机场高速,东边是温榆河,西边和南边则分布着众多博物馆和艺术园区,因此这个地方常驻人口分布远谈不上有多集中。而且由于度假村的缘故,来蟹岛的人群大都是以旅行团为主,交通工具也是以大巴车居多,开电动车来到蟹岛游玩的人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一部分。

“蟹岛的充电桩基本都是少数游客在用,附近居不会来这儿充电。”一位在蟹岛开了4年奶茶店的店主告诉猎云网,自己所住的小区就在蟹岛南门外,那儿有国家电网的充电桩,小区的电动车主都会选择使用国家电网的充电服务。

而根据百度地图上的星星充电桩数据显示,其在蟹岛投放的290个慢充充电桩中149个处于空闲状态,33个快充充电桩中9个处于空闲状态,费用则为0.57元/度,且这些数据也都处于实时变化的状态。

通过多天的实地统计,猎云网发现蟹岛共计300余根的充电桩中,东门附近停车场内的充电桩全部处于闲置状态,剩余蟹岛路上的充电桩在白天,只有3到4根在被使用。而到了晚间,充电桩的利用率则更低,基本只有1到2根在正常运营。综合统计来看,蟹岛的充电桩使用率不到1%。所以,百度地图的数据不管从哪个维度来看,都与猎云网在实际统计中所得到的数据存在较大的差距。

随后,猎云网来到蟹岛南门附近的国家电网充电桩所在处,发现该处共有12个充电桩,其中有11个正在被使用,而且有些桩位上还存在着好几辆车排队的情况。与蟹岛内7kw的交流慢充电桩不同,国家电网充电桩为33kw的直流充电桩,充电速度是星星充电的4-5倍左右。在价格方面,国家电网为1.5元/kwh,而星星充电为1.8元/kwh。

“国网的桩是快充,而且下午3点和晚上11点以后,价格还会有优惠,一个月在这儿充电比起其他品牌的能省出不少钱来。”一位正在使用国网充电桩的滴滴司机告诉猎云网,国网的桩比起星星充电和特来电,不仅速度快,而且实惠很多。

“除了特斯拉车主外,大多数购买电动车的消费者对于充电服务费还是比较敏感的,而且快充电桩与慢充电桩差那么多,所以电动车主绝大多数都会选择排国家电网的队了。”一位充电桩行业的创业者对猎云网表示,在电价竞争上,民营企业很难竞争过国家电网。

所以,不论是在电价竞争,还是按照业内充电桩使用率要达到30%以上才可能盈利的标准,蟹岛都不是一个值得大量建充电桩的地方。那为何星星充电要在充电需求并不旺盛的蟹岛,顶着亏损也要密集地建立这么多充电桩呢?

桩位争夺战与国家补贴

“之所以要如此密集的建桩,是为了得到更好的运营数据,由此获得资本方的青睐。”独立汽车咨询顾问张翔对猎云网表示,在行业爆发的初期,哪家能率先拿下较多的车桩位,就能很大程度抑制竞争对手的发展,就更有机会获得投资机构的支持。“至于到底有多少充电桩被有效使用,多数投资机构是不在乎的。“

按照张翔的说法,实际上资本市场是知道盲目扩张的后果会导致大量的充电被闲置。但在市场爆发的窗口期,规模的重要性远大于运营效率。投资者普遍认为,资源的浪费是暂时的,等到规模化之后,才有可能考虑具体的运营效率和盈利模型。

事实上,为了增加桩位数,让运营数据更漂亮,星星充电还在除蟹岛之外的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建设充电桩。

根据2016年8月11日EV世纪的《星星充电把充电桩建在了菜地里》一文,猎云网发现在蟹岛布局了大量充电桩以外,还将桩位设置在了北京南六环外10公里的大兴区一处菜地里。这片桩群共有交流桩20个,直流桩2个,出厂日期是2015年9月,比蟹岛的那批桩位还要早。

(图片来源:EV世纪(EVcentury))

正是得益于粗暴的打法,星星充电才得以在竞争激烈的充电桩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并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就跻身为行业前三。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充电桩数量排名前四名分别为特来电、国家电网、星星充电、普天。

一年之后,截至2018年5月,全国范围充电运营商达到318家,其中前十家企业市场占有率达到96%。在十家企业中,充电桩的建设和运营还主要集中在四家:国家电网、特来电、星星充电和普天新能源,市场占比约为87%。

其中,特来电运营充电桩数量达到11.2万个,位居第一,国家电网和星星充电的运营数量5.65万和4.4万个;第二梯队,中国普天、上汽安悦两家企业的充电桩运营数量则超过了1万个,分别为1.44万和1.26万;而深圳车电网、特斯拉、比亚迪等其他运营商的规模则在几千个左右。

一面是星星充电的快速扩张,一面是其他公司的破产离场。这种打法和共享经济模式很相似,赢者通吃,输者退场,简单且粗暴。

今年7月31日,充电桩企业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容一电动)发布公司解散公告,欠下8000多万账款,遭供应商堵门。容一倒闭前不久前,北京富电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融资受阻,宣布退出新三板。在更早之前的今年年初,有消息称深圳充电网科技公司因资金链断裂而停止运营,深圳市沃尔核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人民币800万元受让聚电网络48.776%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一面是破产倒闭,一面又是新玩家融资进场。2017年7月11日,共享充电桩项目易快充宣布获得400万天使轮融资;2018年5月30日,艾恩科技智能充电桩“充电加”宣布完成顶商投资天使轮融资;2018年6月20日,电尾猴充电桩完成千万元A轮融资……

而除了资本的加持外,国家的补贴政策也是充电桩行业的另一大推手。

“补贴让我们有更多的精力去为客户服务、为社会服务,提醒我们充电桩不能没有通电,放在那里晒太阳。”星星充电总经理董晓菁曾在今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根据北京市发布的《2018年度北京市单位内部公用充电设施建设补助资金申报指南》,给予公用充电桩建设补贴标准为:7KW及以下的补400元/KW,7KW以上的补500元/KW。星星充电在蟹岛安装的是7kw的交流充电桩,也就意味着其每根充电桩建设可以获得政府2800元的补贴。

“另外,按照《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政府投资管理的暂行规定》(京发改〔2004〕2423号),投资建设单位可申请不高于项目总投资30%的市政府固定资产补助资金支持。为了拿到足够多的补贴,大部分企业都会在财务数据上做手脚,让建设成本增加。”张翔表示。

拆了东墙补西墙

野蛮投放、粗放运营、需求不足,这些充电桩实际运营过程中种种顽疾也造成了整个行业盈利困难的局面。虽然星星充电具体的亏损还不得而知,但从行业排名第一的特来电所属上市公司——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公开的经营数据可以得知充电桩行业的实际运营情况。

根据公开的财务数据,作为最早布局充电桩市场的上市公司特锐德表示特来电成立的3年时间里,2016年亏损为3亿元、2017年亏损为2亿元,2018年的目标是将亏损减少至1亿元左右。

“特来电连年亏损却仍在公司持续运转的主要原因是背靠上市公司,二级市场的资金加持能让它撑到盈利的那天。但是,这种方式完全不适合创业公司。”上述充电桩行业的创业者告诉猎云网,像星星充电这样野蛮扩张的背后,实则是用其他业务的收入,如4s店销售收入来支撑充电桩业务带来的亏损,“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抢先占到了桩位后,即使充电桩坏了,或者使用率不高,企业一般也不会去用新桩去换旧桩。这样的做法第一成本太高,第二企业总的桩位数也不会变化。”张翔表示,这个行业目前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占了桩位的企业不注重运营,想要精细化运营的企业又没办法获得桩位,于是就造成了整个行业的不健康发展。坟场,也因此出现。【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新能源风口下的“僵尸桩”:北京蟹岛成充电桩坟场)

来源:猎云网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新能源风口下的“僵尸桩”:北京蟹岛成充电桩坟场
充电桩企业接连出局陷生存危机 行业进入洗牌期
超10家充电桩企业两年内倒闭?行业未盈利却开始洗牌
这里有一份手机充电桩正确使用指南!从此不再害怕信息被窃取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