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推荐】2018互金沉浮录: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火焰


过去十年,是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行业群魔乱舞的十年。互金行业万亿市场背后,有野心勃勃的创业者,有财富焦虑的年轻人,其实更多是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理应成为互金行业的发展初心与存在价值。

2018年,对于互金行业,可以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一方面,行业乱象集中式爆发,网贷平台不断爆雷;另一方面,监管政策正在逐步推进落实,行业持续出清趋于稳定。

根据网贷天眼发布的《2018互联网金融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网贷行业交易规模首次出现负增长,2018年成交额达1.92万亿元,环比下降21.19%,打破成交额连续5年上涨势头。

一位上市互金公司高管张磊(化名)对新浪财经表示,“网贷行业的持续动荡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行业持续出清过程中,淘汰了坏企业;坏处是行业信心降至冰点后,给企业经营带来不少压力。”

“行业出清利好,前提是我们能够活下来”,张磊颇有感触地说道。不过,互金行业真的还会好吗,下行周期会持续多久?暂时没有人能给出答案,“最期盼的当然是监管政策早点落地。”

爆雷潮下,焉有完卵?

2014年,在互联网金融最繁荣时刻,李菲(化名)加入广东一家中型互金公司。“最初是出于对新兴行业的好奇,加上当时公司的极力邀请。”李菲一开始是做市场部项目专员,之后转为品牌经理,一直到爆雷前。

在互联网创业的风口下,一些互金公司迎合普惠金融政策,靠着理财致富故事快速扩张。根据网贷天眼数据,2013年互金平台只有523家,再到2014年增加到1854家,2015年更是增加到3844家,三年时间翻了7倍多。截至2018年末,互金平台数量已经增加到6678家,正常运营平台仍有1798家。

从2013年到2018年,互金野蛮生长成一个万亿级别市场,涉及到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2015年“e租宝事件”是监管对互金态度的转折点,此后针对网贷行业的政策逐步收紧,对信息披露、银行托管和资金池等进行了严格规定。

人们恍然醒悟,互联网金融不总是美好,被梦想包裹起来的很可能是庞氏骗局。“任何行业都不可避免有骗子,尤其是金融行业。”张磊无奈道,“当互金风口被吹起,大量资金和人员开始涌入,裹挟进很多不合规的公司和骗子。”

对李菲来说,网贷爆雷带给她的震撼更加直观。短短几日,李菲所在的这家网贷平台被经侦查封后被检察院立案,她的全部同事事业,公司的高管和风控被抓,至今仍滞留在看守所,罪名是“非法集资诈骗罪”。

“爆雷潮下,没有一个人是幸存者!”虽然时隔已近半年,李菲仍然难以释怀,平台爆雷后的众生相,给她带来持续的震撼,无论是投资人、网贷公司,还是当地政府,没有一个人是赢家,“我很心痛地看到很多投资人只看到高利息看不到风险,将家里治病的钱、买房的钱投入到网贷平台,最后血本无归、家破人亡。”

2018年4月份,百亿规模的善林金融爆雷,点燃了今年的爆雷潮,此后唐小僧、钱宝网、联璧金融雷声阵阵,直到被认为“最不可能爆雷”的投之家被警方立案后,网贷行业的信心被降至冰点,交易额也在今年首次出现大幅下降。

关于网贷交易额负增长原因,网贷天眼报告解释道,很大程度上在于今年六月份开始的网贷平台频频爆雷和宣布清盘。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截至到11月共有1168家问题平台,主要集中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和山东、浙江、广东等沿海地区。张磊对此也表示,“主要原因当然是平台本身出了问题,网贷备案延期则成为此次爆雷的催化剂。”

目前,李菲在一次不成功的求职后,离开了互金行业。然而,5000多家停业及问题平台背后,是两百多万投资者、几十万互金从业者以及近两千亿贷款余额。此次爆雷潮给社会带来的伤痛,究竟需要多久来治愈?

上市之后,股价一蹶不振

2018年,网贷行业持续动荡,在监管趋严和市场利空压力下,依旧很多互金公司选择“流血”上市。根据新浪财经统计,从2018年初到年末,共有11家互金公司在美股和港股上市,比2017年9家上市互金公司数量更多。

市场如此不景气,这些互金公司选择上市更可能是主动出击。上市对于企业来说,既可以稳固投资者信心,也可以提高企业形象。一位今年上市的互金公司对新浪财经称,“我们选择上市不是看十个月,而是看十年,资本市场好与不好不是驱动我们上市不上市的决定因素,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准备好,上市对于实现我们战略目标有没有价值?”

上市另一层暗含因素,或是给未来的备案加码。关于备案落地,讨论从未停歇,互金公司在难以把握政策动向下,穿上一件上市公司的马甲,给自己找一个合理合法的身份,无疑是一种好选择。不过,关于是否含有这一层因素的考虑,多位上市互金公司表示,这个说法缺乏依据,暂不作回应。

从股价表现上看,上市并没有给互金公司增加多少光环,不仅刚刚上市互金公司的股价纷纷跌破发行价,已经上市互金公司的股价同样萎靡不振。新浪财经在此前文章《互金退潮,7家上市公司谁比谁更痛?》曾分析过,由于受到P2P爆雷潮、资管新规落地、监管政策趋严等多重影响,互金公司资产和信贷端业务都受到较大影响,股价也因此纷纷暴跌。

根据上市互金公司三季报,宜人贷净利润同比去年下降50%,小赢科技和乐信的净利润较上一季度分别环比下跌34.25%和32.04%。财报业绩直接反应到股价上,截至美东时间12月26日收盘,宜人贷、小赢科技和乐信的股价较年初跌幅分别为-78.22%、-59.73%和-55.58%。

关于股价暴跌,一位头部互金公司高管李俊(化名)分析道,“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美股更加市场化,股价更为真实反映公司价值;二是宏观经济不景气导致互联网和金融行业下行趋势明显,互金中概股受到中美两国经济影响,下跌其实并不意外;三是国内监管政策未定当然是造成股价震荡根本原因。”

不过,即便股价暴跌,上市互金公司的真实损失也不大。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上市是一个好事,这些互金平台“流血”上市好像是个坏事,但你去看这些平台的融资额都非常小,大都只有几千万美金,也就意味着他们都没有把大量股权按照目前的市价对外发售,所以实质性的损失并不大。虽然说是“流血”上市,但其实流的血并没有那么多。

未来如何?跟着监管走

“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企业,无论自称是数字金融、金融科技、Fintech还是Techfin,概念的游动不应影响对金融活动本质的判定。”央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在2018第二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是金融,就得按金融的规矩办;是科技,自然定位于为金融提供支持和服务。”

关于P2P网贷平台,潘功胜表示,前期部分P2P的风险事件令人深省。他指出,一些平台的发展方向偏离行业初衷,原本被定位为金融信息中介的网络借贷平台在实际经营中多出现了私设资金池、拆标打包、期限错配等问题,异化为信用中介。一些平台风险管控有名无实,信息科技的作用无从谈起;有的平台甚至演化为庞氏骗局。

从潘功胜讲话,可以看出监管对互金行业“控”的思路。这一思路贯穿监管政策的整体动向,就是“风险控制、规模控制,盈利控制”。北京市副市长殷勇在财新峰会上就提到五个环节整治互金风险,其中一个就是“存量整治”,让P2P平台实现“三降”: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

那么,互金未来如何?“只能跟着监管政策走,监管其实就是想让中下平台全部死掉,今年正常运营剩下1000多家,明年还会死掉一批。”李俊表示,“对于我们头部平台来说,活下来当然没有问题,但今年依旧一个字,难!”

目前,互金行业正在急剧分化,头部平台一边准备着备案,一边忙着安抚投资人;中小平台则在恐惧边缘挣扎,寻求合理退出通道。在2019年,监管政策很可能逐步落地和生效,获得监管认可的互金平台将有很大潜力,没有获得监管认可的互金平台只能退出市场。

未来,互金公司向金融科技转型趋势更加明显。在互联网金融与小贷公司被“污名化”后,很多互金公司改称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京东金融、360金融都对外表示科技公司定位。然而,互联网金融转型金融科技并不容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陈道富就认为,当前金融科技发展最大问题是金融和科技两张皮,什么时候两张皮问题得到解决,才能称之为真正的金融科技公司。

此外,无论是消费群体,还是经济转型,消费金融对互金行业有较大潜力。政策层面上,国家不断鼓励消费金融发展,银行和互金机构都在布局。未来,与父辈们储蓄式消费习惯不同的年轻消费群体将占据主流。只要监管政策逐步落实,消费金融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既是消费金融机构走出低谷的希望,也是互金行业转型与升级的契机。

过去十年,是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行业群魔乱舞的十年。互金行业万亿市场背后,有野心勃勃的创业者,有财富焦虑的年轻人,其实更多是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理应成为互金行业的发展初心与存在价值。

2018年将尽,李菲适应了新的工作,张磊正忙着备案,李俊看好消费金融市场。那么,2019会好吗?(应被采访人要求,张磊、李菲、李俊都是化名)【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2018互金沉浮录: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火焰)

来源:新浪金融研究院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末推荐】2018互金沉浮录: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火焰
互金公司涌入信用卡代偿 是风口还是不良资产接盘侠
银行互金如何相爱相杀?收入多按放贷出资比例分成
银行去杠杆,互联网金融机构能捡个漏吗?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