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模式崩溃:百家县医院受牵连或濒临破产

在西南A县人民医院工作近30年,除了外出学习、交流,张院长从未“擅离职守”。这一次去西安,他说是纯属意外,“再不去医院都没了”。

和张院长类似,2019年7月初,多地多家医院的院长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本职岗位,匆匆赶往西安,希望联合商讨应对官司败诉。站在他们背后的,是面临百亿元巨债压顶的近千家医院,以及背后濒临冲击的全国县级医疗体系。

2014年至2017年,在“医疗独角兽”远程视界牵线搭桥之下,上述医院与多家融资租赁公司签署协议,通过融资租赁方式引入医疗设备——就这样给当前的危局埋下了伏笔。

这颗雷,终于还是炸了。

1

县级医院“地震”

说起远程视界,张院长依旧忿忿不平:该院是一家灾后重建医院,年收入仅2000万元出头、净利润甚至还在亏损,却面临近6000万元的债务和濒临倒闭的风险。

按他的话来说,全院员工两年时间不吃不喝,也还不上这笔钱,更何谈日常经营需要采购的药剂、医疗机械等。

而这一切,都来自3年前的几纸协议书。

A县人民医院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成为灾后重建医院,多年来承担着所在地区近半的门诊、住院等医疗服务供给。然而由于灾后重建主要以基础设施援建为主,该院一直面临缺乏大型医疗设备及先进医疗技术等发展瓶颈。

“发展大型医疗设备,短期内耗资巨大,而县级财政拨款每年都比较有限。”多家医院院长表示,当前国内的医疗服务体系中三级医院面临具体压力,但由于设备和技术等原因,二级公立医院实际上很难起到分担压力的作用。

而二级民营医院恰恰与之相反,由于不受制度和预算限制,民营医院得以借助市场和资本的力量快速发展。于是从2014年开始,远程视界为这些公立医院提供了一套看似可行的方案——融资租赁。

在远程视界的商业模式中,医院可以根据自身发展需要选择医疗设备,远程视界向医院介绍融资租赁公司并提供担保,而后由融资租赁公司向远程视界拨款,远程视界向医院输送设备。另外,远程视界还找来全国知名医院的专家,为其展开培训和技术指导。

在这样一个模式中,院方仅需要提供公立医院的资质作为背书,即可获得发展亟需的医疗设备和技术。由此,许多医院不遗余力加入远程视界的阵营。

以A县人民医院为例,2016年上半年该院先后在远程视界担保下与多家融资租赁公司签署合作协议,为眼科、耳鼻喉科、妇科等多个科室引入医疗设备,设备金额超过5000万元、总租金更超过了6000万元——如此巨额的债务,大大超出了该院的承受范围。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2014年至2017年,远程视界与全国近千家医院签署合作协议,且以公立的二级医院为主,占全国二级公立医院数量近半。

时代周报(Timeweekly)记者发现,除A县外,多家来自四川地区的灾后重建医院、河南及新疆等地的贫困县公立医院,均位列于此次赴西安的败诉医院名单中。

在远程视界的商业模式中,远程视界排除运营人员与医院共同经营设备投入的科室,而科室经营产生的收入则分成四份,分别付给医院、专家、远程视界以及用于偿还融资租赁合同的租金。

由于远程视界与医院签订的担保协议中规定,当25%科室收入不足以偿还设备租金时,远程视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需为医院垫付租金。而根据院方提供的设备价格清单,医院采购的绝大部分设备,价格都超出市场价约50%左右——这无疑大大增加了融资租赁的成本。

2017年下半年,在垫付了38亿元租金及10亿元保证金后,远程视界面临资金链问题,开始减少垫付。2017年9月,某融资租赁公司以医院未按约偿还租金为由起诉合作医院及远程视界,后者公司账户被冻结,资金链正式断裂。

由于远程视界“陷入崩溃”无法再垫付租金,大批医院被融资租赁公司告上法庭。这其中又以与此次赴西安的近百家医院签约合作的宝信国际融资租赁公司为主。

2

“刑事优于民事”是否适用?

据院方提供的统计数据,与宝信融资租赁公司签约合作的医院多达85家,合作项目114个,合作金额超过15亿元、总租金超过16亿元。然而在114个项目中,有76个项目的设备到货率为0%,仅有9个项目到货率超过50%、2个项目到货率为100%。

2019年6月底,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先后对十余家与宝信公司合作的医院做出败诉判决,成为了多家医院院长赴西安商讨对策的导火索。

根据医院方提供的材料,至少有73家医院呈报的“远程视界合同诈骗案”被当地公安机关受理,也有多起相关诉讼因刑事立案而被地方法院做出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决定,少数医院甚至在与融资租赁公司的诉讼中获得了法院支持。

对西安中院做出的医院败诉判决,多位医院院长表示不解。有院方代理律师提出,根据合同法第237条,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的三方密不可分,他对西安中院“将融资租赁合同拆分为借款合同和买卖合同两部分”的做法不予认可,将会继续提起上诉。

上述律师还表示,按合同法第245条,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人应当保证医院作为承租人对租赁物的占有和使用。而根据某地警方对韩春善本人的讯问笔录,远程视界自2017年下半年便不再对外采购设备,医院更没有在实际上收到设备。

根据韩春善本人讲述,由于融资租赁公司要求在签署协议时必须同时签署《到货确认书》及《验收报告》,方可向远程视界拨款用于采购医疗设备,多家医院在未收到医疗设备的情况下即签署了《到货确认书》及《验收报告》。

有医院院长表示,有未收到全部设备的医院因这一条款已被法院判决败诉,“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坑。”

另有代理商则认为,韩春善及远程视界早期团队大都出自已经暴雷的中国导医网,而远程视界在诸多方面的做法又与中国导医网相似,远程视界又是与多家医院签署融资租赁合同的广州京卫汇京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二股东,“不能排除这一开始就是一个设计好的骗局。”

据代理商反映,如今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在安徽老家开起一家名为“御善堂”的连锁中医馆,“装修极为豪华”。

只是与前几年在京叱咤风云、为下属发放价值数百万元豪车相比,未免仍有落差。

如果可能、那就走在时代的前面

如果不能、那就同时代一起前进

但决不要落在时代的后面

——布留索夫【责任编辑/林羽】

来源:时代周报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互联网医疗模式崩溃:百家县医院受牵连或濒临破产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