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风波不断 大病众筹平台深陷“信任门”

水滴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2月9日晚间,有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在水滴筹为“扫楼”事件道歉的6天后,“我P的病历还能发起10万爱心捐款”,并详述了自己在水滴筹如何依靠虚假病例发起募捐的过程。

12月10日上午,水滴筹迅速予以了回应说明,称仅仅提交了基础信息而没有通过后续层层审核的筹款,既无法筹集到所需资金,也无法最终完成提现,筹款也会原路退还给赠予人。

连日来,这家国内知名的大病筹款平台深陷舆论漩涡。11月底,有媒体报道称,水滴筹的地推人员以医院为驻地,“扫楼”式引导患者筹款,却不审核患者病情、财产状况等信息。一时间,以水滴筹为代表的网络大病筹款平台,到底是“公益”还是“生意”,是否在消费人们的善意,也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随后,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公开致歉,称如果线下团队再管不好,将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频遭信任危机

水滴筹创始人公开致歉

事实上,这并非水滴筹第一次在公众舆论层面遭遇信任危机。2019年上半年,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其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随后却被曝光在北京拥有房产、车辆等,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彼时,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这一事件称,将通过更多维度、更严谨进行风控,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同时表示,用假病历等假资料去骗钱的还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好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半年后,新的风波来袭。而这一次的舆论质疑焦点从求助者是否“诈捐”、水滴筹是否审核不严变成了水滴筹是否将爱心筹款变成了一门生意主动往里“掺水”。

11月30日,一则名为《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高薪+绩效考核,审核漏洞多》的视频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根据该报道,水滴筹的筹款顾问在医院“扫楼”引导患者筹款,对其病情、财产状况等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平台对筹款使用情况缺乏监督。同时,这些筹款顾问被指按单提成,每单最高可以拿到150元,月入过万元,末位淘汰。

随后,11月30日,水滴筹官方微博迅速宣布,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12月2日,水滴筹方面又表示,报道中提及的“提成”实为公司自有资金支付给线下服务团队的酬劳,并非来自用户筹款。

12月5日,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发布公开信,坦陈公司的发展节奏略快导致了宣导培训不到位等原因,部分线下服务同事出现了一些违反公司规范的事件。

他同时表示,公司已经成立三大检查组,全面展开调查整治,所有服务人员包括线下服务将以虚假筹款为第一高压线。

“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沈鹏在微博上道。

而对于创始人话音未落就又冒出来的“P病例就能发起筹款”的质疑,水滴筹方面再度回应称,该微信公众号作者仅仅是发起了求助,看似可以筹款,但因其并未通过社交网络传播验证、大数据验证、第三方验证等后续环节,在水滴筹的全流程动态监控过程中,随时会被定位为虚假筹款行为,冻结筹款、终止项目、退还款项甚至追究法律责任。

“好事”多磨

众筹平台该如何破解信任危局

按照沈鹏此前的表态,虽然水滴筹母公司水滴公司是一家商业公司,但水滴公司要在事前保障上做良性经营,在事后救助上坚持做非营利业务。在近期的公开信中,沈鹏再度强调水滴筹的定位,称其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能够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向朋友们求助,更高效率的解决医疗资金问题。

水滴筹的官方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水滴筹已经为大病患筹到200多亿救命钱,共有超过2.5亿名爱心人士参与帮助,累计产生6.5亿人次的爱心捐款活动。截至2019年12月4日,水滴互助目前已拥有会员8062万人,已划拨互助款逾11亿元。

为何这样聚集爱心与善意的“好事”却频频出现问题?大病众筹平台又该如何破解信任危局?

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田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及民政部发布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规定,网络募捐平台进行募捐的主体仅可是依法成立、符合慈善法规定,以面向社会开展慈善活动为宗旨的非营利性组织。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平台发布求助信息时,平台服务提供者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该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

但他也表示:“平台应加强审查甄别、设置救助上限、强化信息公开和使用反馈,做好风险防范提示和责任追溯。”

而2019年5月7日,民政部在回应吴鹤臣筹款一事时曾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下一步,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据了解,早在2018年10月份,水滴筹、爱心筹、轻松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度,欢迎社会监督。

但在此次的公开信中,沈鹏认为,当前的社会现实环境决定了公司仍有很多不足,比如面对当前个人资产,房、车、社保、商保等缺乏合法有效核实途径;大病求助本身就是一个和病魔赛跑的过程,而很多情况下患者开具房产、车产等相关证明有很大难度;重疾的治疗费用会随着病情改变和治疗手段而变化,很难精准发起筹款金额等等。

他表示,将继续和相关政府机构、第三方组织合作提高审核能力,也将继续与更多的医疗机构、地方社工组织加深合作,协同各方接入相关查询系统,投入更多的力量做好审核和调查,希望能携全社会之力共同完善网络大病筹款。

“针对个人求助项目的审核,我们一直在与不良现象作斗争,除了联合警方予以打击外,作为大病筹款模式的开创者我们还积极组织倡导行业自律,在业内首创‘黑名单’制度,呼吁全行业、全社会共同抵制骗捐等不良行为。”另一大筹款平台轻松筹相关人士日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

轻松筹方面称,行业顽疾“假病历”黑产等一直以来是平台打击的对象。平台本身的审核流程尽力在避免相关的风险,对于危害社会的“假病历”问题,平台也一直在积极与相关机构沟通。

11月20日,轻松筹联合上海市儿童医院启动了业内也是全国首个医院合作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绿色通道。 “这也是为了解决‘医院信息孤岛’这个行业痛点,后续我们将联合更多医院、公益组织等机构,实现资源的统一,加强信息的透明度,把求助人的医院住院治疗数据等更多信息进行互通和联合。”轻松筹方面表示。【责任编辑/李小可】

来源:证券日报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水滴筹风波不断 大病众筹平台深陷“信任门”
“美团10号员工”沈鹏创立的水滴筹,它真的不赚钱吗?
水滴筹地推筹款急行军,公益是否变功利?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