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和3C的融合的冲击下,不服老的任正非也“迷茫”了!华为的接班人太多也是种病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者按】任正非从44岁开始创业,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把一家偏居深圳的销售代理公司,打造成为如今电信行业巨头,现年71岁的他在过去这三十年间,从青色熬成白发,不服老的他也不得不在华为内寻找接班人了。“华为接班人不是太少了, 而是太多了”,任正非说为了不搞乱华为,自己所有的家人永远不会接这个班,那么未来的华为又将由谁来掌舵?华为作为一个中国民营企业的典范,其未来传承发展方式值得每一家企业思考。

任正非

按照任正非的说法,华为历史上一系列的战略决策基本上号准了市场发展的脉搏,因此才能一路走到今天。但这与其说这是华为的战略,还不如说是任正非一个人的战略。华为的历史其实就是任正非的创业史,华为的任何一次重大决策都是任正非亲自参与并决定的,这在华为的早期历史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2001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华为坂田基地的一间会议室里聚集了杨汉超、徐直军、徐文伟等公司高级副总裁,大家在一起对华为未来5年的销售收入进行预测。对于数据产品的未来市场,大多数人认为前景依然不乐观。就在大家还在为此争论时,徐文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非常恭敬地听完后说,我们还是把预测数据再调高2亿元吧。看到大家还是不同意,他便略显无奈地说道:“就这样吧,这是老板定的。”

毋庸置疑,任正非具有非凡的战略眼光。许多华为高层都认为,他们经常会认为老板的许多决策是错误的,但是后来的事实都能证明,实际上恰恰是自己对企业发展的理解不够。长此以往,高层都形成了一个基本惯性—听老板的话没错,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坚定不移地执行。

但是,2000年后,华为在战略上的失误开始增多。2001年初,任正非认为中国电信市场会出现“井喷”式发展,当时他给光网络部门下达了160亿元的销售目标。但是,几个月过去后,大家期盼的“井喷”并没有出现。这时,任正非告诉大家,虽然没有“井喷”,但还是会出现“浪涌”,他将光网络产品的销售目标调整为120亿元。而实际上,当年的光网络市场持续低迷,几个月之后,公司又再次将销售目标下调到60亿元。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特别是华为国际化步伐的加快,任正非纵有天大的本领也很难完全把握环境与市场的变化。一些高层私下里议论,也许老板真的老了,对市场预测的精确度已经大不如前。也有人说,以前华为有郑宝用、李一男帮助决策,现在他们两位都不在了,失去左膀右臂的老板开始不灵了。

1998年之前,任正非的讲话不仅极具感染力和鼓动性,而且思路清晰、出口成章、气贯长虹,但情况发生了变化。虽然任正非2000 年后还有很多引发业界巨大反响的文章和讲话,但是频次已经大大减少,2003年后尤其明显。这些变化与任正非的身体状况有关,而更关键的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3C的融合,未来市场的“能见度”已经越来越低了。

由于长期习惯于被动执行,华为高层领导普遍缺乏战略思考能力,这就出现了一个恶性循环:由于下属无法做出良好的决策,任正非就需要不断地做出各种决策,而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亲自决策的他也就陷入了事务的汪洋大海,无法留出更多的时间思考各种战略问题。华为从国外大公司招聘来的一位高管就曾评价说,任正非不知道要比国外的CEO辛苦多少倍。

2001年之后,任正非开始着手改变这个局面。他的第一个举措是任命洪天峰为公司的COO,具体负责公司的日常业务,而他自己则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思考华为的未来,以及华为的国际市场等重大问题。

接下来的关键是建立一个战略决策班子。从2003年开始,华为开始尝试集体决策的机制,由EMT(执行管理团队)来负责公司的运营管理决策。华为的核心人才都开始从执行型向决策型转变。

由于任正非不愿做EMT的主席,开始了轮值主席制度,即由八位领导轮流执政,每人半年,经过两个循环,演变到2011年的轮值CEO制度。目前,轮值CEO 制是不是最好的安排还很难说,连任正非都说:“华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CEO轮值制度是不是好的办法,它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但至少,任正非已不再是第一线的指挥官,他行使的是否决权,而不是决策权。华为高层对任正非决策的依赖性在逐步减弱。

当然,任正非仍然是华为的精神领袖,只要任正非不老,华为的核心精神就会一直存在,但任正非真的不会老吗?他自己是至少看后十年以上的。

任正非在2014年6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有记者提问:“今天您70岁,虽然还不老,但我们关心的不是未来谁做您的CEO位置,您在外界看来是商业思想家,用思想管理公司,而是未来谁能接过来您精神领袖的接力棒?”

任正非的回答是:“AIG创始人柏林伯格,88岁,每天早上做50个俯卧撑,晚上做50个俯卧撑。他88岁到深圳来,跟我谈到三年以后他就退休了,他把公司交给谁。其实钱伯斯找接班人的时候,他本人也征求过我的意见,虽然我们是竞争对手,还是有有益的交流的,当然,我不知道他们谁接班更好。另一个朋友是马世民,现在应该是78岁了。大前年9月7号,在他伦敦办公室请我吃饭,让我伸头出去看碎片大厦。那个碎片大厦有1680英尺,老头子三天前沿着绳子, 从上面顶上溜下来。我们出国,经常遇到七、八十岁的老头亲自开飞机来接我们,也许是为了证明他们不老。在国外,很多人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息。

华为公司接班机制已经在网上讲很多了,华为接班人是太多了,不是太少了。但有一点明确,我的所有家人永远不会接这个班,为避免外界的猜测、舆论的猜测、内部的猜测,搞乱了公司。我已经发文说明过了。”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编后】任正非是华为的精神领袖,他陪伴着华为不断成长,也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关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3C的融合,未来市场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再加上任正非精力有限,这十年间任正非的对华为的决策出现了不少偏差。精神领袖固然能引领企业不断进步,照亮企业前进的道路,但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由于个人因素造成企业出现重大损失,也成为了困扰中国民企最头疼的问题。【责任编辑/郑希】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在互联网和3C的融合的冲击下,不服老的任正非也“迷茫”了!华为的接班人太多也是种病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