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联通业绩造假早被知悉 有刻意造假嫌疑

正处于混改进程、且延期两个月才能复牌的中国联通A股投资者等来了一则相当痛苦的消息:多家媒体引述的一份内部文件指出,中国联通集团公司发现旗下陕西分公司(以下简称“陕西联通”)有虚增收入、利润和资产行为。该份文件日期为4月6日,内容有关2012年至2016年期间,陕西联通十家地市分公司中有九家参与有组织、跨部门造假,目前已有70多名涉事人员受到了查处,不过,文件中没有提到具体的造假数字。

《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多方调查获知,这一突然爆出的丑闻,在中国联通内部,却早已不是秘密,且早在一年前,原任中国联通陕西分公司总经理谢国庆就奉调入京出任集团客户部总经理,且于回京之后就因为陕西联通内部举报而被中国联通总部纪检组监察局多次约谈。

另一方面,陕西联通业绩造假事宜发酵多年,2012~2014年期间曾被《钛媒体》等多家媒体起底,时至今日才水落石出。

造假传闻被坐实

前述源自中国联通内部的相关文件使得陕西联通的业绩造假传闻,第一次被官方证实。联通内部将之称为“史上没有过的”业绩造假事件。

5月17日,一份联通内部关于陕西联通业绩造假事件通报的内容开始在网络流传。

这份通报提及,2012年以来,陕西联通多个市级分公司在不切实际的高指标引导下,通过各种手段利用虚拟现金交费的方式虚增收入,违规出账列收,并对违规形成的挂账通过各种手段进行冲销,形成大量虚假收入、虚假利润和虚假资产。自2012年至2016年,陕西省分公司除西安之外的9个市分公司都进行了业绩造假,数额巨大、性质恶劣,严重败坏了企业风气。

通报称,业绩造假掩盖了生产经营的真实情况,层层误导对生产经营整体形势的判断。严重污染企业政治生态,一些干部凭借编造出的虚假业绩获得了不应得的荣誉、利益和奖励,由此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弄虚作假者得利、埋头苦干者吃亏的逆淘汰生态。

上述网传的通报认为,时任陕西联通党委书记、总经理谢国庆失职失责,对上述大面积业绩造假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榆林、铜川、汉中等9个市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以及陕西联通财务部、市场营销部、信息化事业部、法律与风险管理部、审计分部的主要负责人,对业绩造假问题负有直接责任。

该份文件还显示,大约17%的虚增收入来自铜川和榆林分公司;汉中分公司虚增收入逾三分之一。

多位在陕西联通下属的市一级子公司工作的内部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了上述传闻。亦有人士透露称,包括谢国庆在内,被查处的73名干部均向自己所在层级的分公司、子公司交纳了之前多领骗领的相关奖金或利益,一些干部甚至被一捋到底,开除公职。

H股股价暴跌

受此利空消息影响,5月17日,中国联通H股盘中最大跌幅超过2%,但尾盘蹊跷收复日内跌幅,最终微跌0.19%,收于10.58港元。

但在5月18日,陕西联通业绩造假的丑闻进一步发酵,包括澎湃新闻、《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媒体深度解析。当天,中国联通H股(00762.HK)午后卖盘徒增,跌幅扩大,曾挫3.6%,最终跌3.2%,报收于10.24港元,全天成交金额4.8亿港元。

与港股大跌相比,超过58万户中国联通的A股投资者却因为停牌事宜,只能默默承受这一残酷事实。

资料显示,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中国联通总股本的62.74%。其他前十大股东则依次包括了中央汇金及易方达、广发、博时、华夏、嘉实、银华、大成、中欧等八家在国内响当当的一线大型公募基金。

“作为一名普通的投资者,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利空,我们只能默默承受。”一些持有中国联通A股股票的投资者认为,尽管联通内部坐实了陕西联通的业绩造假传闻,但面对如此重大事件,中国联通却没有发布任何公告,这一做法极不负责任,完全剥夺了投资者的知情权。

本报记者曾多次与中国联通和陕西联通的综合部沟通,对方在5月25日表示不予回复。另据《北京商报》消息,中国联通方面回应,虚增收入在中国联通财报中已经修正,虚增业绩对公司的影响相对较小。但该消息未透露所谓财报是指2016年年报,还是特指2017年一季度季报。如是前者,中国联通2016年的年度盈利状况则应为负数。资料显示,该年度中国联通总体盈利仅为1.54亿元,堪称极度微利。

目前无法获知陕西联通2016年具体的造假金额究竟是多少。但有信息显示,早先,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于4月10日在内部讲党课时表示,陕西联通于过去5年造假收入18亿元人民币,而每年收入为50亿元人民币。

据一位参与了该次党课的联通内部人士称,在这场题为《文化兴企不忘初心》的党课上,王晓初强调要坚决纠正“四风”,认真治理不作为不尽责不担当、造假“注水”等不正之风,将“四风”整治引向深入。当天,谢国庆及陕西联通业绩造假窝案第一次在内部公开,而在这场党课之前,谢国庆已经辞职,但具体去向不明。

迄今,中国联通暂时未对此事件作出公开回应。

谢国庆的大跃进时代

陕西联通业绩造假的最盛时期,是从2012年开始。

而谢国庆入主陕西联通的时间,则是从2009年7月29日开始。彼时,这位历任内蒙古联通总经理、中国联通G网营销部总经理、中国联通个人客户部总经理的青壮派大员(时年谢国庆47岁),被视为最有潜力升任中国联通集团公司高层的地方一把手。

进入陕西之后,谢国庆带领副职,多次深入到陕西经济最活跃的榆林、延安、铜川、汉中等地展开调研,进行了颇为扎实的摸底。

此后,在2011年,谢国庆第一次提出了“一年大发展,两年上台阶,三年再造一个陕西联通”,“力争2014年收入规模达到80亿元,增量收入目标40亿元”等两个大目标。

进入2012年,苹果手机在国内已经形成燎原之势。蹊跷的是,2012年上半年陕西联通分公司突然将2000部苹果iPhone 4S手机下发给员工,用以为公司做广告宣传以及保持工作上的联系,没有收员工一分钱。

内部举报由此开始——据《钛媒体》2012年年底报道,陕西联通这么做的真正用意并不是为公司做广告宣传,而是为突击完成3G业务相关经营指标。iPhone 4S属于终端合约机,凡是拥有这部手机的陕西联通员工每个月都能消化掉300元左右的话费赠送。由此2000部手机每个月生成的话费额可以为陕西联通贡献60万元左右的收入。

尽管中国联通总部有一个明文规定,配合终端合约计划业务的手机终端由总部统一下放,因此产生的终端成本也由总部承担,分公司只负责执行而无需分担,但是,这部分“话费赠送”并没有现金流产生,不符合“收入确认原则”。

收入的确认应严格按照集团公司会计核算要求,对于无实际现金流产生的收入不能确认为收入。

由此看来,陕西联通对此规定的执行并不到位,给员工配发手机而生成的2000户终端合约用户属于虚增用户,每月因此产生的60万元左右的话费收入也属于虚增收入。知情人士向《钛媒体》透露,这笔虚增的收入最后都用来消化欠费用户产生的部分坏账。

彼时,与《钛媒体》并肩作战的还有《理财周报》。后者用大量数据反复证实了陕西联通业绩造假的可能性,并总结称,利润质量跟不上收入质量,而现金质量又跟不上利润质量。

据称,比内部赠送苹果手机更离谱的是,陕西联通在过去5年内,虚造了数目惊人的ICT项目,不仅虚列收入,甚至虚假过账,为此还要承担额外的营业税等费用。

但所有这些造假行为,最终都汇集成了谢国庆的政绩。

如为了描绘自己入陕之后取得的成绩,谢国庆在接受媒体时曾自诩,从第一个2G用户放号到第100万个2G用户入网,陕西联通用了整整6年时间,但从第一个3G用户放号到第100万个3G用户入网,陕西联通只用了2年时间。更为重要的是,联通3G的快速发展,既对提升陕西信息化建设水平、促进地方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也实现了陕西联通既定的“调结构”目标,走出了一条有效发展之路。

记者同时获知,最迟在2016年12月9日之前,中国联通内部已经定性了陕西联通存在业绩重大造假行为。同一天,中国联通以谢国庆超标88次乘坐交通工具及“失职失责,对其任职期间陕西省分公司业绩重大造假问题负有领导责任”为由,对谢国庆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换言之,这一炸弹时至今日由媒体再次揭开,中国联通对广大投资者确有刻意瞒报业绩造假的嫌疑。

“目前看,除了谢国庆以离职形式已经辞职之外,其他被查处或公开的大多数干部还在陕西联通下属各子公司工作。”陕西联通一位内部干部透露称,在内部通报中,部分措辞非常严厉,但也有温情的一面,如表述称:组织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在一个省分公司范围内,如此众多的干部发生大面积违纪问题,非常令人痛心。

据悉,被查处的73名陕西联通干部中,除谢国庆早先被调离外,其余72人均未离开陕西。【责任编辑/杨雅倩】

注:本文转载自中国经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陕西联通业绩造假早被知悉 有刻意造假嫌疑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