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42亿港币,酷派 CEO:为活下去我们用尽了洪荒之力

曾属于“中华酷联”四小龙之一的酷派集团(02369.HK),其手机出货量短短数年间便由第一梯队沦落为“Others”之列,以至于去年新上任的CEO刘江峰不断感叹,用了洪荒之力,却只有一个尽力活下去的目的。

自去年八月至今,酷派只发布了三款手机,分别为千元机市场的cool1 dual、酷玩6,以及定位中端的Cool S1系列。九个月时间发布三款手机,频率中规中矩。

5月10日,酷派以线上形式发布的新机“酷玩6”并未吸引到多少关注,但一周后酷派集团解约300余名应届毕业生的消息却在互联网掀起波澜。从当时的爆料截图来看,酷派HR表示由于公司业绩一落千丈,今年的校招生将会全部解约,每位校招生可获得3000元的违约金补偿。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事向酷派集团进行核实,但人资部门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该公司投资者关系部罗文勇告诉记者,集团人资部门已经联系深圳的其他友商或公司帮助校招生安排工作,这将会给毕业生一个新的选择。

解约大批应届校招生,可以说是酷派在重度亏损下的无奈之举。4月2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截至2017年3月31日,该公司亏损4.6亿港元。酷派声称,由于市场竞争剧烈,公司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预计2017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将超过50%,上半年经营亏损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

在连续三次推迟发布年报之后,酷派集团在5月31日发布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未经审核管理账目,其2016年营收约为79.94亿港元,而2015年营收约146.68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42亿港元,2015年则盈利约23亿港元。

“血海”市场的冲击

2015~2016年,正是国内各大手机厂商纷纷下海血拼抢占市场份额的时候,然而酷派集团却忙于内部的各项调整,冷落了风云变幻的市场。

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然而2015年6月,同样是做互联网手机的乐视以21.8亿元入股酷派,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也直接引发了奇虎360的抗议。最终,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

与奇虎360的分手并非终点。2016年6月,乐视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同年8月,贾跃亭成为酷派董事会主席;十天后,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四个月后,成立于2014年底的ivvi品牌也正式被酷派剥离,根据当时公告,酷派集团向深圳超多维出售酷派移动80%股权,交易金额为2.72亿元。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交易完成后,原先的酷派老将们基本悉数离开,加盟ivvi。有了这批熟悉酷派运营模式的老将,ivvi在成长的道路上势必会对酷派造成严重的冲击,被“送出去的孩子”反杀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上演。

伴随着这一系列内部运作的结束,酷派原有市场份额严重缩水。2015年,酷派的出货量为3800万部;酷派高管还曾在发布会上预计2016年能拥有5000至6000万部的出货量,然而现实情况却一落千丈。2016年底,刘江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酷派全年的出货量仅为1500万部;尽管刘江峰一再强调,目前的酷派将在一系列精简和重整后新生,“五年三个一(即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的计划也将继续推行,然而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5.6亿部,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占88.9%,市场份额基本被瓜分殆尽。

过去的风口不会再来,酷派想要在这片“血海”里东山再起,难度可想而知。

背靠大树难“乘凉”

酷派于1993年成立并进入寻呼领域,2002年,酷派开始转型进入手机领域。背靠运营商体系的大树,酷派自成立后业务发展迅速,2012年酷派销售额一度突破百亿元,达到巅峰。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运营商补贴的逐渐取消,酷派在线上及线下的渠道短板一一暴露,市场份额被逐步蚕食似乎也在意料之中。本以为酷派牵手乐视可以依托其体系有所突破,但未到半年,曝出资金链问题的乐视已是自身难保,更遑论对酷派有所支持。

上述人士表示,此时的酷派已然陷入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的悲凉境地,而消费者对这一品牌关注度的缺失,则是想要“活下去”的酷派亟须解决的问题。

相比于国内主流手机厂商,酷派手机在市场上并没有多高的关注度。如今国产手机三巨头HOV(即华为、OPPO和vivo)客户定位精准,金立手机则在线下大规模砸钱,小米、魅族等互联网手机在网络上一直拥有较高的话题关注度,即便是频频传出“要死”的锤子科技,其每次的新品发布会也会引来一大批相声听众……

相比之下,如今的酷派既没有实力在线下烧钱,身上背着的标签又略显尴尬——充话费送的。在消费者日益追求彰显个性、品牌的今天,酷派的这一标签无疑是其复兴的一大阻碍。

《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访了多家运营商门店,店内手机导购员的说法则更为直接:“失去了补贴的酷派手机不好卖,主要是品牌的原因。”广州市天河区某电信营业厅店长向记者透露,2016年时酷派峰尚pro手机店内售价为1299元,上级电信部门对此款手机补贴600元,这意味着办理宽带的用户只需699元即可获得该手机。“但今年初这笔补贴被取消,此款手机也就无人问津,即便是购买合约机,用户也更愿意选择时下的知名品牌,酷派显然不在此列。”

另一家联通营业厅的店员也持类似看法:“四年前营业厅内有三个展台摆放酷派手机,如今店内仅销售一款酷派手机。销量也从每月的上百部降至如今的10部左右,客户更喜欢华为、OPPO、vivo等大品牌,酷派则鲜有问津。”其出示的一份合约机清单显示,19款待选机型中HOV占据了12款,酷派仅有一款cool1 dual手机在列。该店员还告诉记者,酷派早年间的合约机型大多为百元机、千元机。“这些手机体验不佳,后续换机时客户也不再选择。”

刘江峰曾公开表示:“酷派还是想做精品,不要去做二百元、三百元的机器,做低价机很容易,但做多了低价,以后就做不了上面的了。”

但精品机的制作也绝非易事,刘江峰曾畅言酷派2017年要将出货量做到2000万部。但罗文勇告诉记者,目前酷派的国内市场持续萎缩,而今年国外市场的增速也开始放缓,情况并没有去年底那么乐观,预期出货量将难以达成。

不过,罗文勇也向记者透露,六月底酷派将会有两款千元级产品面市,一款为cool dual系列,另一款可能会采用新的品牌;而早先酷派提及的双面屏手机目前还处于研发当中,具体发布时间暂不清楚,公司具体的出货量也需要在年报及半年报披露后才能获悉。【责任编辑/周莹莹】

(原标题:酷派去年巨亏42亿港币 CEO说为活下去用尽了洪荒之力)

注:本文转载自中国经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酷派总部旧改项目仍停工 园区物业供应量大租金承压
刘江峰酷派一年:他没看懂贾跃亭,也没看懂酷派
敢问路在何方,酷派被催债近2.5亿
酷派收到平安银行诉状 要求偿还8000万元借款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