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又来了:接替光线、重仓新丽,马化腾的影视版图如何建立?

经历了旷日持久的上市之旅后,新丽传媒第三次放弃IPO申请,转投腾讯。

今日,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将其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的股份,以33.17亿转让给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腾讯将代替光线,成为新丽传媒第二大股东。加上通过马化腾控股的世纪凯旋所持股份,腾讯在新丽占股31.72%。

光线传媒从这次股权转让中获利22.66亿。2013年,光线传媒以8.29亿拿到了27.64%的股份,当时新丽传媒的估值为30亿。

据今天的交易方案估算,新丽传媒的估值已经超过120亿。

当然,光线出让其所持全部股权还有附带条件。股权转让两天前,光线传媒与新丽传媒签署了长达5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每年合作电影及电视机各一部,且彼此投资权不低于10%。

这是继猫眼微影合并案后,腾讯刘炽平与光线王长田的又一次直接交手,也是本周内被公开的、腾讯在泛文娱投资领域的第三次出手。就在这周四,腾讯被曝动用近十亿美元独投了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进一步夯实自己在游戏领域的绝对霸主地位。

爆点还在于,根据腾讯科技的报道,新丽已经决定放弃A股IPO,而腾讯的加入可以“帮助老股东寻求退出,解决老股转让问题”,且腾讯也并未直接回应是否会继续收购新丽传媒的股份。

但显然“老股东”不只光线传媒一家。2013年,光线传媒才成为新丽的股东。但在启动IPO前的2011年,新丽传媒相继引入张嘉译(张小童)、胡军、宋佳、海清(黄怡)等在内的明星股东,和戴乐克思、融高投资、联新投资等在内的机构股东。

不论对于新丽本身还是等待多时的老股东,腾讯的入场都是一个比漫长的IPO更加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时至今日,还在等待证券化的新丽传媒要面临更多的挑战——明星资本化监管趋严、与光线的同业竞争,加上资本市场对于影视类公司的保守态度。

从光线转投腾讯,新丽传媒可能将拥有更多的、不同的发展道路。有了腾讯正在快速建立的泛娱乐生态作为支持,至少让等待五年套现未果的诸多股东多了一种希望。

当然,这种希望成立的前提是腾讯进一步收购新丽传媒的股份。在渠道与内容的持续博弈过程中,恰逢证券市场的消极局面,暂时处于卖方市场的内容公司在高位投靠于这样的生态级公司,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为什么是新丽传媒?


新丽出品的史诗巨制《白鹿原》广受好评,其中编剧申捷、主演张嘉译均为新丽传媒股

一直以来,对新丽感兴趣的投资者不在少数。这家一直在上市通道却难以登陆的老牌内容公司,为数不少的股东都有着早日套现的渴望。

除了腾讯、万达影视和光线先后成为其股东之外,根据《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的了解,在之前一段时间内,阿里、腾讯这两大文娱生态主体都相继接触、甚至有意斥巨资加码控股新丽传媒。

市场的共识是,新丽传媒是一家具有优质品控能力的制作公司,并在未来可能成为主要的内容厂牌之一。其创始人曹华益新闻系毕业,做过图书发行,业内公认他为最重视剧本创作的影视操盘手。包括早期的《悬崖》《北京爱情故事》《大丈夫》《虎妈猫爸》等剧在内,经由新丽出手的电视剧都在品相和收视率上达到了双赢。

很多人评价,曹华益有很重的文气,同时兼顾商业性和包装感。在2014年接受《广电独家》采访时,他可以对新丽做过的每一部剧的开发思路如数家珍——《父母爱情》是隽永、洗练风格;《悬崖》的情节性并不强,节奏很慢,但这是先铺垫、塑造人物;《大丈夫》这样的热播剧则是按戏剧方法来架构人物关系,凸显矛盾冲突、热点话题,技巧性很强,最后一集希望达到罗曼·罗兰的作品的境界。

新丽传媒旗下斥重金签约的二十余名创作人才,成为这家公司的核心竞争能力之一。具有浓厚内容基因的新丽传媒,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和签约模式深度绑定了包括导演陈凯歌、刘进、宋晓飞(《情圣》导演);编剧申捷(《白鹿原》编剧)、马伯庸、流潋紫(《甄嬛传》编剧);制片人陶昆、陈红等在内的二十余名创作人才。

以著名电影导演陈凯歌为例,新丽传媒斥资2100万独家签约了陈凯歌7部电影的独家合作权益。除此之外,新丽传媒还需向陈凯歌支付担任导演、编剧或制片人等工作的劳务费用。过去几年,新丽传媒与陈凯歌合作开发了《搜索》《道士下山》《妖猫传》等多部电影。


去年大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由新丽出品

2016年,新丽传媒签约了陈玉珊、刘进等几位导演,仅签约费就高达1.36亿元。为了拿下台湾导演林玉珊(电影《我的少女时代》导演),新丽传媒仅在《狼殿下》一部戏的剧本版权和合作签约费上就高达8108万。

丰富的创作库让新丽传媒过去一年在电影和电视内容领域均保持了头部地位。其中,起步于2014年的新丽电影成为电影市场快速崛起的代表,仅《情圣》、《悟空传》、《羞羞的铁拳》和《妖猫传》四部作品的总票房已经超出39亿,占到2017年年度总票房559亿的7%。

新丽电视在2017年上线的四部剧目中,既有大热的《我的前半生》,也有评价极高的《白鹿原》和《风筝》《剃刀边缘》这两部口碑极佳的谍战剧。

即使在势如破竹的网剧领域,作为老牌影视公司的新丽传媒也曾交出过《余罪》这样的大爆款网剧。

在《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于2017年12月对新丽电影CEO李宁的专访中,他明确表示:新丽出品的电视剧、网台联动的电视剧在B端那已经是免检单位了,“无论是主流的卫视平台还是几大视频平台都争相来跟我们合作”。

持续的影视生产能力,让新丽传媒的营收成为亮点之一。招股书显示,2014至2016年度,新丽传媒营收分别为6.55亿元、6.56亿元、7.4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1.17亿元、1.56亿元。

2017年,凭借爆款剧集及多部电影,这些数据得到了飞跃式提升。根据交易公告,新丽传媒2017年的营收为16.7亿,净利润为3.49亿。

但是,鉴于影视行业资金流转太慢、应收账款过高等特点,新丽传媒现金流一直很紧张。2011年至2013年期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始终为负值,2014-2016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25亿元、1.53亿元和61.58万元,2017年现金流量净额直线下降至-3.1亿。

与此同时,2014-2016年新丽的应收账款分别高达6亿、6.7亿和6.9亿,占其当年营收比重分别高达74%、89%和78%。同时,其待制作及销售影视作品等库存规模分别高达4.7亿、4.7亿和11.4亿。

曹华益曾表示,对于民营影视公司来说,通过上市融资扩大再生产,是必经之路。“现在的电影、电视剧投资金额越来越大,靠公司的自有资金是无法满足的。”

新丽电影CEO李宁也明确表示,“新丽电影正处于扩容‘蓄水池’的阶段。我们需要更多编剧、导演、制片人,开发更多作品,每年保持一定数量精品,而不分创作大小年,这样基本盘才是稳定的。”

李宁透露,新丽正在制作和即将开机的电影有五六部,包括《素人特工》、与开心麻花合作的《西虹市首富》,《搜神记》、陈玉珊导演的《一吻定情》和程小东导演的《诛仙》等也即将开机。电视剧待开发项目则包括了《斗罗大陆》《庆余年》《余罪3、4》等10余部作品。

根据此前新丽传媒提交的招股书的初步预计,未来两年这些项目需要投入资金超过25亿,新丽传媒需要募资20亿。上市或者转投平台成为弦上之箭,不得不发。

腾讯泛文娱的厂牌收购模式


腾讯的生态版图

拥有持续头部影视内容生产能力的新丽将成为嫁接起阅文和腾讯视频的重要角色之一。根据腾讯科技关于腾讯增持新丽传媒的媒体QA,其相关方表示,“在腾讯生态中,既有以阅文集团为代表的IP培育平台,又有涵盖海量用户的在线视频平台。新丽传媒有持续制作头部影视内容的能力,后续双方将利用各自优势资源,深入合作,为行业带来更多口碑式作品。”

对于腾讯正在快速建立的“大文娱”体系来说,成功拿下新丽传媒,意味着在泛娱乐布局进入整合突破期后,对于核心内容资源的争夺与卡位,暂时取得了一定的先发优势。

根据《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了解,此次交易从开始接触到达成实质签约,前后流程用时非常快。

至少在现阶段,互联网公司还没有能力走通内容制作环节,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业内共识。参股和控股制片公司这种类好莱坞“六大”的操作模式,可以快速为平台端口解决内容来源,同时为泛文娱的影视生产环节储备生产能力。

这种开放收割策略在二次元领域表现尤为明显,除了投资B站、快看等主流二次元平台,腾讯在过去半年投资了包括动漫堂、绘梦、漫漫漫画在内的十余家动漫公司。进入2018年后,腾讯又完成了对铁鳞社和幕星社的投资。

在整个泛文娱市场投资速度加快的阶段,腾讯如何建立内部更为统一和流畅的“大文娱”体系,也一直被市场所期待。特别是在游戏生态非常完整和强势的前提下,如何打通基于视频平台的文化娱乐生态、高效率调动资源,也是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

2017年3月,任宇昕开始统辖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以及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三大事业群,这预示着集结了腾讯旗下视频、游戏、文学、动漫等多板块业务的泛娱乐战略将会产生更紧密的联动。

这个整合后的泛娱乐平台拥有全球用户规模第一的腾讯游戏及生态帝国、目前国内最大的IP源头阅文集团、月活跃用户超过9000万的腾讯动漫、付费会员数量超过4300万的腾讯视频和赛事用户超过1.7亿的腾讯电竞。

对于不孤立做影视、但又没有实际制作能力的腾讯互娱来说,外部投资生态成为其倚重的合作伙伴。只不过在影视、综艺这些相对成熟的内容领域,头部公司估值更高,腾讯想要通过投资换取生产能力,也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目前,腾讯参股的工夫影业、柠萌影业、灵河影视等都成为其重要的合作伙伴。在2017年腾讯影业发布的43部影视片单中,包括《全职高手》《黄金瞳》《刺客道》《张公案》等在内的片子都是与投资生态体系下的影视公司合作的。

在这种语境下,新丽传媒与腾讯交集颇多,在重点项目上也有展开合作。除了马化腾旗下世纪凯旋为新丽传媒机构股东之外,2016年,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合资成立了阅新文化,虽然目前公开资料并未显示这家公司的具体业务,但“IP库+制作公司”,本身就是一个发挥合力的合作,甚至可以成为一个标准好莱坞studio的基础。


电视剧《庆余年》发布会现场,新丽传媒CEO曹华益(右二)与腾讯影业副总裁陈英杰(右一)

2017年,腾讯影业在其发布会上公布了与战略合作伙伴新丽传媒的合作项目《庆余年》,这个为期长达5年、共3季的大项目背后,双方都调动了自己的最优资源。除此之外,腾讯影业与新丽电视还宣布合作《赘婿》、《我真是大明星》等多个项目。

当平台渠道资源渐趋绝对垄断的今天,深入介入内容生产,已经成为视频平台讲出更多商业模式、减少亏损的重要途径。毕竟,对于采购像《如懿传》这样的单剧,需要花费超过8亿,但能否收回成本对于视频网站始终是个疑问。

重要的是,视频平台所对标的商业范例正在从奈飞的会员模式向迪士尼的泛娱乐模式演化。成为这个生态中一环的新丽传媒,也有机会实践更多的变现方式,走出上市募资——产量扩张之外的另一条路。

上一波影视公司上市热潮中,华策等一批影视类公司上市后讲的都是产量扩张、规避波动的故事,但这些内容公司都无法摆脱剧集生产数量上升、净利润却没有明显提升的尴尬状态。

此前,阅文集团、腾讯影业和柠萌影业联合出品的《择天记》被寄予希望成为泛娱乐产业链和腾讯的生态闭环中的一个样板。现在,这种探索思路被延续了《庆余年》这样的项目。

这些项目承担着如何把IP放大,最终实践出更多商业模式的任务。在整体规划中,阅文集团拥有《庆余年》的版权代理,并将负责《庆余年》的动画番剧制作,新丽传媒则是三季剧版《庆余年》的制作团队,这些合作伙伴同时会分享接下来的电影、游戏等开发收益。

“腾讯的一个特点是,它能够给合作伙伴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这个想象空间就是基于一个IP,做电影、剧集、游戏和动漫的开发,同时我们又有国内第一的视频平台,这样一个IP泛娱乐的生态闭环是合作伙伴非常看重的。”腾讯影业副总裁陈英杰曾经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道。

对于始终坚持泛娱乐战略的腾讯来说,如果其内容基因能够通过绝对控股制片厂牌的形式得以实现,那么中国的迪士尼愿景将极有可能成为现实。也就是说,合理推演下去,通过收入成熟的头部制片厂牌,腾讯有可能走得更快。

实际上,不管是对标“线上迪士尼”还是“中国奈飞”,几家视频网站都在通过投资控制或大或小的制片公司。

这些有明确厂牌意识的制片公司,也有可能依托视频网站的会员基础和泛娱乐生态探索出更丰富的商业变现模式,例如围绕小说、游戏、电商等环节的IP闭环开发和系列化开发。

在渠道和内容博弈的过程中,更具想象空间的利益如何分配,就取决于哪一方更加强势。【责任编辑/卫安】

(原标题:腾讯又来了:接替光线、重仓新丽,马化腾的影视版图如何建立?)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腾讯又来了:接替光线、重仓新丽,马化腾的影视版图如何建立?
吃鸡,怕是真的要凉了
【6点早报】腾讯投资闭门会议纪要流出:腾讯的投资逻辑和案例分析
阿里腾讯对垒,没有站队的传统零售未来之路在哪?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