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 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人人都恨“PPT公司”:创始人一张嘴口若悬河,说概念天花乱坠,靠着几个酷炫demo拿钱拿到手软;结果真到交货时候,或是迟迟交不出来,或是交出来的东西让人大跌眼镜。

而当这一切放在 Magic Leap 这家“史上最神秘”的,由 Google、阿里、A16Z、高通、凯鹏华盈等顶级公司和机构大手笔联合投资的混合现实 (Mixed Reality) 技术创业公司身上时——“大跌眼镜”就真的是大跌眼镜。

最近,Magic Leap 终于发布了它至今的第一,也是唯一一款混合现实眼镜产品 Magic Leap One(以下简称 ML1)。

不知道是该说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和这家公司之前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精致宣传,当中充满想象的概念相比,实际产品的落差实在太大……

如果你是冲着当年“真实 demo”里那条从地板上一跃而起的鲸鱼而买了这款眼镜,说不定你真的会忍不住把它就地砸了。

“VR神童”怒怼 ML1

究竟这款产品有多糟糕,有一个人可能最有发言权,他就是另一家顶级虚拟现实公司 Oculus 的联合创始人帕尔默·拉奇 (Palmer Luckey)。

拉奇在自己的博客发布了一篇言辞犀利的测评,篇幅不算长,题目就叫做“ Magic Leap is a Tragic Heap”(大意是评价其为一堆令人悲伤的破烂)

帕尔默·拉奇是谁?他1992年出生,2012年创办 Oculus。2014年公司以20亿美元的价格被 Facebook 收购。

因为成功的创业经历,拉奇算得上虚拟现实界的天才少年,戴着VR眼镜,扭动地像个海马的照片上过《时代》周刊的封面。

一款产品能吸引来业界最“权威”的声音出来亲自写评测,不是因为太棒就是因为太烂。

很遗憾,Magic Leap 的 ML1 明显是因为后者。

在评测中,拉奇火力全开。他从手柄、处理器、显示和操作系统等产品角度,对 ML1 进行了全面分析,几乎没有好话……

除此之外,拉奇出来批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Magic Leap 此前夸张的营销和平庸的产品矛盾太强,而这种公司的存在会破坏整个计算现实产业。

……空有外表却没有任何真实应用价值的产品。而且它的许多设计看起来也是被这个现实所驱动。它没有兑现它此前许下的任何承诺,而正是这些承诺让它们垄断了AR(增强现实)投资圈的融资。

手柄:追踪功能糟糕又不能点击

拉奇指出,ML1的手柄的追踪功能“只能用糟糕形容,找不到别的词”。

目前的 ML1 版本你是面向虚拟现实 (VR)、增强现实 (AR) 开发者的,拉奇现在的手柄对于开发者很鸡肋。

首先,手柄的追踪精度十分辣鸡,对用户操作的反应缓慢,在头显里对应的光标“到处漂移”,而且很容易受到干扰(比如在钢架等较大的导电材质物体旁边使用)。“在木质房间里还好,在任何工业环境里根本用不了。”拉奇在评测里写道。

这是因为 ML1 手柄用的是磁性追踪 (magnetic tracking),一种很难做到很好的追踪技术——注意这里用的是“很好”,原因在于行业里确实有不少公司能把这种追踪技术做到在拉奇看来“可接受”的水平,而且正是由于很难做好,几乎没有一家公司在面市产品里采用磁性追踪。

而 ML1 的手柄不但没有超过前辈,反而更落后了。

另一个让拉奇无法理解的设计是:ML1 的手柄上有一个触控板,有一个扳机键,却没有一个正常的“确定”按键,触控板也无法按压。与之相对的,几乎其他所有包含触控板的头显手柄,其触控板都有按压的功能。

如果用户想要在 ML1 手柄上完成“确定”的交互,只能抬起手指再轻敲触控板,或者扣住扳机光标移动到按钮上再释放——两种在 VR/AR 场景下会导致光标偏移的操作方法。

拉奇认为,这样的设计很影响精确度,而且对于那些从别的平台上过来的开发者而言,做起适配来也会很痛苦,需要重新调整他们的 app/游戏的交互方式。

此外,Magic Leap 还将发射器放在了手柄的顶端,然后为了平衡手柄重量在手柄底端再加了一块配重。“长期来看属于极其糟糕的人体工学设计,”拉奇说。

头显:炒作最多 失望最大

头显是 Magic Leap 此前各类炒作的焦点。光是那些听上去就让人云里雾里的词,这家公司就造了一大堆:什么光子光场芯片 (Photonic Lightfield Chips)、光纤扫描激光显示器(Fiber Scanning Laser Displays)、“将数字光场投射到用户眼中” (projecting a digital light field into the user’s eye) 等等。

回想当年为了解释这些术语,科技博客的作者们还要仔细研读这家神秘公司有限的公开资料,以及《连线》杂志那篇著名的专访,从中提取精华,尝试着对这些“先进的技术”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现在来看,全都是白费。

因为拿到 ML1 的拉奇发现:Magic Leap 吹爆的那些概念,要么干脆根本没有在产品里体现,要么根本就是对其他厂商早已在用的技术所进行的“重新定义”。

比方说,Magic Leap 所谓的独创的“光子光场芯片”,最后到了实际产品上只是加装了波导的硅基液晶 (LCOS) 显示屏。这是一种几乎所有上档次的 AR 公司或者大公司的 AR 产品都用了好几年的技术。

再比如,计算现实业界最想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当用户使用头显时,人眼看到的真实世界和叠加在其上的计算机生成画面,是位于同一个焦平面上的。

简单来说,远处有个真实的桌子,而 app 在桌子上生成一个花瓶,结果你看到的花瓶近在眼前,焦距不对,你晕了,把头显扔了,再也不用了。

一个在业界比较普遍的观念是,如果产品在这个问题上做的不好,很容易导致用户头晕目眩,严重降低使用体验。甚至,Magic Leap 认为这个问题会导致用户“永久性脑损伤”,而该公司早前就说自己的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也是该公司备受关注的理由之一。

然而在 ML1 现货上,拉奇发现这款号称很强大的头显,实际上只有六支波导,将 RGB 三色导向总共两个(没错,只有两个!)焦距上。这样取得的效果只是双焦平面,而这跟 Oculus 正在研发的连续可变焦距头显 Half-Dome,以及英伟达的光场显示屏相比差得远了。

总之,拉奇认为这么做太不厚道。

炒作然后靠着无法实现的诺言来独占融资,不只对 Magic Leap,而且对整个产业都是坏事。硬件厂商应该有责任清楚地告知开发者自己真正的能力,哪怕这些能力达不到他们的期待。

OS:Android 套了皮肤而已

至于 Magic Leap 宣称“原创的全新操作系统”LuminOS,真的不用多说了:只是一个带皮肤的 Android 系统而已。

“跟其他宣称自己重新建立了一个操作系统的人,如出一辙。”拉奇说。

销售数据:惨不忍睹

分析了产品的缺陷,拉奇还不过瘾。他“找了一些朋友”,收集来了 ML1 的销售数据,对比了订单时间后,他很有信心预测一下 ML1 第一周的销量。

看起来他们第一周卖掉了2000台,并且集中在前48小时。如果让我猜,我觉得到目前为止(编者注:8月27日)的销量在3000台以下。

相较别的头显产品,这数字本就显得可怜,而更蹊跷的是,拉奇发现,第一波消费者有很大比例并非开发者:

我身边就有超过一百人买了 ML1,而几乎没有一个是开发者,大多数是科技高管,“意见领袖”或者根本没有计划开发 AR 应用的早期用户。

当然,在拉奇的评测中,ML1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拉奇认为计算组件是ML1最棒的地方,它没有被安装在头显中,而是独立出来,让用户可以挂在腰间。但除此之外,乏善可陈,“瑜不掩瑕”。

Magic Leap 创始人:用爱拯救VR产业

在拉奇的文章发布后,Magic Leap 创始人罗尼·阿博维茨 (Rony Abovitz) 在 Twitter 上作出回应,风格依旧是大谈爱与和平。

公司早年的营 (chao) 销 (zuo) 也让阿博维茨也成了科技明星。在各类报道中,他也显得魅力十足。“白天他是一个企业家,晚上他是一个摇滚乐手。”《连线》杂志那篇著名的独家专访中这样写道。

有外人问起公司,阿博维茨的一贯态度就是保持神秘,对任何实际业务问题都避而不谈。这种神秘感让不少人对 Magic Leap 产生怀疑。

而 Magic Leap 的一些市场推广行为,更是荒谬至极。比如阿博维茨曾在2013年穿着宇航服参加 TED 演讲,介绍 Magic Leap,但整个场面十分诡异。

早前接受采访时,阿博维茨曾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称未来的 ML1 会成为一个“文化现象”,就像披头士发布第一张专辑一样。他认为产品会吸引数百万开发者。

但现在的 ML1 显然不像他说的那样。在23.5亿美元融资和1500名员工之后, ML1 却正在变成捅破 Magic Leap 泡沫的那根针。它就好像使用了逆向美图秀秀,从概念影片里惊艳的虚拟动物,变成了一个简陋的像素级小螃蟹,挥挥手掌朝你丢来一个石头。

在听过那么多故事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后,拿到这么一款其他厂商几年前就已经做出来的产品,这感觉就像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拿了一堆钱后,造出来一辆没方向盘的柴油车;一个机器人AI公司雇了一大批研究者后,卖给你一个会唱歌的铁皮机器人娃娃。

看着自己造出来的这个眼镜,不知道阿博维茨真实的内心会否感到失望。可能他不会,因为也许一开始他就没想要造个什么真东西出来。最后可能又要恭喜又一批投资人:花钱打水漂,买了个教训。【责任编辑/李小可】

(原标题:Magic 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来源:Pingwest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Magic Leap的“虚拟梦境”,终于梦碎了
京东持股的奢侈品电商Farfetch申请在美上市
NOCARE一个有温度的平台,它有何不同
收购批准被撤销 Charter收购时代华纳有线计划将搁浅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