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洲,卒,享年2天……


小红书是一艘满载黄金,撞上冰山的沉没货轮,船虽然没了,但金子还在,留下一批闻风而动的冒险者,跃跃欲试,虎视眈眈。

绿洲则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先行者,他有着精确地图,所以能够绕过冰山、找到宝藏,初来乍到就赚的盆满钵满。

出师未捷身先死

2019年9月1日,微博开发“绿洲”社交应用被媒体证实。这一天,是小红书下架后的第36天。

许多人慕名而来,通过绿洲填补自己失去“种草神器”后的空窗期,只可惜没过多久,新的“神器”再遭下架,至于理由——涉嫌抄袭。

不久前,有网友在微博晒出绿洲与韩国著名平面设计工作室studio fnt2015年给Ulju Mountain电影节设计的视觉形象的对比照,二者相似度颇高。

微博CEO王高飞在下方留言,“发现了,已经先下架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场突如其来的闹剧令围观群众目瞪口呆,以至于昨天还在声讨其借鉴Instagram与小红书的“网络黑粉”,也都一时哑火,进退两难。

ins还是小红书?

绿洲有借鉴吗?每一个用户都有自己的答案。

打开APP,开屏“发现美好世界”的slogan不禁让人想起小红书的“标记我的生活”。而事实上,微博想取一个有别于小红书们的产品标语其实并不容易,毕竟定位本身就高度重合,绿洲的自我介绍是“微博出品的生活是时尚社交产品”,而小红书则是“一个年轻生活方式分享平台”。

进入页面,第一印象的确是“浓郁的Ins风”,不仅正方形构图、图片墙、单条内容卡片的呈现都和Instagram极为相似,从内容的生产路径上,绿洲也覆盖了选图、滤镜、打标签、添加说明的整个分享过程。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已经明白,绿洲大概是要做一个ins+小红书的混合体,构建自己在社交领域的全新布局。

微博的复兴梦

王高飞的想法并不让人意外,进入微信互联网时代,社交仿佛成了所有互联网企业最憧憬的梦想。

阿里来往失利后,支付宝一意孤行做社交,最终梦断蓝桥;2019年初,马桶、TNT、多闪……各路神仙相继放出大招;到5月,搜狐“狐友”抢先上线;9月开学,绿洲邀请码又在朋友圈疯传。

今年是微博成立十周年,日活用户已经突破2亿,且还在增长。然而由于时间线混乱、广告多、过度娱乐化等槽点,许多用户卸载了微博,如今绿洲作为“清爽社交圈”,更像是微博对这批用户的一种挽留。

更何况,自小红书下架以来,中文互联网生态就留了一个缺口,在它整改归来之前,微博是最有机会将其取而代之的社交媒介。

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不仅是两者的受众和商业化路径非常接近,更主要的是微博还有四张王牌:vlog、女性受众、明星资源、粉丝关系。

绿洲正是这些王牌的集大成者,他有别于新浪微博,是一个全新的社交产品。

互联网社交瓶颈

因此也有人认为,绿洲将接棒微博开辟社交的第二战场。

今年8月28日,新浪董事长兼CEO、微博董事长曹国伟在内部信中这样写道,“今天微博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国民级’应用,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带来的新挑战,希望每一位同学永远保有创业的激情和创新的动力。”他希望,下一个十年,还能以微博精神,再创辉煌。

绿洲,似乎正是曹国伟口中能够“再创辉煌”的产品。

尽管这一过程可能并不容易。

近些年,社交类APP层出不穷。公开资料显示,从2008年至2015年,8年间社交类APP产品共上线153款,平均每年上线19款;2018年,共诞生159款社交类APP产品;2019年仅前两个月,已经上线53款社交软件。

然而根据极光的统计结果显示,截至19年6月,社交网络App行业规模基本饱和,行业渗透率达到88.0%。这说明社交产品已经处在红海市场,新产品想要存活下去将面临诸多挑战。

以今年推出的聊天宝、马桶MT和多闪为例,这三款曾经被业界解读为围剿微信的社交类APP,推出之日动静颇大,其中聊天宝发布不到一天时间,下载量就突破100万,登顶App Store。但在两个月后,由罗永浩站台的聊天宝团队宣布解散;快播创始人王欣推出的马桶MT还未正式上线就惨遭封禁;字节跳动推出的“多闪”也一样,百度指数显示,其搜索指数在发布时曾冲至138308,随后便陡然下滑,目前稳定在1500以下。

爆红or暴死

社交产品的故事千篇一律,相比之下,“ZAO”的出场注定就是悲剧结局。

“ZAO”的爆红远超陌陌预料,通过AI换脸,用户可以随意“出演”影视片段,与偶像好友同台飚戏,看似简单的逻辑和玩法一度让服务器整日宕机。

由“ZAO”掀起的舆论风暴同样也令陌陌始料未及,霸王条款、信息安全、用户隐私、伦理道德……各种问题纷至沓来,以至于仅仅火了两天,就在全网的抵制与谴责之中草草收场。

诸多新品在“猝死”的魔咒下瑟瑟发抖,红极一时的微信与短视频也在市场的挤压之下面临转型。

作为社交领域的常青树,微信的使用时长在2018年出现明显下降。

这种变化是由微信的熟人社交属性所决定的。早期的微信用户对好友的朋友圈普遍好奇,无论是点赞还是分享,各种互动都充满兴趣,可是时间久了,当熟人圈子已经不再新鲜,久而久之便失去了打开的动力。

短视频社交的瓶颈如今也开始显现。

2018年初,经历了快手日活破亿,抖音日活暴增6000万之后,无论是品牌、代理商,还是从业者们,都无比坚信短视频将成为未来谁也绕不开的风口。

可是仅仅过去半年,短视频用户就出现大规模下降,目前稳定在了5亿左右。

众所周知,短视频社区是依靠高频次的互动提升内容的社交性。频次越高,互动越频繁,相互养成的速度越快、程度越深、效果越好。

然而这样的互动却是以牺牲内容的精美性为前提。许多人被内容吸引而来,看久了却发现精彩节目不过是照猫画虎,恶搞低俗也有审丑疲劳,到头来,只有实用的内容才能带来用户留存。

社交类App爆火后又草草收场的原因还有很多。Quest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流量洞察报告》中提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增速在2018年6月就已经下降到5%以下。

2019年2月份用户较去年12月同比增长率仅为4.3%。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意味着市场陷入存量厮杀,而对于垂直社交产品来说,他们首先要直面的竞争对手是微信。同时,站在用户的角度,从原有的社交App转移到全新阵地,这中间也存在一定的迁移成本。

荒漠中的绿洲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的30年,曾创造无数过“绿洲”,自然也留下了不少“沙漠化”的土地。PC时代,搜狐、新浪当年的野蛮生长,广大纸媒被“沙漠化”;百度、搜狗、好搜出现,传统互联网被“沙漠化”;移动时代,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横空出世,传统媒体集体被“沙漠化”;微信小程序问世,本来就是孤岛的APP被“沙漠化”。

这样的变化就如同沧海桑田的自然轮回,只不过因为人的作用,整个进程变得或快或慢。

支付宝放弃社交之后安心种树。上周发布的《低碳生活报告》显示:过去3年,5亿蚂蚁森林用户的低碳行为,累计为地球种下了1.22亿真树。真真正正抑制了沙漠化进程,也迎来了新增和日活的大幅增长。

微博上市之后也曾受挫,但坚持渠道下沉、紧抓直播机遇,把进入衰退期的老微博变成了进入成长期的新微博。

因此,我们更愿意相信,微博选择“绿洲”,是深刻认识到传统互联网企业被沙漠化之后,承载梦想的创新之举;而并非外界所说,是竞品围攻之下,东拼西凑,草草整合的取巧行径。【责任编辑/古飞燕】

来源:云掌财经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微博绿洲,卒,享年2天……
“昆仑”大战背后,微博的中年危机
【浮世绘】微博大V卖演唱会门票骗钱,大麦网回应称勿买黄牛票
微博合作MCN机构超2000家 首提社交货币汇率概念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