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扎私下表态:不愿向广告抵制威胁低头 广告商很快就会回来

据外媒报道,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私下告诉员工,他不愿向越来越多的广告抵制威胁低头,并猜测“所有广告商很快就会回到平台上”。

据参加上周五视频会议上的员工透露,扎克伯格在会上表达了他对当前广告抵制行动的想法。他表示,这场抵制更多的是“声誉和合作伙伴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扎克伯格指出,参与抵制的大型广告商只占Facebook总营收的一小部分,“我们不会因为威胁到我们营收的一小部分而改变我们的政策或做法”。

在扎克伯格发表上述评论之际,500多家广告商表示,出于对Facebook社交网络上仇恨言论和其他煽动性言论的担忧,他们将暂停在Facebook上的广告支出。抵制活动令Facebook员工和投资者惊慌失措,上周Facebook市值短暂蒸发逾700亿美元。本周该股有所反弹,目前已接近历史高位。

Facebook高管试图在公开场合安抚批评人士,大肆宣传该公司正在进行的、通过人工智能进步打击仇恨言论的努力。上周,在Facebook上播放的每周员工会议部分内容中,扎克伯格宣布,公司将开始给那些认为有新闻价值但违反公司政策的文章贴上标签。员工们在内部支持这项举措,Twitter也采取了类似做法。

扎克伯格对员工的私下评论提供了一个更直截了当的视角,让人看到Facebook打算如何应对日益增长的广告商需求,并让人得以一瞥他在这场持续的危机中的心态。多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说,扎克伯格以在面对外部压力下发脾气而闻名,他对任何关键决定都拥有最终决定权。

当被问及广告抵制行动时,扎克伯格告诉员工:“你们知道,严格来说,我们并不是因为人们施加给我们的任何压力而制定我们的政策。事实上,通常我倾向于认为,如果有人出去威胁你做某事,这实际上会让你陷入困境,在某些方面,要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就更难了,因为现在看起来你正在投降,这也会给其他人带来不良的长期激励,诱使他们强迫你做事。”

虽然扎克伯格承认抵制威胁“损害了我们的声誉”,但他表示,小企业构成了Facebook广告收入的“绝大多数”,他认为这使公司可以免受大型广告商的威胁。扎克伯格说,公司需要启动一场“大规模的教育运动”,以明确表明:“我们在整个社区的实践和积极行动,实际上使我们在解决仇恨言论问题上做得最好”。

尽管Facebook预计抵制活动对其利润的影响相对较小,但自从几周前开始认真呼吁停止在其平台上消费以来,员工们一直在努力控制后果。Facebook高管已经与顶级广告商举行了几次私下的、有时甚至相当激烈的电话会议,包括美国当地时间周二与广告巨头WPP联合主持的电话会议。周三,Facebook证实,扎克伯格、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都计划与抵制组织者会面。

越来越大的压力让Facebook的销售部门尤其感到紧张,他们一直在争取将广告商留在这个平台上。Facebook副总裁卡罗琳·埃弗森(Carolyn Everson)负责监督Facebook与广告商的关系,她在周二的Facebook帖子中写道:“过去几周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没完没了的白天忙碌,晚上长夜难眠,有时甚至会难受得落泪。”

周三,Facebook发布了对“Stop Hate for Profit”抵制活动组织者提出的九项要求的回应,其中包括人权组织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Color Of Change以及Common Sense Media。他们要求Facebook提供更多关于从服务中删除仇恨言论的信息,并确保广告不会出现在有害内容的旁边。

Facebook表示,它将致力于对其内容审核政策进行第三方审计,并表示正在研究如何改变广告工具,让广告商获得更多关于广告显示位置的信息。

以下是扎克伯格就6月26日广告商抵制事件向Facebook员工发表的言论:

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解决广告商的抵制行动,很明显越来越多的人和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了其中,但我认为,在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在做什么和没有做什么等方面,提前说明一下可能会有用。

首先要记住的是,任何时候,当你的合作伙伴想要暂停与我们接触,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我的意思是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但我想说,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声誉和合作伙伴的问题,而不是最终会因为一系列原因而成为经济问题。

最大品牌的广告支出只占我们整体广告营收的一小部分。我的意思是,我们经常谈论的一件事是,我们主要从事的是为小企业服务的业务。你们知道,我认为全世界有800万活跃的广告商在使用我们的平台,这是我们收入中最大的部分。他们才是我们广告商中的绝大多数。

现实情况是,几个广告商,或者即使最终是几十个离开我们的平台,在经济上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是,你们当然知道,这些都是我们想要合作的伙伴,这不是个好兆头。很明显,有些受人尊敬的品牌会说,他们认为我们的平台对他们的品牌来说不是个安全的地方,这显然损害了我们的声誉,即使他们是在退出Twitter、YouTube或其他网站的背景下这样做的。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这是我们在帖子上提出的问题,但我现在会回答,然后我们可以跳过它。我知道这会给我们的GMS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团队带来了很多工作,我很感谢你们与所有这些人的接触。你们知道,我们现在需要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教育活动,以确保人们知道,如果把我们与其他社交媒体和社交网络行业进行比较,我们远不是应对仇恨言论方面最差的,我们在整个社区的实践和积极行动,实际上使我们在解决仇恨言论问题上做得最好。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据我所知,我们是唯一一家投资数十亿美元建立人工智能系统的公司,可以主动识别我们删除的几乎90%的仇恨言论。我们的系统甚至可以在任何人向我们报告之前就进行识别,这是我们在过去几年里取得的巨大进步。

你知道,就在几年前,当我们开始研究人工智能系统时,我们主动发现的仇恨言论是零,随后上升到了大约20%,然后一年前我们上升到了大约60%,现在我们几乎达到了90%的水平。而且,我们应该很快就会超过这个水平。因此,我们的确做得很好,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感到自豪的事情,这是我们在为这个行业设定的标准。

在透明度和公布数字方面,我们也为行业设定了标准,我认为我们应该对此感到高兴。这就是我们的团队现在需要做的工作,确保合作伙伴理解,所以即使面对外部压力,他们也理解我们在做什么。因此,即使他们觉得因为压力很大,他们可能需要暂停一个月或几个月做广告,但至少合作伙伴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将能够继续与他们长期合作。

但你们知道,当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不会做的是,我们不会因为收入压力而制定政策。从技术上讲,我们制定政策并不是因为人们对我们施加的任何压力,事实上,通常我倾向于认为,如果有人威胁你做某事,实际上这会让你陷入困境,在某些方面,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更难,因为现在看起来你正在投降,这也会给其他人带来不良的长期激励。而且,我们内部已经有了类似讨论,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现在基本上都是那些与我们接触并提供他们的反馈的人,这些人也是我们将继续进行持续对话的人。

归根结底,我们不会因为威胁到我们收入的一小部分而改变我们的政策或做法。我们将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认为这会为社区提供最好的服务,包括我们最近宣布的政策变化,我们将继续这样做,我猜所有这些广告商很快就会回到这个平台上。【责任编辑/钟小河】

来源:天空社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小扎私下表态:不愿向广告抵制威胁低头 广告商很快就会回来
特朗普与扎克伯格秘密电话曝光:Facebook为何变得如此顺从美国总统?
扎克伯格:将复查内容政策 研究标记宣扬暴力的帖子
左右为难的扎克伯格:捐钱也没用 员工不满罢工 黑人领袖失望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