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没有劳动合同 一份社保压垮美团净利润

在美团的商业帝国中,遍布大街小巷的商户是美团的合作伙伴,生活在楼宇巷陌的消费者是上帝,这是供需两侧的核心。于是,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美团宣称:我们的使命,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我们的价值观,以客户为中心。

消费者、商家、骑手,这就是美团外卖的三个环节,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那么骑手只能第三;柿子拣软的捏,消费者肯定是捏不起,商户捏了一下,各地餐饮协会马上反弹,那么只能持续的捏骑手了,因为这是确定性的软柿子。

这就是冰冷的现实,美团报表上的利润,永远与外卖骑手的平均收入之间,成“反向相关”关系。

01

我也不知道自己跟美团是啥关系

最近,陆玖财经与一位美团外卖小哥攀谈过程中,听他描述了自己的切身经历:

“我从去年9月份开始在美团送外卖,用工合同签在一家灵活用工公司,负责北京西四环某片区,我每天穿着美团黄色的外套,骑着车穿梭于这个城市,活脱脱的一个移动广告牌,但是我至今都不知道我跟美团有什么关系。

我给美团打工,每天都在工作,全职的工作,但是我没有劳动合同,也没有社保,更不用提什么节假日福利;跟我有雇佣关系的灵活用工公司,也没有任何保障给我,我跟美团之间没有任何雇佣关系,但是美团却有权力扣除我的工资,管理我,指挥我每天的工作内容。

今年上半年,疫情影响,从业人员一下子多了很多,公司直接给我降了2000元工资,并表示你要干就干,不干有人干。

之前我们的工资都是直接打入银行卡的,现在公司会把我们的工资都打到一个叫“好活”的小程序上。这个小程序每年有10万元左右的免费提现额度。我们自己提现,公司就能合理避税了。

现在的外卖越来越不好送了,所有的责任都要我们骑手来承担,一份烧烤在规定时间内送到,用户投诉凉了,也要扣我500元,去哪说理去。

我现在带着老婆孩子,在西四环租一个1500元的屋子,我们只想尽快多赚一点钱,我每天从早晨6点送到晚上9点,在没有投诉的情况下,一个月能够赚12000元。”

我想,全中国的美团骑手们,没有一个能搞明白自己跟美团的关系的吧。

02

骑手供给侧,源于劳动力过剩

美团的市场占有率的节节攀高,这说明美团提供了比饿了么更加优质的服务。几乎每一个使用过美团的消费者都会对这家互联网公司称赞不已,高效且服务体贴,真正做到了用户至上。

另一方面,美团抬高了佣金之后,各地的餐饮协会共同抵制了美团,美团随后也做出了改变,跟各地的餐饮协会达成了和解协议。

消费者、骑手、商家,在这个平台上完成商业行为的三种身份,美团对两头表达出了充分的尊重和考虑,但是最中间环节的骑手却是想尽一切办法规避风险。

从用工形式上来看,之所以采用第三方雇佣形式,就是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社保、劳动纠纷、工伤等等风险,从法律上撇清“这四百万不确定人员”与自己的关系。

美团之所以自信这么一顿骚操作生意还能继续做下去,就是因为供需两侧都有旺盛的需求,办公室里的上班族们因为时间和懒惰越来越倾向于外卖这种餐饮形式,订单越多,就需要越多的骑手来参与。

太多的抱怨,太多的负能量,也有太多的无奈。

这便是多次和外卖小哥们调研后的直观感受,但是他们也很坦诚地面对现实,在如今这个大环境里,自己一没文化,二没本钱,送外卖已经是他们在能力范围内能够找到的最赚钱的工作了。

根据之前外卖平台给出的数据,全国目前有7万硕士21万本科生在送外卖,这些数据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所谓的科技改变生活背后,需要劳动力来支撑的岗位依旧非常多。如果外卖骑手都得平台自己雇佣的话,这将是一个模式非常重的生意。

以成都为例,今年一名普通的本科应届毕业生的入职工资基本就是3500元到4500元之间,而送外卖却可以拿到5000元以上,辛苦一点,八九千也完全能够实现;在劳动力越来越贵,大家越来越懒的时代,体力劳动者的收入往往会比脑力劳动者更高。

这些骑手雇佣公司说的其实一点错都没有,你不干,大把的人愿意干。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口大国,我国大量的低学历劳动力依旧存在,只要工资给的高,劳动力供给永远大于市场所需。此前,广东工厂招聘一个岗位,上百人去面试的情形,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02

一份社保,就能压垮美团的净利润

从生意的角度来看,美团的外卖其实是一个非常苦逼的生意,是一个需要巨大规模才能有微薄利润的生意,2019年美团外卖开始逐渐盈利,而在此之前一直亏了五年,亏了上百亿。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目前美团外卖的规模终于突破了奇点,来到了盈利时代。

财报显示,美团2020年Q2营收247.2亿元,上年同期为227亿元,同比增长8.9%;净利润22.1亿元,去年同期为8.76亿元,同比增长152.4%。

具体到三大业务板块,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达到145.4亿元,同比增长13.2%;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达到45.4亿元,同比下降13.4%;新业务及其他收入达到56.3亿元,同比增长22.1%。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美团到店和酒店以及旅游的业务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这一块巨大的损失,就得靠别的业务来弥补,于是抬高商家佣金、进一步收紧骑手的送货时间,就不难理解了。

22亿元的净利润,看似很多,但是其实又很少。

一个季度22亿元的利润,400万骑手,我们按照一个人一个季度1000元的社保来计算,就是40亿元的社保费用,还不包括各种各样的意外工伤赔偿,这么一算下来,各位看官应该立刻就会明白美团为什么不直接雇佣这些外卖小哥了。

不是美团不想直接雇佣这些骑手,而是根本雇佣不起,仅仅是社保一项,就会直接导致这个生意根本没法玩下去。

但是,美团肯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生意做下去,这是一个巨大的流量来源,如果没有美团外卖这个流量渠道,美团的酒店旅游以及正在快速增长的打车业务,都会变成一纸空谈,王兴所谓无边界扩张,原动力就是来自于这个盈利模式并不美丽的外卖业务。

所以,美团就巧妙运用了这一点:百万外卖小哥受雇于第三方灵活用工公司,和美团并没有法律规定的劳动雇佣关系。美团当然就不必承担这些人的社保。第三方公司就这样成了美团逃避社保的手段,成了美团确保盈利的一个挡箭牌。【责任编辑/庆华】

来源:陆玖财经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外卖小哥没有劳动合同 一份社保压垮美团净利润
美团要改公司名称,“美团点评”将成历史
越来越多的人“逃离”美团 骑手三问王兴 王兴却沉默不语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爆朋友圈 美团:暂不回应

精彩评论